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有两个爸爸

孩子,你有两个爸爸

7月1日是加拿大的国庆节(Canada Day),晚上有焰火表演。

在看焰火表演之前,D去书店买了一本书,Dan Savage写的Kid: What happened after my boyfriend and I decided to go get pregnant. 这本书记录了Dan和他的bf如何收养一个小孩,并且一起生活十年的故事。据说Dan Savage他们本来是打算是找一对Lesbian生小孩的,但是后来改变主意,通过open adoption的方法收养了一个小孩。书是99年出版的,据说很成功,以至于时隔十年,还被改编成音乐剧。

等焰火表演的那段时间,D说他之前没想象过结婚,也没想象过有小孩。但是他的丈夫Alex现在很渴望有一个小孩,所以他打算先收集一些材料看。

关于小孩这个问题,我们交换了一些看法。

1、获取途径

D说他不喜欢找陌生女子代孕的方式。否 ……

挑剔的机会主义者和他的朋友们

The big bang theory第三季结束。我打算找个时间把这一季恶补一下。——肥皂剧一周一集的看让人等的太累,不如索性放一段时间不管,积累到一起一次看完。

据说最后一集里面,Howard和Raj在网上帮Sheldon找到了一个perfect match。跟D聊起这个,D说:你看,就连Sheldon都能找到perfect match,你还是很有希望的。

忽然想起去年4月JM就兴致勃勃地跑来说:我和浣熊讨论过了,我们一致认为TBBT里面的Sheldon是你的加强升级版……我说我个性随和又追求和谐。你们这样的阴险的论调,使我觉得悲哀,简直要出离愤怒了。再说我顶多是Friends里面Ross那个级别的picky,怎么可以拿Sheldon对比。JM认真地接受了我的申诉,说好吧,我们认定你是Ross的升级版,Sheldon的降级版。

巴西对智利的比赛前晚,石蕊说,明天中午看比赛的时候,你为我们巴西的球队加油吧。我说,啊,如果大家都支持巴西,D就太可怜了。我是他的好朋友,应该给他们的球队加油……不过,如果你请我喝啤酒,我也会很看好巴西队的。 ……

七月在望

七月在望

前几天在Lab里面碰到石蕊(字母命名太麻烦,新出现人物用中文艺名),随便打个招呼。石蕊说你最近看起来很放松,心情很好的样子。D也说,你2、3月份的时候绷得特别紧,那时候还以为是项目的压力——当然后来才知道不是,现在真的放松很多。

今天和D、W、小师妹小师弟去吃饭,回来路上在车上哼歌。D说你好像这两天很开心的样子,然后W不失时机地搭腔,两个人一唱一和很high,不由得让我意识到自己损友交的太多了些。

心情好,需要理由么?不需要么?需要么?

休息,休息,休息一下

休息,休息,休息一下

一、

周末总是比平日更累。平日里,实验就是实验,阅读就是阅读,报告就是报告。按部就班,即使有时候专注力不够,也是注意力从一件事情转移到另一件事情。一到周末,心神都是散着的。我有两个屏幕,在一个上看电影、听音乐、处理照片,在另一个上看新闻、看科普、看花边、看笑话、写blog,偶尔还聊天搭一下话。期间还可以躺在床上,看一会儿书。

在不用工作的休息时间里,很辛苦地抓紧时间休息——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讽刺。而有时候觉得,也许这就是活得太贪婪,不够从容。

总想以多种感观,把生命填满。其实拿那些时间,还不如去欣赏一个瓦当的精致纹路。

二、

上次在东部开会回来的路上,我跟W说,像我这样怕死的,恐怕战争时期要做叛徒的。W说不仅如此,估计你还能做双面间谍——敌对国家哪一边把你抓去,你就会把另一边的情报都吐出来。

我们还讨论了一个尖锐的话题,“敌人要轰炸你方的一 ……

初探G Bar

D第一次约着要去Gay Bar貌似都是两三个月前的事情了。后来各种事情耽搁了,直到今天才成行。

下午喝咖啡时我跟W说晚上要去Gay Bar,W说你要小心啊。上两个月在温哥华有一个女的出酒吧时候被一群恐同分子暴打,电视台还做访谈采访她,声讨歹徒来着。D也说,不知道这个地方什么情况。要是气氛诡异,我们就风紧扯呼。

7点钟,我们坐车出发。到了地方以后发现里面很冷清。只有一排人坐在吧台上聊天,其他地方都是空的。我们俩就要了两瓶啤酒,坐在沙发上自己聊。

D说他和Alex去过旧金山的Castro街,也就是Milk他们建设的gay社区。他说当地人非常和善友好,于是他和Alex打算牵手逛街,结果被路上行人好奇观望,不得不放弃。我说这还挺有趣的,为啥在gay社区你们两个牵手还会被人好奇观望?D说可能在外面街上大家还是比较害羞吧,不比在酒吧里。(正说着,有两个人牵着手走进酒吧。欢快地和周围人打招呼)我说在中国,现在也有人在筹建同志社区了,而且也有人在不断努 ……

Coming out 4

第九次是紧接着第八次之后的。那次跟D出柜后过两天,和W。W是我在这里认识的死党,心地纯良,为人谦和,配得上“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八个字。

