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再见

    香草要走了,明天,回魁北克。中午吃饭的时候她跟我说,爷爷,我走以后实验室会不会太安静。我说不要紧,我们可以把你的大笑录下来,觉得气氛太闷的时候就播放一遍。——她总是叫我爷爷,大概20岁的人往30岁看过去,总觉得遥不可及不可想象吧。

      去咖啡馆的时候我跟大鲵和石蕊提议,买张卡片大家轮流写点东西给香草好了,他们都很赞同。于是喝完咖啡我和大鲵借故走开,去买一张卡片。路上大鲵感慨,上周瞪羚走的时候,倒也没有送卡片给她的,也许还是香草更遭人喜欢吧。我说倒也不是,只是组里一直没有送别的传统——不要说farewell party,连送卡片都是没有先例的。这两件事,也是上周梨蕊离开以后,跟你们商量之后才开始做的,希望我们能把它们做成传统。

      说起传统,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四年之前,在我来之前,梨蕊帮了去看房子付押金,提供了很多帮助。当时我挺过意不去,说这么麻烦你。梨蕊说不要紧的,大家都是中国人,以后有新人来的时候,你把帮助新人的传统传递下去好了。

      挑卡片的时候看到一张搞笑的,封面是一个只穿内裤的肌肉男。我开玩笑说不如送这个好了。大鲵说算了,这个等你走的时候买给你好了。我说到也是,如果开欢送会和送卡片变成传统,那下一个就轮到我了。大鲵说不着急,总还是要先给你过生日的——你生日那天,我们去定制个大蛋糕,藏个脱衣舞男在里面;然后把蛋糕送到实验室,让他猛地跳出来给你祝寿。我说你和石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钱,买那么大一个蛋糕。大鲵想想也觉得不现实,改主意说,或者我们去雇一个脱衣舞男送小蛋糕——他可以手捧蛋糕去敲老板的门,然后跟老板说:“这是给介子订的蛋糕,请问你知不知道他的办公室在哪?” 😈

      我给香草挑了一张卡片,封面画着两个老大爷,一边坐着晒太阳,一边看一个老太太玩跳房子游戏。卡片内页上我留言道:

      谢谢你给大家带来的欢乐。期待你有一天事业成功,变成亚洲娱乐巨星。

                                                                                               你慈祥的爷爷 介子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