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耕就长草了

一时题目都想不出来,可见心神有多散,胡乱涂抹几笔好了。

1、聚会

农历新年收到金鹏邮件,邀大家一起聚众包饺子。想到近来疏于集体活动,还是去一下比较好。因为是一年一度的,所以可以碰到一些平时也没机会聊天见面的。五年了,聚会话题越发现实,大都是关于出路和赚钱。松鸦说打算建个黄色网站赚钱,因为他有朋友在英国搞这个,月入万余英镑。海参说现在常常捯饬两票——股票和彩票。彩票中奖之日,就是他退休之时。以前听上去大概会觉得“五经扫地”,有辱斯文。现在倒是平和了,觉得各人有自己的活法,没什么好judge的,也就只剩下一些兔死狐悲的感慨。

席间发现今年就要硕士毕业的蟑螂同学还没满18岁,不由小小诧异了一把。后来跟石蕊聊天,她打死也不相信蟑螂同学是未成年——看来人的面目神色,和心理年龄的关系更大一些。蟑螂同学学术背景还不错,大二时候就开始在JPC上灌水了。(以国内标准,博士毕业也差不多两篇JPC吧。)不过他说不打算搞 ……

拾零

(1)这个月,一如既往的忙。经历了一个投资项目最后谈判阶段的起伏,还真是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每个回合商业条款的博弈和火药味背后,是复杂人性的交战。涉及到金钱利益的分配,谁都不是省油的灯。

心中明白这不过是“金融的逻辑”而已--毕竟那么庞大的体系要正常运作,当然需要一套严密的游戏规则。要生存,就要遵守规则。但是,体会到这些回合的背后所折射出人性的阴暗和冷漠,我还是不“淡定”了好一阵。

不过,我还是很感谢“它”。其实这类“负面”的经历,有时反而可以让人吸取到积极的力量,比如,更加珍惜身边那些真挚的情感。而且更重要的是,通过理解和掌握那些所谓的“规则”,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的内心世界,爱护自己所爱的人。

(2)2011年的第一个月快要过去了,除了“忙”之外,总体感觉是:“有点乱”。时而感觉时间过得好快啊好快--圣诞才刚过呢,这又到春节了;房地产调控旧国*十*条还没怎么着呢,新国*八*条又冒着傻气地 ……

换护照

旧护照今年3月过期,去年12月去申请换新证。虽说大使馆9点才开门,但是因为每天受理数量有限,所以需要早早去排队挂号。我是早晨7点半到的,门口已经站了一圈的人。大使馆没有明显标识,且偏偶二楼一角,所幸有这条人龙,否则真的很难找。使馆的工作人员倒也没有传说中的态度恶劣,虽然表情刻板没有笑容,有80年代国营百货营业员的风骨。相比之下,美使馆的签证官就显得比较放松随意;而意使馆的签证官则举止优雅,得体大方,让人印象深刻。

新护照上周在使馆待取。查了一圈,也没找到取件的截止时间。因为申请每天是1点截止,所以保险起见,还是早早5点半起床出发。出租司机是个扎着头巾的大胡子,一脸凶横的表情,听歌剧提神,一路无话。天还没亮,路边竟然已经有晨跑的人,戴着头灯和臂灯。上了海船以后,天才蒙蒙亮。只见海天交际处连绵不断的山,在雾里若隐若现,浓淡相间。随即明白水墨山水根本就是写实。

船将靠岸的时候,一群海上的浮鸟受惊飞起 ……

和拖延症搏斗中…

在Shoppers看到传说中的Wii 4.3的破解神器(Indiana Jones),打折中,只要20刀。犹豫了一下,没买。结果现在只能玩Wii自带的sport盘,每天十分钟,测测生理年纪。

在App store看到Angry Birds,5刀,没买。有破解的,玩了3小时,发现有上瘾趋势,赶紧卸了。

TRON: Legacy上线,据说3D效果惊人,没看。

⋯⋯

虽然拖延症还是很严重,比如还会清空RSS未读和上上豆瓣什么的,但是总算在慢慢恢复写论文的状态,至少,写blog没写论文那么勤快了。下一目标是看文献比看RSS勤快…

PS: 推荐一本书,把时间当作朋友,治拖延症的。

圣诞将至

圣诞将至

前几天见到了跳跳鱼。他阴阳怪气的说,介子自从跟你“搞在”一起以后,所写博客的深度有所下降啊,而且,而且也没有以前那么多“爆料”了。

我自然是有些忿忿,但是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替介子Defense。晚上回家看了看,慢慢才想明白。大概的原因可能如下(未能穷举):

1)之前我们各自都处于“黑暗”中独自摸索的阶段,个人的思考自然更多,也更深入。拿我自己来说,之前还时不时的跟朋友讨论诸如“自我认知”、“终极意义”之类的问题,在豆瓣上也偶尔伤感发泄一下。但是在遇到合适的对象,进入另一个生活状态后,形而上的思考暂时就退到次要的地位。也许这就是在恋爱过程中,双方对“自我”的注意力暂时被对方所牵引的阶段吧(当然这个阶段会在将来某个时点过渡到另一个阶段,另一个话题,暂按下不表)。

