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子记11

day 4

上午一早去医院,做体外人工受精。取精的过程很简单,一人、一桌、一椅、一杯、一双手而已。过程相当的不愉悦,不过倒不是因为环境的问题。毕竟日读黄文三百篇,随便从脑洞里抽出一本小黄书,用其中一个桥段构建出一个场景来turn myself on,还是相当容易的。但总有各种杂念,一会儿想“距离上次只有两天半不到,精子成熟度会不会不够”,转念又想“杯子要拿稳了,别漏到外面,量不够就麻烦了”,以及“老是这么胡思乱想,一会出来的量不够怎么办”……据说古时道学家上床之前要对天祷告:“为后,非为色也”。我猜这种不愉悦的感受是相似的,如果他们对自己的祷告词足够虔诚。

出小房间把杯子交给等候在外面的护士,看她把杯子收到冰箱冷藏,即时在脑洞里浮现出一个“精子样本被搞混,十月怀胎生出个黑娃娃”式的知音故事。等b同学的空档,一边在心里骂自己神经病,一边四处打量。走廊远 ……

求子记10

他乡遇故国之人,又恰好鹅爸爸说自己有事先走,顺理成章地我们剩下四人决定一起吃饭。静专动直对餐馆也没有偏好,于是我们提议去fcc,一来食物尚可,二来它有河边的露台,吃饭聊天有气氛,三来步行可达。看了一下微信,大山和嘉木似乎颇有收获,拍到了若干ED的照片。我说我们遇到另外两个同道中人,你们要不要也来河边餐馆聚聚。他们欣然前往,虽然已经吃过晚饭。

往东一路走就是餐馆。路上得知他们俩果然不是一对儿,是一直一弯。两人是河北人,发小,一路同学到高中,上大学的时候分开,毕业工作的时候又恰好在同一个城市。想着在同一个城市,瞒也瞒不住,动直就跟静专出柜。因为一直都知根知底,所以这出柜没引起什么水花。后来动直还带着男友和静专一起合租了几年房子,直到各自买房。这次是动直来生小孩,静专来“了解一下情况”。

我听着这话觉得颇为 ……

求子记9

饭后,大山和嘉木回医院,继续蹲点“偷窥”ED。我和b同学回酒店稍事休息,然后去赴顾问之约。

顾问所在的酒店也挺别致,进门就是几棵枝叶繁茂的热带植物和当地特有的翘屁股石狮子,瞬间把对街的电线杆、配电箱、商铺的雨棚和街上的车辆行人遮得严严实实。大堂外有一片清水,沉着几枚大缸,里面种着一簇簇荷花、泽泻或者睡莲。被几片枯竹扎成的屏风一隔,水面上浮起清凉之气。我们在水边的靠椅上坐着,觉得这个位置能观察到过往进出的客人,等人再合适不错。远处另一靠椅上也坐着一亚男,浓眉大眼,装扮精致,在东张西望做等人状。我开玩笑说这人不会也是来见顾问的吧。b同学瘪瘪嘴,潜台词是你又犯了“带着有色眼镜觉得街上每个人都像gay”的出柜后遗症。

约定时间过了十分钟,大堂外的拐角处匆匆走来一人,跟亚男问好,行贴面礼。又转身朝我们走来。她身材 ……

求子记8

day 3

上午还是想做点活儿,于是九点多钟带着笔记本去楼下咖啡厅坐坐。刚走到楼下,迎面被大山堵个正着。他说反正也没啥事,先来会会我们,再一起等另一位帅哥(嘉木)来一起去吃饭。又说今天早晨中介和医院两边他都跑过一趟,一时没有其他收获。这大哥执行力也是够强的。

眼看活儿是干不成了,就在咖啡厅里聊聊天。大山问我们有没有打算见见egg donor (ED)。我们告诉他,其实顾问昨天发信约我们见面聊天,也提到ED有见我们的意愿。但我俩觉得有些尴尬,就谢绝了。大山一听就急了,“你俩还给拒了?我就想见见面,顺便要个联系方式啥的,中介都不肯。我这两天去医院蹲点,也是想远距离看看ED,再偷偷拍几张照。以后万一娃问起,也好有个交代。”他顿了顿又说:“我看得很开的,万一以后娃想去找ED,或者ED想见见娃,交换个照片或者小礼物,我也没意见。”

这么一说似乎也非常有道理。我和b同学迅速用眼神交换了意见,都觉得应该给顾问写封信重新安排和ED见 ……

求子记7

皇宫回来逛了逛当地市集,没有什么故事,此处略过不提。回去处理了几封邮件,约一个顾问明年下午见一面,也就没什么别的事情。

告子曰:“食、色,性也。”除了吃,我俩的人生一大乐趣是看帅哥,经常走着走着就开始小声提醒对方——“三点钟,红衣服那个”、“十点钟,迎面过来那个”、或者“你后面;不要直接回头看,他正朝这边看,你得假装回头找熟人”等等。除了在现实生活中,每次旅行到新地方,也会临时装个blued和jackd,在网上观赏当地帅哥。(所以如果你碰到个人简介里写着“Married, only window shopping”的帐号,不妨打个招呼聊聊天,因为那说不定就是我俩。)

这次blued刚上线,就碰到一个叫大山的账户,头像是一把山楂。打完招呼就问是来玩的吧?我说玩是一部分目的。他就直通通地说:“你们是来生娃的吧?我也是,哈哈哈哈。”一股豪迈之气扑面而来。既然是同道中人,还是见面聊比较有效率,想着10点钟对夜生活来说还不算太晚,于是约了去宾馆的酒吧 ……

