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五月流水帐

五月流水帐

月初

看到一条双虹,清晰到可以被手机捕捉。

还去Takashi见了一对基友帅哥,惊艳于这道菜。

新博后入职,可能之前给他帮了一点小忙,所以他比较客气,总希望找点话题聊一下。不过很快就发现三观差距还挺大的。比如他对七十年代末的理解就是“奸臣小屏乘着明君去世,欺蓝屏孤儿寡母,篡了权上位”。再比如他对国内的理解是,政府越不让你做什么,你越要去做什么,才能谋取最大的利益。开始听到这种观点有点激愤,后来想想每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眼界想法上的局限,也就无所谓了。有空就应该去和有趣的人做有趣的事情,不用耗费在和无关的人磕碰三观上。只要不在我做事的时候吵我,他想什么,管他呢。好比现在在网上看到一些奇谈怪论(恐同也好民科也罢),鼻子哼一下就翻过去了,连回应都懒得回。那哼哈之间,感觉内心的愤青之瘀又化了一层,慢慢逼近中国外交发言人的境界。(不是有句笑话说中国外交的两个方针:关 ……

三个月内都发生了什么

三个月内都发生了什么

很久没有记录了,只因去年底发了一个狠。

那时自己的一些实验数据已经放了近两年,愣是没有整理成文章。偶尔想起,都会扪心自问:能有多难写?一个月写两三页半年也写完了!每次这样自我催眠之后再打开文档,看到乱如麻的数据,都会在半小时后默默关掉。这次实在不好意思拖下去了,于是发狠说,“草稿一日不写出来,就一日不更博客!”本想着正文加supporting information,至多30页,一天就算只写一页,一个月也写完了,结果吭哧吭哧还是写了两三个月。这个事情的教训有两点:1、人还是要对自己狠一点。2、人还是应该对自己更狠一点,比如“草稿一日不写出来,就一日不更微博!”真要这个搞的话,可能一个多月也就弄出来了吧。 

写文章的时候还挺有 ……

两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两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用这么文艺的标题,会被人翘着兰花指指指点点吧。但是这个标题还挺名至实归的,往下瞅就知道了。

(1)

先说上月27号,我俩去普林斯顿逛了一圈。本来10月初就想去,说是那边红枫叶不错,结果一拖拉就到了十月底。眼看再不去的话,说不定一阵狂风过去就啥也没有了,这才动身。

火车过去非常平顺,路上风景也好。秋天到底还是颜色最丰富的季节,跟搅了一锅各种红各种黄然后随地一泼似的,绚烂得刺眼。色彩的层次感一高,连着空气都显得特别透明通彻。普林斯顿火车站距离普大还有段距离,必须再坐学校的校车才能到校区,当然如果喜奔的话在秋风中瑟瑟地奔一小时也能到。

下车的地方走几步就看到Lockhart Hall,一排长廊加几个拱门,立刻就隔出了象牙塔的感觉,很精巧。如果不急着进去,可以沿着University PI往北走 ……

长春一日会友

长春一日会友

这个九月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記一下的,比如去看了一场音乐剧,时隔三年见父母,参加我妹的婚礼,在东北流窜等等。出于众所不周知的原因,我决定先记一下长春之行。

其实长春也不是非去不可的,至少我也没觉得它和沈阳有什么区别。对于一个关内人来说,东北就是铁板一块;那三个省我都傻傻分不清楚,更何况这两个城市。可是我妹夫一家人老厚道了,待客礼数非常非常非常周到,每天都要来陪吃陪玩还陪看戏。我们待在沈阳一日,他们就来三陪一日。想着我妹她们结婚之后,我妹婆家应该还有很多应酬要做,不禁心里惴惴,赶紧携我爸妈坐火车逃到长春。

到长春之前知道隆冬同学恰好也在。作为一个标准的好孩子,人特地赶回家和父母过中秋。而作为一个靠谱的好小伙,人在中秋当天特地抽出半天时间陪我们仨在长春转悠,尽地主之谊。

见面之前 ……

五月大峡谷

五月大峡谷

年纪渐长,人也越来越懒。五月旅行的照片终于在一个月后在打游戏的间隙时间处理出来了。

这次拉斯维加斯-大峡谷(Grand Canyon)-锡安峡谷(Zion Canyon)一行还挺完美的。在Las Vegas只呆了一头一尾两个晚上,不过Las Vegas也就一条街值得逛逛,两个晚上对于不赌不趴的我们算是绰绰有余。

头晚到的时候住在Paris Las Vegas restaurant。酒店本身也是一个大赌场。去登记入住,需要经过一条又长又曲折的路,两边全是赌博机。这里24小时灯火通明,天花板也粉刷成天空的模样。人若赌得入神,大约很快就会忘记时间。即便渴了饿了,只要几步之外就有吃的。是不是有点此间乐不思蜀的味道?

