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子记1

day 1

时间过得挺快的,明明好像没做什么,一眨眼16年就已经过去一半了。

飞机上的冷气开得很足,邻座的姑娘已经开始清喉咙。我看她头顶上的冷气阀大开,就随手给调小了。她感激地冲我笑笑,于是攀谈了几句。

说起这个国家:“你宾馆在皇宫附近,所以是来玩的吧?海关会找你要钱,不要理他就是了。”

我听着新鲜:“边检直接要贿赂?头次听说啊。多少钱?”

“那帮人,一美元不嫌少,给十美元也不会找钱给你。”

就此长了个心眼,下飞机前果然看到前排两个老妇人,熟练地抽出一美刀,夹在暗红色护照里面。

机场很小,几步就走到海关口岸。出入境大厅很小,一排六七个口岸窗口。三四个口岸官员坐在里面,凳子有点矮,越发像是田间地头供奉的土地公土地婆。香客拜土 ……

布婚

布婚

一、

这个夏天,远方和身边都起了一些变化。

有些是好的,比如我们的伴娘,一个在本月初已婚(她是在我们结婚那天订婚的),一个婚礼订在下个月。再比如我现在这个组里的小师妹,几天前在微信上频频发伤感的小女生的人生感悟。我以为她在和小男友闹不愉快,结果转天就领证了。她出国还不满一年,和本地小男友妥妥是闪婚。还有一个师弟,和学霸女友从初中开始就一直一起做同学,马上也要在八月结束抗战领证结婚。

有些算是波折,比如以前实验室的智利小哥,忽然在facebook上宣布,和他丈夫已于半年前和平分手。说起来他们当年在温哥华的婚礼,对我的自我认知还有很大的影响。算算到现在还不到四年,不免有点唏嘘。

我跟某人提起这事,他不觉得奇怪,说一开始就觉得D和A不是一路人,一个太nerdy一个像混混。 ……

三个月内都发生了什么

三个月内都发生了什么

很久没有记录了,只因去年底发了一个狠。

那时自己的一些实验数据已经放了近两年,愣是没有整理成文章。偶尔想起,都会扪心自问:能有多难写?一个月写两三页半年也写完了!每次这样自我催眠之后再打开文档,看到乱如麻的数据,都会在半小时后默默关掉。这次实在不好意思拖下去了,于是发狠说,“草稿一日不写出来,就一日不更博客!”本想着正文加supporting information,至多30页,一天就算只写一页,一个月也写完了,结果吭哧吭哧还是写了两三个月。这个事情的教训有两点:1、人还是要对自己狠一点。2、人还是应该对自己更狠一点,比如“草稿一日不写出来,就一日不更微博!”真要这个搞的话,可能一个多月也就弄出来了吧。 

写文章的时候还挺有 ……

两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两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用这么文艺的标题,会被人翘着兰花指指指点点吧。但是这个标题还挺名至实归的,往下瞅就知道了。

(1)

先说上月27号,我俩去普林斯顿逛了一圈。本来10月初就想去,说是那边红枫叶不错,结果一拖拉就到了十月底。眼看再不去的话,说不定一阵狂风过去就啥也没有了,这才动身。

火车过去非常平顺,路上风景也好。秋天到底还是颜色最丰富的季节,跟搅了一锅各种红各种黄然后随地一泼似的,绚烂得刺眼。色彩的层次感一高,连着空气都显得特别透明通彻。普林斯顿火车站距离普大还有段距离,必须再坐学校的校车才能到校区,当然如果喜奔的话在秋风中瑟瑟地奔一小时也能到。

下车的地方走几步就看到Lockhart Hall,一排长廊加几个拱门,立刻就隔出了象牙塔的感觉,很精巧。如果不急着进去,可以沿着University PI往北走 ……

你在经历一个转变

你在经历一个转变

年纪渐涨的一个特征就是纪念日变多,比如转眼在美东呆满一年了。

这一年生活似乎挺平稳的,平稳得还没发什么paper就过去了(唉)。心态倒是暗涌起伏比较多,对将来的打算和想法也是兜兜转转——

初春。B同学还信誓旦旦要回国开拓事业。当时我劝他在美国找个暑期实习两个月,说就算日后你回国,感受一下这边的工作环境和状态也不错啊。他说这个实习机会很宝贵的,往往和正式工作offer关联在一起。如果以后回国要进好公司,现在就应该去国内做实习;而且两边工作方式和内容都不一样,留在这边做,工作经验在国内也不会被认可。那个春天这方面的对话还挺频繁的,一说留美他就一副委委屈屈明珠暗投的姿态,搞得我都怀疑自己在花枝晒褌逼良为娼。

