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a的一天

其实是说昨天,既然在机场候机,闲着也是闲着,就写写好了。

我不过是用两周年假,实验室这帮人,不用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drama啊。一人拥抱两三次还不够,还要我写信汇报度假心得。大鲵说,祝你玩得开心啦;如果很开心的话,就不要回来了。老板在边上一听就抓狂了,赶紧着说,nononono,你一定要回来啊。你要是躲在中国不回来,我就飞过去把你抓回来。地铁猴幽怨地说,你最近忙,都不搭理我了。我认识的那个介子去哪里了?你把他还给我⋯⋯巨獭说,你要记得回来履行我们的婚约。

婚约,嗯,说起来我跟实验室两个女生都有婚约。

关于第一个婚约的情况是这样的:

有次聊天,我跟他们介绍了一下具有中国特色的形式婚姻。石蕊听了以后就说,不如我跟你去中国结婚好了,你只要负担我来回的机票钱就可以了。我说,好啊,在中国结婚,还有大堆的红包可以领,彩礼可以拿。而且你不会讲中文,只要会傻笑就能撑住场面了。办完婚礼你想去哪度蜜月都行,比如你向往已久的九寨沟啊北京啊。石蕊一脸向往的考虑了一下,说:“我就只有一个问题,婚礼上必须kiss么?”我说大概吧,很多宾客会起哄啊场面难免失控的。石蕊说:“那我们还是不要结婚了——每一个和我kiss过的人,都难以自拔地爱上了我。。。”

关于第二个婚约是这样的。

香草回魁北克以后,经常发短信跟巨獭和我联系。有次我和巨獭聊天,发现香草给我们发的短信内容相似。巨獭于是发短信问香草,说为啥你群发短信?太不厚道了。香草说,不是不是,我爱你,甚于爱(介子)爷爷。接着我发短信给香草,说爷爷的心被你伤透了,原来我不是你最爱的人。香草说,不一样不一样,我对巨獭是爱恨交加所以情绪很强,你跟我是亲戚所以源远流长。这时候巨獭彪悍地发了一条短信给香草说,如果我嫁给你爷爷,你还怎么个爱恨交加法?⋯⋯香草就这样被我们短信车轮战绕得崩溃了。

闹完以后巨獭大概太high了,说介子如果我们过了35岁还单身,又想结婚,就不如互相凑合一下算了。情势之下说no显然太伤人了,我只好随口开玩笑说好啊⋯⋯

好了,说完不正经的,还有很多时间,那就说点正经的好了。

上回说道蟋蟀在培训的时候跟巨獭说,“介子没跟我讲过。”或者“老板没跟我讲过”。昨天跟老板,他又说了一次“巨獭没跟我讲过。”老板一听就暴走了,把蟋蟀带到我和巨獭面前对质。然后很严肃地跟蟋蟀说,你不能歪曲事实,这样会严重影响实验室的正常运转,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我不希望这种事情再次发生。老板暴走以后,场面还是很壮观的,把蟋蟀吓坏了。他反复跟老板解释,说这些都是误会,是语言问题、沟通问题或者实验室规矩太多自己一下子消化不过来等等因素造成的。老板单独解释了很久,还是觉得蟋蟀没有明白重点在哪里,请我和巨獭跟蟋蟀再解释一下。

于是我们很尴尬地做了一次三方谈话。我跟蟋蟀说,这里实验室的体系,架构相对严谨有序,每个人的责任和权利都界定的很清楚。相对来说,国内责任义务界定地相对模糊,所以会出现推诿扯皮。最简单的例子,你刚来第一件事,是安全培训。换个角度看,学校其实是通过安全培训的方式,把个人安全的责任分配给了个人。这次老板之所以生气,一方面就是因为你推卸责任。没有人期待你在两天时间内就成为一个新领域的专家。如果一时间想不起来,你可以说“我不记得”,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一定不能张口就说“XX没跟我讲过。”因为这样的话,就是要别人承担本来由你承担的责任。另一方面这种讲法牵扯诚信问题。一旦牵扯诚信问题,在这里就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后来我想了一下,这次culture shock和思维表达方式的不同也有关系。西方人讲话的方式是,第一句是重点句,然后用后面的内容进行解释和阐述。而中文往往会从阐述开始,到最后一句才总结中心思想。所以蟋蟀大概第一反应是推卸责任,然后慢慢做一些解释说明,最后提出观点“也许自己记不清楚了”。这在中国人看来,并不是完全不能理解的。但是对于西方人来说,第一句话就是最重要的观点,如果这里你推卸了责任,那么剩下的内容他们就会认为只是一些借口和cover-up罢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