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记

自从耶鲁大学的学生做了一个LIPDUB以后,越来越多的学生玩起了这种对口型表演——就是后舍男生玩过的那种,不过规模更大些。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香草说,我们Montreal有个UQAM,召集了近两百号人做了一个LIPDUB,效果还挺好。不过你们学校新做的那个玩的更大。大家都对香草的描述很好奇,回到办公室后就围着看youtube。确实这个LIPDUB做的很有感染力,一千号人又蹦又跳,青春活泼。看完以后大家纷纷去facebook和windows live messenger上分享这个视频。D一边分享一边还深情地批注道:我很自豪在这样一个青春洋溢的学校里工作。M说,嗯,那其中还有几个表演的学生是我认得的。我们还讨论说,前半程大概是在学生中心附近拍的,后面应该是在图书馆内。

我留意到这个视频的中文说明写的很糟糕,支离破碎的——像是把英文输入金山词霸或者google翻译器里直接翻译出来的中文一样。于是写了一个中文版本发给原作者,说如果有空你就拿这个更新一下那个旧的中文说明好了。过 ……

Coming out 6

早晨和石蕊出去喝咖啡。我说,石蕊,我有些私事要告诉你。我以前跟你讲的ex-gf,不是ex-gf。

看到石蕊露出非常开心的微笑,我马上意识到她误会了,赶紧解释说,不,不是说我们复合了。事实上,那不是ex-gf,而是ex-bf……

中午去吃饭,石蕊忽然对我和D说:“我现在对人生有些失望。我发现,原来我所看到的the most beautiful love,原来都是男子对男子的——D,你和Alex的婚礼是我所经历过的婚礼中最温馨的;现在虽然你们两个暂时不能在一起,你们在facebook上给互相的留言也是那样的情真意切;而singlet,你可以飞过半个地球只是为了给另一个人过生日……”

我知道她故意有些夸张,但是很感激这种温暖的赞赏和肯定。

Coming out 5

周六和D去石蕊家玩游戏,然后留下蹭饭。

我去了一趟洗手间,回到饭桌的时候,石蕊忽然很严肃地对我说:“是时候你向我们坦白,告诉我们真相了。”说到这里,石蕊顿了一下。我心说,我就去上了个厕所,你们这么快就把鸿门宴摆好了?好吧,不要严刑拷打,我这就招认好了……正这样胡思乱想呢,石蕊又接着说:“你到哪里偷偷练习过这游戏,以至于一上手就打赢我们全部?”

今天跟D去看车展,又说起这个事情。D说你当时一脸囧相,太好玩了。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石蕊呢?

我说可能随时吧?其实跟石蕊这一类的朋友坦白,我到是没什么好尴尬的,但就是一直缺乏一个契机。现阶段,我跟朋友出柜的标准很简单,就是他们足够尊重我的个人隐私,而不是把它当作一个茶余饭后跟别人打牙祭的谈资。按说符合这一标准的朋友还挺多的,但好像很大一部分都还不知道,可能也就是一直缺乏这种契机吧。总不能明天中午吃饭的 ……

做梦

做梦

看到鲑鱼做梦,不如也来凑凑热闹。

一般都说做梦多是睡眠质量不高的表现,不过我更喜欢另一个理论:在睡眠时期,大脑在整合白天所获取的信息;而做梦是这一整合过程的副产物。基本上我做梦的规律比较符合这一理论:比如在读书比较猛的阶段,往往做梦比较多,而且清晰。反之,如果那段时间没做啥梦,那基本上是在混吃混喝的阶段……另一做梦的规律就是,小时候的梦比较宏大夸张,现在的就比较平淡小气——基本验证了“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古训。

挑几个还算有趣的写写:

初中那会有次梦见世界末日,星星在剧烈燃烧,把整个天空映的火红。一边烧还一边坠落,砸在地上就化为一滩滩火眼,不断地喷涌岩浆。奇怪的是,我在逃难过程也没有遇到别的人,一片荒凉。后来在我妈单位的后院里找到了几架飞机,就驾驶一架飞机在天上乱飞。眼看着整个地面慢慢被火海吞没,天地间的分野也慢慢模糊不见。我心知油烧完了飞机就会掉 ……

一见钟情

前几天有人问我,你觉得长相在交往中占多大比例?

我想两个人要长期相处,大概心地、格局、性情、爱好或者志趣上,总要有一些相通之处才行。长相的话,反倒是过一个接受限度就好。所以我对一见钟情就定终身这类型的故事,总是存疑的。一见钟情,应该算是第一推动力,让人有深入了解对方的冲动。如果两人发展的好,所谓的“一见钟情”,自然可以让这段关系增加传奇色彩,锦上添花。但是如果只有落花,没有锦在下面托着,那落花也就只有随流水了。

周末和D等车的时候,他也说,他的Alex其实外型上不是他的type……但这一点也不妨碍他们现在整天在facebook上打情骂俏,互诉衷肠。

昨天网上遇到YL,她说,“一见钟情,也很可能,就是那个人的长相和气息,太符合你潜意识里面的那个人了”。想想也有道理,正所谓的相由心生,那心性和修养,总会由神情举止散发出来。

