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子语录(1)

终于回到北京。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离别后的情绪还是很低落。还有时差要倒,必须撑着不睡。闲着没事,还是写点有趣的东西,就当自我情绪调节吧。

虽然介子平时涉猎广泛,还曾经是某BBS读书版版主,但终归是个地地道道的理工男,头脑清楚,逻辑清晰。在多数时候,其思维的straight程度,让我不得不怀疑,介子到底是直的还是弯的。有真实故事为证。

(1)到温哥华第二天,我们去北温的森林吊桥及附近的一个小型生态博物馆参观。我看到一个硕大无比,半径大概在1.5米的灵芝标本时,很惊叹的跟介子说:你看你看,那么大的灵芝,大自然多奇妙亚。介子凑过来看了一下,微微一笑,说:嗯,是挺大的;不过这么大的灵芝,理论上来说已经木质化,其实没有药用价值。。。。。。

(2)介子上火长痘痘。我正好带了夏桑菊,便说要冲给他喝。他面带难色,还是喝了。然后说,其实,夏桑菊只是几种草的混合,其功效不是直接解毒,而是是让人中毒,激发人体自身的免疫功能 ……

休耕

明天去机场接正太,各位圣诞&新年快乐 :tree:

圣诞将至

圣诞将至

前几天见到了跳跳鱼。他阴阳怪气的说,介子自从跟你“搞在”一起以后,所写博客的深度有所下降啊,而且,而且也没有以前那么多“爆料”了。

我自然是有些忿忿,但是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替介子Defense。晚上回家看了看,慢慢才想明白。大概的原因可能如下(未能穷举):

1)之前我们各自都处于“黑暗”中独自摸索的阶段,个人的思考自然更多,也更深入。拿我自己来说,之前还时不时的跟朋友讨论诸如“自我认知”、“终极意义”之类的问题,在豆瓣上也偶尔伤感发泄一下。但是在遇到合适的对象,进入另一个生活状态后,形而上的思考暂时就退到次要的地位。也许这就是在恋爱过程中,双方对“自我”的注意力暂时被对方所牵引的阶段吧(当然这个阶段会在将来某个时点过渡到另一个阶段,另一个话题,暂按下不表)。

2)由于我的“低调”,几次三 ……

二签

上周除了办公室有事,还有一件大事是正太再次申请加拿大签证。

他上次九月签的时候,我们两个都有点战术上藐视敌人的意思,比如正太在开资产证明的当天存了一大笔钱进去充数;提供二人关系材料的时候只是附上了一封我的email,而且还是申请当天的⋯⋯平心而论我若是签证官也会觉得有点可疑的。

这次签我们着实好好处理了一番。光我这里Fedex回去的材料就有三十页,就更不用说正太自己填写的各种表格和文件了。递交那天我们都觉得材料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极致,再被拒实在是天理不容。

昨天正太收到签证中心寄给他的材料。我留意到他拿出护照的时候,护照是平摊着的,心知一定是签证过了。——因为加使馆有这种惯例,他们会把签证直接贴在护照上,然后把有签证的那页打开着给申请人寄回来。结果看他表情又不象,而且他还打开文件看了半天,一副签证没过在读拒签信的样 ……

开篇

开篇

大概一个月前,介子就不由分说的把博客的发布权限给了我,说是让我写点什么。但是一直没有开写,原因之一,是介子的博客粉丝众多,总觉得在这里多嘴,万一说错话,有损介子的光辉正面形象就不好了。

但是后来想通了,我应该对介子有信心,介子的光辉形象应该是经过考验的--即使我在这说了些“真相”(比如介子真的很能吃、比如介子健身的毅力没有他自己标榜的那么。。。那个)。当然,如果这里能成为监督促进介子“成长”的平台,就真的太好了(嗯,这样说好像略有些不厚道:-P)

另一方面,也是我多次跟介子提到的,咱俩低调点成不……咱俩的那些小破事就别拿出来说了吧,还在网上发布。。。可偏偏介子就是这样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一个在国内的地铁里也大声的跟我谈论同志话题的人,一个在人群中会旁若无人的朝我挤眉弄眼,让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人 ……

南行微记

南行微记

题记:小记都不算,只能算微记

大鲵出去玩都不带相机,他说最初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他很喜欢带着相机到处去拍照。有次和阿狸在南美一个岛上旅行的时候,两人每走几步,都会琢磨怎么取景、摆pose和拍照。后来照片跟着笔记本一起被偷了,他们试图去回忆这次旅行,却发现记忆一片空白——没有迷人的景色,没有放松的心态,没有甜蜜的瞬间,只剩下那些拍照时候的疲倦和争吵。那以后他们出去玩,都会尽量丢开相机,去体验而不是留存影像。

