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一、

1997年,一个老太太日益思念去世的丈夫,不断回忆起和他在大学里度过的温馨时光,于是她决定给母校捐一笔钱。因为当年他们学的是化学工程,所以老太太先联系了工程系。工程系的秘书非常不耐烦,几次打过去都说管事的不在,我们很忙。老太太很郁闷,转念一想,工程不行,化学也凑合,就打电话给化学系。化学系的秘书接起电话,一听说是捐款,马上转接系主任——因为系主任吩咐过,只要是捐款,都优先处理。

寒暄之后,老太太问,你们这里有什么项目可以捐钱的?

主任说,如果你有几万块,可以设立一个小小的奖学金。

老太说,有没有更大一些的项目?

主任说,如果有十几万,可以帮我们设立一个学术报告基金会,用来做学术交流的。

老太说,有没有再稍微大点的?

主任说,如果有几十万,可以帮我们装修一下学生实验室,那些仪器也可以换新的了。

老太说,这个听起来也不错,可是我还想问问,有没有更大的?

主任说, ……

被咸湿

昨晚豆瓣上被咸湿,今天诅咒就显灵了。

早晨到学校中心去取教工卡,掏书包的时候发现书包里面湿漉漉的,没多想,以为装牛奶的乐扣盒年久失修发生了小规模侧漏。摸下去发现不对,整个钱包都湿了,想说普通侧漏量没有这么大吧。再一摸发现整个500ml的乐扣盒都空了,这才知道事态严重。忙把书包撑开一看,底部汪着一窝牛奶。好在书包质量不错,大兜里面的东西洗牛奶浴,背兜里面的笔记本和电子书还干干爽爽。就我站在那里翻兜的当儿,脚边上已是一滩乳白的黏液。赶紧一路快走到洗手间,拿大量的纸巾擦啊擦。擦完书包,发现洗手间地上也液迹斑斑。本想着蹲下来去擦地,又一想瓜田李下的,要是被隔板后面拉粑粑的小帅哥进一步当成偷窥他的怪叔叔就糗大了——本来拿纸巾在那里擦白色可疑黏液就已经够猥琐了。

回办公室发愁怎么对付泡过牛奶浴的充电器,后来决定让它彻底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先拿清 ……

毕业

毕业

还是写写好了,毕竟是个结点。这里毕业的基本流程是修课(博士生阶段)-资格考试(博士候选人阶段)-系内报告-毕业论文-答辩。系内报告45分钟左右,回答问题15分钟左右。因为是面向全系教授和研究生的,背景介绍和实验细节都要讲得比较清楚。答辩则是讲15分钟左右,回答问题2小时左右,面向答辩委员会。

答辩委员会包含三个本系教授,一个相关的外系教授,一个外校教授,和一个不相关的外系教授。相关的外系教授参与专业知识提问;对我们专业而言,一般是从物理、生化、机械系请来的。外校教授邀请的都是该领域的翘楚,同时要保证他和博士候选人所在的小组没有任何合作关系。不相关的外系教授则是答辩主持人,他的专业背景要和博士候选人完全不同,(比如我的答辩主持人是做女性研究的。)这样的设置可以保证他从非专业的角度保证答辩纪律的有效执行,因为他远离相关的学术圈,可以防止 ……

吐槽Symbian

借着手机续签计划送免费手机的活动,换了新手机Nokia C6。用了两天,感觉还行,不过吐槽点非常多。

举个例子,同样是登陆wifi,运行iSO的iphone需要6步:

From the Home screen, press the Settings button. Press the Wi-Fi option. Under the Choose a Network… heading, select Other…. Enter eduroam (case sensitive) for the Name of the network. For Security type, select WPA2 Enterprise. Enter your personal ID in the Username field. Enter your ID password in the Password field. Press Join.

Android需要8步:
Open your Menu. Select Settings. Select Wireless controls. Ensure your Wi-Fi is turned on, then select Wi-Fi settings. Select the eduroam wireless network. If the eduroam network does not appear in your list of available networks, you can try manually adding the eduroam network. For EAP type, select PEAP. The Sub type should automatically set asPEAPv0/MSCHAPv2. Enter your personal ID as your Username. Enter your ID password as your Password. Press Connect.
现在来看看Symbian系统需要多少步:
Download the secur ……

介子语录II

 

(一) 弦理论

介子和正太在餐厅共进午餐。

 

介子:知道什么是弦理论吗?

正太:我…我知道有个波粒二像性…

介子:你果然只有高中生水平。弦论有望将自然界的基本粒子和四种相互作用力统一。根据弦理论,宇宙是九维,而不是三维的,(听不懂听不懂听不懂)…

正太:你在说什么啊?

