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魁省之行3

魁省之行3

贴几张照片就去睡觉。

Montreal的建筑很有特色,连地铁站也是如此。

Mcgill校园不算大,但是老建筑也很多。

操场上还有人打Quidditch,就是《哈利波特》里面骑在扫帚上的球类运动。

教堂内外

商务中心的静水。

魁省之行2

我跟正太说,我们周五要去打探一下魁省male strip club里脱衣舞男的表演。

正太问:你说的“我们”,是你和大鲵么?

我赶紧解释:不是不是,还有石蕊、猩猩和白羊。

电话那边正太似乎若有若无地松了一口气,说:那你好好玩喽。不过你是怎么说服白羊去的呢?人家可是直男。

……

其实我也就是跟白羊提了一下,说大鲵和猩猩特别好奇想去看。白羊一个人不去也很无聊的,就答应跟着大家一起去。

结果周五开完会,在大鲵花了一个半小时梳妆打扮之后,大家才得以出门。去old montreal街上吃完晚饭,就已经十点了。再坐地铁到Rue Sainte-Catherine的时候就差不多11点了。貌似当地也是同志一条街,四处都是三三两两的帅哥在路上嬉笑打闹,时不时还能看到两个帅哥手拉手在路上走。(当然这里的帅哥是泛泛而论,年纪、人种和长相的多样性都是很丰富的。)

冲进大鲵之前找到的那家bar,迎面就是一股花露水味儿的烟雾,浓的以致于灯光像是在其中流动一样。转 ……

魁省之行1

魁省之行1

一、行

三年前去过一次魁北克城Quebec city,凭着残存的记忆还找到carpool的公司和住过的旅舍。到的时候差不多晚上。吃晚饭的地方,像个地窖,也有两三百年历史。两三百年在我们泱泱大国不值一提,不过在这里也算了不得了──美国历史也不过两三百年吧?店里的招待特别地热情,作风泼辣,风风火火;包括在讨要小费这件事情上,不像其他招待那样矜持。

点了一个cheese汤,分量倒是足的,味道也够。美中不足就是,分量太足了,减到一半会比较好……吃到后来这个汤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把一块披萨丢到汤里煮出来的,而那些吃到嘴里的cheese就像是煮过的口香糖,而且你还不得不把它们咽下去。

头天都累得不行,吃完饭就早早洗了睡。第二天花了大半天,四处走走停停。

虽然来过,不过走到某些地方,还是会在旧的回忆唤起之前,像第一次看到一样小小地震撼一下。

整个旧城是有城墙环绕的,围 ……

折腾

出门办事,提前一周定好酒店。也是转念一想,说从来没有住过hostel(青年旅馆),不如去试试。

网上一查,发现了一家,离去办事的地方800米不到,价格还不到酒店的一半。觉得不错,就cancel了酒店,下了hostel的订单,特别注明了我只能晚上10点以后checkin。对方回信说,要预订可以,得留下信用卡卡号。我略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了它。当时过了一下大脑,想说要不要再强调一下我是晚上10点checkin,又觉得自己是职业病犯了,事无巨细都反复确认,似乎也不好。

结果今晚10点赶到,一进门,就是一面墙的涂鸦,旧地板脏脏的,心道不好,看来是有罪受了。──啊,(此处不文艺地感叹一下不足以表达我的情绪)我真傻,单单猜中了“有罪受”的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

等了很久,那个晚班经理才现身,然后轻飘飘地说,没有房间了。我马上友邦惊诧了,说我已经预订了。他先是说谁叫你为啥这么晚才到。我马上调出email给他看,说我已经注明了晚10点checkin,而且还交了信用卡卡 ……

小温暖

小温暖

一大早接到实验室电话,说激光仪谐振腔烧坏了,问我能不能带相机去把受损的位点拍下来。我说OK。

拍完发给仪器公司的工程师,皆大欢喜。我想着好久没用这个相机了,就约石蕊一起去学校小花园转了一圈。

结果还没到花园,就看到一群鹿,三三两两在草坪吃草。

去花园转了一圈,颇为萧索。只有不知名的小花(好吧,是我孤陋寡闻不知道名字),零星得一丛两丛,却开到白炽。

这里无论是公园还是路边,常常有锚固着铭牌的长椅,往往是捐款人用以寄托哀思的。

想起逝者的时候,生者就来走一走,坐一坐,或者放一束花。

To little Sodie with love and rememberance,

Best friend forever.

So, we’ll go no more a roving
So late into the night,
Though the heart be still as loving,
And the moon be still as bright.

我像是看到一位老人,坐在冬天的暖阳下,一边打盹,一边絮 ……

圣诞假期更“新”2

圣诞假期更“新”2

2,Sidney

冬季是温哥华的多雨季节。好容易天晴了几天,就去了海边小镇。

镇上住的大都是前来养老的老人家,生活闲适。几年前我在这边一个咖啡馆休息,忽然下起一阵急雨。隔壁桌边的老太太一边拿起她的咖啡杯,一边指着天上的雨,笑着对我说:oh no, I didn’t order this.

