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一、和英雄母亲的聊天

介子: 开玩笑的。你的智商令人堪忧啊!!!

胖梅: 钱财大事岂容玩笑乎。cry~~~~~~~~~~~~~~~~~~

介子: 哭,就知道哭。你看看人家家孩子,二十多岁就赚40多亿港币了。你再看看你

胖梅: 谁啊?梁**?

介子: 对啊。

胖梅: 啊。我也有啊100亿。上次有人出100亿买了儿子,我没卖。她三个才40亿太便宜了。你也是个小眼睛的,只恨自己没子宫啊

介子: 谁?谁这么有钱

胖梅: 我老公啊~~~~~~~~~~~

介子: 卖啊,你太笨了!卖给他,不还是你的

胖梅: 呸!你这个利欲熏心的东西

介子: 还凭空多出一大笔钱买化妆品包包

胖梅: 我不要化妆品包包又不是表演画皮

介子: 唉,真是,不争气。你以前还不是很迷过一段时间。还绿泥白泥的糊墙一样的抹了满脸。

胖梅: 在儿子面前,神马都是浮云~~~~~~~~~~~~~~

介子: 啊,跟我妈有的一拼

胖梅: 哈哈。你怎么和我儿子比,我儿子做梦都说要一直和我在一 ……

小温暖

小温暖

一大早接到实验室电话,说激光仪谐振腔烧坏了,问我能不能带相机去把受损的位点拍下来。我说OK。

拍完发给仪器公司的工程师,皆大欢喜。我想着好久没用这个相机了,就约石蕊一起去学校小花园转了一圈。

结果还没到花园,就看到一群鹿,三三两两在草坪吃草。

去花园转了一圈,颇为萧索。只有不知名的小花(好吧,是我孤陋寡闻不知道名字),零星得一丛两丛,却开到白炽。

这里无论是公园还是路边,常常有锚固着铭牌的长椅,往往是捐款人用以寄托哀思的。

想起逝者的时候,生者就来走一走,坐一坐,或者放一束花。

To little Sodie with love and rememberance,

Best friend forever.

So, we’ll go no more a roving
So late into the night,
Though the heart be still as loving,
And the moon be still as bright.

我像是看到一位老人,坐在冬天的暖阳下,一边打盹,一边絮 ……

heroes

heroes

我看美剧Heroes的时候,以为它是科幻剧。但是后来我知道错了,它是预言剧。

Heroes的剧情背景是,地球上有一些人基因突变,会在合适的时候觉醒,然后释放自己的超能力。最近几年,我察觉到我妹妹的能力已经觉醒。现在每次还没有听到她回家的脚步声,我的电脑风扇就会提前开始呜咽,接着硬盘为之含悲,显示器为之变色,一幅末日异象。

第一个死在她超能力下的是一台Dell 700m。一开始都只是小毛病,比如风扇哄哄响老死机──于是我从她的CPU风扇的风道中掏出鹌鹑蛋大小一团尘絮;比如按键不灵──于是我从键盘下清出一堆头发和渣滓。后来死的太彻底,我就回天乏术了──主板被烧,因为女超人把插头插反了。可是你明明用的是三头插头啊超人。两头的也就罢了,三头的怎么能插反到插座(就是图里面那个红脸的部位)上?这得灌注多大的怨念在插头上。

出处见图片右下标。

第二个受伤的 ……

Coming out 10

其实这个“出柜”这一过程已经没什么好记录的,因为没有戏剧性场面么。简单讲就是一句话:某天我在餐厅碰到旧时同学梨蕊,于是出柜了。在她的惊异稍稍平复之后,我们就一些个话题聊了一下。

梨蕊现在修教育学。在她们的教学培训中,专门有一些课时来讨论“教师应该如何应对有同性倾向的学生”。在发现自己和大部分人不一样以后,这些学生大都会经历困惑、惶恐或忧郁的阶段,甚至会被别的同学所排斥。而教师的职责就是帮助这些学生,告诉他们It is ok to be different.

梨蕊还告诉我她所知道的一个故事。在国内,有一对gay couple A和B,与一对Lesbian couple C和D。A和C因为来自父母和社会的压力而行婚,并住在一起。不仅如此,他们还在努力造人,以进一步让父母满意。梨蕊说,不知道A和C在造人的时候,B和D在干嘛──难道在旁边站在看着?我说我也不知道,总不至于B和D他俩人手两把塑胶花在旁边喊“加油加油再加油”吧?我这话说得有些刻薄 ……

可持续性成功3

原文:Nash, L. and H. Stevenson (2004). “Success that lasts.” Harv Bus Rev 82(2): 102-9, 124. 可持续性成功[J].哈佛商业评论,2004, 82(2): 102-109

万花筒策略

我们把这一追求成功的策略比作万花筒──透过镜筒两端的玻璃口,我们可以看到玻璃纸碎片和它们在棱镜上的镜像共同构成的独特图案。若你转动镜筒,玻璃纸碎片就会跟着移动,形成新的对称图案──这正是万花筒的美妙之处。虽然玻璃纸的位置不稳定,会随着外力而四处漂移,可是它们总能在新的图景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成为和谐的一份子。

现在你可以试着把自己理想中的成功人生想象成一个万花筒。它里面有四个玻璃腔──幸福、成就、意义和传承,而目标就是那些玻璃纸片。在一生中,你会不断地把玻璃纸片填充到万花筒里,使得你的人生图景越来越独特和丰富。而成功就像万花筒那样,关乎选择、转变、新的图景、以及一个能把所有这一切都收拢在一起的镜筒。而且,你还需要把这个镜筒对着光,这样才能看到图景的美丽 ……

