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利贴

南方小兄弟写了一篇《说到爱》送给我们。ZT看了以后说很感动,转念又说,我们好像没有专门写个什么。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真的没有那么drama好写。头次提结婚这个话题总也是他第二次来加拿大之后的事情了。具体是什么时候,顺着什么由头,我自己都忘记了。只记得那时候装作不经意提过这个事儿,见他没有什么一惊一乍的反应,所以当下心里就有谱了。他倒是说过“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你骗到手”的,不过经不起后来被我五次三番忽悠,比如一起商量买个戒指,订个贺卡,办个移民什么的……这么一来二去温水里面煮青蛙,慢慢这事儿就变成默认的,渐渐被提上日程了。如此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以至于这事宣布以后,有朋友问他来龙去脉。这可怜的娃想了半天,能想到最早的因由也只是订贺卡那里。哎,这娃这么好骗,大叔还是早早收着好了,免得以后被别人骗了去。

写的这会儿功夫我还回忆了一下,看有没有 ……

办证

办证

可能是为了节省开支,加国的很多公共事务部门都是在商场的犄角旮旯里,没有国内常见的邮电大楼或者民政大楼。这样似乎也去除了公共事务部门的衙门气,凸显其服务性。不过有时候还挺有喜感的,比如就近一处申请结婚证的地方,就在一汽车保险公司的大厅小角落里。

之前看政府网站的流程介绍很简单,说是一个人去申请结婚证就可以,要带上一份有效证件,提供生日出生地和住址信息。整个过程确实非常简单,基本上分分钟就办好了。服务人员也就是把这些信息输入进去,打出一张薄薄的本书,跟我重申,这张纸遗失不补,三个月内不结婚就作废,然后就congratulations和byebye了。这张纸真的好贵,不比工作许可或者读书许可,虽然都是一百刀,可是后者起码还有个水印啊变色油墨啥的。当然更不比国内的结婚证了,好像不到十块钱?

这应该是整个结婚过程中最容易的一步了吧。 ……

Re. 离别

我说要写篇文章给ZT。ZT说,不许诋毁不许歪曲不许贬低,只能夸大吹捧和表扬。于是我憋了两天,什么也没有写出来……这个腊月,我们分享美食、风景、电影、游戏、无所事事的时光,以及感冒病毒。回想起来,可以说是理直气壮地懒散着,单纯简单地自在着,全然没有多余的期望和想法。

这样的和谐状态,让我已经失去评价他的视角,以及评价自己的——就好像刚回来就马上发现自己胖的不成体统,穿什么都像怀揣个西瓜一样突兀滑稽;可在一起时候,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任何变化,哪怕新增了10斤的赘肉。同样的,ZT的优点和缺点,已经模糊边界,溶在这个二人小生活里。

我想,如果腻在一起整整一个月都不烦的话,那余生还是挺让人期待的。

当然也有遗憾。比如在峨眉山上,ZT接了一个工作电话之后,变得有点心不在焉,急吼吼地要回去,猴子也不想看了。我以为是那个工作电话 ……

离别

我们坐计程车去机场的路上,几乎一句话都没说。车里空气很沉闷,跟车窗外的天气一样。我把头扭到一边,盯着车窗外,尽量不跟他发生眼神接触。

这次相聚的时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长。从3号到30号。四个星期。但是,毫无意外地,在我们每天磨磨蹭蹭,腻腻歪歪,不务正业,贪吃贪睡之间,时间溜得无影无踪。如果不是我还记得饭桌上的鲜花换过两次,如果不是我还能想起跟他在一起去吃过哪个馆子,见过哪些朋友,打过哪个游戏,爬过哪座山,看过哪部片子。。。我差点就忘了我们到底是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还是在从家去机场的路上。

我很享受这种坦然的,毫无牵挂的,漫无目的的浪费时间,消耗生命。异地恋的妙处在于,两个人相聚的时候,可以心安理得、略带报复性的挥霍时间。但它的可恶之处是,在你渐入佳境的时候,将你唤醒。

有了前几次离别的经验,我提前好几天为今 ……

入川(图)

入川(图)

宽窄巷子。瞥见我和ZT的化身

青城山

峨眉山雷洞坪。环境污染触目惊心

金顶。雨还没淋够来淋雪的ZT

生态猴区的猴子。被猴子俘虏以后要两手摊开表明没存货可以上贡了

欢乐谷里面的小动物

入川

一、成都

两人逛成都无非就是按图索骥找馆子吃川菜,连吃几天重油重辣重麻重盐,差不多也就审美疲劳了。吃饭的空档逛了一下宽窄巷子和青羊宫。宽窄巷子逛完之后印象模糊,基本归于阳朔西街上海城隍庙一类。青羊宫是第二次去,感觉大了一圈,修的越发精致,里面的导游也学会了用“几何图形里三角形最稳固”来解释“生肖冲合”的合理性。武侯祠七年前去过,里面有什么差不多都忘记了,只记得不用再去第二次;门外的担担面小吃店倒是让人记忆深刻。上次去和胖梅吃,正吃到一半,有一对老夫妻吃完离开。老头大声评价“这面不错”,老太哽都不打地大声回应“下次一定还来”,被我们笑称一对饭托。

