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尾项目

这周又接了一个烂尾项目,算起来是我到这个组以来,接手的第四个烂尾项目了。做了两天的数据分析,编写了一个新的模型,可以很好的解释以前总也对不上的数据。我跟老板简单汇报了一下,两个人都很兴奋。因为这个数据分析结果可谓一石三鸟——1、印证了旧体系的可靠性。2、发现了新体系的新机理。3、打开了一扇方法学上的大门,可以非常大程度地扩展组里未来几年的研究方向。

老板眼睛亮亮的,跟见到羊群的狼一样。我看不到自己的模样,不过估计当时的神情也差不多。两个人就这前景畅想了好一会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白日梦的气息。然后老板醒过来,问说这个项目几个人接手过?

这问题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对即将出炉的论文进行作者排序了。算下来,这个项目从09年起,经手过的有大鲵,一个东部的暑期学生,一个印度博后,最后到我手上。和以往我接手的烂尾项目相比,这个项目的情况有些特殊性 ……

11年

话说时间过得真快,转眼11年就过去了。如果不偶尔记一笔,完全是不着痕迹。

先检讨一下11年开头许的愿望——

1、提高Time management的能力

2、多团聚多交流

3、智慧些,沉稳些,心胸再开阔些

4、写好论文毕业

5、规律起居、健身

6、找好下家、有趣的研究方向

135勉强归类为“需要努力做到的”以外,246是“必须做到的”。

盘点一下:

1——有所进步。尤其11年下半年工作效率有大幅度提高。

2——有所进步。和ZT7月12月团聚两次,差不多7周。和父母也在年底捅破窗户纸,现在还在僵持。回国见到若干新老朋友,感觉很不错。不过和本地的朋友交流的少了。

3——进步不大。心浮气躁,线性思维还是比较明显。

4——完成。整个过程比较磨人,但还算是比较顺利吧。

5——没完成。前半年忙毕业,后半年忙博后,12月更是过着猪一样的日子。

6——没完成。

写一下今年的新年愿望:

1、团 ……

不务正业

节后综合症整整两周,工作效率低得一塌糊涂。除了传统的刷微博刷豆瓣,还多了一项不务正业的活动——买美股。其实我对股市完全不了解,属于技术盲,只能另辟蹊径。那就是利用信息差,买中国概念股。

比如前阵子在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办法以后,新浪一路狂跌,上周更是跌倒接近一年中的谷底。看了一下,起因大概是有人计算,说新浪每实名一个微博账户,成本是两块钱。这个算法听起来太不靠谱了,所以我就买了一些新浪。过了两天新浪出来辟谣,说实名制成本基本为0,市场从49刀一股,大涨到59刀一股。再比如前几天圣元大跌近20%,据说是因为婴儿奶风喝死了一个男婴。看了一下具体的报道,说婴儿并非死于食物中毒;况且如果奶粉有问题,应该不会出现孤立的致死案。所以我又买了一些圣元。周五监测报告出来,果然把圣元洗干净了,股价也有所回升。

说起来看股市里面这些涨落,对这个世界也多了 ……

非你莫属

看了那个《非你莫属》刘俐俐单元,想起当年自己面试的那一出。

具体时间也不记得了,差不多也是现在这个时候吧——临近寒假,又未到春运。面试我的有三人,系主任、党支部书记和副党支部书记。一开始气氛还挺好的,党支书问了些常规问题,比如研究生期间做过什么课题,课题有什么意义,学了哪些课程,有没有做过助教等等。

之后是副党支部书记的提问时间。副党支部书记是个目光犀利的中年大妈,看到我材料上政治成分是团员,当时就不高兴了。我记得她第一个问题似乎是,“为啥你的简历是圆珠笔填的?”当时我被问的莫名其妙,即使到现在也不明白为啥简历不能用圆珠笔——但似乎那个系里就有这样一个看法,认为用圆珠笔是态度不够端正的表现。当然这只是开始,之后的问题也很诡异,比如镧系元素正中间那三个的英文名分别是什么,怎么拼怎么读之类。总之就是那种除了刁难人之外没有什么意义 ……

Coming out 17

一、

其实差不多是去年12月中发生的事情,当然我也是听朋友转述的。

话说认识ZT前的那几个月,我在网上还挺活跃的,比如在交友网站贴个自我介绍,或者跟人聊个QQ/MSN什么的。这么就认识了一个某高校教师竜,聊过几次,话题不多,也就不怎么联系了。后来竜出国读书,刚巧也申请来了同一个学校。去年12月中,竜在中餐厅遇到我们系里的同学,聊了起来。竜跟人说,我认识你们系的介子,好像最近回国看他bf去了。我同学一听就迷糊了,说你弄错了吧?我们系是有个叫介子的,不是人是个男的,回国看gf啊?回头我问问他去。

