RE: 而立

Dear 大叔,

见信如晤。

看到来信开头,百感交集。清淡平静的文字下面,是只有在长距离相思煎熬中的我们自己,才能懂得的牵挂和期盼。

可却不知该如何回复。说来有些蹊跷。近些年来,每次生日,自己或多或少会横生无数感慨。或慨叹知音难寻,或慨叹人生空虚苦短。今年生日,却几乎要在稀松平常中度过。特意去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一脸天真又无辜的淡定。

心里,却是满满的。现在我有你。我和你分别有你和我的现在和未来。管它时光匆匆流去还是静静流淌。都与我们无关。

说起来,咱俩年龄相仿,都已三十而立。二十年多前,我住在南方一个不太知名的小城。回忆中,童年的时光,是悠长的,无边无际的。孩童时候的我眼中,世界是广阔的,未知的。那时的父亲,还年轻力壮;那时的母亲,还梳着黑黑的麻花辫。童年的片段,就像侯孝贤的电影一样,悠长又缓慢。转眼间,父亲和母亲已经两鬓斑白。成人后的我,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成天辗转忙碌,甚 ……

而立

Dear 正太,

见信好。

虽然天天见,却也好久不见。两个人各自困在事情里,一转眼竟然已经从元旦过到五月。说来这也算运气不坏,让两人的忙碌基本同步,否则闲的那个,怕要横生相思之苦。我有时在早晨将醒未醒之间,感觉你就躺在我身边。或者在路上,在休息的时候,想着能一起吃吃饭、散散步,该有多好。好在你的考试、我的论文,马上都要告一段落,让人充满期待。

前两天我爸妈去台湾旅行探亲,要离家一个月。走之前他们托孤式地把家里金银细软的藏匿之地一一交待清楚,让人无端心生紧张。我妈感叹这一走,家里七八十盆花恐怕都要干死,毕竟来看家的亲戚不会那么上心照料。我妈还絮叨,前几天新闻上播有小孩吃治疗青春痘的药,结果引发忧郁自杀,你可千万不要乱吃治痘。我听到莫名诧异,简直要反感起来。难道她对我的印象,只停留在离家求学之前的十六岁?还是说,这个家就是她的结界。结界里面时间正常流动,草木正常生长;结界外面就无论魏晋,昏 ……

偷得浮生半日闲?

题目是胡乱起的。不过这两天总算把论文的intro写完,并改过一道。双倍行距45页,不到2万字,引215篇文献。其实不算写完,还有一些背景知识介绍的不够详细。只是再在上面花时间已经太不明智了,也只好作罢。

写得时候感觉还挺有收获的。比如很多文献看过不记得细节,这次刚好复习一下。再比如把这几个项目相关方向上的大图景梳理了一遍,知道自己的项目在里面能填什么样的小缺口。

不过也暴露了很多问题。比如对整体工作量的预估不准,不能有效地把大问题拆解成若干小问题,工作效率不稳定,当然这些都可以拖延症的相关症状。另外有时候完美主义癖发作,人变得非常不理智,比如花3小时去找一篇1891年的论文……

刚写完的时候思路还挺活跃,还有很多延展开的话题想说──关于在科研中享受发现的乐趣,又要提防不要把自己器化成“数据分析终端”。结果睡了一夜那些情绪已经退潮,于是只剩下这样干巴巴的总结。不过总算开始有情绪更新了。:D

冷笑话单元 – by 正太

Again. 18岁以下人士禁入。

昨晚,正太和介子在讨论最近的电影。

正太(随口问):你们那会有3D肉蒲团看吗?

介子:看了也没感觉,浪费钱。看来干嘛?

正太:咦?那里面不是suppose也有男星的吗?

介子:Come on, 亚洲人有什么好看的(画外音:介子一直对亚洲人瘦削身材有偏见)。

正太:哦?听说,我可是亚洲人哦。

介子:这。。。你不是用来看的啊,你是用来****(此处略去若干字)的啊。

正太窃喜:介子也有嘴甜的时候。

介子补充一句:你不是用来远观的,你是用来亵玩的。

正太只恨不能跳到电脑里把他揪出来,然后扔到CPU上。

冷笑话单元4

比较猥琐,十八禁。清纯的孩子请跳过……

 

正太跟他的红颜知己杏儿约好出去玩,出门前纠结该穿什么。

介子:不如你就穿睡衣,见到杏儿以后就哗啦把睡衣打开。

正太:这主意不错。

介子:然后杏儿鄙夷地看了一眼说:‘太小了。’

正太:然后我就拉住她的手,说,‘别走别走,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是能让它大起来的……’

介子:然后你就被迫出柜了……

doubanclaim036b93f83a419517

瞬间 (I)

(1)某天半夜,做梦惊醒,心跳不已。于是哼哼唧唧的捅了一下身旁的介子。这家伙平时睡眠质量奇高,一般的声响都不大可能惊动他。当然我也没打算把他弄醒,只是确认一下他在那里就好。没想到他突然一颤,像是第一反应似的,眼睛都还没睁开,转过身来就迅速一把抱住我,问怎么回事。那一脸关切的憨样子,还真是让人心疼。

(2)从武夷山飞往厦门的红眼航班上,乘客不多。跟介子找了一个很偏的位置坐下。起飞不久,机舱的灯就逐渐暗了下来,机舱内布满暧昧的昏黄。介子突然从座位下抽出手来,在我面前摊开手掌,微笑着,示意我把手放过去。虽然有点意外,但也就是犹豫了几秒,我就把手伸了过去。于是,昏暗中,两人互相依偎,十指紧扣,低声聊天,紧张,兴奋,又甜蜜。过了一会,两人都不说话。一侧身抬头,发现他也刚好在静静的盯着我,眼神温柔又邪恶。心想,他这个时候可真帅。

(3)今天 ……

方舟子抄袭?