现在想起他的话,深有同感。这次假期和正太去玩,拍照也没以前那么积极。比如在厦门只拍了一张;很多时候甚至没有带相机出门。回来以后也一直没有时间去整理照片,上个周末总算偷闲看了一遍,贴几张出来。

【风景】

1、武夷山的九曲溪

漂流的时候船老大忽然冲着正太迸出一句:“帅哥你是船上最年轻的帅哥哦。”正太心里很high,又要做矜持状,想了半天讪讪地说:哎,这话 ……

不逊

这周和正太有一些小小的fight。正太说,我做什么你都说好,都不挑剔;那如果你什么都觉得好,我觉得你是(对我)不上心,不在乎。

我那时候也有些情绪起伏,被这句话一激,怒极反笑。我们都有过这样的误区,以为那挑剔自己的人,才是喜欢自己的——一如在我们小时候,望子成龙的父母。可是有些道理,比如“不对最亲近的人不逊,或者求全责备”,我也是这几年才明白的。

06年妹妹毕业前夕,在上海找工作。我担心她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或者即便找到合适工作,也未必能把户口迁入上海——思前想后,自觉压力比她还大。有次撞见她打电脑游戏,我勃然大怒,很严肃地问她:“你对人生到底什么打算?有没有想好要做什么?……这时候你为什么还有心情玩?”一连串的问题问下来,她先是默不作声,后来大哭了一场。那时的我,竟然硬起心肠对她的低落情绪不以为然,甚至觉得她这样也是一种反省,是为她好。

过了月余,妹妹的高中同学X和她联系,说自己在广东肇庆 ……

从尘埃里开出花

回来以后一直在做实验,看新闻,以及“早请示晚汇报”,不知不觉好像很久没有更新blog了。

其实做实验和看新闻这两块,所花费的时间和以前比差不多;“早请示晚汇报”,也不过是占用了以前上网聊天或者和朋友喝咖啡的时间。但是每次想起blog的时候,不是觉得事情太细琐没什么好记录的,就是觉得涉及到别人隐私不知道该不该写。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和正太的交流,也消耗了在blog上做记录的动力。

不过还是写写吧,毕竟生活需要定期梳理一下。

旅行期间写了一篇《吃在厦门》,正太当时看了就对我说,这本来是一个轻松的话题,可是我写的有些放不开。他觉得这是因为我在blog上一直比较严肃,有“理性地写东西”的惯性。其实我只是写的时候不敢酣畅淋漓——大概对于美好的感情,人总是有点诚惶诚恐:担心它是一种幻觉,too good to be true;担心它逝去的太快;担心这一刻太得意,下一刻跌倒会更狼狈⋯⋯哪怕有很多朋友送来祝福,告诉我”you deserve it.”在 ……

毒舌

一、

跳跳鱼问:我发现你还真的是偏心……动植物园里物种丰富,就只有他是“正太”——唯一的人类么?!

答曰:咱们尚为禽兽,正太禽兽不如……

二、

正太:这两年大家还是聚少离多,你会不会觉得很遗憾,我人生这最好的两年你不能和我一起度过?

我:你人生最好的两年——是说五六年前么?

三、

正太其实不只这一个绰号,新款的一个绰号叫胖胖。

自武夷山-厦门之旅回来,我们已经一起“合肥”了。实话说正太的“增幅”比我小的多,但是,事实是一回事,抢占舆论制高点是另外一回事。我寻寻觅觅找机会暗算他,后来还真找到了。

回北京以后我们去了《久石让-宫崎骏动漫交响音乐会》。演奏到《猫的报恩》的时候,我指着屏幕上一只个性的猫悄声说,你跟它一样可爱。正太听了夸奖自然很受用,后来才发现那只猫叫“胖胖”……正太一开始很是愤愤,但是叫多了也就逆来顺受了。

四、

我:“虽说我妈这么喜欢你 ……

分开行动

昨天去火车站接爸妈,正太去上班。这是两个人十几天来第一次分开行动,感觉不适应。

我跟正太说我下午和爸妈去逛逛玩玩,然后晚上一起吃饭好了。结果下午正太打电话,问我在哪。我说我还在宾馆——原来我爸妈中午在宾馆午休了一下以后,就呆在那里看了一个电视剧和一个电影,完全没有出门的意愿⋯⋯总算把他们劝出来了,去逛了一下世贸天阶。在那里,正太和我爸妈见面,然后就近吃台湾菜。开始,我和正太都有些紧张。直到后来我妈说,正太你看起来很年轻嘛,比我儿子至少小三岁。还说,你姐姐要是长得象你,一定会很漂亮。我是没想到我妈这么会夸人,夸的正太还是很受用的。吃完饭一行人去看了一下国家大剧院和天安门,然后就回去了。

一天时间就这么过去。还有一天我就要和正太暂别。从一见面开始我们就在数日子,结果假期转瞬即逝。往下只有数日子等圣诞节假期啦。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