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初心

最近的几件小事:

一、
学校周转的房子除了地砖和电路,近乎毛坯。只好请装修公司去局部改造。因为工作量太低,排不上装修公司的优先级,被折腾拖拉了好几个月。我前后去过很多次,和楼下保安大爷、装修小工头都打过若干次照面,却也仅限于打个招呼,问个进度。Mother-in-law去帮忙照看了一次,听到的信息量就远远超过了我。
她说那些人对楼里老师多有抱怨。比如有次工人送装修材料上楼,和某住户同乘。该住户应该是某位老师或者家属,很不客气地质问他,说你送装修材料为啥要坐电梯,碰坏了电梯怎么办?怎么不走楼梯?然而事实上,电梯已经按照住户规范做好了保护,交过押金和使用费,且装修单元在七楼。

二、
某科研团队A是大导师,带若干小导师,再带若干博士生硕士生这样的金字塔结构。某小导师在食堂,撞见同团队的硕士生做勤工俭学。大概是每天中午帮食堂收拾一下桌椅餐具,给十块钱,包一顿午餐。该小导师认为这样会影响学生的科研学习,拦住学生,再三劝阻他不要继续勤工俭学。未果,就把这件事报告了大导师。

三、
我们和某课题组B有一个合作的项目。现在到了项目即将结束,整理论文的阶段。这时我发现对方课题组某博士生C所负责的某个实验有瑕疵,需要补数据。因为交流还算多,C就私下和我沟通,表示毕业在即,工作还没有着落,实在没有心情做。
我表示理解,就建议对方导师让论文二作的博士生来补做这个实验。结果该导师在知晓原因以后,非常不满意,说只要还没毕业,就应该全身心地投入在科研工作中。

四、
我自己手下也有一个不太爱做实验的小朋友。90后,有个性,胆子也大。某次安排实验,居然微信上直接回答“我不做。”把老夫气得简直要吐血,恨不得马上冲到实验室冲他发一顿肝火再按着他的头把自己的想法强推下去。然而还是生生地收住了情绪,约第二天在办公室再洗脑再详谈。第二天和他解释了实验的必要性和重要性,问清了他之所以不想做的科学原因,并从原理上解释为什么这种原因在逻辑上是不完备的。
这事的后续算是皆大欢喜,他去做了,结果也还行。后来说给另外一个老师听,他直白地说:“干嘛花这么多时间呢?这个阶段的学生都没什么动脑的能力,把他当手用就好了。”

就是这些,记录在这里。没有什么大道理好讲,非要加一句鸡汤的话,那就是希望自己在顾全事业家庭的人生道路上,永远保有对科研教育的赤子之心,以及对他人的尊重和体恤。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