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为了ipad

W:买一个ipad送我吧。

我:你给我介绍一个date我就给你买。

W:我又不是老鸨。

我:no no,你当然不是。你是男的,只能做皮条客,不能做老鸨。

这件事说给师妹C听,C大喜:好啊好啊,我去做老鸨。我认识的人那叫一个多,你等着。不就是一个date么,随便找个人去充一下场面就是了。

我:no no。修正条件是成功date半年才送ipad……

后来讨价还价变成了一个月。

今天我跟D说了。D听到也很激动,决定下次去酒吧的时候揣上我的照片,见人就去推销,为了ipad。

我身边都是一群妖怪,一切为了ipad……

ps:D跟我说打算办移民,也许两人就在这里长期生活。嗯,很好很好,希望他们两人顺利。

梳理

1、如果一个人觉得现有的感情不够合适,接触他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吧。所以exbf只是细节处理不当,在忠于自身感觉这一点,并没做错。我的祝福是真诚的,虽然我当时非常不爽。

2、感情经历,于自身,是一笔宝贵财富。正因为此,当exbf来对上段感情进行鞭尸的时候,虽然他是无意的,我也会非常不爽。现在想想,我对过去的这段经历,还是太敏感。如果太敏感,它就不仅仅是财富,还潜藏着没有梳理干净的情绪。

3、其实,情绪的猛烈,不见得真的代表“爱”的程度。我和exbf在一起那段时间,对其时的他的种种缺点,也不是那么喜欢。那种猛烈的情绪,带有很多的对未来的期许在里面。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我是在爱我自己投射于他人的一个影子。虽然这种情绪,不见得是“爱”,但是通过它,我们在揣摩“爱”和去理解“爱”。

4、就像在感情里,我们心甘情愿的付出过程,是我们的一个学习过程。我们在学习,如何去爱这个世界以及这个世界里某一个特定的人。这种付 ……

被鞭尸

前任这次电话把我恶心到了。

说什么3月初认识一个男生,神魂颠倒了两个月,昨晚跟人表白成功。

说什么这两个月的煎熬让他明白我当年的感觉。

要我说什么呢?给你祝福么?祝福你在3月初就开始劈腿?

ok,给你祝福;还嫌我的电话对话太短,“不够起承转合”。

也就是说,细节问的不够具体,所以没法让他充分分享那种告白成功的喜悦。

气到我都要笑出来了。

典型的儿童意识,只顾自己,还没有能力顾及别人。

倒是想起《小团圆》里写,胡兰成写信给张爱玲,讲他和范秀美怎么好,他更爱范秀美了。张爱玲有情书错投之感,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罢了罢了。

请,请不要挡住我的阳光

周末和朋友们一起去爬山,回程的时候和D一起走了一小段。发现身边有一个正面的榜样确实很好。和这样的人聊天,有时候一两句话,会给人拨云见日的感觉。

exbf打电话咨询一些事情,顺便聊聊天。觉得他这一两个月,谈吐和想法都成长了很多,对将来的规划也有清晰的认识。觉得这样甚好,很欣慰。因为经历这样一段感情之后,大家都成长了。即使以后只能分开成长。只是通话时间对我来说有些长,也许觉得没有兴趣聊那么久了。

当然网上也有一些不错的朋友——对自己的人生有清楚想法,对感情有认真态度。不过今天说的不是你们,而是网上碰到另外一些人。不客气地说,他们太不阳光,缺乏生命应该有的张力:有分手几个月,还在翻来覆去舔舐自己伤口的——打着“不再相信感情”的幌子去玩世不恭。有认识新朋友,患得患失的——担心自己投入的感情有可能打水漂,说既然感情无非就是怕老了孤独,干嘛现在为它愁肠百端。有怨怒为啥对方不关心爱 ……

专业精神

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到自己打乒乓的原点——那时的我对乒乓球只有热爱没有压力。

——福原爱

我还是没有办法点燃我的工作热情。而且麻烦的是,我偏巧是那种如果没有工作热情就没有工作效率的人。

没有热情就没有效率,说白了就是没有专业精神。所谓的专业精神,就是尽职尽责,去情绪化。对本科生来说,专业精神就是门门功课全优,包括大学生思想道德修养或者军事理论这种垃圾课;对研究生来说,专业精神就是觉得项目很无聊,还要把它做完做全发文章;对工作来说,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缺乏工作热情,多半只是为自己的懒散找借口而已。而懒散又往往是耍小聪明的后遗症。小聪明只适合在十几岁耍耍,就应该适可而止。否则习惯成自然,以为事事都有捷径可循,就会沾沾自喜,心生倦怠,荒废武功。小聪明或许可以解决短期内的小问题,可是用来对付长远目标就捉襟见肘了。长远目标里总会有那种绕不过去 ……

