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

昨天整理这15天的照片,手指错按在“下一张”按钮上。近500张照片立刻在眼前更替快进,像是一部跳帧的动画片,一分钟不到就过了一遍,然后周而复始。我看了5分钟才罢手,觉得这“动画”挺贴合我对圣诞假期的感觉:短,很短,短如一分钟——就仿佛还是12月17日,我在收拾行李的空档,发了一分钟呆;然后一晃神,2011年的第一天也要过去了。再一想,其实一年也挺快的,有时候想一些事情,已经弄不清楚是10年发生的还是09年发生的。所以总结总是要写的,虽然“新年开始的愿望都是放屁”。

我把10年的blog飞速扫了一遍,面无表情地。

1-3月,在自知不可维续的关系里驻足纠结。发生过的事情已经沉淀下去了,再看那些因之而起的字句,翻来覆去啰嗦纠结的,自己都觉得面目可憎。亮点是3月底跟大鲵互相出柜,对个人成长意义很大。

4-6月,伤口逐渐结疤平复;期间伤疤犯痒,忍不住挠,稀稀拉拉拖了许久。亮点是和长颈兔的一次讨论 ……

介子语录(1)

终于回到北京。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离别后的情绪还是很低落。还有时差要倒,必须撑着不睡。闲着没事,还是写点有趣的东西,就当自我情绪调节吧。

虽然介子平时涉猎广泛,还曾经是某BBS读书版版主,但终归是个地地道道的理工男,头脑清楚,逻辑清晰。在多数时候,其思维的straight程度,让我不得不怀疑,介子到底是直的还是弯的。有真实故事为证。

(1)到温哥华第二天,我们去北温的森林吊桥及附近的一个小型生态博物馆参观。我看到一个硕大无比,半径大概在1.5米的灵芝标本时,很惊叹的跟介子说:你看你看,那么大的灵芝,大自然多奇妙亚。介子凑过来看了一下,微微一笑,说:嗯,是挺大的;不过这么大的灵芝,理论上来说已经木质化,其实没有药用价值。。。。。。

(2)介子上火长痘痘。我正好带了夏桑菊,便说要冲给他喝。他面带难色,还是喝了。然后说,其实,夏桑菊只是几种草的混合,其功效不是直接解毒,而是是让人中毒,激发人体自身的免疫功能 ……

两件小事

一、

08年去首尔开会,借道上海回国。在首尔上飞机前,网上和一群朋友约在五角场吃晚饭。他们问说要不要去机场接;我说不用,出去还没几年,还能找不到五角场不成,等我到了给你们电话联系好了。结果到了五角场才傻了眼,根本没法打电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机太普及,街边的公共电话亭全拆了;复旦东门附近的那些小店也把公共电话撤了。想找这些商贩有偿借用电话,每个人都一脸警惕,没人肯借。后来东区几个女生会宿舍,跟她们说明缘由,很爽快的就把电话借给我,替我解围。

这事很小,之所以想起来,是因为看到一篇所谓的《复旦之下,岂有完卵》。我觉得我见过的复旦人,和他文章里写的复旦人,像是生存在两个平行宇宙一般。在信息非常有限的情况下,李某能把“黄山事件”和“当年武斗和上山下乡”扯在一起,让人叹为观止。

把事实比较全面地弄清楚,这是在抒情或者议论之前最基本的,尤其是对一个有着公共话语权的新闻工作者而言。相比之下, ……

休耕

明天去机场接正太,各位圣诞&新年快乐 :tree:

思辩2

我有时候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思维方式差异如此之大,大到仿佛跨了物种一般,大到甚至让人怀疑两方必有一方是非Chnops生物。

一、常识

每次看豆瓣上有人吵中医问题(1,2),就有这种感觉。其中有些评论还挺好玩的,比如这个

2009-09-14 14:36:49 绵羊头 (∴避灾祸∵养喜神)

不管中医有没有效,他的大方向是对的。

西医用一种药物抑制某一种疾病,却不顾这种药物对其他器官的伤害,西医医生说,我只管治这个病,副作用一定会有的。
我们又不是医生,又不是研究学家,驳来驳去的,自己闹着玩呢?