当然我同学后来也没来问,大概专门来问一下会显得尴尬又无聊。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因为出柜前就有承担各种后果的准备;经过这几年的心理建设更觉得没有问题了。不过写一下,也算给各位提个醒吧,一旦出柜,就意味着这个消 ……

Re. 离别

我说要写篇文章给ZT。ZT说,不许诋毁不许歪曲不许贬低,只能夸大吹捧和表扬。于是我憋了两天,什么也没有写出来……这个腊月,我们分享美食、风景、电影、游戏、无所事事的时光,以及感冒病毒。回想起来,可以说是理直气壮地懒散着,单纯简单地自在着,全然没有多余的期望和想法。

这样的和谐状态,让我已经失去评价他的视角,以及评价自己的——就好像刚回来就马上发现自己胖的不成体统,穿什么都像怀揣个西瓜一样突兀滑稽;可在一起时候,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任何变化,哪怕新增了10斤的赘肉。同样的,ZT的优点和缺点,已经模糊边界,溶在这个二人小生活里。

我想,如果腻在一起整整一个月都不烦的话,那余生还是挺让人期待的。

当然也有遗憾。比如在峨眉山上,ZT接了一个工作电话之后,变得有点心不在焉,急吼吼地要回去,猴子也不想看了。我以为是那个工作电话 ……

离别

我们坐计程车去机场的路上,几乎一句话都没说。车里空气很沉闷,跟车窗外的天气一样。我把头扭到一边,盯着车窗外,尽量不跟他发生眼神接触。

这次相聚的时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长。从3号到30号。四个星期。但是,毫无意外地,在我们每天磨磨蹭蹭,腻腻歪歪,不务正业,贪吃贪睡之间,时间溜得无影无踪。如果不是我还记得饭桌上的鲜花换过两次,如果不是我还能想起跟他在一起去吃过哪个馆子,见过哪些朋友,打过哪个游戏,爬过哪座山,看过哪部片子。。。我差点就忘了我们到底是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还是在从家去机场的路上。

我很享受这种坦然的,毫无牵挂的,漫无目的的浪费时间,消耗生命。异地恋的妙处在于,两个人相聚的时候,可以心安理得、略带报复性的挥霍时间。但它的可恶之处是,在你渐入佳境的时候,将你唤醒。

有了前几次离别的经验,我提前好几天为今 ……

入川(图)

入川(图)

宽窄巷子。瞥见我和ZT的化身

青城山

峨眉山雷洞坪。环境污染触目惊心

金顶。雨还没淋够来淋雪的ZT

生态猴区的猴子。被猴子俘虏以后要两手摊开表明没存货可以上贡了

欢乐谷里面的小动物

入川

一、成都

两人逛成都无非就是按图索骥找馆子吃川菜,连吃几天重油重辣重麻重盐,差不多也就审美疲劳了。吃饭的空档逛了一下宽窄巷子和青羊宫。宽窄巷子逛完之后印象模糊,基本归于阳朔西街上海城隍庙一类。青羊宫是第二次去,感觉大了一圈,修的越发精致,里面的导游也学会了用“几何图形里三角形最稳固”来解释“生肖冲合”的合理性。武侯祠七年前去过,里面有什么差不多都忘记了,只记得不用再去第二次;门外的担担面小吃店倒是让人记忆深刻。上次去和胖梅吃,正吃到一半,有一对老夫妻吃完离开。老头大声评价“这面不错”,老太哽都不打地大声回应“下次一定还来”,被我们笑称一对饭托。

最后一天去了欢乐谷,为了值回票价我们咬着牙坐了飓风滑道(船从高处顺水道滑下)和疯狂老鼠(mini版过山车),然后去坐摩天轮(60米)压了压惊。接着又在天地双雄体验急速上升到62米又急速下降。ZT表 ……

“欠我的”

傍晚的时候和胖去逛明长城遗址公园。不知道是在做什么休整,公园被蓝色铁皮板围得严严实实的。所以我们从崇文门地铁站走出来,转悠了好久才找到地方。

路上遇到一对母女。母亲推着自行车,走走停停,一边大声斥责自己的女儿。我们从她们身边经过,断断续续听到一些片段,比如“供你吃供你穿”、“花那么多钱给你报补习班”、“才3年级就不努力”、“数学考92分对得起谁”。

我跟ZT说,这种话我小时候听得特别多,内容也出奇得一致,比如“为啥没当第一名”,“为啥期中考试退步了”,而且往往在面的亲戚越多,他们就说得越起劲。关起门的时候也说,这种情况下就说得比较苦情,一般都是说“我们俩一个医生一个教师拿的都是死工资,也没法能力解决小孩就业,你们只有好好学习靠自己挣口气,不要让亲戚朋友看不起。”

到我高中以后这种话才忽然消失,不过其影响存在了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