2)由于我的“低调”,几次三 ……

十二月

一、退休

上周,系里的盘鲵教授退休。在退休致辞上,盘鲵抱怨现在的小孩都不爱学习了。比如,她发现近些年来,学生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死亡率逐年增加——因为越来越多的学生用家人去世这一招来逃避期末考试。比如,有女生为自己做不好实验找托词,说这是女生的天生能力缺陷,这让盘鲵时常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女人。再比如,还有学生在考完以后写email给她,说这门考试成绩决定了他一生的前程,所以如果盘鲵不给他及格,他就一天写一封信给她——直到她改变心意为止⋯⋯

在半个多小时的抱怨之后,盘鲵说,虽说教育里有种种烦恼,虽说教育的成果,就像是关在盒子里的薛定谔的猫,无法捉摸,但是假以时日,你还是会遇到惊喜的。然后她拿出一封信,上面写着:

亲爱的盆鲵,我想你大概不知道我是谁了,但是我永远都记得大一时候在你实验室里的快乐时光,它让我明白我未来的路指向何方。现在,我拿到了CIT的教职,谢谢你,以及当年实验 ……

最牛店小二

蜗居在乡下,优点是空气清新,民风淳朴,缺点是衣食住行不太方便。单说食,温哥华downtown随随便便一个商厦的food court,水平都比这里正儿八经的餐馆高。

这是因为就餐环境的贫乏,前几年一家稍微正宗点的川菜店开张,食客自然趋之若鹜。这店规模小,一对夫妻加小孩——夫妻档做菜,拿手的还真就是夫妻肺片,小孩是童工级的服务员外加收银员。因为是卖方市场,未免有点店小欺客,发生了下面这档子事儿。

某某(不是我):(坐下)请帮我把菜单拿过来。

小二:(漫不经心地)我这儿没菜单,你看着点吧。

某某:(略有惊诧地)看着点?那你这里都有啥?

(此时某某的脑海里,大约幻想出来的是辣子鸡、水煮牛肉、酸菜鱼之类的⋯⋯)

小二:(漫不经心地)我们这有鸡啊猪啊牛啊⋯⋯

某某:(心存残念地)那怎么个做法呢?

小二:(漫不经心地)煮啊炒啊炸啊⋯⋯

某某:(抓狂中)你把菜单给我拿来,我要看菜单。

小二:(漫 ……

二签

上周除了办公室有事,还有一件大事是正太再次申请加拿大签证。

他上次九月签的时候,我们两个都有点战术上藐视敌人的意思,比如正太在开资产证明的当天存了一大笔钱进去充数;提供二人关系材料的时候只是附上了一封我的email,而且还是申请当天的⋯⋯平心而论我若是签证官也会觉得有点可疑的。

这次签我们着实好好处理了一番。光我这里Fedex回去的材料就有三十页,就更不用说正太自己填写的各种表格和文件了。递交那天我们都觉得材料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极致,再被拒实在是天理不容。

昨天正太收到签证中心寄给他的材料。我留意到他拿出护照的时候,护照是平摊着的,心知一定是签证过了。——因为加使馆有这种惯例,他们会把签证直接贴在护照上,然后把有签证的那页打开着给申请人寄回来。结果看他表情又不象,而且他还打开文件看了半天,一副签证没过在读拒签信的样 ……

办公室风云

上周三,也就是remembrance day的前一天,石蕊跟老板大吵一架。起因是石蕊忘记定期备份实验数据。老板大怒,上纲上线斥其不专业,又抱怨她是个不守规则的人。石蕊一下就火了,写信给老板说,“你抱怨我‘不守规则’,这是在评判我的人格。你一不是家人二不是我心理医生,你凭什么这么说。既然相处这么不愉快,我不干了。如果你觉得OK,我会工作到这个学期末,把已经做好的数据整理出来。”

我在MSN上听她说要quit,赶紧搭车赶往她家去探望。石蕊倒是情绪稳定,把和老板的往返邮件给我看,问我什么意见。我说一般来说师生矛盾,惨的都是学生。因为对老师来说,他最多损失一个学生,科研进度被拖慢;而对学生来说,则是事业起步最重要的几年时间被耽误。但你的情况又不太一样——如果你志不在科研,那相对来说你反而是处在斗争的有利位置上。对老板来说,一方面她需要你——她已经培训了你两年,现在正是你独立做实验出成果的黄金时期;另一方面是如果你quit,她的声 ……

只言片语1

影像

正太发来几张在日坛公园附近的使馆区拍的照片。有一张是他站在马路上拍的:两手插在牛仔裤里,咬着下嘴唇。身后是两排高大的金黄色银杏树,叶片浓密,连绵不断,乍一看像是从正太肩膀上生出的一双金色翅膀。

错觉

Mary产生错觉,把路边陌生小伙当成自己的儿子。等她回过神来,她给那小伙一个温暖的拥抱。我留意到那个小伙的表情变化,从略有吃惊、接受、放松到眷恋——那种孩子对母亲特有的放松和眷恋。

《Prayers for Bobby》里的这个片段让我非常感动,甚于那段讲演。有些情感是语言无法言说的。

言说

大鲵说,你最近英语忽然变得很糟——怕是中文讲的太多了吧。

我说,还好吧,也就比以前每天多讲一两个小时而已啊。

炫耀

大鲵夫夫终于在一年分别之后团聚。午餐时间,大鲵忽然抱怨道:还是一个人睡大床舒服,两个人睡我都不适应了。

适应

蟋蟀写信给老板抱怨:我来之前以为你什么都知道的,所以我是来学习的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