“是药三分毒”是常识。因为有这个常识在,中药的化学成分的毒副作用,不但不需要深究,还可以默认为无害。西药标出来了,反倒成罪证了。

这让我想起老板说过的一个趣事。有一次她去投文章,审稿人意见说,你这观点结果都不错,就是数据误差大了点……结果老板写信给编辑申辩说,现 ……

圣诞将至

圣诞将至

前几天见到了跳跳鱼。他阴阳怪气的说,介子自从跟你“搞在”一起以后,所写博客的深度有所下降啊,而且,而且也没有以前那么多“爆料”了。

我自然是有些忿忿,但是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替介子Defense。晚上回家看了看,慢慢才想明白。大概的原因可能如下(未能穷举):

1)之前我们各自都处于“黑暗”中独自摸索的阶段,个人的思考自然更多,也更深入。拿我自己来说,之前还时不时的跟朋友讨论诸如“自我认知”、“终极意义”之类的问题,在豆瓣上也偶尔伤感发泄一下。但是在遇到合适的对象,进入另一个生活状态后,形而上的思考暂时就退到次要的地位。也许这就是在恋爱过程中,双方对“自我”的注意力暂时被对方所牵引的阶段吧(当然这个阶段会在将来某个时点过渡到另一个阶段,另一个话题,暂按下不表)。

2)由于我的“低调”,几次三 ……

《想不出题目来,贴着试试?》1

番薯,理科宅男,常年浸淫在实验室内和瓶瓶罐罐打交道,往永久性脑损伤(Permanent Head Damage)的道路上大步向前。理科宅男在情感市场上一向是滞销品,番薯尤甚,因为他还是一个同志。当然宅男也是可以发挥职业专长的,比如多伦多就有宅男利用自己掌握的硬软件知识,给自己发明组装了一个机器人女友,拥有完美三围,乖巧可人,还能干个家务聊个天。可惜番薯学得是功能基因组学,虽然现在能做到激活线虫脑部基因改变其性取向。但是从改造线虫这种只有数千个细胞左右的生物到改造人,跨度稍微大了点。番薯琢磨着发挥专业优势这件事,不甚靠谱。

好在这时代网络普及,也算给番薯一线生机。他试过交友网站。不过这交友网站,看着热闹,收获却不大。按番薯的想法,他希望对方心地要善良、有足够的自我认同、对二人关系有长远打算、有专长、有生活情趣、最好有点“为世界留点什么”的情怀。不过大部分人都是一上来要数据和照片,没兴趣和番薯废口舌谈人生谈理想谈道 ……

十二月

一、退休

上周,系里的盘鲵教授退休。在退休致辞上,盘鲵抱怨现在的小孩都不爱学习了。比如,她发现近些年来,学生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死亡率逐年增加——因为越来越多的学生用家人去世这一招来逃避期末考试。比如,有女生为自己做不好实验找托词,说这是女生的天生能力缺陷,这让盘鲵时常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女人。再比如,还有学生在考完以后写email给她,说这门考试成绩决定了他一生的前程,所以如果盘鲵不给他及格,他就一天写一封信给她——直到她改变心意为止⋯⋯

在半个多小时的抱怨之后,盘鲵说,虽说教育里有种种烦恼,虽说教育的成果,就像是关在盒子里的薛定谔的猫,无法捉摸,但是假以时日,你还是会遇到惊喜的。然后她拿出一封信,上面写着:

亲爱的盆鲵,我想你大概不知道我是谁了,但是我永远都记得大一时候在你实验室里的快乐时光,它让我明白我未来的路指向何方。现在,我拿到了CIT的教职,谢谢你,以及当年实验 ……

戒一周

戒blog、rss阅读和各种sns一周,以提高时间管理能力。

当职业病遭遇不靠谱……

正太发来一个测试,有关MBTI的。我测的结果是一板一眼的学者型(INTP)。其实我工作那几年也测过MBTI,用的是不同的题目,结果也差不多,是实事求是的专家型(INTJ)。

从J到P的变迁,可能是青工心态和学生心态有所不同造成的,毕竟工作中很大一部分任务是容易的、有时限的、可计划的;而纯研究时候有很多未可知的因素,需要把时间和精力放在某一个具体的点上进行突破。不过放在私人生活方面,说明我没以前整洁,变得懒散——扭头看一下凌乱的卧室, 😕 写完就去打扫。

人格和工作的相互作用可能也挺大,总结一下职业病,最大的毛病可能就是太叫真儿。比如看网上文章,平生一恨转贴文章抹掉原作者;二恨信口开河。

转文抹掉作者,还挺普遍的。像《<山楂树之恋>:隐藏在纯爱背后的生化危机》这种文章,google搜索一下就会发现:除去指向原作者之外的前十个链接,只有两三个带原作者信息,其他的都抹掉了,看的人齿冷。讽刺的是,有的还留下“转贴请注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