最后一天去了欢乐谷,为了值回票价我们咬着牙坐了飓风滑道(船从高处顺水道滑下)和疯狂老鼠(mini版过山车),然后去坐摩天轮(60米)压了压惊。接着又在天地双雄体验急速上升到62米又急速下降。ZT表 ……

下午跟地铁猴到本地的两大商场去逛珠宝专柜去了。

Ben Moss的设计是不错,就是价格太虚了。10K金含量不过41%,随随便便就卖到500刀,哪怕导购小姐说买一对可以打8折,也还是太贵啦。她还问我要不要看女戒,我说不用了,是要一对男戒。她轻快地说声道歉就马上问正太是干嘛。我还挺纳闷,查户口呢这是?聊了一会才知道,如果对方是做体力活的,她就不建议买那些有精细花纹的了。也看了下那种镶着一两颗小钻的男戒,看着光头都不是很足,惨不忍睹的样子。

Peoples的男戒也没多少选择。那种hammered表面处理的看起来倒是不错,大方得体,又不呆板。三色金的也还行,纹路精致又不算过。刚一聊小姑娘就说你看起来挺眼熟的,是不是在本地做过助教。我马上想起来她是两年前常过来问问题的一个小姑娘。寒暄以后也是问要不要看女戒,我说不用,是要一对男戒。她说那更省事了,只用在这个柜台就行了。说起来叫Mo ……

有些事情是这样的

晚了一两天,但还是写写吧。

去年8月19,我在豆瓣上收到一封豆邮,说希望认识一下,信写得矜持而又克制,比如“你还是挺有想法的一个人,我还被你的那些‘选择’小感动了一下。”我当时有点不以为然,心想你夸就夸呗,干嘛加那么多让步性副词,什么“还是”“还”“小”“一下”,一步一步让下来诚意只剩一折了不是。不过还是好奇点开看他的个人说明,看着看着不禁坐直身板。介绍不长不短,诚恳而温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也积极稳健,让人不由心生亲近。凑近屏幕反复看了好几遍,渐渐感觉像是认识了很久一样。

于是我斟酌了一下回信。现在看这封信写得也很蠢,主题居然是夸对方个人说明写得好,啰里啰嗦一通最后忽然冒出一句“很高兴能成为朋友。”——据正太后来说他当时看完,就觉得这人真没诚意,一听说是远在海那边就更没兴趣了,所以加了msn就完了,没做别的想法。

但是架不住我去骚扰,没聊两三天话就飞速多起来。两周后正太坦诚跟我说,他之 ……

信2

Dear 正太,

你回去已经一周了。

在你走的第二天,就有若干朋友来慰问,希望我不要心情低落。其实我自己倒不觉得有多难过,且以为那是感情醇化的结果──即使暂时分开,心里总是踏实的。不像有些离别,之所以让人患得患失,多少也是因为那感情不够确定,让人抓不牢。

今天傍晚离开办公室,在门口草坪上看到一头鹿在吃草。当时第一反应就在想,可惜你不在,不禁有点难过,这才意识到又要几个月不能拥抱牵手。要说鹿在这里,也不算罕见事物。最多一次我看到七头在一起,稀稀拉拉围做一圈,像是在开党组织生活会。可你来的那三周,工作日两人一同去学校,一同回家,往返二三十次,愣是一次也没看到。唯一一次在周末,我看到有鹿在草坪散步,又因你开车没法分心,无缘得见。

大概这也算是这次相聚的遗憾吧,除此之外好像还挺圆满的。甜蜜自是甜蜜,拌嘴也是家常便饭。无拘无束无遮无拦,吃吃喝喝双双发胖。每次对掐肚子上的肥肉,不由感叹瘦于忧患 ……

介子语录II

 

(一) 弦理论

介子和正太在餐厅共进午餐。

 

介子:知道什么是弦理论吗?

正太:我…我知道有个波粒二像性…

介子:你果然只有高中生水平。弦论有望将自然界的基本粒子和四种相互作用力统一。根据弦理论,宇宙是九维,而不是三维的,(听不懂听不懂听不懂)…

正太:你在说什么啊?

介子(完全不理正太反应):…太阳系处于一个膜当中,行星之间通过膜互相作用,(听不懂听不懂听不懂)…

正太:我只是好奇到底是谁那么有空折腾,琢磨出那么个理论,顶个什么用

介子:很有用啊,可以用来解释万有引力的来源。还有,你可以拿出去吹嘘啊,省得你出去丢我的人。

 

(二) 巴别塔

介子和正太在家里看巴别塔。看到片中一群日本街头青年,轮番喝威士忌,吃摇头丸。

 

正太:完了,那个女孩就这样堕落了,真可惜啊……

介子:知道他们为什么吃摇头丸, 又喝酒吗?

正太: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