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言片语1

影像

正太发来几张在日坛公园附近的使馆区拍的照片。有一张是他站在马路上拍的:两手插在牛仔裤里,咬着下嘴唇。身后是两排高大的金黄色银杏树,叶片浓密,连绵不断,乍一看像是从正太肩膀上生出的一双金色翅膀。

错觉

Mary产生错觉,把路边陌生小伙当成自己的儿子。等她回过神来,她给那小伙一个温暖的拥抱。我留意到那个小伙的表情变化,从略有吃惊、接受、放松到眷恋——那种孩子对母亲特有的放松和眷恋。

《Prayers for Bobby》里的这个片段让我非常感动,甚于那段讲演。有些情感是语言无法言说的。

言说

大鲵说,你最近英语忽然变得很糟——怕是中文讲的太多了吧。

我说,还好吧,也就比以前每天多讲一两个小时而已啊。

炫耀

大鲵夫夫终于在一年分别之后团聚。午餐时间,大鲵忽然抱怨道:还是一个人睡大床舒服,两个人睡我都不适应了。

适应

蟋蟀写信给老板抱怨:我来之前以为你什么都知道的,所以我是来学习的 ……

唱和《自省录》3

again,此文结构照抄咸蛋超人的《自省录》。

3,爱的原则观念

我想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两个人一起努力发掘和加深“感觉合适”和“条件合适”,相互扶持,共同成长。这个过程是艰辛的,当然也是甜蜜的。它需要两个人长期的有效的沟通。而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对方敞开心灵,给予对方100%的信任。

可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值得100%的信任的。而每一次被背叛,都或多或少会损害一个人对爱情和这个世界的信任感。所以,要把100%的信任只给值得信任的人。

3.1,去甄别靠谱的,和不靠谱的,有两个最基本的问题一定要在最开始弄清楚。

a、他是否已经和异性恋女生结婚。

b、他是否打算和异性恋女生结婚。

只要他有跟异性恋女生结婚的现状或者打算,那么这件事都不会很靠谱。在一个形式婚姻已经初具规模的社会里,如果一个人还在试图把自身的社会压力转嫁给异性恋女生。那么,至少,他是缺乏足够的担当的,也是自私自利的。即便他会 ……

唱和《自省录》2

点击可见咸蛋超人写的《自省录》原文

2,爱的培养

无论写自我介绍、读别人的自我介绍或者在论坛上发帖、读贴,都是去努力发现合适的人,或者被合适的人发现。

所谓合适,基本上可以划分两类:感觉大致合适,或者条件大致合适。感觉大体合适,基本上是通过看对方(在自我介绍或者帖子里)的谈吐,找到性情上共鸣。条件大体合适,基本上是看工作状态、爱好、年纪、身型等相对客观的方面。对一段愉快并且可以持久的感情,这两个方面都不可缺少;而恋爱的过程大致就是不断发掘和加深这两种“合适的感觉”的过程。

发现大体合适的,就可以联系看看了。我想两个人总是要从朋友开始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人空间,在尚且陌生的时候贸然闯入,恐怕会激起别人的不安和排斥。只有在朋友阶段互相熟悉起来,并且发掘了更多的“合适感觉”,才有可能顺利过渡到下一步。交流的时候,外向的人,能迅速找到话题切入,在沟通和交流的时候自然多一些优势。但那 ……

唱和《自省录》1

一直想写点关于交友方面的东西,但又很踌躇:一是觉得我自身的想法,只是个案,写出来对别人也不见得有什么参考价值。二是觉得我想法算是比较确定了,写出来对自己也没什么梳理的作用。不过最近看到咸蛋超人写的《自省录》,基本赞同但又觉得有些可以补充一下,所以这里就写写看好了。

全篇盗用其文章结构,图省事。

1,爱的寻找

1.1,起式

打太极拳第一个动作是起式,其用意在于让人从身体到心念都进入到状态。同样,我觉得“爱的寻找”也是需要一个起式的。这个起式是对自身的探寻。不妨问自己几个问题,比如:

我对将来的打算是什么?

我对感情的期待是什么?

……

有很多问题值得自我反思,但是这几个问题相对重要。

1.1.1,对将来的打算,定下了成败的基调。

一个对自身性取向真诚的人,会真正的放松自己,让自身内心保持开放,并且以这种放松的心态去给予和享受爱。如果还在犹豫“要不要做伪直男,找一个异性恋 ……

南行微记

南行微记

题记:小记都不算,只能算微记

大鲵出去玩都不带相机,他说最初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他很喜欢带着相机到处去拍照。有次和阿狸在南美一个岛上旅行的时候,两人每走几步,都会琢磨怎么取景、摆pose和拍照。后来照片跟着笔记本一起被偷了,他们试图去回忆这次旅行,却发现记忆一片空白——没有迷人的景色,没有放松的心态,没有甜蜜的瞬间,只剩下那些拍照时候的疲倦和争吵。那以后他们出去玩,都会尽量丢开相机,去体验而不是留存影像。

现在想起他的话,深有同感。这次假期和正太去玩,拍照也没以前那么积极。比如在厦门只拍了一张;很多时候甚至没有带相机出门。回来以后也一直没有时间去整理照片,上个周末总算偷闲看了一遍,贴几张出来。