镇上有一家希腊风格的小饭馆,蓝色屋顶,白色的墙。

饭后去海边散步,天气好风景就好,可惜太冷了。

于是去了一个芝麻绿豆大的水族馆避风,缓过一口气来。

海上有一条栈桥,是捕鱼捉螃蟹的好地方。

这两人身边那根系在栈桥上的红绳,连着一只沉在海底的捕蟹笼。笼里预先被塞上碎鱼肉碎鸡块,单等螃蟹来觅食。笼上装有一单向活门,螃蟹由此钻进笼子,就再也钻不出去了。补蟹的人把笼子沉入海里,就可以四处去玩耍了。剩下的工作,不过是每一刻钟把笼子提出水面查看收获。

逗留到天色向晚。

这时 ……

圣诞假期更“新”1

圣诞假期更“新”1

更“新”总是要慢半拍,简直有过完节扫满地鞭炮碎屑的感觉。就像正太拍的下面这张照片,再放上来也没啥气氛了吧。

1、whistler

去了一趟Whistler,二人以龟速从山顶上往下滑。速度太慢,慢到有时间看清楚雪道上别人遗失的物品,比如饮料、帽子、google phone啥的……都是龟速,风格还是不同的。我是撇着内八字在雪坡上沿“之”字形往下蹭。而正太就豪迈多了——虽然距离他上次上雪道已经有六七年历史,但是他发扬共产党员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牺牲精神,一路直冲下去。所以如果不是一路跌倒,他的速度应该是非常可观的。

(请注意上两张图中那个扭曲的“大”字形身影)

滑到半山腰的时候,看到阳光穿透云层的裂隙,在对面山头上留下斑驳的光影。

这之后不久,风雪渐渐大起来。而我们也滑到了“林海雪原”。

这是我特别喜欢的一段雪道,两边高大的雪松墙一样的立着。周遭只有雪静 ……

鲑鱼洄游

鲑鱼洄游

十月中到十一月初是鲑鱼洄游(Salmon Run)的日子。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百万条鲑鱼从太平洋,沿着河道逆流而上,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交配产卵。而今年据说是1913年以来,鲑鱼洄游数量最大的一次,仅红鳟鲑鱼(Sockeye)就达到3400万条。 上周末,我和地铁猴夫妇一起去看鲑鱼洄游。鱼倒是看到不少,不过没有多到拥堵河道的地步。隐约可见只有少许鲑鱼鱼身变红,大概离交配时间还远。

河道里还有人在捕鱼,不用想他们一定是印第安人(First nation)。因为出于对物种的保护,洄游期间大部分时间是禁捕鲑鱼的,只有印第安人例外。他们可以捕捞,但是也只能自己吃,不能拿来做买卖。 我们看到的捕鱼三人组也挺酷的,身穿牛仔裤脚踏耐克下冰冷的河水捕鱼。河中岸上这样走来走去,不见他们皱一下眉头,也不知道他们长期这样会不会冻伤。他们的工具也很简单,一人拿网兜,其他二人持三叉戟。

这三叉戟比较特别,叉头不是固 ……

南行微记

南行微记

题记:小记都不算,只能算微记

大鲵出去玩都不带相机,他说最初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他很喜欢带着相机到处去拍照。有次和阿狸在南美一个岛上旅行的时候,两人每走几步,都会琢磨怎么取景、摆pose和拍照。后来照片跟着笔记本一起被偷了,他们试图去回忆这次旅行,却发现记忆一片空白——没有迷人的景色,没有放松的心态,没有甜蜜的瞬间,只剩下那些拍照时候的疲倦和争吵。那以后他们出去玩,都会尽量丢开相机,去体验而不是留存影像。

现在想起他的话,深有同感。这次假期和正太去玩,拍照也没以前那么积极。比如在厦门只拍了一张;很多时候甚至没有带相机出门。回来以后也一直没有时间去整理照片,上个周末总算偷闲看了一遍,贴几张出来。

【风景】

1、武夷山的九曲溪

漂流的时候船老大忽然冲着正太迸出一句:“帅哥你是船上最年轻的帅哥哦。”正太心里很high,又要做矜持状,想了半天讪讪地说:哎,这话 ……

吃在厦门

在厦门的最后一天,我让正太猜一个谜语:“我和你——打中国一城市名”

他说:“是武夷山么?我们刚刚从那里飞下来的。”

我说:“不,不,是合肥。”

正太的嘴弯成一只弧度完美的上弦月,那是他的招牌笑容,亲和温暖,让人怎么也看不够。不过这次月光很快就冷下来了:“哼,别跟我套近乎,只有你才发胖了,别想拉我下水。”

我发胖倒是事实,在回国短短的一两周内,我的体重骤升3公斤,肚子象吹气球一样大起来。正太说完,自己也觉得心虚,说今晚一定要去酒店的游泳池游泳减肥,又说今天一定要吃的清淡一点,吃的少一点,比如只吃两顿饭什么的。

一开始计划还是很顺利的。我们在酒店的早餐自助吃了brunch,然后在下午4点钟施施然步行去吃鑫客家府第的客家菜。路上两人假借问路的名义喝了两杯烧仙草。到鑫客家府第,正太点了黄骨鱼焖豆腐、盐酒河田鸡、排骨汤、鸭爪、苋菜。我说你不是要吃清淡一点减肥么,怎么一点刷刷刷就四五道。他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