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out 15

在放父子对话之前,有些话我想写在前面。

每个家庭都是不同的。所以要不要出柜,什么时机出柜,怎么出柜,取决于一个人对自己的了解,对父母的了解。这种了解,包括精神层面,以及身体状况。

大鲵说他不明白我为什么先通知我爸而不是我妈,因为好像一般来说母子感情更深厚一些,接受起来也更容易一些。其实我也觉得我妈接受起来没问题,这是母子感情之间的天然纽带决定的。但是我妈是那种很随性开朗的人,我不知道这样的人突然接受重大变故的那一瞬间,身体的接受能力——毕竟她有时候心脏会不舒服。

我跟我爸的对话也是这样直来直去的。因为家里一向有民主的风气,没有哪个人有所谓绝对的权威,基本上靠道理说话。也有朋友说,你是不是对老人太苛刻了,毕竟老小老小,老年人都有小孩脾气,要哄着。有时候我也在想,我是不是逼我 ……

从小爱科学

每年四月份的时候,本地区都会举办一个青少年科学节。每次平均一百多个中小学生及科研小项目,按年级分为小学组和中学组,再按学科细分为工程组、医学组、生科组、数理组和环境组。科学节评委的基本任务就是去参观指定的几个项目,让学生做口头报告,提问,最后根据学生的表现和小科研的水平打分。

从博二开始,我每年都会去给他们做评委。有一次,我遇到一个研究“金字塔神秘现象”的小朋友。所谓的“金字塔神秘现象”大概就是“金字塔里面水果不容易腐烂”,“植物长得更好”,还有什么“胡夫塔高乘以十亿是地球到太阳之间的距离”之类乱七八糟的说法,相信很多人都有耳闻吧。

这个小朋友介绍说,他动手做了两个不同的金属框架,一个是金字塔型的,一个是菱形的。然后用它们做了两个实验。实验1,他把一个苹果切成平等的三份,分别放在金字塔框架下、菱形框架下和空白处。然后每天观察一 ……

下午跟地铁猴到本地的两大商场去逛珠宝专柜去了。

Ben Moss的设计是不错,就是价格太虚了。10K金含量不过41%,随随便便就卖到500刀,哪怕导购小姐说买一对可以打8折,也还是太贵啦。她还问我要不要看女戒,我说不用了,是要一对男戒。她轻快地说声道歉就马上问正太是干嘛。我还挺纳闷,查户口呢这是?聊了一会才知道,如果对方是做体力活的,她就不建议买那些有精细花纹的了。也看了下那种镶着一两颗小钻的男戒,看着光头都不是很足,惨不忍睹的样子。

Peoples的男戒也没多少选择。那种hammered表面处理的看起来倒是不错,大方得体,又不呆板。三色金的也还行,纹路精致又不算过。刚一聊小姑娘就说你看起来挺眼熟的,是不是在本地做过助教。我马上想起来她是两年前常过来问问题的一个小姑娘。寒暄以后也是问要不要看女戒,我说不用,是要一对男戒。她说那更省事了,只用在这个柜台就行了。说起来叫Mo ……

Coming out 14

一、

7:09:59 PM 我爸: 孩子你好;爸爸认为有那么多的女孩爱你。你还是找一个安家吧。感情是慢慢培养的。你不要对女孩要求太高。生活就是这样。你先前的想法是万万不可取的。爸爸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女孩爱你就会给你带来终生幸福。这是正道。望你三思。男女结婚,才是完整的家。你的孩子才有爸爸妈妈啊。孩子在这样的家庭里才能健康成长。

7:11:20 PM 介子: 我觉得你需要对这种情况多一些了解,然后再做出判断。我希望你能看一个凤凰卫视的纪录片。或者南方周末最近几期做出的访谈

7:12:51 PM 介子: 只有充分了解,才能有准确的判断。我并不认为我一定对。但是如果说服我,你需要对事实和情况多一些了解。如果不接触这些信息,只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是无助于沟通的。在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我经历的痛苦,以及给别的女生带来的痛苦,你是无法想象和理解的。我知道你和妈会有一段 ……

Coming out 13

有点小失眠,所以补点小总结,顺便把13这个数字跳过去。

我爸的反应在我意料之中,要让他一下就接受一个五六十年来从来没接触过的概念,是不现实的。从整个聊天过程来看,他一直在尝试论证我的不正确——这其实是好事,表明他正在进行逻辑思考。至于他是三五天、三五月还是三五年接受,我心里也没有底;也许他一生都不能接受。

但我是这么想的,这个尝试,我总要做。因为最坏的可能,就是他始终不能接受。即便那样也有补救措施,大不了就继续骗他们,说自己曾经“一时糊涂”,现在“改邪归正”了,然后找一个拉拉形婚。如果我不试的话,父母百年之后,我肯定会后悔的。因为他们心目中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

至于为什么选这个时间点,是因为我对目前及未来的生活有足够的把握,或者说觉得自己的情况在硬件上已经能够说服父母接受。父母内心最大的担心主要集中于两 ……

Coming out 12

9:14:49 PM 介子: 吃饭了么

9:15:07 PM 我爸: 刚刚吃过。

9:15:18 PM 介子: 打算睡午觉么

9:15:23 PM 我爸: 网速很慢。

9:15:46 PM 介子: 哦,刚刚忙啥呢

9:16:24 PM 我爸: 上开心网看看。

9:16:31 PM 介子: 是网络慢还是电脑慢?

