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闲书 – Guns, Germs, and Steel

看闲书 - Guns, Germs, and Steel

我觉得《Guns, Germs, and Steel》里阐述的中心思想是——地球上不同地区的文明,之所以有不同的进展速度和程度,是因为它们所处的地理环境不同,而不是因为不同人种之间存在着智商能力之类的鸿沟。这样一个题目要论述的既清楚又有趣,往往是很难兼得的,所以更显出这本书的好。

书里的亮点很多,摘取几个。

1、欧亚大陆是东西走向的。直接后果是,一旦有作物或者家畜被驯化出来,它们能被人类沿着东西走向传播到同一气候带的其他地区,从而加速文明发展的进程。相反地,美洲或者非洲是南北走向,横跨寒带温带和热带,所以一个气候带里驯化的作物或者家畜,很难跨区传播。

2、欧亚大陆最大,可驯养的动物和粮食的种类都是最多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欧亚大陆是人类走出非洲之后的第一站。那时候人类的捕猎技巧还不足以灭绝其他大型动物 ……

处海龟

白羊在前老板那里博后期满,13年正式海归。前几天问他近况,说是在接洽若干学校,但是还在等文章——因为文章正式发出来以后好一点的学校才肯接收。另外在进高校之前还不能去其他地方工作,必须做海带。

问他为什么,他说从国外博后期满回来后,只有直接进高校才算海外引进人才。一旦归国之后有过其他工作精力,就丧失引进人才的资格了。换句话说,只有处海龟才值钱,一旦回国被其他工作破了处,就卖不出价钱了。

我开始还觉得挺搞笑的。后来一想,国内高校的处女情节不仅针对海龟的,对土鳖亦是如此。想进好一点的高校,就必须是应届毕业的硕士博士。一旦在别的地方上过班,就基本上再没机会了。

再一想,其实还有很多有趣的条条框框。比如看出生,现在有些高校招人已经发展到不但看你博士毕业的学校,还要看你本科是哪里毕业的。哪怕是一个北大博士,如果本科不幸读了师专,就不要了——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近十年前亲见的事实。

为什么会 ……

12年

转眼13年第一个月过去了,12年的总结还没写。拖着不写,问题也不会自动解决;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检讨一下去年的新年愿望。

1、团聚。

唯一做到的只有“团聚”。实话说,这个团聚在纽约的成本非常高。就他的职业发展来说,这个国出得有些晚,早个三五年可能更合适。12年出来,就意味着毕业时候跟比自己小三五岁的小朋友争职位,算是开历史的倒车。就我的职业发展来说,局限在纽约这一特定的城市来找博后,在这个经济大萧条的环境下,几乎是孤注一掷。

但是团聚是当前不得不做的事情。若再花几年各奔前程,谁也不能有百分百保证感情在此期间不出意外。尤其本来就是长距离开始,不比那种相聚多年偶然离别的情况。

2、找好下家。

这个算是勉强做到。一个城市就这么几所学校,每个学校就这么一两个教 ……

天天活在电影里

一、校区

早晨10点半,忽然一声闷响,脚下楼板为之一颤。我和师弟师妹对视一眼,大家第一感觉就是有什么东西爆炸了。我说楼板都能为之一颤,那应该威力不小。可声音这么闷,说明这爆炸不是距离远,就是在地下。坐窗边的师弟往楼下一看,说没错,街上那些行人都面面相觑四下探视,显然他们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爆炸应该不是在附近。

过了一会儿没听到救护车救火车和警车声,我们又猜没准是大楼定向爆破,否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警铃早就该叫了。正瞎想呢,校办发信过来,说是地下电缆爆炸,导致半个校区停了电,一直波及到火车站,万幸没有人员伤亡。

昨天,学校发信来说,有人在法律系(是的,法律系,好讽刺)附近被打劫了。其时下午六点半,三劫匪头戴滑雪帽,大半个脸遮得严实,要受害人把口袋东西都淘出来。受害人照办了,劫匪看了看,啥也没拿就走了。 ……

悲惨世界

去年11月去看了场3D的The life of Pi,两人花了30刀,感觉还挺贵的。跟我师妹说起这个,她说其实早场都很便宜,一般一张票5、6刀就能买到。所以这次去看Les Miserables就挑了一个早场。说是早场其实也没七早八早,11点半而已。电影院在19街和百老汇街交叉口,属AMC院线,硬件一般。习惯了Cineplex的大屏幕,在AMC看电影总觉得屏幕没法填满视野,不由自主想往前面坐。好像我小时候在家看电视也是这样,按我妈说法是恨不得脸贴到电视上看。

音乐剧改编电影应该算是比较保险的一种拍法,只要拍得中规中矩就不算失败,毕竟剧本已经被音乐剧打磨得非常成熟了。这部亮点还算多,时不时能让人眼眶红一下。我比较喜欢的是Jean Valjean在教堂觉醒的那一段Valjean’s Soliloquy,小Cosette的Castle On a Cloud,Thenardier夫妇的Master of the House,Eponine的On My Own以及最后的Epilogue(以上链接需手动复制粘帖到地址栏)。OST已经可以去豆瓣FM收听。只不过没听几首它就自动转 ……