……

墨西哥风情及其他

墨西哥风情及其他

今年是墨西哥独立两百周年,周末朋友邀约去市中心看墨西哥文化节的演出。

去的时候刚好民族舞表演,两个演员舞姿奔放,裙裾生风。虽然动作相对简单,基本上是左边一比划,右边一比划,但是一着大红,一着大黄,色彩浓厚抢眼,倒是很有视觉冲击力。

我觉得这衣服颇有亚洲特色,后来跟那个墨西哥朋友(昵称:牛油果)聊的时候就提了一下。没想到牛油果说,这衣服在墨西哥就叫china dress,据说是十七世纪的时候由一个中国女佣传到墨西哥的。

牛油果这人也是个很有趣的人。他性格没有棱角,很容易跟人和睦相处;可又不是那种圆滑讨巧之辈,率性直爽。有次他跟实验室两个女生闲聊。女生说万一你女朋友意外怀孕,你会不会马上考虑奉子成婚?他语出惊人,说如果我女朋友怀孕,我第一个问题是这孩子是不是我的。那两个女生不答应了,说你怎么 ……

老爸

老爸

一、

前几天老爸的QQ签名档换了——“退了,也交接了,清闲了。”

这才想起,老爸今年是该退休了。

我在qq上问他,现在你每天都在忙什么?

他说,你妈妈种了很多花,有时候帮帮忙,或者拉拉二胡、上上网、散散步。

其实我应该跟他开玩笑说:不止吧,你还要忙着在网上偷菜吧?

二、

今年5月初,国内早晨5点半,我看到他QQ登录,问他怎么这么早起;他敷衍我,说一会还睡。

我开玩笑说,你该不是起床就为了偷菜吧。他说是的。

我没言语了,只好说,那你赶紧着,偷完就去睡。他说好的。

时光倒退20年,这样的对话就在我们之间发生过。只是那时候教训人的那个,现在在回答“好的”。

当然如果我补上一句“答应好,还不赶快行动!”就更像当年的他了。

后来时不时的,他的QQ会在早晨5、6点左右亮十分钟,然后离线。

我跟他开玩笑,说你的农场收成如何啊?他忽然扭捏起来,说 ……

低俗大妈与清纯大叔的红楼一梦

JM, 08/07/2010 10:33:16 PM:
巧姐出疹子,贾链搬到外面睡。于是,急火攻心啊,书中称只得“找个清俊的小厮出火”。不想李少红却导成了拔火罐!拔就拔吧,可偏偏旁白要把“找个清俊的小厮出火”读出来,而且小厮还口口声声说“二爷的火真大啊!”

Singlet, 10:33:33 PM:
哈哈哈哈,我看到这段了,太逗了。。。

JM, 10:33:44 PM:
这个太可乐了。。。。我笑了一个中午了

Singlet, 10:34:08 PM:
哇,你真是低级趣味的紧啊。。。

JM, 10:34:13 PM:
你说李少红是真的这么清纯吗?好歹也是娱乐圈的啊

Singlet, 10:34:26 PM:
是中宣部吧。

JM, 10:34:42 PM:
不是 这个想象力确实无敌了。。。。关键是那么多的人就没一个明白的吗?

Singlet, 10:34:53 PM:
不然她怎么拍?中宣部能不cut么。。。
说不定就拍了两个版本,结果这个版本通过了。

JM, 10:35:39 PM:
那也可以选择不拍啊

JM, 10:36:07 PM:
再说了黛玉在床上露着雪白的大腿和宝玉 ……

游戏规则2

羚羊同学问我,为啥唐骏去微软工作的时候,微软没有查他的底?

我想西方的体制是这样。社会默认你是好人,遵守规则。所以去电影院买票,票根上会印场次和时间,却没人会查——因为默认你是好人,看完一场会自动离开,而不是赖在电影院里一个厅接一个厅地看。

但是如果发现你破坏游戏规则,破坏的是你的信用度和将来的机会,不要说找不到工作,申不到房贷车贷,连信用卡都申请不到。所以Nash在拿到诺贝尔奖以后,讲自己最期望的事情,就是希望得诺贝尔奖这件事能挽救他已经垮掉的信用度,能够让他得以申请到一张信用卡。

以前老板招过一个印度博后。招她来之前,问她有无博士毕业。此人尚未答辩,却跟老板说自己已经完成了博士学习的所有要求。结果老板招她过来用了半年,偶然发现她没有毕业证,只好将她清退掉,并且再也没有招过印度学生。有趣的是,她还振振有词,说自己只是说完成了博士学习的所有要求,从来没有说自己答辩过。(这种&ldquo ……

游戏规则1

唐骏的克莱登大学文凭被方舟子纠出来了,目前两个人打了四个回合,基本情节是这样:

第一回合,

方舟子说,唐骏的加州理工学院博士学位造假。

唐骏秘书说,方舟子有人品问题,在自我炒作,不回应。

第二回合,

唐骏说,我拿到的就是美国的博士,还是西太平洋大学(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的。

方舟子说,这个西太平洋大学根本就是一个卖文凭的野鸡大学。

第三回合,

唐骏说,西太平洋大学有两个,在夏威夷的是野鸡大学,而他读的是加州的西太平洋大学,是正规的。

方舟子说,加州的西太平洋大学同样是没有获得认证的、卖文凭的野鸡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