9:16:43 PM 我爸: 都还好吧。

9:17:05 PM 介子: 还行,有些事想跟您聊一下

9:17:07 PM 我爸: 也不清楚

9:17:16 PM 我爸: 好啊。

9:17:44 PM 介子: 你有没有猜过我一直没结婚的原因?

9:18:00 PM 我爸: 没有。

9:18:25 PM 介子: 没有想过还是没想出来过?

9:18:54 PM 我爸: 我从没想过。

9:19:38 PM 介 ……

三里屯东街的银杏

三里屯东街的银杏

忙了一阵,总算有了一个还算满意的结果。感谢老天爷,让我积攒了足够的运气,第一个面试就拿到offer;感谢北京的一众豆友们,让这一路不孤单;感谢自己,没有中途被各路诱惑,各种挫折逼得放弃申请;感谢大叔,宠溺了我的一切坏脾气。你是我的底线。

中午趁着天气好,去三里屯东街拍了银杏。感谢这个早来的offer,让我没有错过北京秋天的尾巴。

直男

前两天地铁猴请我帮忙,让我把论文借给他看看结构。我把他据掉了,因为我的论文还有未发表的数据,受保密协议限制。倒不是担心他会借鉴我的内容,而是担心万一这论文因为邮箱被盗电脑被黑而泄漏在网上,按ACS的标准就不能再拿去发表了。

他当时有点小不开心,我觉得不好意思,又觉得这样做是对的,否则会把他摆在一个需要承担这样风险的位置上。想了两天才想到,我可以给他打印版的,这样看完就可以给我,被泄漏的可能性就几乎是零了。

这么一想忍不住骂自己头脑死板,非黑即白,不知道变通——直来直去一根筋的男的,简称“直男”。

同样的事情在处理审稿意见上又发生了一次。某个审稿人莫名其妙地要一个数据,我觉得他是没有看明白,打算写段话给编辑来反驳。结果老板说,他要你给他就是了,细枝末节的问题不要这么较真。你反驳,编辑说不定就要把这些材料发给审稿人再看一遍,麻烦不说还得罪人。

写到这里想起上次在一国际会议上做报告,有 ……

没头脑和不高兴

题目是胡乱起的,纯吐槽发泄,绕行。

最近状态绷得特别紧,处在一种很难被取悦的状态:比如JACS小改就可发的消息就让自己高兴了小半天,比如六周了结了一个项目也没什么成就感,比如准备手上这篇论文也没有“终于写出来”的轻松感……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前途未卜。要是下一站博后能指哪打哪,自然不用这么紧张;又或者能力不够,彻底死了那条心,当然也不会这么折腾。可现在,刚好卡在不上不下的地方。胖也处在这种状态上,申的学校都给了面试机会——能当“面霸”,可算是大好消息。可正式结果出来之前,心里也是七上八下患得患失。

更何况两个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要申到同一个城市去,或者至少是相邻的两个城市——比如车距在两小时左右,这样还能在中间找个地方住,各自开车一小时往返学校也还能接受……这些个事儿,一想压力就来了。

当然压力来了也只有顶住,好在还能互相顶着。胖说为啥我们俩都这么辛苦,我安慰他说,事业上升期辛苦点,应 ……

校友会

一、

1997年,一个老太太日益思念去世的丈夫,不断回忆起和他在大学里度过的温馨时光,于是她决定给母校捐一笔钱。因为当年他们学的是化学工程,所以老太太先联系了工程系。工程系的秘书非常不耐烦,几次打过去都说管事的不在,我们很忙。老太太很郁闷,转念一想,工程不行,化学也凑合,就打电话给化学系。化学系的秘书接起电话,一听说是捐款,马上转接系主任——因为系主任吩咐过,只要是捐款,都优先处理。

寒暄之后,老太太问,你们这里有什么项目可以捐钱的?

主任说,如果你有几万块,可以设立一个小小的奖学金。

老太说,有没有更大一些的项目?

主任说,如果有十几万,可以帮我们设立一个学术报告基金会,用来做学术交流的。

老太说,有没有再稍微大点的?

主任说,如果有几十万,可以帮我们装修一下学生实验室,那些仪器也可以换新的了。

老太说,这个听起来也不错,可是我还想问问,有没有更大的?

主任说,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