其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路上。

google出来的路线是这样的,从Las Vegas出来上93号公路,开到Kingman以后转40号公 ……

人间四月芳菲尽

人间四月芳菲尽

东海岸的天气变化真是异常夸张啊。上周末纽约州还有地区在下雪,昨天气温就猛升到最高28度。和这里相比,温哥华地区简直可以说是四季如春了。不过今晚明天据说要下雷阵雨,希望气温能正常点。

三月底去了一趟华盛顿。和所有的首都城市一样,华盛顿非常不适合人类居住,食住行皆贵且不便利。据说当年的开国诸君想把华盛顿建成新世界的罗马,甚至一度提议以New Roman命名,所以才到处搞出那种又高又大的古典式建筑。不过感觉好多建筑都有种浓浓的山寨气息,特别是在看到国会山顶上那副让人啼笑皆非的“开国诸君升仙图”以后。(所以米国人民不要嘲笑我们帝都有肉身佛好嘛,你们不是也有华盛顿和雅典娜手牵手……)

(点击可放大看细节,源自此处。)

当然林肯纪念堂和二战纪念碑还是不错的。

二战纪念碑边上有一堵墙,每一个星星都代表一百位在二战中牺牲的军人。 ……

12年圣诞假期都干了些啥

12年圣诞假期都干了些啥

去逛了三个博物馆: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Museum of Modern Art

去看了纽约的高楼

去逛了一圈波士顿和罗德岛

去看了自由女神

————————挑着记录点————————

自然历史博物馆和大都市艺术博物馆的特点都是大,非常废脚力和眼力。按我们去逛的速度,大约前者需要四天,后者需要八天,所以这次只能算管中窥豹,蜻蜓点水就过去了。

自然历史博物馆让我觉得最震撼的是一天一地两个环幕电影。“地厅”在Rose center for earth and space里面,一进博物馆就是。那个环幕电影是地上一个直径约二十米的大黑洞,观众围着站一圈,看宇宙大爆炸之后的最初三分钟。这个演化过程实体化以后,比文字描述震撼太多,也生动太多,非常值得亲自体验一下。演 ……

那些旅行中的中餐

冬同学从北京去伦敦度假,居然冲到唐人街去吃河粉。这种失足行为,跟出国旅行买“made in China”的纪念品(Iphone除外)一样,让人深感痛心。不过想想,这种傻事我也没少做。原因很简单,中餐毕竟知根究底。在国外陌生城市点菜的话,还是点它保险系数高,不容易出状况。这就好比在国内其他城市出差,吃麦当劳肯德基肯定不会挨宰一样,是不太有惊喜但也不会惊悚的理性选择。

当然偶尔也是有惊喜的,98年去Edmonton开会就遇到这么一出。当时会议还挺紧凑的,所以我和猩猩就近找了家河粉店解决午餐。放在平时,去河粉店都是点个pho了事。那次因为是出公差,所以吃的稍稍奢侈点,就往店家推荐里面去找。看到一道两人分享的菜,叫做“全牛宴”,两人都觉得听上去很霸气,值得一试。

店老板是一板着脸的中年妇女,兼服务大妈。听我们说要点“全牛宴”,就横着眼睛问:你们会吃么?我和猩猩对视一遭,都觉 ……

往东飞

往东飞

一、

走之前一晚,在老板家吃饭。说到过海关,大家忽然都有很多故事要讲。

一美国小姑娘讲了一段和前男友过海关的故事。美国海关分“本国公民”和“外国旅客”两个通道,她前男友是英国人,所以两个人得去不同的窗口办手续。分开前,前男友特意叮嘱她,“你就说你是独行独往的,千万不要说是跟我一起来的。”听到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她不解其意,所以也没当回事。

等排到她的时候,那海关官员一开始态度还好,问来问去也都是简单对话——“你好嘛”“我也好”“从哪来”“回哪去”。问到“你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和朋友一起来的”的时候,她脱口而出:“我是跟我男朋友一起来的。”一听这回答,那海关官员瞬间板起脸来,气势汹汹地向她丢了一连串的问题——“他是哪里人?”“干什么的?”“你们去多久?”“旅行的目的是什么?”“去 ……

胖梅和她的胖儿子

胖梅和她的胖儿子

已经来这里整整一周了。

他们时差倒的还挺顺的,上周二就可以四处自由活动了。按之前制订的旅行计划,从上周二到周五,他们应该可以去很多地方的。但是,他们基本上只去了我学校边上的一个小海滩。这是因为,每天早晨,胖梅问她的胖儿子,你今天想去哪?胖儿子都说,要去海滩捡鱼。于是她只好又带着他去同一个海滩。

他倒是也不厌,每次都玩得很开心。胖梅说,六岁小孩的世界和大人是不一样的,你觉得寻常的事物,对他们来说,每重复一次都会有新的体验。他们会观察周遭的细枝末节,再用无尽的想象力装饰它们,就像他会把捞海草想象成捡鱼,捡上整整一天也不厌烦。这种快乐成年人是无法体验的。同是这个海滩,在我眼里,不过方圆巴掌大,布满浮木和海草,实在不值一提。在这里五六年,我去那里的次数可能跟她的胖儿子差不多。

周六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