一、什么是学术不端

周五吃饭的时候遇到猩猩。我告诉她:“《法制日报》发了一版的《方舟子涉嫌抄袭总调查》,说方舟子涉嫌学术不端。”猩猩马上说:“学术不端?他是搞学术的么?”然后我们只有相视而笑。

那么,什么是学术不端(Academic dishonesty)?wiki上有相应条目。简单说,就是各种涉及“正式学术活动”的欺骗,它的形式包括:剽窃、造假、欺骗、作弊、行贿、破坏、渎职。

按照这个定义,方舟子涉嫌的抄袭问题,和学术不端并无关系。因为他没有实验室、没有经费、没有仪器、没有学生,文章也不是发在专业期刊上,没有人会误以为这些工作是他做的。他自己求学做博后那几年,算是学术人士。但是学术人士并非终身名头,现在他写科普文,就和学术无关。这就好像官员涉嫌的行贿受贿,不能划归到学术不端里面,一个道理。

正因为如此,讨论方舟子对人对己执行双重标准,有点无的放矢。因为科普和学术论文,本来就是两个标准。

二、学术打假 ……

再不瘦就夏天了

话说03年的时候,我还是坐在电脑面前忧郁着上网的一朵胖子。

不在发胖中爆发,就在发胖中……呃……继续发胖。于是,我开始了艰苦卓绝的运动生涯。

一开始15分钟都跑不下来。慢慢才意识到慢跑的关键在于慢。(这……算是废话吧。但是之前都是一上跑道就发足狂奔,不到400米就会歇菜。)无论多慢,只要保持跳跃动作,就能锻炼到心肺功能。过两个月,心肺适应了,可以跑下半小时,然后遭遇了第二个瓶颈──每到4公里左右开始脚疼。也就是这时候买了双supernova cushion,换上以后,在水泥地上跑6公里也没有不适感。之后上塑胶跑道,可以一次一小时地跑万米。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至此我才明白,什么减肥餐啊药啊都是浮云。减肥的究极要义,深刻地埋藏在高中物理课本里:

“能量既不能创生,也不能消灭。它只能从一个物体转移到第一个物体,或者从一种形式转换成另一个形式。──热力学第一定律。”换句话说,只要吃得没有消耗的多,人就会瘦。 ……

分子调控下的性偏好

北大生科院院长饶毅的课题组新被nature接收了一篇文章,关于血清素(5-HT)对小鼠性偏好(sexual preference)的影响,这也是第一次关于“分子调控影响哺乳动物性偏好”的报道。

小组发现缺乏中枢血清神经元的野生雄性小鼠,虽然不会出现嗅觉或者信息素感应缺陷,却会失去性偏好。也就是说,这种小鼠在试图交配的时候,不会在意对方是雄的还是雌的。小组还发现,如果阻断小鼠体内血清素的形成,那么这种小鼠会丧失性偏好。而补充血清素形成所需要的中间体,35分钟之后,丧失性偏好的小鼠会出现针对异性的性偏好。

因为小鼠的性偏好是通过嗅觉来驱动的,而人类不是,所以老鼠的这个实验不能用来推断血清素对人类性偏好的影响。Keith Kendrick指出,他们曾经增强或者减弱血清素在人体内的功能,结果病人的性欲强弱会受到影响,性取向却不会。

 

─── ……

散交情

青枫(ex)在QQ上给我留言,说半年后会告别加拿大,之后再见面就难了。刚巧下个月到此地开会,问能不能道别一下。我回,“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地球这么小,山不转水转的。保重。”

这样说的时候倒也没什么波动,可能心里早已道别了。如果他碰巧路过,在一起吃个午饭什么的,也没什么吧,就像见一个普通朋友那样。

去年十月,去北京见ZT,给他看以前的照片,有一个目录是青枫的,我顺手就删了。ZT先是以为我有备份,后来知道独此一份,还小小地惊异于我这种漫不经心的淡漠。

其实也不是那么决绝,要把和这个人的历史都删除。和青枫在一起拍的照片,都还散布在某些按时间排序的小目录里。那随手删除的,是青枫他自己各个时期的照片。其中有一大部分,还是我自己厚着脸皮从他电脑里拷过来的。我只是想,既然散了,就是普通朋友了。有交集的部分,是彼此共同的回忆。没有交集的部分,是那个人自己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就不用留着了。

去年,跟菠菜聊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