介子(完全不理正太反应):…太阳系处于一个膜当中,行星之间通过膜互相作用,(听不懂听不懂听不懂)…

正太:我只是好奇到底是谁那么有空折腾,琢磨出那么个理论,顶个什么用

介子:很有用啊,可以用来解释万有引力的来源。还有,你可以拿出去吹嘘啊,省得你出去丢我的人。

 

(二) 巴别塔

介子和正太在家里看巴别塔。看到片中一群日本街头青年,轮番喝威士忌,吃摇头丸。

 

正太:完了,那个女孩就这样堕落了,真可惜啊……

介子:知道他们为什么吃摇头丸, 又喝酒吗?

正太: ……

冷笑话单元 – by 正太

Again. 18岁以下人士禁入。

昨晚,正太和介子在讨论最近的电影。

正太(随口问):你们那会有3D肉蒲团看吗?

介子:看了也没感觉,浪费钱。看来干嘛?

正太:咦?那里面不是suppose也有男星的吗?

介子:Come on, 亚洲人有什么好看的(画外音:介子一直对亚洲人瘦削身材有偏见)。

正太:哦?听说,我可是亚洲人哦。

介子:这。。。你不是用来看的啊,你是用来****(此处略去若干字)的啊。

正太窃喜:介子也有嘴甜的时候。

介子补充一句:你不是用来远观的,你是用来亵玩的。

正太只恨不能跳到电脑里把他揪出来,然后扔到CPU上。

冷笑话单元4

比较猥琐,十八禁。清纯的孩子请跳过……

 

正太跟他的红颜知己杏儿约好出去玩,出门前纠结该穿什么。

介子:不如你就穿睡衣,见到杏儿以后就哗啦把睡衣打开。

正太:这主意不错。

介子:然后杏儿鄙夷地看了一眼说:‘太小了。’

正太:然后我就拉住她的手,说,‘别走别走,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是能让它大起来的……’

介子:然后你就被迫出柜了……

doubanclaim036b93f83a419517

再不瘦就夏天了

再不瘦就夏天了

话说03年的时候,我还是坐在电脑面前忧郁着上网的一朵胖子。

不在发胖中爆发,就在发胖中……呃……继续发胖。于是,我开始了艰苦卓绝的运动生涯。

一开始15分钟都跑不下来。慢慢才意识到慢跑的关键在于慢。(这……算是废话吧。但是之前都是一上跑道就发足狂奔,不到400米就会歇菜。)无论多慢,只要保持跳跃动作,就能锻炼到心肺功能。过两个月,心肺适应了,可以跑下半小时,然后遭遇了第二个瓶颈──每到4公里左右开始脚疼。也就是这时候买了双supernova cushion,换上以后,在水泥地上跑6公里也没有不适感。之后上塑胶跑道,可以一次一小时地跑万米。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至此我才明白,什么减肥餐啊药啊都是浮云。减肥的究极要义,深刻地埋藏在高中物理课本里:

“能量既不能创生,也不能消灭。它只能从一个物体转移到第一个物体,或者从一种形式转换成另一个形式。──热力学第一定律。”换句话说,只要 ……

站台上

站台上倒是没有别人,光线很足,大约是超级月亮的缘故。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可正是国内下午一点,差不多是午休时间,也只得作罢。看看手机十点十分,离下班车到站还有八分钟,站着发发呆好了。

周六下午到晚上,基本上我都会宅在家里;朋友们有活动,只能抱歉地推掉。因为刚好是国内周日的白天,是两个人视频通话最自由最方便的时段。即便不说话,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偶尔看看视频窗口的另外一个人,开两句有的没的玩笑,也会很安心。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庆生会。今天的主角是马兰,巴西来的博后,开朗大方。前几天说起地震和海啸。我打趣说,马兰你住的地方最靠海,如果海啸了要赶紧电话通知我。她说,好啊,如果你接到电话,听到一句“介子,咕嘟咕嘟咕嘟咕嘟……”那就赶紧逃吧。吃完饭切了生日蛋糕,一行人还意犹未尽要去酒吧喝酒跳舞。我说我得回去,要给家人打电话。马兰看上去有些失望,倒也没说什么。

正想着,远处走来一人。我往后两步 ……

heroes

heroes

我看美剧Heroes的时候,以为它是科幻剧。但是后来我知道错了,它是预言剧。

Heroes的剧情背景是,地球上有一些人基因突变,会在合适的时候觉醒,然后释放自己的超能力。最近几年,我察觉到我妹妹的能力已经觉醒。现在每次还没有听到她回家的脚步声,我的电脑风扇就会提前开始呜咽,接着硬盘为之含悲,显示器为之变色,一幅末日异象。

第一个死在她超能力下的是一台Dell 700m。一开始都只是小毛病,比如风扇哄哄响老死机──于是我从她的CPU风扇的风道中掏出鹌鹑蛋大小一团尘絮;比如按键不灵──于是我从键盘下清出一堆头发和渣滓。后来死的太彻底,我就回天乏术了──主板被烧,因为女超人把插头插反了。可是你明明用的是三头插头啊超人。两头的也就罢了,三头的怎么能插反到插座(就是图里面那个红脸的部位)上?这得灌注多大的怨念在插头上。

出处见图片右下标。

第二个受伤的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