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温暖

一大早接到实验室电话,说激光仪谐振腔烧坏了,问我能不能带相机去把受损的位点拍下来。我说OK。

拍完发给仪器公司的工程师,皆大欢喜。我想着好久没用这个相机了,就约石蕊一起去学校小花园转了一圈。

结果还没到花园,就看到一群鹿,三三两两在草坪吃草。

去花园转了一圈,颇为萧索。只有不知名的小花(好吧,是我孤陋寡闻不知道名字),零星得一丛两丛,却开到白炽。

这里无论是公园还是路边,常常有锚固着铭牌的长椅,往往是捐款人用以寄托哀思的。

想起逝者的时候,生者就来走一走,坐一坐,或者放一束花。

To little Sodie with love and rememberance,

Best friend forever.

So, we’ll go no more a roving
So late into the night,
Though the heart be still as loving,
And the moon be still as bright.

我像是看到一位老人,坐在冬天的暖阳下,一边打盹,一边絮叨──就好像那早逝的朋友,正在对面微笑倾听一样。

10 comments to 小温暖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