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案

上周Science podcast里面讲到某大学某课题组正在做一个公开项目(open project),招志愿者来共同验证心理学领域的论文成果,这涉及到科研成果的假阳性问题。一般来说,阳性的结果远远比阴性的结果更好发文章,所以哪怕科研人员无心作弊,发表出来的数据假阳性的比例也会偏大。更不要说还有删除坏点这种小动作,本来就处在作弊-非作弊之间的灰色地带,估计更为普遍。论文成果尚且如此,涉及到要不要读博之类的人生论断,估计更不会有标准答案。我觉得别人的论断都是个案,但是思维方式和角度倒是可以借鉴一下的,否则只有对专业的热爱而对困难估计不足的话,可能很难撑到最后,或者撑到最后发现前路断掉也很被动。

这么说也是废话啦,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既要享受过程也要收获结果,方方面面都要考量一下比较好。总觉得读博跟恋爱很相似。最开始都很单纯,只用考虑研究项目或者只要享受腻在一起的过程即可。往后热情退潮,那 ……

中山公园的梅

中山公园的梅

转眼间,拿到offer也快小半年。老板仁慈,知道我要走,基本不给我分配新的项目。每天朝九晚五,早上起来给自己做早饭和午饭,下班后去健身房,每晚睡前不必为第二天工作感到血压上升,而是可以安静的刷豆瓣,上微博,周末跟朋友聚会玩耍八卦。很滋润。不过这种日子过了几个月,自己心里却有点发慌。因为越是享受这种简单生活,就越发觉得以前的日子不是人过的。于是开始纠结,读完书后该走什么样的职业道路……套用凡客体:爱钱,更爱自由……

介子最近也是各种压力。开始申请博后了。他老人家孤注一掷,就看准了某位大牛。虽然他也不说,但是从他的招牌天然呆表情就能判断出他内心纠结受压的程度。

所以,要点是,最近两人纠结到一起了。幸运的是,两人还可以互相抱怨倾诉一下,互相吸取一点正面的能量,即使知道对方的安慰是空话套话。比如:他 ……

永远不要说永远

最近状态绷得很紧,仅有的一点文艺拿来给流水账起名了,所以以下只剩下流水账。

关于项目方面,当年做柠檬分子那个项目的时候,需要用非常纯的枇杷分子做探针。那枇杷分子纯化起来很烦琐,而且需要反复纯化,5克样品纯化到最后就剩100毫克。因为做项目肯定绰绰有余了,那会就心想,大概以后永远也不会再去纯化枇杷分子了吧。结果还真是永远不要说永远。因为柠檬-枇杷项目出了好结果,这个月美国那边又送来一批改良的柠檬分子——好比看着像柠檬,闻着像柠檬,但是不酸了。做新项目又要用枇杷。可这几年东来借一点西来借一点,我一查存货,居然一丁点也没给我剩下,果然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只好再做纯化。说起来这枇杷分子还强致癌,比二噁英之类的可怕多了。而我自己到底年纪大了,也知道怕了。一边做一边时时留意手上胳膊上有没有出现出血点,有没有头疼脑热什么的。还要不断换一双手套,生怕手套不耐有机溶剂 ……

满城尽带绿帽子

St. Patrick Day,到处都是穿的绿油油的人,合着三月的那点春意,到也是非常应景。想着也不能荒太久,写几笔记一下。

大鲵合约月底到期,工签又没音讯,所以买了回南美的机票,算是他们夫夫俩自己给自己放个春假。昨晚几个人在downtown小聚,权当送别。倒是没什么离愁别绪,因为基本上被一团愁云惨雾包围了,看他们骂完老板骂专业抱怨下家老板不好找。

说到找老板,这周趁一论文写完的工夫赶紧更新了简历和cover letter,又去瞅了一眼以前就锁定的两个目标。看起来两个组个性也挺鲜明的,可以拿一起比对一下。

新锐组里22人,平均一年12篇。看起来像是个战略型老板,也就是自己四处写proposal要钱,但是没时间管具体事物。底下人自己顾自己,这样即便只有一半的人做出东西,他一年的文章也有保障。新锐的方向和我目前做的差别比较大,要是申那里的话,好处是可以学的东西应该比较 ……

得瑟

(题文无关,题目是ZT赐的)

估摸着那篇刚投的文章这周应该有消息,今天果然收到JACS主编大人的来信,说非常高兴地通知你文章已经接收了,基本上把语法改改就可以直接发了。于是老板通知我组会之后到她办公室讨论,分工合作把稿子改改,再给编辑部发过去。

所谓“分工合作”,一般来说就是老板负责“分工”,我负责“作”,所以我们5分钟就把正事讨论完了,然后就聊别的去了。我们聊了一会“挫折教育”的重要性。

我说感觉自己在第一个项目上学到的最多。那个项目是关于苹果分子的。之所以拿苹果做比喻,是因为这个分子20年前是个明星分子,到如今已经过气到满大街都是了。换句话说,十年前发发JACS很稀松平常,现在基本上做到头也就只能拿来发发JPC或者Langmuir。偏巧我接手的那个体系又特别复杂——各种中间产物层出不穷,干扰信号栉比鳞次……总之做起来非常地吃力不讨 ……