S说

S同学昨天在MSN上跟我说,“你的生活我并不赞同,只是我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无所谓绝对对错。只是我无法过多的介入了解而已。”

S是我本科最好的朋友之一,就住在我斜对面的寝室。大学时候两个人都不喜欢本专业,且都是贪玩懒散之辈,所以臭味相投,经常一起去打游戏,胡侃或者校园里四处晃悠。S的小聪明很多,敷衍考试什么的对他都是小菜一碟,但是内心里却住着一个孩子,单纯、善良、感情丰富,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是非黑即白的,没有所谓的中间地带。

我的上一段感情,总有不顺的时候。S若问起,我也会和他商量。只是说的时候,一直把“他”说是“她”。S总是鼓励撺掇,因为他觉察出这次我是真的动心了。到今年2月初,我跟他坦白事实。他当即又是反对又是力劝,情绪激动,以至于当晚“哭了很久,鼻涕眼泪倒出都是”。我虽然有坦白的经历,对方这样强烈的反应是我没有想到的,忙劝他不要吓到家里的老婆孩子。之后S不是偶尔发一长串“同性恋是可以 ……

反刍

“第二天起床,振保改过自新,又变了个好人。”——《红玫瑰与白玫瑰》.

以前总觉得这句话很值得回味,因为能够发挥的空间很大。振保以支撑家庭为借口,多年压抑自身的感情需求。等家庭稳定,事业有小成,这种贫乏的生活却无法补偿自己的情感牺牲,让他非常失望,进而厌恶。他想去破坏这种乏味的稳定生活,却又不知道破坏以后能重建什么。于是这种无目的的破坏变成了一种“把洋伞朝水上打”式的胡闹而已。等情绪宣泄以后,振保也只得妥协认命,回归到社会规范认同的婚姻模式里——尽管这婚姻里没有爱。

对照童话里“王子与公主从此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的结局来看,这句话带着一种有趣的反讽。

于我,这句话本身还暗含了一种过去和现在截断的突兀感——仿佛人只要下一个决定,中止了目前的错误,就可以理直气壮地直接得到幸福。这也就是俗话所说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或者所谓的“信春哥,原地满血复活”。就像09年4月那会儿,自己认同了 ……

A time traveller’s husband.

前任发短信来:“我有事情要问,方便么?”

我回:“现在可以,或者两小时之后。”

于是聊了一个半小时。感觉这样聊天挺好的,像是好朋友。他有问题问,我回答。他若聊别的,有意思的话题我就聊聊;没意思的话题,我也没有义务去接茬。就像上次他打电话问外币兑换,正事说完他又来了一句,我还有十几万伊朗里亚尔,拿到银行去换不知道行不行。以我对他的了解,我知道他又在卖弄稀奇,也就没有接茬。他没想到我会没有反应,顿了一下,才又低声接着解释说,其实十几万里亚尔十几块人民币。

是啊,换了以前,虽然我不喜欢他的卖弄——因为卖弄总是近于浅薄的——也会故作惊诧地接茬:“哦,这么多啊。”

现在反省,觉得自己以前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就是在和将来的他恋爱。他的浮躁、卖弄、刻薄和自恋,我是不喜欢甚至于有些厌烦的。但是,我也浮躁、卖弄、刻薄和自恋过。我凭借自身经验,以为那不过是大男孩到大男人的一个必经阶段。所以他刻薄 ……

看到一个文字很干净的blog

http://bocaidaxigua.blog.sohu.com

通篇都有恬淡的气息,句子之间有张爱玲的影子。所以等张的《雷峰塔》(The Fall of the Pagoda)和《易经》(Book of change)出来前,可以读这个解馋。

有些地方写的生动犀利,有惊艳之感。

比如我觉得国产导演刻画伟人,有点像乡下人画蓬莱仙境的年画,七仙女往往在纺纱,或者喂鸡。不但不是那么回事,反而透出作者自己的品味。不画仙境还不觉得,一画仙境,就让人骇然失笑。

cool D

在D的婚礼上,D跟大家说他会保持facebook上面的个人状态为“订婚”。他说这是因为作为一个天主教大学毕业的学生,他的真实状况很难被他的祖国尤其是他们学校里面的一些人理解和接受。

不过今天看他的facebook状态,发现他已经把个人状态改成已婚了。他还贴了一个公告:

请大家注意……从这一刻起,我只在facebook上加真正的好友。我已经厌倦隐藏自己的信息,免得它们“打扰”到一些人。如果你在这个好友列表里面,那是因为你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希望这个好友列表会随时间变成更长。抱抱。

In his wedding ceremony, D told us that he would keep his relationship status as “Engage” at facebook. He explained that it was because he graduated from a Catholic university where some people knew him and added him as friend at facebook. So they may be upset to know his marriage.

But today, I noticed that D changed relationship status as “married to Alex”. He also made an announcement on his facebook as follows:

PUBLIC NOTICE … from now on on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