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out 8

昨晚实验室全体去中餐馆吃饭给旧同事送行,散场之后只有香草和我同行回学校。香草提议先去找地方喝杯咖啡再回去,我说行,沿着这条街往downtown方向走,总是会遇到几家starbucks。结果沿途居然一家开门的也没有,两人硬生生地走了一个小时,就真的走到downtown了。既然到了downtown,那也就没必要去starbucks。我带她去了一家我常去的小店。刚进门,就觉得店员今天特别殷勤,不断找话题,最后还在我的moka上拉了一朵花。喝完咖啡,去车站等车,又有陌生人过来搭讪,杂七杂八地聊,多少有点让人莫名其妙。

今天晚上跟大鲵在学校餐厅吃饭,说起这个。我说我知道香草长得很漂亮,但是因为对我没有吸引力,所以也就没想到她会这么受欢迎。大鲵说香草长相有些奇异的美,加上身材完美,很引人注意的——上次大鲵和香草去跳Salsa,整个场地的男人都在盯着她看;这让大鲵很得意,因为只有他才是她的舞伴。他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以前我也跟香草说过:你巴掌脸,大眼睛,皮肤又白,在亚 ……

损友2

苹果微软之争是大鲵和石蕊拌嘴的主要战场之一。有次两人又就这个问题吵起来,大战三百回合难分高下。我嫌他们太闹,想早点结束他们的战斗,于是给石蕊提供统计数据,说苹果用户平均IQ较Windows用户低(ps:玩笑而已,请勿当真)。大鲵猛吃这一记闷棍,半天不知道该说啥,全面败退,却从此衔恨在心。

这不,这两天,大鲵瞅见一个新的统计结果。他非常得意,立马把这个页面转发到非死不可上,还得意洋洋的评注道:“哈哈哈,石蕊和介子,既然你们这么喜欢统计数据,那就来看看——Iphone用户的sex多过Andriod用户。”

我很无辜地在他的评注下面辩解:我跟苹果没仇的,不是恐苹人士(applephobic)。你跟石蕊闹腾就好,别把我搭上。

他立马回评:别想装没事人,就属你最坏。本来那石蕊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要不是你扇阴风点鬼火,她怎么斗得过我?

因为有点儿童不宜,私下里,我跟他说:你太卑鄙了,明知道我没有bf,拿这种新闻刺激我……

正说着,石蕊的 ……

如果我是你

我有一朋友,冬菇,科院博士,名校讲师,美国TOP20高校的Post-doc;已婚,gay。

冬菇有次劝我,“如果我是你,博士毕业马上回国,抢占位置;早日结婚。”我拒绝的很干脆,干脆地让冬菇有点小尴尬——毕竟他也是出于好意。那天的对话不欢而散,但也给了我一个契机,去整理一下我听过的种种“如果我是你”。

16岁,高考。
班主任说,“如果我是你,我就放弃中科大。今年重点和本科合并成一批志愿,没有重点保护线。你考不上科大,就连本科都读不了。”
我听了,从此和dream school失之交臂。虽然母校是很好的名校,但耿耿于怀多年,到底意难平。

好友说,“如果我是你,我就去报热门专业。”
我没听,选了自己喜欢的。虽然读本科有段时间,因为看不到方向而失去兴趣,但是做科研做到现在,自得其乐。

20岁,考研。
同学说,“如果我是你,我就弃考。你考研复习三个月,每天还不到两小时,其他时间都忙着打游戏。何必浪费两天考试时间呢,不 ……

关于理宅1、2

估计这个系列一时半会我也不打算再写了,交代谜底吧。1和2,都有相对应的真实故事;哪怕是细节和心理,都有据可考。只是,真实情况是反过来的——1在生活里是一个异性恋故事,2才是一个同性恋故事。

我想表达出来的观点是,爱情本身和性别无关的,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去对待自己的感情。很多人以社会压力甚至父母亲情为借口来玩世不恭,来糟蹋自己和他人的感情,这并不应该是爱情的常态。我想做的事情是写一些单纯积极的故事,还原爱情本身的面目。

我问了一圈朋友,无论是直人还是同志,是否觉得这两个故事别扭,或者缺乏真实感。结果没有人觉得故事本身是别扭的。这对我来说是好消息,因为它们印证了我的观点。

至于写的怎么样,没好意思问。因为我也知道故事写的很坏,糟蹋了素材本身。一是文字驾驭能力比较弱,特别是这样的题材和写法。二是要在做实验的间隔见缝插针地写,没法好好整理。当然也许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写文章的目的性太强了, ……

理科宅男恋爱史2

我一朋友野鲤,算起来二十有七,感情上也是白纸一张。

我跟他开玩笑说:你也是一白白净净大小伙,又系出名门,就算你没追mm,也有mm倒追你吧?他一摊手说:别提啦,我也不是没被人表白过,但是跟我表白的不是mm,而是dd。——这就是传说中的“招gay体质”么?Anyway,野鲤跟那小伙最终做了好朋友。两人还经常切磋爱情观:野鲤谈他的交gf观,那小伙谈自己的交bf观。有时候两个人聊的太自然了,搞得那小伙反而有点不自在,问野鲤:你不觉得别扭么?野鲤说:你要做gay这件事,既然劝你也劝不动,我也懒得劝了。