12年圣诞假期都干了些啥

12年圣诞假期都干了些啥

去逛了三个博物馆: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Museum of Modern Art

去看了纽约的高楼

去逛了一圈波士顿和罗德岛

去看了自由女神

————————挑着记录点————————

自然历史博物馆和大都市艺术博物馆的特点都是大,非常废脚力和眼力。按我们去逛的速度,大约前者需要四天,后者需要八天,所以这次只能算管中窥豹,蜻蜓点水就过去了。

自然历史博物馆让我觉得最震撼的是一天一地两个环幕电影。“地厅”在Rose center for earth and space里面,一进博物馆就是。那个环幕电影是地上一个直径约二十米的大黑洞,观众围着站一圈,看宇宙大爆炸之后的最初三分钟。这个演化过程实体化以后,比文字描述震撼太多,也生动太多,非常值得亲自体验一下。演 ……

那些旅行中的中餐

冬同学从北京去伦敦度假,居然冲到唐人街去吃河粉。这种失足行为,跟出国旅行买“made in China”的纪念品(Iphone除外)一样,让人深感痛心。不过想想,这种傻事我也没少做。原因很简单,中餐毕竟知根究底。在国外陌生城市点菜的话,还是点它保险系数高,不容易出状况。这就好比在国内其他城市出差,吃麦当劳肯德基肯定不会挨宰一样,是不太有惊喜但也不会惊悚的理性选择。

当然偶尔也是有惊喜的,98年去Edmonton开会就遇到这么一出。当时会议还挺紧凑的,所以我和猩猩就近找了家河粉店解决午餐。放在平时,去河粉店都是点个pho了事。那次因为是出公差,所以吃的稍稍奢侈点,就往店家推荐里面去找。看到一道两人分享的菜,叫做“全牛宴”,两人都觉得听上去很霸气,值得一试。

店老板是一板着脸的中年妇女,兼服务大妈。听我们说要点“全牛宴”,就横着眼睛问:你们会吃么?我和猩猩对视一遭,都觉 ……

入职42天

总结一下,工作进展还是挺慢的,由几方面原因造成的。

1、知识断层

之前和现在的老板算起来是同一个学术圈的,但是大家做的东西风牛马不相及。换言之,我在做博士论文项目时积累的那些经验和知识,在这个新组基本上都用不上。反倒是之前做一些边角项目时候所学的东西,还能和现在的项目扯上关系。这么一来,就形成了一个很大的知识断层,需要通过大量文献阅读来弥补。这是个需要下苦功的事情,不是读几篇文献就能投机取巧解决的。投机取巧的话,硬憋也能憋出一个项目计划,或者设计出几个实验来,但是哪些实验更能揭示问题本质更重要,哪些只是边角料,我就没有办法分辨了。

2、技术断层

因为和之前的学术方向不一致,所以有很多新的技术要学。可是这个组正逢青黄不接之时,之前会做样品加工的人都已经毕业或者出站了。雪上加霜的是,组里 ……

那些电影里看不到的细节2

这里把上周没写完的部分补全。不过可能会有很多错误,因为过一个星期以后,对电影里很多细节的印象已经不深了——虽然闭上眼睛还能想起平静如镜面的海、侧影似卧佛的神秘海岛、萤光闪闪的鲸以及Krishna(毗湿奴的化身之一)嘴里的宇宙。

pi从老虎的领地(船舱底部)偷雨水的情节被删掉了。

pi最开始钓鱼用的饵是他的鞋。他把皮鞋切成小块,不过什么也没钓上来,还被一条大鱼拉断了鱼线。

pi杀死的第一条鱼是撞上船的飞鱼。不是锤死的,而是用布包起来折断的。第一次杀戮,总是不忍见血的。

用飞鱼的头做珥,他钓到第一条大鱼,锤杀之。(感谢毗湿奴赐予食物也是这时候发生的。)这里pi解释了自己心态上的变化——飞鱼毕竟是自投罗网的,杀之有愧;剑鱼则是自己钓上来的,有收获的喜悦。另外更基本的原因在于,一个人可以习惯任何事,包括杀戮。

鱼叉捕鱼的部分被删除了,包括其中的技巧和心得。

pi鱼鳞满身、磷光闪闪的形象被删除了。

……

那些电影里看不到的细节

生物老师Kumar,一纯正的无神论者,pi敬畏的偶像,几乎毁掉了少年pi的宗教观。这个重要人物被删掉了。

动物园里野生动物以及游客的危险性,和剧情关系不大,被删掉可以理解;但是很有趣,没有了很可惜。

三教派(印度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导师不约而同去见pi,结果见面互相吵架的情节被删掉了。

英迪拉·甘地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解散所有非执政党控制的地方政府,这是pi老爸移民的大背景。

pi是被日本船上的台湾海员丢到救生船上的。因为他们看到船上有鬣狗,所以想用pi做诱饵把鬣狗引开。不想救生船被斑马冲走了。

第一夜船上无动静,少年pi对获救充满了希望。

第二天清晨鬣狗咬食斑马的情节被弱化了,原文描写挺残酷的,近乎白描。小说里,斑马在失去大量内脏和下半身的情况下,撑了两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