【风景】

1、武夷山的九曲溪

漂流的时候船老大忽然冲着正太迸出一句:“帅哥你是船上最年轻的帅哥哦。”正太心里很high,又要做矜持状,想了半天讪讪地说:哎,这话 ……

不逊

这周和正太有一些小小的fight。正太说,我做什么你都说好,都不挑剔;那如果你什么都觉得好,我觉得你是(对我)不上心,不在乎。

我那时候也有些情绪起伏,被这句话一激,怒极反笑。我们都有过这样的误区,以为那挑剔自己的人,才是喜欢自己的——一如在我们小时候,望子成龙的父母。可是有些道理,比如“不对最亲近的人不逊,或者求全责备”,我也是这几年才明白的。

06年妹妹毕业前夕,在上海找工作。我担心她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或者即便找到合适工作,也未必能把户口迁入上海——思前想后,自觉压力比她还大。有次撞见她打电脑游戏,我勃然大怒,很严肃地问她:“你对人生到底什么打算?有没有想好要做什么?……这时候你为什么还有心情玩?”一连串的问题问下来,她先是默不作声,后来大哭了一场。那时的我,竟然硬起心肠对她的低落情绪不以为然,甚至觉得她这样也是一种反省,是为她好。

过了月余,妹妹的高中同学X和她联系,说自己在广东肇庆 ……

从尘埃里开出花

回来以后一直在做实验,看新闻,以及“早请示晚汇报”,不知不觉好像很久没有更新blog了。

其实做实验和看新闻这两块,所花费的时间和以前比差不多;“早请示晚汇报”,也不过是占用了以前上网聊天或者和朋友喝咖啡的时间。但是每次想起blog的时候,不是觉得事情太细琐没什么好记录的,就是觉得涉及到别人隐私不知道该不该写。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和正太的交流,也消耗了在blog上做记录的动力。

不过还是写写吧,毕竟生活需要定期梳理一下。

旅行期间写了一篇《吃在厦门》,正太当时看了就对我说,这本来是一个轻松的话题,可是我写的有些放不开。他觉得这是因为我在blog上一直比较严肃,有“理性地写东西”的惯性。其实我只是写的时候不敢酣畅淋漓——大概对于美好的感情,人总是有点诚惶诚恐:担心它是一种幻觉,too good to be true;担心它逝去的太快;担心这一刻太得意,下一刻跌倒会更狼狈⋯⋯哪怕有很多朋友送来祝福,告诉我”you deserve it.”在 ……

Coming out 9

在北京的倒数第二天,网上遇到老友鸣蝉。

鸣蝉:你住在哪的?

我:人家家里。

鸣蝉:女朋友?

我:男朋友。

鸣蝉:晕。几年不见,品位变了。

我:嗯啊。一直想找个机会跟你说来着。不过你太忙了,所以也没遇到合适时候。刚好你现在休假,就讲讲喽。

鸣蝉:难道是真的呀

我:是真的。

⋯⋯

之后因为要收拾行李,就把blog地址丢给他让他自己看。胖胖说你这样出柜,是不是太不严肃了。我不知道啥时候就变成这样一个浑不羁的状态——以前把秘密看守的那么紧;现在则觉得自己该干嘛就干嘛,没啥好刻意遮掩的。以前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现在则觉得,如果别人接受不了,那是他自己的问题而不是我的。

但是,真要说是完全的胸怀坦荡,似乎也不是。在公开场合,如果遇到陌生同志的探寻目光,我还是会一脸严肃地不予回应。这种反应大概是后遗症——在我的黑暗十年,我总对其他同志心存戒 ……

毒舌

一、

跳跳鱼问:我发现你还真的是偏心……动植物园里物种丰富,就只有他是“正太”——唯一的人类么?!

答曰:咱们尚为禽兽,正太禽兽不如……

二、

正太:这两年大家还是聚少离多,你会不会觉得很遗憾,我人生这最好的两年你不能和我一起度过?

我:你人生最好的两年——是说五六年前么?

三、

正太其实不只这一个绰号,新款的一个绰号叫胖胖。

自武夷山-厦门之旅回来,我们已经一起“合肥”了。实话说正太的“增幅”比我小的多,但是,事实是一回事,抢占舆论制高点是另外一回事。我寻寻觅觅找机会暗算他,后来还真找到了。

回北京以后我们去了《久石让-宫崎骏动漫交响音乐会》。演奏到《猫的报恩》的时候,我指着屏幕上一只个性的猫悄声说,你跟它一样可爱。正太听了夸奖自然很受用,后来才发现那只猫叫“胖胖”……正太一开始很是愤愤,但是叫多了也就逆来顺受了。

四、

我:“虽说我妈这么喜欢你 ……

分开行动

昨天去火车站接爸妈,正太去上班。这是两个人十几天来第一次分开行动,感觉不适应。

我跟正太说我下午和爸妈去逛逛玩玩,然后晚上一起吃饭好了。结果下午正太打电话,问我在哪。我说我还在宾馆——原来我爸妈中午在宾馆午休了一下以后,就呆在那里看了一个电视剧和一个电影,完全没有出门的意愿⋯⋯总算把他们劝出来了,去逛了一下世贸天阶。在那里,正太和我爸妈见面,然后就近吃台湾菜。开始,我和正太都有些紧张。直到后来我妈说,正太你看起来很年轻嘛,比我儿子至少小三岁。还说,你姐姐要是长得象你,一定会很漂亮。我是没想到我妈这么会夸人,夸的正太还是很受用的。吃完饭一行人去看了一下国家大剧院和天安门,然后就回去了。

一天时间就这么过去。还有一天我就要和正太暂别。从一见面开始我们就在数日子,结果假期转瞬即逝。往下只有数日子等圣诞节假期啦。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