损友2

苹果微软之争是大鲵和石蕊拌嘴的主要战场之一。有次两人又就这个问题吵起来,大战三百回合难分高下。我嫌他们太闹,想早点结束他们的战斗,于是给石蕊提供统计数据,说苹果用户平均IQ较Windows用户低(ps:玩笑而已,请勿当真)。大鲵猛吃这一记闷棍,半天不知道该说啥,全面败退,却从此衔恨在心。

这不,这两天,大鲵瞅见一个新的统计结果。他非常得意,立马把这个页面转发到非死不可上,还得意洋洋的评注道:“哈哈哈,石蕊和介子,既然你们这么喜欢统计数据,那就来看看——Iphone用户的sex多过Andriod用户。”

我很无辜地在他的评注下面辩解:我跟苹果没仇的,不是恐苹人士(applephobic)。你跟石蕊闹腾就好,别把我搭上。

他立马回评:别想装没事人,就属你最坏。本来那石蕊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要不是你扇阴风点鬼火,她怎么斗得过我?

因为有点儿童不宜,私下里,我跟他说:你太卑鄙了,明知道我没有bf,拿这种新闻刺激我……

正说着,石蕊的 ……

冷笑话单元1

一、

在Richmond sushi吃饭的时候,大鲵让我给他拍张照纪念。有一张照片拍坏了,左右半脸不对称。

我觉得这个变型有点奇怪。大鲵解释说,“也许是因为我没有面镜头。Maybe I didn’t look straight at the lens~”我马上接口道:“那是因为你不是人。That is because you are not straight~”说完开始傻笑。

大鲵憋了几分钟,悲愤地说:“我真希望我懂中文,然后我就也可以这样编排你了。”

【后两个很冷,我自己也觉得笑点很奇怪。犹豫了一下还是写一下算了。】

二、

我们轮流讲冷笑话。

瞪羚讲了一个:有一次波尔看到海森堡急急忙忙地在跑,他问海森堡,你这么急急忙忙的要去哪?海森堡说:“我不知道去哪,但是我知道我有多快!”

我讲了一个:有一天中子去酒吧喝酒,酒保没收钱。中子很奇怪,酒保解释说:“you are free of charge。”

三、

我们去打高尔夫。地铁猴问,为啥你的球会旋转 ……

损友

损友

一、

办公室分裂成两帮,一帮是windows用户,包括除D以外的其他人,一帮是Mac用户。

周五吃饭,石蕊又开始讽刺Mac,嘲笑Mac系列的产品只能同时间运行一个程序。

我安慰D说,不要紧,一个程序也够了,你可以买一个ipod播放音乐,一个ipad看电子书,一个ipod touch打植物大战僵尸,一个iphone打电话……

D开玩笑说,Mac专业,是博后或者教授才会用的。

我安慰D说,是啊,读完博士脑壳坏掉了,玩不转windows,只好玩Mac了。

D还说,MacBook pro很漂亮,是博后专用机。

我回说,MacBook pro很漂亮,是gay专用机。

二、

周末,万里无云,风和日丽。

在和石蕊、猎豹去公园野餐的路上,我打电话给在办公室加班的D,说:“没什么要紧事,我们只是想慰问一下辛苦工作的你。另外,今天天气很好,很适合野餐。”

三、

路上,石蕊告诉我一个故事。在圣保罗读硕士的时候,她去配眼镜。医生给她散了瞳,吩咐她隔 ……

乌龙记

自从耶鲁大学的学生做了一个LIPDUB以后,越来越多的学生玩起了这种对口型表演——就是后舍男生玩过的那种,不过规模更大些。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香草说,我们Montreal有个UQAM,召集了近两百号人做了一个LIPDUB,效果还挺好。不过你们学校新做的那个玩的更大。大家都对香草的描述很好奇,回到办公室后就围着看youtube。确实这个LIPDUB做的很有感染力,一千号人又蹦又跳,青春活泼。看完以后大家纷纷去facebook和windows live messenger上分享这个视频。D一边分享一边还深情地批注道:我很自豪在这样一个青春洋溢的学校里工作。M说,嗯,那其中还有几个表演的学生是我认得的。我们还讨论说,前半程大概是在学生中心附近拍的,后面应该是在图书馆内。

我留意到这个视频的中文说明写的很糟糕,支离破碎的——像是把英文输入金山词霸或者google翻译器里直接翻译出来的中文一样。于是写了一个中文版本发给原作者,说如果有空你就拿这个更新一下那个旧的中文说明好了。过 ……

挑剔的机会主义者和他的朋友们

The big bang theory第三季结束。我打算找个时间把这一季恶补一下。——肥皂剧一周一集的看让人等的太累,不如索性放一段时间不管,积累到一起一次看完。

据说最后一集里面,Howard和Raj在网上帮Sheldon找到了一个perfect match。跟D聊起这个,D说:你看,就连Sheldon都能找到perfect match,你还是很有希望的。

忽然想起去年4月JM就兴致勃勃地跑来说:我和浣熊讨论过了,我们一致认为TBBT里面的Sheldon是你的加强升级版……我说我个性随和又追求和谐。你们这样的阴险的论调,使我觉得悲哀,简直要出离愤怒了。再说我顶多是Friends里面Ross那个级别的picky,怎么可以拿Sheldon对比。JM认真地接受了我的申诉,说好吧,我们认定你是Ross的升级版,Sheldon的降级版。

巴西对智利的比赛前晚,石蕊说,明天中午看比赛的时候,你为我们巴西的球队加油吧。我说,啊,如果大家都支持巴西,D就太可怜了。我是他的好朋友,应该给他们的球队加油……不过,如果你请我喝啤酒,我也会很看好巴西队的。 ……

娃娃

ZG的老婆昨天生了儿子,3.6kg。恭喜恭喜!