话说野鲤也不是没动向。半年前在网上认识了国内一女生小虫。一开始小虫还挺主动的,言语之间透漏出喜欢他的意思。野鲤觉得这长距离网恋不靠谱,就打消了人家小虫的念头,两个人顺势做了好朋友。大学理科,向来都是男女比例失调,僧多粥少。所谓物以类聚,像野鲤这样的资深理科宅男,他的那一帮朋友也好不到哪里去,全是大龄剩男。野鲤本着“资源充分利 ……

理科宅男恋爱史1

我一朋友茭瓜,暗恋隔壁班上班草。这娃过于腼腆,又顾虑重重,不要说表达爱意,连跟班草搭讪的经历都没有过。不仅如此,他还瞒的死死的,我俩大学同宿舍四年,他暗恋这事,一点风声都没走漏过。等茭瓜考研去了科院,追思才子,心思忽然活泛起来。打长途电话给我,一边出柜一边让我帮他去牵线搭桥。我说这事我做不来,你都跑这么老远,就算帮你搭桥,那也是个跨海大桥,桥这头望不到对岸的那种;再说你有这心,早干嘛去了。但是经不起茭瓜苦苦哀求,只得去帮他找隔壁班草的电话和Email。后来也不知道茭瓜有没有打过电话发过Email,总之这事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等茭瓜上到研二,又看上了一个低一级的小师弟白鹳。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茭瓜还是脸皮薄,又不知他师弟底细,只好继续走暗恋路线,到毕业也没跟人表白过。不过茭瓜反复辩白说他比上次强点,因为据他说至少他还尝试搭讪过一次,但是被人拒绝了。关于这次搭讪,具体 ……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七月份被关在办公室里写论文,度日如年像坐牢,天天盼着下午五六点走人。每天时不时地,不是望着窗外的藤蔓发呆,就是上开心网、人人网、facebook、qq空间、豆瓣、Buzz、Live space和百度空间闲晃。

八月份回归实验室,做新项目,忙到十一二点精神头儿还在。

我算明白了,我天生就一bench worker的贱命,哈哈。

一语惊醒梦中人

长颈兔:我之前一直觉得《红玫瑰与白玫瑰》这个标题是个很有趣的噱头。前段时间觉得,或许爱玲本就没打算说振保的女人的红白。红玫瑰和白玫瑰,其实都是指王娇蕊一个人。

我:你说的很有道理,因为张爱玲喜欢红楼梦,可能也参考了红楼梦里面钗黛同一判词的现象。

小说开篇第一句,让我直接默认煙鸝就是白玫瑰。但是通篇读下来,都觉得很别扭,因为煙鸝的形象和玫瑰一词相去甚远——无论是初见时的“笼统的白”还是和偷情被撞见,都一副谨小慎微的“婢妾”相,更不要说她后来还变成逢人就抱怨的祥林嫂。倒是娇蕊,形象丰满而高贵——和振保相恋时她热烈,离婚的时候她勇敢,再婚的时候她明白“爱到底是好的,虽然吃了苦,以后还是要爱的。”再婚以后她相夫教子,过自己的平静生活,幸福而真实。

所以娇蕊才是玫瑰,永远忠于自己的情感。再婚前是红玫瑰,“学会了怎样爱,认真的”;婚后是白玫瑰,知道“除了男人之外总还有别的”。

谢谢长颈兔 ……

读书写字

一、

长颈兔:我回国带了七八本厚的书,结果基本上怎么带过去就怎么带回来了。

我:本科的寒暑假里,我还经常带书回去;读研以后干脆不带了。

长颈兔:有过在外地念书经验的人,都这么说……装行李的时候熊就说:不用带书吧,肯定不会看的。

我:我们都对自己绝望了,只有你还在挣扎。

二、

我:我现在出门都不带书了。买了一本电子书,很喜欢,太方便了,随时都能看

长颈兔:俺好像比较喜欢一叠纸拿在手上的感觉。纸比屏幕要安静些。当然,都这是小处的细节问题了。

我:主要屏幕阅读太多,陌生感已经丢失了——中文阅读体验可能差些。不过我读英文书,本身也就是隔靴搔痒,所以阅读体验差别不大。

长颈兔:春季学期时,俺教授惊讶地发现,他宁愿在电脑上批改论文,不习惯拿着打印出来的文章读读写写了。

我:嗯,古人还竖排呢。人的适应能力很强的,除非是刻意的规避。毕竟有些人把姿势、环境也当作阅读体验的一 ……

冷笑话单元1

一、

在Richmond sushi吃饭的时候,大鲵让我给他拍张照纪念。有一张照片拍坏了,左右半脸不对称。

我觉得这个变型有点奇怪。大鲵解释说,“也许是因为我没有面镜头。Maybe I didn’t look straight at the lens~”我马上接口道:“那是因为你不是人。That is because you are not straight~”说完开始傻笑。

大鲵憋了几分钟,悲愤地说:“我真希望我懂中文,然后我就也可以这样编排你了。”

【后两个很冷,我自己也觉得笑点很奇怪。犹豫了一下还是写一下算了。】

二、

我们轮流讲冷笑话。

瞪羚讲了一个:有一次波尔看到海森堡急急忙忙地在跑,他问海森堡,你这么急急忙忙的要去哪?海森堡说:“我不知道去哪,但是我知道我有多快!”

我讲了一个:有一天中子去酒吧喝酒,酒保没收钱。中子很奇怪,酒保解释说:“you are free of charge。”

三、

我们去打高尔夫。地铁猴问,为啥你的球会旋转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