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Pride Parade

W(地铁猴)问我,为什么Gay Parade叫Pride Parade呢?

我也觉得好奇,就去wikipedia看了一下对pride的解释。

Pride,根据亚里士多德所下的定义【注1】,其实就是客观的正面的自我认同:一个proud的人,他自知优秀,而且确实优秀。尼采则认为,有了pride,人才能对抗奴性、虚弱和麻木。

LGBT pride,简单总结一下【注2】,是为LGBT人群争取权益的运动。

LGBT pride有三大前提:1、人应该为自己的性取向感到自豪。2、性的多样性是一种天赋。3、一个人的性取向是固有的,不应该刻意去扭转。

之所以用Pride这个词,是故意取用“羞耻”shame的反义词。而“羞耻”这一标签,在历史上被用来压制和反对LGBT人群。在这一层意义上,Pride是一个人对自我的肯定,以及对整个LGBT人群的肯定。而且这两种肯定是一体的,不可分割。

提一下,参加Pride Parade的,不仅是LGBT人群本身,也有很多支持LGBT运动的异性恋。很多公司和机构 ……

七月在野

七月在野

7月31日晚English Bay的焰火是中国专场,主题是梁祝The Butterfly Lovers legend。

先传照片,回头再看有无要补充的。

补记:人真多,感觉比奥运会那时候还夸张。在City center station附近搭车去English bay的时候,期间两辆5号公交车呼啸而过,都是人满满的。跟石蕊、猎豹和D(大鲵)说,不要等了,步行过去好了。他们挣扎了一下,眼看又一辆满员的公车,也只好同意。路上从Granville路转到Devie路,意外发现原来此处就是温哥华有名的Gay Street。两边的Pub和饭店都是一对一对的同志,非常热闹。

到English Bay的时候,焰火表演已近开场。沙滩上挤满了人,像是南极的企鹅群落。虽然和瓠瓜及其朋友约了一起看焰火的,看这个阵势,找到他们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是中国人民是不怕挤的!我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奋勇往前,一路见缝插针,白驹过隙,总算脚踏到沙土上 ……

七月流火

七月流火

一、

中午咖啡时间,点了一份White Mocha。大概店员加的巧克力糖浆太多,很甜。“甜到喝起来有罪恶感。”我跟石蕊说,刻意皱着眉,像是含了一口药。

石蕊哈哈大笑:“让罪恶感见鬼吧,享受了再说。我们葡萄牙语里有一句话——若我身陷地狱,何妨拥抱魔鬼。”

“我们也有类似的故事,”我想了一下说,“有一青年被猛虎追赶,掉入深渊。在下落的时候他抓住一棵树,得以悬在半空。这棵树根基不深,他若抓住不放,树会被连根拔起。但他若奋力往上爬,还有大虫在虎视眈眈。若是你,你当如何?”

“反正不过一死,我就欣赏一下风景好了。”石蕊说。不过在我还没来得及夸她之前,她又急急地辩白,“这个故事我看过。”

二、

紧赶慢赶,今天把一个项目的论文写完了。

老板不明白我为什么没有热情写论文,“想想马上要发表就会很激动才是。”可我觉得,从不明白到明白那段时间,我才是最有热情的。项目做完, ……

问道于盲2

光宗:为了爱的性,才应该被推崇。你认同么?对于性观念的选择,你的价值标准和尺度是什么?

李银河博士有篇讲稿,《性规范在现代的变化》,写的很好,有兴趣的可以读一下原文。原文概括了三种人的性观念。第一种认为性代表自我放纵和罪恶,只有以生殖为目的的性才是正当的。第二种认为性是爱的需要,没有爱的性是不道德的。第三种认为性是一种娱乐方式,是人生若干种快乐的来源。

应该说第一种人现在已经不算主流了吧,即使对于主体人群。对于同志来说,第三种人貌似更加常见。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并非同志独有的现象——夫子也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如果问我是否只推崇第二种。我会说,哪一种并不重要,因为持不同性观念的人,只要能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并且不伤害到别人,都有资格追求幸福和快乐,都值得被祝福。

我更想聊一下关于性观念的选择过程,也就是所谓的“尺度”。我觉得这种选择,应该是在经过思考 ……

损友

损友

一、

办公室分裂成两帮,一帮是windows用户,包括除D以外的其他人,一帮是Mac用户。

周五吃饭,石蕊又开始讽刺Mac,嘲笑Mac系列的产品只能同时间运行一个程序。

我安慰D说,不要紧,一个程序也够了,你可以买一个ipod播放音乐,一个ipad看电子书,一个ipod touch打植物大战僵尸,一个iphone打电话……

D开玩笑说,Mac专业,是博后或者教授才会用的。

我安慰D说,是啊,读完博士脑壳坏掉了,玩不转windows,只好玩Mac了。

D还说,MacBook pro很漂亮,是博后专用机。

我回说,MacBook pro很漂亮,是gay专用机。

二、

周末,万里无云,风和日丽。

在和石蕊、猎豹去公园野餐的路上,我打电话给在办公室加班的D,说:“没什么要紧事,我们只是想慰问一下辛苦工作的你。另外,今天天气很好,很适合野餐。”