求子记6

day 2

因为IVF的时间不确定性,我们来之前订的是十天的假期和头四天的酒店。既然定下来第四天上午做IVF,那么当天下午以后就没咱们啥事,可以去其他地方旅行,最后一天再回来赶飞机。我们盘算着如果能把第四天的宾馆改到第九天就好了,但因为订的是不可改日期/不可取消的宾馆,所以一早去问前台的时候,并没有抱什么希望。不料前台没有任何意见,很爽快地就改期了,这让人对当地不禁又添几分好感。

上午无事在身,步行十几分钟去皇宫看看。刚走近皇宫,就围来一群三轮车,呼啦啦一大片,像极了广场上乞食的鸽子。七嘴八舌,说皇宫中午关门,要下午再开,要不要带你们去其他地方逛逛,比如高棉杀人场(Killing Fields of Choeung Ek)?想着这地方杀伐之气太重,去了未免心情沉重,就好言婉拒。他们也不纠缠,一呼拉都散开,冲别的客人开过去。这时节是淡季,这么多闲着的三轮车,不知道他们怎么讨生活?

皇宫没开,我们就近去北边一个庙逛了逛。这次来之前手忙 ……

求子记5

吃过晚饭,在门口叫了辆三轮,让司机送我们去湄公河畔。整个城市不大,要去的地方坐三轮也就是半小时内的事情,顶多三刀。河畔离宾馆也近,在那里吹吹风散散步,刚好可以慢慢走回去。

回到宾馆,收到Indal的信,说egg donor已经抵达,并在医院做过检查,可能3天后可以做卵子提取。我们参与的这种人工授精,是取新鲜卵子和新鲜精子直接混合,然后体外培养到一定阶段,再送进surrogate mother(以下简称SM)体内。这也是所谓的第一代试管婴儿技术(IVF),针对的是无异常的精子和卵子。至于活性低的精子,则可以通过卵细胞浆内单精子注射,使得精卵被动结合,这是所谓的第二代试管婴儿(ICSI)。目前试管婴儿技术已经发展到第三代(PGD),可以在植入前提取部分细胞做基因检测,排除有致病基因的胚胎。

单就IVF来说,05年之前,体外受精的受精卵通常是在分裂成4到8个细胞的时候(也就是发育2 – 3天后)被移入子宫,其时受孕成功率在20% – 30%左右。05年,日本北九州的 ……

求子记4

签完合同,又问了问卵母的情况。Indal说卵母今晚会飞到这里,连夜经医生检查,再确定捐卵的时间,让我们留意今晚的邮件。

办过正事,有些轻松,于是坐三轮车去Malis吃饭。Malis也是个桃花源般的所在。虽然也在一条熙熙攘攘的大马路边上,被照壁、廊柱和曲水一隔,竟然清静了许多。院内正中一棵巨大的芭蕉树,树下端坐着一尊佛。佛像背后是半亩方塘,其余三边稀疏地摆着座椅。佛前没有香,倒是摆了一只旧时农村常见的大水缸,满满地蓄着水,水上漂着一层鸡蛋花和折瓣荷花。扫一眼看到院子四围还有挂着竹编灯笼的菩提和贝叶棕,这布置颇有点“五树六花”的宗教意味。以海鲜为主的食物是相当精致的,基本上没有槽点(除了那只瘦骨嶙峋的龙虾),以至于餐后意犹未尽还点了两份甜点。

吃到天色渐晚,灯笼慢慢亮起来。暗黄的光斑落在佛陀的肩上,方塘里的奇花异草上,和小石子铺就的过道上,恍惚之间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真的就这样开展一段新的人生篇章? ……

求子记3

酒店大堂的接待们英语非常流利,也非常地热情——是那种喜欢自己工作的人才会散发出来的热情。他们一边帮我们办入住,一边送上湿毛巾和蓝色的明列子冰茶。确认大床房的时候,未见神色有何不同。稍事休息,我们前往代理公司联系好的当地医院。

这次来医院是为了签孕母(surrogate mothers)的合同。接待我们的小姑娘Indal已经有过几个月的email联系,加上看着忠厚,很容易交流。合同的签署过程很简单,我们在医院律师的见证下单方面签字,再把合同交给孕母单方面签字。做为一个商科的从业人员,b同学总结说,这份合同很大的篇幅是用来保护中介代理的,类似于在滑雪场和游乐园签的免责合同。当然也有相当的篇幅是保护我们的,比如要求孕母在孩子出生后放弃抚养权,在两年内协助办理各种证明和手续等。或者保护孕母的,比如每个月可以得到300刀的生活补偿,以及出生后的一次性8000刀经济补偿等。

其实还有一份合同,是和卵母 ……

求子记2

胡思乱想之间,车停在宾馆门口。门外是一条破烂的马路,推门进去却是北美四星宾馆常见的设计布置。后来连住了两三家酒店,发现这种奇特的气质在当地颇为普遍。门外是“晋太元中”,门内是“不知有汉”,颇为魔幻荒诞。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我们的家庭生活也是这样。关起门是两个人的安稳生活,门外却充满各种潜在的变数和危机。孩子问题正式提上日程,是在去年年底。其时我们结婚已有三年,我妈妈仍然不能接受现实,隔三差五还会在微信上给我留言,沉重地叹息,抱怨自己的命苦。b同学那边,甚至还没有向父母出柜。b爸b妈一直以为他是因为出国读书工作才和“老婆”跨国短暂分离,压根不知道那场形婚只是同志和拉拉为了两边家长的逢场作戏。中美之间相隔14000公里和十几个小时的时差。这巨大的时空距离,是父母们无法穿过的桃花林,也让我们偷来了三年的闲散时光。和父母异地而居的成年同志,大约对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