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笑话单元 – by 正太

Again. 18岁以下人士禁入。

昨晚,正太和介子在讨论最近的电影。

正太(随口问):你们那会有3D肉蒲团看吗?

介子:看了也没感觉,浪费钱。看来干嘛?

正太:咦?那里面不是suppose也有男星的吗?

介子:Come on, 亚洲人有什么好看的(画外音:介子一直对亚洲人瘦削身材有偏见)。

正太:哦?听说,我可是亚洲人哦。

介子:这。。。你不是用来看的啊,你是用来****(此处略去若干字)的啊。

正太窃喜:介子也有嘴甜的时候。

介子补充一句:你不是用来远观的,你是用来亵玩的。

正太只恨不能跳到电脑里把他揪出来,然后扔到CPU上。

冷笑话单元4

比较猥琐,十八禁。清纯的孩子请跳过……

 

正太跟他的红颜知己杏儿约好出去玩,出门前纠结该穿什么。

介子:不如你就穿睡衣,见到杏儿以后就哗啦把睡衣打开。

正太:这主意不错。

介子:然后杏儿鄙夷地看了一眼说:‘太小了。’

正太:然后我就拉住她的手,说,‘别走别走,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是能让它大起来的……’

介子:然后你就被迫出柜了……

doubanclaim036b93f83a419517

瞬间 (I)

瞬间 (I)

(1)某天半夜,做梦惊醒,心跳不已。于是哼哼唧唧的捅了一下身旁的介子。这家伙平时睡眠质量奇高,一般的声响都不大可能惊动他。当然我也没打算把他弄醒,只是确认一下他在那里就好。没想到他突然一颤,像是第一反应似的,眼睛都还没睁开,转过身来就迅速一把抱住我,问怎么回事。那一脸关切的憨样子,还真是让人心疼。

(2)从武夷山飞往厦门的红眼航班上,乘客不多。跟介子找了一个很偏的位置坐下。起飞不久,机舱的灯就逐渐暗了下来,机舱内布满暧昧的昏黄。介子突然从座位下抽出手来,在我面前摊开手掌,微笑着,示意我把手放过去。虽然有点意外,但也就是犹豫了几秒,我就把手伸了过去。于是,昏暗中,两人互相依偎,十指紧扣,低声聊天,紧张,兴奋,又甜蜜。过了一会,两人都不说话。一侧身抬头,发现他也刚好在静静的盯着我,眼神温柔又邪恶。心想,他这个时候可真帅。

……

方舟子抄袭?

一、什么是学术不端

周五吃饭的时候遇到猩猩。我告诉她:“《法制日报》发了一版的《方舟子涉嫌抄袭总调查》,说方舟子涉嫌学术不端。”猩猩马上说:“学术不端?他是搞学术的么?”然后我们只有相视而笑。

那么,什么是学术不端(Academic dishonesty)?wiki上有相应条目。简单说,就是各种涉及“正式学术活动”的欺骗,它的形式包括:剽窃、造假、欺骗、作弊、行贿、破坏、渎职。

按照这个定义,方舟子涉嫌的抄袭问题,和学术不端并无关系。因为他没有实验室、没有经费、没有仪器、没有学生,文章也不是发在专业期刊上,没有人会误以为这些工作是他做的。他自己求学做博后那几年,算是学术人士。但是学术人士并非终身名头,现在他写科普文,就和学术无关。这就好像官员涉嫌的行贿受贿,不能划归到学术不端里面,一个道理。

正因为如此,讨论方舟子对人对己执行双重标准,有点无的放矢。因为科普和学术论文,本来就是两个标准。

二、学术打假 ……

再不瘦就夏天了

再不瘦就夏天了

话说03年的时候,我还是坐在电脑面前忧郁着上网的一朵胖子。

不在发胖中爆发,就在发胖中……呃……继续发胖。于是,我开始了艰苦卓绝的运动生涯。

一开始15分钟都跑不下来。慢慢才意识到慢跑的关键在于慢。(这……算是废话吧。但是之前都是一上跑道就发足狂奔,不到400米就会歇菜。)无论多慢,只要保持跳跃动作,就能锻炼到心肺功能。过两个月,心肺适应了,可以跑下半小时,然后遭遇了第二个瓶颈──每到4公里左右开始脚疼。也就是这时候买了双supernova cushion,换上以后,在水泥地上跑6公里也没有不适感。之后上塑胶跑道,可以一次一小时地跑万米。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至此我才明白,什么减肥餐啊药啊都是浮云。减肥的究极要义,深刻地埋藏在高中物理课本里:

“能量既不能创生,也不能消灭。它只能从一个物体转移到第一个物体,或者从一种形式转换成另一个形式。──热力学第一定律。”换句话说,只要 ……

分子调控下的性偏好

北大生科院院长饶毅的课题组新被nature接收了一篇文章,关于血清素(5-HT)对小鼠性偏好(sexual preference)的影响,这也是第一次关于“分子调控影响哺乳动物性偏好”的报道。