可持续性成功2

原文:Nash, L. and H. Stevenson (2004). “Success that lasts.” Harv Bus Rev 82(2): 102-9, 124. 可持续性成功[J].哈佛商业评论,2004, 82(2): 102-109

成功的复杂性

成功可不仅仅是心跳加速的终点冲刺。我们的研究发现,持续性成功包括四个最基本的要素──幸福(对自己的生活感到快乐或者满足)、成就(取得的成绩超过了别人苦苦追求的目标)、意义(感觉你对自己所关心的人有积极的影响)和传承(你取得成就的那套方法,也能帮助别人在未来取得成就。)

这是在追求和享受成功过程中,最基本的四个要素。缺少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觉得自己取得了真正意义上的成功。比如,如果你因为掌控一个特定的商业问题而变得非常富有,却不能感受到快乐,你会觉得自己成功么?如果你在打造自己权利基础的时候只顾自己而忽视了别人(包括家人),你会觉得自己的成功有意义么?如果你放弃事业去做全职父母,你对自己的天赋有足够的认知么?……另外,正如长期一成不变地吃四种食物会让你抓狂, ……

可持续性成功1

这篇“Success that last”《可持续性成功》发表在04年的《哈佛商业评论》上。当年读的时候觉得很有启发,一直想翻看看,但总是偷懒,加上英文比较寒碜,不了了之……不过最近写论文写得口干唇燥面目可憎,又动了写别的以调剂的念头。没心思写博客,就翻吧──权当上承八戒吞吃人参果的风骨,来暴殄天物

因版权的缘故,不贴原文了。读者可以去找原文:Nash, L. and H. Stevenson (2004). “Success that lasts.” Harv Bus Rev 82(2): 102-9, 124.

摘要:目标单一明确,可以让人取得一些成就,就像李寻欢,只会耍飞刀,却因为专注而练得人刀合一,天下无敌——但这样的成就,是不是就意味着真正的成功?新的研究发现了一些实现职业成就和个人成就的道路,出乎意料,却又切实可行。

这是一位风险投资家,55岁,事业有成。他在考虑下一个投资: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有精力去开展新一轮融资和咨询工作──一做就得七年,而且是高强度。“我没法想象去 ……

再不耕就长草了

一时题目都想不出来,可见心神有多散,胡乱涂抹几笔好了。

1、聚会

农历新年收到金鹏邮件,邀大家一起聚众包饺子。想到近来疏于集体活动,还是去一下比较好。因为是一年一度的,所以可以碰到一些平时也没机会聊天见面的。五年了,聚会话题越发现实,大都是关于出路和赚钱。松鸦说打算建个黄色网站赚钱,因为他有朋友在英国搞这个,月入万余英镑。海参说现在常常捯饬两票——股票和彩票。彩票中奖之日,就是他退休之时。以前听上去大概会觉得“五经扫地”,有辱斯文。现在倒是平和了,觉得各人有自己的活法,没什么好judge的,也就只剩下一些兔死狐悲的感慨。

席间发现今年就要硕士毕业的蟑螂同学还没满18岁,不由小小诧异了一把。后来跟石蕊聊天,她打死也不相信蟑螂同学是未成年——看来人的面目神色,和心理年龄的关系更大一些。蟑螂同学学术背景还不错,大二时候就开始在JPC上灌水了。(以国内标准,博士毕业也差不多两篇JPC吧。)不过他说不打算搞 ……

Zach Wahls为“同性家庭”辩护的三分钟

背景介绍在此,以下摘录:

The latest Internet hero is Zach Wahls, a 19-year-old University of Iowa engineering student and Eagle Scout whose parents are lesbians.Wahls gave a three-minute speech Tuesday before Iowa legislators urging them not to pass a constitutional amendment that would ban gay marriage and civil unions.His words went viral across the Internet and had nearly a half million hits on YouTube today.

Zach Wahls是一名19岁工程系学生和鹰级童子军,在爱荷华州立大学就读。其家长为一对拉拉。在周二Iowa州的众议院,Zach Wahls做了3分钟讲演,以敦促立法委员们不要通过“禁止同性婚姻或者民事伴侣关系”的宪法修正案。截止Feb. 3, 2011,他的讲演在youtube上已经被浏览五十万次(截止目前,已经被浏览一百四十万次了)。

我草草翻译了一下,希望没有太大的错误。

主席先生,晚上好。我叫Zach Wahls,是第六代爱荷华州人,在爱荷华州 ……

拜年拜年

今天去校餐厅吃饭,看到每台收银机边上都贴着一张绛红的纸条——“Gung Hay Fat Choy”,很是醒目。随即明白这是“恭喜发财”。前两个字是纯粹的表音,Fat Choy这个词本意是“发菜”,也不知道西人看到会怎么理解:XX发菜?那是什么东西?

说这个想起两年前的boxing day,碰到大鲵,他说没想到加拿大人这么喜欢拳击,还专门弄个“拳击日”。我比他多呆了两年,知道个中缘由,跟他说boxing day是过去教堂在圣诞节之后打开捐款箱(box)救济穷人的日子,后来变成老板们给员工派送圣诞礼物盒的日子,久而久之,变成了商家集中降价大促销的日子。

虽然西人不见得明白发菜和过年的关联,倒不妨碍他们冲亚洲面孔讲一声“happy new year”,这也算是东风西渐吧。大鲵还邀我一起周末去唐人街参加那里的过年庆祝,我说还是免了吧,这就跟一月四日庆祝圣诞节一样,不伦不类的。要感受过年,就跟感受真正的中国菜一样,必须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