三、

路上,石蕊告诉我一个故事。在圣保罗读硕士的时候,她去配眼镜。医生给她散了瞳,吩咐她隔 ……

问道于盲1——出国专业选择、感情

1、关于出国申请的方向

小寒:压力很大,因为在做的实验不但辛苦(低级体力劳动),而且还意思不大(有时候就是一个模式,换不同的物种操作而已)。换个方向申请出国的话,又怕成功率不高。

我觉得做科学的话总是有两块工作的。一块类似于设计师的工作——运用灵感和激情,依靠经验和能力,去做一些价值和意义很大的事情;另一块类似于裁缝的工作——模仿成熟的风格,小修小改。比如这里改改扣子,那里改改领子。在能力和眼界还达不到的情况下,人都是只能从模仿做起的。而这种模仿本身,就是磨练能力和提高眼界的过程。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放弃或者蹉跎。就像我自己的本科和硕士那七年,不喜欢自己所做的,看不到前途方向,一路闲晃过来。如果早些意识到这只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或许会更好吧。

至于出国申请方向,要做好两手准备。一边申请自己喜欢的方向,一边申请能拿到offer的方向。我当年申请自己喜欢的那个方向(分子生物学),基本 ……

Coming out 7

� 周五晚上照例无心工作,石蕊、猎豹(石蕊的男朋友)、D、W和我打完高尔夫,去一川菜馆吃饭。因为接近打烊,旁边只有另一桌,中国人,两男一女。女生背对我,无从打量。左一小伙着黑框眼镜,打扮中性,沉静;右一小伙身着紫色V字领上衣,打耳钉,目光闪烁不定,不断投射过来。

我问D那紫衣小伙是g的可能性,D说他觉得两个都是。这也是小规模出柜的好处,就是和D讨论一些话题的时候不用遮遮掩掩有所顾忌。看到众人露出好奇的表情,D解释道,说自己的gaydar灵敏度比较高,所以我会时常拿他的判断做参考。接着大家就聊起什么是gaydar来。石蕊说她一直以为gaydar是一种神秘的力量,类似于第六感一样。D说16岁以前,他也不相信有gaydar这种东西,因为没什么任何感觉;后来慢慢就学会了如何通过观察对方的行为举止,去判断对方是不是g。我说我觉得gaydar除了是一种观察力,也应该包括双方的眼神交流。就像石蕊你在街上走,你也能从迎面走过 ……

乌龙记

自从耶鲁大学的学生做了一个LIPDUB以后,越来越多的学生玩起了这种对口型表演——就是后舍男生玩过的那种,不过规模更大些。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香草说,我们Montreal有个UQAM,召集了近两百号人做了一个LIPDUB,效果还挺好。不过你们学校新做的那个玩的更大。大家都对香草的描述很好奇,回到办公室后就围着看youtube。确实这个LIPDUB做的很有感染力,一千号人又蹦又跳,青春活泼。看完以后大家纷纷去facebook和windows live messenger上分享这个视频。D一边分享一边还深情地批注道:我很自豪在这样一个青春洋溢的学校里工作。M说,嗯,那其中还有几个表演的学生是我认得的。我们还讨论说,前半程大概是在学生中心附近拍的,后面应该是在图书馆内。

我留意到这个视频的中文说明写的很糟糕,支离破碎的——像是把英文输入金山词霸或者google翻译器里直接翻译出来的中文一样。于是写了一个中文版本发给原作者,说如果有空你就拿这个更新一下那个旧的中文说明好了。过 ……

Coming out 6

早晨和石蕊出去喝咖啡。我说,石蕊,我有些私事要告诉你。我以前跟你讲的ex-gf,不是ex-gf。

看到石蕊露出非常开心的微笑,我马上意识到她误会了,赶紧解释说,不,不是说我们复合了。事实上,那不是ex-gf,而是ex-bf……

中午去吃饭,石蕊忽然对我和D说:“我现在对人生有些失望。我发现,原来我所看到的the most beautiful love,原来都是男子对男子的——D,你和Alex的婚礼是我所经历过的婚礼中最温馨的;现在虽然你们两个暂时不能在一起,你们在facebook上给互相的留言也是那样的情真意切;而singlet,你可以飞过半个地球只是为了给另一个人过生日……”

我知道她故意有些夸张,但是很感激这种温暖的赞赏和肯定。

Coming out 5

周六和D去石蕊家玩游戏,然后留下蹭饭。

我去了一趟洗手间,回到饭桌的时候,石蕊忽然很严肃地对我说:“是时候你向我们坦白,告诉我们真相了。”说到这里,石蕊顿了一下。我心说,我就去上了个厕所,你们这么快就把鸿门宴摆好了?好吧,不要严刑拷打,我这就招认好了……正这样胡思乱想呢,石蕊又接着说:“你到哪里偷偷练习过这游戏,以至于一上手就打赢我们全部?”

今天跟D去看车展,又说起这个事情。D说你当时一脸囧相,太好玩了。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石蕊呢?

我说可能随时吧?其实跟石蕊这一类的朋友坦白,我到是没什么好尴尬的,但就是一直缺乏一个契机。现阶段,我跟朋友出柜的标准很简单,就是他们足够尊重我的个人隐私,而不是把它当作一个茶余饭后跟别人打牙祭的谈资。按说符合这一标准的朋友还挺多的,但好像很大一部分都还不知道,可能也就是一直缺乏这种契机吧。总不能明天中午吃饭的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