ZG说再也不想要小孩了,因为他的老婆太痛苦了——向英雄母亲致敬!

小家伙是我第六个干儿子(干女儿)了。一二三四五分别是CY家的女儿、JM家的儿子、S家的儿子、DY家的儿子、ZGT家的儿子……我得好好算算,算漏了就尴尬了。

JM家的小孩,名字也是我起的。后来有次聊天,她说之所以会坚持让我起名字,是觉得这个娃跟我有一些特殊的缘分在。说是前些年她和她老公结婚好几年了,一直没动静,后来都差点打算去看医生了,结果在送我出国那天验到自己有小孩。

生活可能就是这样吧,总会有一些奇妙的因缘际会。

前几天打电话聊。JM说,等你日后稳定,我帮你代孕好了。不过你要加油,快点稳定下来,不然拖到我做高龄产妇就不方便了。听得我一头的汗……

今天碰到DD,又说起养小孩的事情。我说我想稳定以后养一个,不过还得到时候去找egg。她说没问题,到时候捐你一个,只要你养……

现在egg有了,matrix也 ……

专业精神II

我想这个系列的话题我会一直记录着,看自己到底会不会有点进步。在去东部之前,有一个Top3学校的教授来做报告。老板本来要介绍我认识,看能不能联系上。结果我睡觉睡忘记了,不但错过了介绍,还在他的seminar上迟到15分钟,错过了机会。东部的会议上,他有一个40分钟的专场报告,结果我赶回去换房间,又错过了。错过机会本身倒是没什么,毕竟机会还很多。只是没专业精神,多少机会也都会被错过。一想到自己这样的缺乏专业精神,不禁有些depressed。

PS: 昨天跟ZC在qq上聊了几句。想起有些错误,自己也犯过。今天就跟当年伤害过的人聊了一下,给出一个迟到多年的道歉。虽然时过境迁,已经错过道歉的时间了。

一切为了ipad

W:买一个ipad送我吧。

我:你给我介绍一个date我就给你买。

W:我又不是老鸨。

我:no no,你当然不是。你是男的,只能做皮条客,不能做老鸨。

这件事说给师妹C听,C大喜:好啊好啊,我去做老鸨。我认识的人那叫一个多,你等着。不就是一个date么,随便找个人去充一下场面就是了。

我:no no。修正条件是成功date半年才送ipad……

后来讨价还价变成了一个月。

今天我跟D说了。D听到也很激动,决定下次去酒吧的时候揣上我的照片,见人就去推销,为了ipad。

我身边都是一群妖怪,一切为了ipad……

ps:D跟我说打算办移民,也许两人就在这里长期生活。嗯,很好很好,希望他们两人顺利。

请,请不要挡住我的阳光

周末和朋友们一起去爬山,回程的时候和D一起走了一小段。发现身边有一个正面的榜样确实很好。和这样的人聊天,有时候一两句话,会给人拨云见日的感觉。

exbf打电话咨询一些事情,顺便聊聊天。觉得他这一两个月,谈吐和想法都成长了很多,对将来的规划也有清晰的认识。觉得这样甚好,很欣慰。因为经历这样一段感情之后,大家都成长了。即使以后只能分开成长。只是通话时间对我来说有些长,也许觉得没有兴趣聊那么久了。

当然网上也有一些不错的朋友——对自己的人生有清楚想法,对感情有认真态度。不过今天说的不是你们,而是网上碰到另外一些人。不客气地说,他们太不阳光,缺乏生命应该有的张力:有分手几个月,还在翻来覆去舔舐自己伤口的——打着“不再相信感情”的幌子去玩世不恭。有认识新朋友,患得患失的——担心自己投入的感情有可能打水漂,说既然感情无非就是怕老了孤独,干嘛现在为它愁肠百端。有怨怒为啥对方不关心爱 ……

cool D

在D的婚礼上,D跟大家说他会保持facebook上面的个人状态为“订婚”。他说这是因为作为一个天主教大学毕业的学生,他的真实状况很难被他的祖国尤其是他们学校里面的一些人理解和接受。

不过今天看他的facebook状态,发现他已经把个人状态改成已婚了。他还贴了一个公告:

请大家注意……从这一刻起,我只在facebook上加真正的好友。我已经厌倦隐藏自己的信息,免得它们“打扰”到一些人。如果你在这个好友列表里面,那是因为你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希望这个好友列表会随时间变成更长。抱抱。

In his wedding ceremony, D told us that he would keep his relationship status as “Engage” at facebook. He explained that it was because he graduated from a Catholic university where some people knew him and added him as friend at facebook. So they may be upset to know his marriage.

But today, I noticed that D changed relationship status as “married to Alex”. He also made an announcement on his facebook as follows:

PUBLIC NOTICE … from now on on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