小组发现缺乏中枢血清神经元的野生雄性小鼠,虽然不会出现嗅觉或者信息素感应缺陷,却会失去性偏好。也就是说,这种小鼠在试图交配的时候,不会在意对方是雄的还是雌的。小组还发现,如果阻断小鼠体内血清素的形成,那么这种小鼠会丧失性偏好。而补充血清素形成所需要的中间体,35分钟之后,丧失性偏好的小鼠会出现针对异性的性偏好。

因为小鼠的性偏好是通过嗅觉来驱动的,而人类不是,所以老鼠的这个实验不能用来推断血清素对人类性偏好的影响。Keith Kendrick指出,他们曾经增强或者减弱血清素在人体内的功能,结果病人的性欲强弱会受到影响,性取向却不会。

 

─── ……

散交情

青枫(ex)在QQ上给我留言,说半年后会告别加拿大,之后再见面就难了。刚巧下个月到此地开会,问能不能道别一下。我回,“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地球这么小,山不转水转的。保重。”

这样说的时候倒也没什么波动,可能心里早已道别了。如果他碰巧路过,在一起吃个午饭什么的,也没什么吧,就像见一个普通朋友那样。

去年十月,去北京见ZT,给他看以前的照片,有一个目录是青枫的,我顺手就删了。ZT先是以为我有备份,后来知道独此一份,还小小地惊异于我这种漫不经心的淡漠。

其实也不是那么决绝,要把和这个人的历史都删除。和青枫在一起拍的照片,都还散布在某些按时间排序的小目录里。那随手删除的,是青枫他自己各个时期的照片。其中有一大部分,还是我自己厚着脸皮从他电脑里拷过来的。我只是想,既然散了,就是普通朋友了。有交集的部分,是彼此共同的回忆。没有交集的部分,是那个人自己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就不用留着了。

去年,跟菠菜聊 ……

站台上

站台上倒是没有别人,光线很足,大约是超级月亮的缘故。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可正是国内下午一点,差不多是午休时间,也只得作罢。看看手机十点十分,离下班车到站还有八分钟,站着发发呆好了。

周六下午到晚上,基本上我都会宅在家里;朋友们有活动,只能抱歉地推掉。因为刚好是国内周日的白天,是两个人视频通话最自由最方便的时段。即便不说话,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偶尔看看视频窗口的另外一个人,开两句有的没的玩笑,也会很安心。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庆生会。今天的主角是马兰,巴西来的博后,开朗大方。前几天说起地震和海啸。我打趣说,马兰你住的地方最靠海,如果海啸了要赶紧电话通知我。她说,好啊,如果你接到电话,听到一句“介子,咕嘟咕嘟咕嘟咕嘟……”那就赶紧逃吧。吃完饭切了生日蛋糕,一行人还意犹未尽要去酒吧喝酒跳舞。我说我得回去,要给家人打电话。马兰看上去有些失望,倒也没说什么。

正想着,远处走来一人。我往后两步 ……

无知者无畏

我工作那两年,经常和一台X射线衍射仪打交道。简单说这个仪器就是用高能电子轰击铜靶,从而产生特定波长的x射线。这仪器也有冷却水循环系统,需要技工定期维护。当时辐射圈(不是光文艺啊娱乐啊才有圈的)内就盛传着这么一个关于技工故事。

话说有一技工,中专程度,常年负责维护水循环系统的电机部分。做的时间长了,慢慢就懈怠了,觉得这铁柜子一样的机器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射线什么的更是浮云。于是就不在乎标准规程了,还经常开那些专业人员的玩笑,说他们读书读多了读傻了,整天穿的跟孕妇似的。(这可不是taobao上所谓孕妇用的防辐射服,这是含了铅的防辐射服,货真价实,能吸收x射线的。)

有一次,他得了手藓,干活的时候奇痒无比,忽然突发奇想,说x射线不是可以杀菌么,干嘛不利用一下。于是他把仪器打开,把手放进射线束中。慢慢地,手真的不痒了。等他把手拿出来的时候,手已经发黑……后来,就只有截肢保命。

这事说起来像是八卦 ……

核泄露──噩梦成真

译自《经济学人》 Mar 15th 2011, 4:50 by H.T. and A.T. | TOKYO and HONG KONG

今天上午上午11时,在东京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 日本首相菅直人宣布,从福岛核电厂所产生的辐射水平升高,使得该地区居民面临重大风险。 他呼吁在30公里范围内的人留在室内。

周二清晨发生的爆炸使福岛核电站第2号反应堆受损。自上周五的9级地震和海啸以来,至少有四次爆炸影响到核电站的部分设施。这次反应堆自身受到伤害。试图进行维修的员工已经被疏散。他们已经在第2号反应堆受损钻了一个孔,以减少氢气爆炸的风险──但这样做的代价是,较大量的辐射物质会被释放到周围环境中。

2号反应堆并不是唯一让人担心的。今天早上6点左右,就在2号反应堆爆炸前半小时,4号反应堆起火,从而导致辐射水平增高,危险性也增强。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表示,4号反应堆在起火时没有运行。这表明,4号反应堆被烧熔是不可能的,但有核燃料存放在里面。工程师怀疑爆炸是氢气遇氧气造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