那天中午一起去吃饭,路上我循循善诱,问他以前有没有遇到过g。他说听说过,但是身边从来没有遇到过,因为他以为g就是比较娘的那种。(这算是主流社会给g创造的刻板印象吧。)吃饭的时候,我跟他说,我之前说的girlfriend,其实是boyfriend……W非常地震惊,说你怎么可能是。但是也就这么接受了,从来没提找个女生试试看之类的建议。W知道我是g以后,从来没有过顾忌和排斥。去东部开会,大家也合租一间,期间,他嚷着脖子疼,就大大咧咧往我床上一躺就让我帮他按摩……有时候想想,会觉得很温暖。

这次出柜感觉还挺特殊的,因为是第一次面对面地跟直人朋友。虽然有些紧张,但却知道没什么好担心的。对于这些好朋友们来说,无论他们是想法比较封闭的还是开放的,他们都是先认识你,才 ……

a shadow with a shadow to shadow

In the south是New Yorker上面的一篇小说,关于两个老人的生活,Senior and Junior。人的一生,年轻的时候总是鲜活的,然后慢慢老去,慢慢淡出他人的生活和视野,终于变成年轻一代人眼里若有若无的影子。哪天影子消散,对年轻人来说,也是无足轻重的,如同一束光线里的轻尘,无规律地上升沉降。这篇小说里,死去的Junior是幸运的,因为Senior还记得他。文中Senior有一段话,异常动人。

Afterward, Senior regretted that he had not spoken. “He was my shadow,” he said to the woman with the wooden leg, “and I was his. Two shadows, each shadowing the other, to that we were reduced, that is so. The old move through the world of the young like shades, unseen, of no concern. But the shadows see each other and know who they are. So it was with us. We knew, let me say this, who we were. And now I am a shadow without a shadow to shadow. He who knew me knows nothing now, and therefore I am not known. What else, woman, is death?”

他是我的影子;我是他的。两个影子,互相追随,直到我们消失——所谓一生 ……

Coming out 3

第七次是跟S,见前文。

前七次除了和我妹妹(PS:亲妹妹,不是表妹),其实都算是长距离出柜。到今年3月,才开始和身边的朋友出柜。关于这种“进步”,不能不提到D。

第八次是跟大鲵。3月份之前,D跟我算是一般意义上的朋友——大家做相关的项目,中午一起吃饭,假期一起去看看冬奥会,周末有时会我们和其他一帮朋友一起去pub或者看电影。偶尔聊聊各自的生活,D说他有一个partner在故土,已经一起买了房分期付款,打算3月底来加拿大看他;我说我的“她”也在远处,打算来加拿大做博后。——大家的交情也就仅限于此了。直到3月底,D忽然冲过来,期期艾艾地跟我说,我有些私事告诉你,其实我说的partner,不是“她”而是“他”;希望你原谅我一直以来的不坦诚。我当时有些意外,却故意很淡定地说,没什么没什么我完全理解云云。后来过了几天,吃午饭的时候,我跟D说,我也有些事情要告诉你,我之前说的girlfriend,其实是boyfriend……( ……

Coming out 2

第四次是跟我妹妹。那时候她和她老公有些别扭,情绪低落。我劝她,她也不是很听。大约她是觉得,像我这样一个哥哥,一直看起来一帆风顺的,现在跳出来讲那些个大道理,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意味吧。我跟她出柜的时候,她当即就哭了,说没想到你会这么苦,那你以后怎么办。我说想明白之前还挺纠结的,想清楚以后就还好啊。只是要记得,无论多么辛苦,都要自己爱惜自己。人一生,也就是在爱自己的同时,寻找到一个人,让你能像爱自己一样爱他,而他也愿意像爱自己一样爱你。

第五次是跟一师妹,也是多年朋友。她表白,我觉得没有必要胡乱搪塞。你以真情投桃,我以真相报李,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前五次都是跟女生出柜,基本上都还算简单顺利,基本上女生都是关心我走这条路,以后会不会很辛苦。

第六次是跟ZG,大学开始同一个宿舍的好兄弟,就困难很多。ZG的第一反应是完全不能接受,他先是觉得我是谈了六七次恋爱,受 ……

Coming out 1

还是写一下的好,好多细节都不记得了。

算下来第一次出柜是在08年,跟QM。那时候自己还抱着找个mm结婚的想法,但又不愿意让另外一个人生活在欺骗里。对我来说,跟生活中最亲近的一个人生活在一起,却无法做到坦白透彻,那是不可想象的压抑。QM来表白时一句“我来加拿大一半原因是因为你在这”,说的我还挺感动的,就顺势跟她出柜了。后来大家还真谈了一段时间,当然以失败告终。现在再想,总觉得这段谈的异常别扭,耽误别人也在委屈自己。不过这事也算是自己对二人关系模式的一次失败尝试,和第一次严格意义上的出柜。

第二次是在09年,跟DD。那时候跟DD已经分手两年,但是感觉DD心里还没让这事过去。我的出柜,在我看是对她的一个交代。虽然旧有的伤害无法弥补,但是至少她知道那段感情不work不是自己的原因,也许就能move on。有时候想想,很讽刺的是,DD是认识的这些朋友里,心性和人生态度和我自己最像的,可惜“她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