局限性

周五两个组通过Skype讨论这个合作项目,整个过程基本上可以用鸡同鸭讲这个惨烈的词来形容了。完了之后老板惊叹,说没想到他们对弛豫这一概念如此外行。

我说他们做合成的,基本上对我们来说也算是半个外行吧。行外的人看我们都是做化学的,殊不知这个大概念下面二级学科之间的分野,不比一级学科小。好比美国人看中国人都差不多,可一个福建人和一个苏北人,操各自方言交流的话,恐怕比中国人用蹩脚英文和美国人交流的难度还要大。所以我觉得这个很好理解,我不能理解的是,为啥哥大那个大牛在去年那篇文章上署名,却没有意识到那个柚子分子的结合速度错了一万倍?

老板说,你做这个体系好几年,积累了一些第一手的经验,所以知道这个体系是怎么一回事。可是你要把视角切换到这个领域看——在你去年发那篇文章之前,柚子分子的相关研究还没有论文报道。市面上发表的论文,都是针对橘子分子 ……

专业直觉

这周开始一个新项目,合作类型的。体系是对方研究小组做起来的,从08年到现在已经在相关方向上发过6篇以上的论文。他们想在原有基础上深挖一下,但是苦于仪器受限,这才找上门来。

周一上午我读了一下他们的文章,发现这几篇文章脉络很清晰,能看出来这个新组是怎么从无到有一步一步架构自己的知识体系的。读到11年他们新发的文章,那个数字看起来非常扎眼,直觉就不对。仔细看了一下,没有对照实验,信噪比非常低,时间分辨也不够,虽然那个实验倒是和另外一个NMR实验对上了。

我写信给对方第一作者,同时cc给两方的老板,问他们有没有对照试验和信号强度的标值,同时很委婉地指出这个量太低了,比我预想的低一万倍。对方很快就回信了,说他们没有对照实验,也不知道强度标量,不过他们信誓旦旦地说这个数据没问题,因为跟NMR实验对上了。后来skype了一次,还是再三强调说肯定没问题,因为在另 ……

八一下那些奇花异草

最近实验顺利,这里就比较荒。一来没啥时间,二来三点一线也没啥好写。倒是今晚看到那个贞操女神的新闻,忽然灵光一闪,这姐姐貌似我见过。再一想,混高校这么多年,奇花异草我还见过不少。不由得精神一振,不如周末晚上八卦一下解乏好了。

先说这个贞操女神,说起来还是硕士同级的校友。当年她就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那时候研究生的生活补助都是自己去系里领。她自己到系里把所有人的都领了,然后送到别人宿舍,再要每人收一块钱的跑腿钱。后来因为这事被同学到系里举报,又不得不挨个退钱。再后来被开除,理由也匪夷所思,说是一个学期缺课40%?——从来没有别的研究生因为缺课被开除的,仅此一例。

再说说本科师弟,99那一级特别多事。有个小朋友疯了,他同学去精神病院看他。他的病友指着他同学说,“这人是新来的吧?”他嘴一撇,说道,我这同学,思想层次太浅;想跟我们住一起,不够 ……

烂尾项目

这周又接了一个烂尾项目,算起来是我到这个组以来,接手的第四个烂尾项目了。做了两天的数据分析,编写了一个新的模型,可以很好的解释以前总也对不上的数据。我跟老板简单汇报了一下,两个人都很兴奋。因为这个数据分析结果可谓一石三鸟——1、印证了旧体系的可靠性。2、发现了新体系的新机理。3、打开了一扇方法学上的大门,可以非常大程度地扩展组里未来几年的研究方向。

老板眼睛亮亮的,跟见到羊群的狼一样。我看不到自己的模样,不过估计当时的神情也差不多。两个人就这前景畅想了好一会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白日梦的气息。然后老板醒过来,问说这个项目几个人接手过?

这问题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对即将出炉的论文进行作者排序了。算下来,这个项目从09年起,经手过的有大鲵,一个东部的暑期学生,一个印度博后,最后到我手上。和以往我接手的烂尾项目相比,这个项目的情况有些特殊性 ……

11年

话说时间过得真快,转眼11年就过去了。如果不偶尔记一笔,完全是不着痕迹。

先检讨一下11年开头许的愿望——

1、提高Time management的能力

2、多团聚多交流

3、智慧些,沉稳些,心胸再开阔些

4、写好论文毕业

5、规律起居、健身

6、找好下家、有趣的研究方向

135勉强归类为“需要努力做到的”以外,246是“必须做到的”。

盘点一下:

1——有所进步。尤其11年下半年工作效率有大幅度提高。

2——有所进步。和ZT7月12月团聚两次,差不多7周。和父母也在年底捅破窗户纸,现在还在僵持。回国见到若干新老朋友,感觉很不错。不过和本地的朋友交流的少了。

3——进步不大。心浮气躁,线性思维还是比较明显。

4——完成。整个过程比较磨人,但还算是比较顺利吧。

5——没完成。前半年忙毕业,后半年忙博后,12月更是过着猪一样的日子。

6——没完成。

写一下今年的新年愿望:

1、团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