盛夏。B同学还是去美国中部做实习,因为大材小用一天做完一周的活然 ……

养鱼记2

养鱼记2

最后挑了三只看上去还比较活泼的。做为尾货,它们各有各的缺陷。朱红间白的那条,右边的鳃盖缺了一块,不用张开就能直接看到鳃丝。大红间白的那条,尾鳍被稍稍撕开了一条口子。黎色的那条,倒是没别的问题,不过模样太像鲫鱼了,脱掉尾鳍可以直接鱼目混珠——肢体健全,行动如常,可是长相太土,在以貌取鱼的现实世界里,这也算是一种缺陷吧。虽然有点遗憾,更多的却是兴奋。甚至拎着袋子回家的时候,我们都有点脚步轻快。

金鱼缸是几天前在Amazon买的,12升左右,带气泵和LED照明灯。说明书上说,装置搭好以后,气泵不断泵出来的小气泡会夹携缸中央的水上升,从而把四围的水压到缸底。这些压到底部的水再经过石砂过滤层的净化,回到气泵附近,从而达到净化和增氧两个目的。试着用了几天,效果确实不错。头两天水还有点轻微混浊,往后就完全是无色透明了。开了LED灯以后,感觉鱼像是在虚 ……

养鱼记1

合约又续了一年,想着又有一年时间偏安,就去买了几尾鱼。

鱼店老板娘似乎是拉美裔,胖胖的,懒懒的。我们推门进去的时候,她一边揉她脚边的狗,一边和一家庭主妇模样的中年妇女闲聊,并不起身打招呼。相对于一上门就围上来热情打招呼的店员,这种“你随意,爱买不买”的国营大妈般的人物反而让人更自在一些。她女儿很热情,跑前跑后的,不过并没有一般导购所散发的咄咄逼人的气息。毕竟只有七八岁,导购对她来说更像是一种过家家的游戏。她只需要带领客人穿越她的丛林,不用考虑销售量之类现实的事情。

十几缸鱼,把店里隔成一个U形回廊。基本上都是热带鱼,而且秉承他们家老板娘的气质,活泼的少。有些伏在浅沙上,大半天一动不动;有些成群悬停在水里,忽然齐刷刷地把身子一扭,瞬间集体换了一个水道,有点像一群观众在玩波浪舞——或许店里实在太冷清,所以看到新鲜的灵长类生物也会让 ……

纸婚

纸婚

临行前两天老板忽然提出要续约,说你可以考虑看看,甚至如果不愿意呆满一年,也可以签一年到时提前走,这样身份、医保的问题不用太担心。老板说完,又意味深长地说,当然这个会上你也可以看看别的机会,一脸探口风的表情。我呢,虽然觉得此处不宜久留,又确实没想好五月之前值不值得再折腾,所以爽快表示项目做完了再走人。

开会开了四天,每天都是从早八点到晚十一点,到最后一天已然有点撑不住。其实单看算报告和poster的时间,每天也只是八小时。但是因为食宿全包,吃三餐都要和其他学生老师一起social,也不轻松。当然会下学到的东西也不比会上少。特别去听了一场基金申请的Q&A,还挺长见识的。

会上见到了前老板,听完我报告问了一句,这是你目前的主要项目么?我讪讪地说还有几个别的,心虚地想前老板大约是有些失望吧。后来和她约谈了一小时,讲讲未来 ……

12年圣诞假期都干了些啥

12年圣诞假期都干了些啥

去逛了三个博物馆: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Museum of Modern Art

去看了纽约的高楼

去逛了一圈波士顿和罗德岛

去看了自由女神

————————挑着记录点————————

自然历史博物馆和大都市艺术博物馆的特点都是大,非常废脚力和眼力。按我们去逛的速度,大约前者需要四天,后者需要八天,所以这次只能算管中窥豹,蜻蜓点水就过去了。

自然历史博物馆让我觉得最震撼的是一天一地两个环幕电影。“地厅”在Rose center for earth and space里面,一进博物馆就是。那个环幕电影是地上一个直径约二十米的大黑洞,观众围着站一圈,看宇宙大爆炸之后的最初三分钟。这个演化过程实体化以后,比文字描述震撼太多,也生动太多,非常值得亲自体验一下。演 ……

三七二十一

三七二十一

速写,趁七月二十一的记忆还新鲜。

一、花童

ZT对请胖梅的儿子来婚礼还有一些顾虑,让我先问问胖梅。胖梅说,让小朋友从小开始了解世界的多样性,挺好。小朋友听他妈妈说两个叔叔要结婚,不声不响地跑到外面的草地上采了一大把小野花,装在一个大大的购物袋里,说是送给ZT的礼物。

二、老板

上周四跟老板谈项目进展。老板说,我已经收到你群发给婚礼宾客的邮件,知道你们不收礼;但是我送你的礼一定要收,你没得选择。要说有选择的话,你可以在“礼物”和“钱”这两项里面选一样。然后老板回顾了一下自己当年的婚礼,说,“我们当年跟你们情况一样,也是结婚不久就要搬家,所以我们让客人统一送钱而不是礼物。后来我们搬到加拿大以后,用客人送的钱买了一些家具,然后把家具照片发给大家,告诉他们我们把钱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