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贱师兄实乃三生不幸

上海时间晚上3点1刻

介子 : 你现在在哪?

茜草 : 上海

介子 : 难怪

茜草 : 睡不着中哎

介子 : 那更不能上网了

茜草 : 太奇怪了,我在上海洗头,洗完后全是粘的,吹风也吹不干,像顶着满脑袋的搜了的面条,无比难受

介子 : 因为天气热,湿度高,所以水在空气中已经饱和了。

茜草 : 不是水质的问题?

介子 : 不是,是湿度的问题。快去睡觉啦

茜草 : 嗯,bye

介子 : 等你清醒了再聊聊这次回程的感想,哈哈

茜草 : 好,哈哈哈。但愿清醒的时候能想出个办法,摆脱这满头的黏糊

介子 : 挑夏天回去就是这个下场。 ……

快速吐槽

去年12月见刊的一篇论文以每月一次的速度缓慢被引用,老板现在是又惊又喜。喜的是这方面工作有人注意到了,惊得是已经出现copycat了——有两个小组开始以同样的仪器同样的手段测试类似的体系——老板开始担心这方面积累的优势会迅速被瓦解。

照我看,这个优势被瓦解几乎是铁定的。新来的印度小博士还停留在推一下动一步的阶段,要做点高质量的文章出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那还是在她没有quit的情况下。老板又是到了需要爱惜羽毛的阶段,每次要发个文章,总要做大量冗余实验去支持核心实验。要知道把一篇文章的精准度从95%提高到99%,需要花的精力和时间往往远大于从80%提高到95%。作为年轻人,我当然希望能用同样的精力和时间发更多的文章而不是去搞那4%的小提升啦,所以这方面难免有矛盾。哎,希望下个实验室不要又陷到这个问题里面。

说起来我还挺欣赏别的系里某教授的做法的。他每次有点初步实 ……

那年高考1

对高考有模模糊糊的概念,大概是在上一届高考成绩出来以后吐槽他们开始的。我们吐槽的火力主要集中在一个传奇师姐身上。当时她发挥的特别好,英语化学物理都接近满分,总分更是进了全省前十。这在我们那还挺轰动的,以至于我们物理老师把“她就是高考填空题漏写单位扣了一分才没能满分的”当经典案例兴致勃勃地讲了好久。我们高二那帮愣头青的关注点当然不在这里啦,而是津津乐道她是怎么做到谈朋友高考两不误的。几个跟上一届有渊源的同学,总是在八卦完他们知道的小道消息以后,愤愤地总结一句,“她啊,就是走了狗屎运。”

后来这师姐读完国内那所著名学校的本科,去美国一所著名的学校读生物学博士,在读到博四的时候忽然放弃,转到另一所学校读心理学博士,然后写论文、答辩、毕业。还算一帆风顺吧?至少看起来如此。可是论文上交之后不到一周,她就在住所自杀了。她的同学在facebook上建了一个纪念小组,我在那 ……

办证

办证

可能是为了节省开支,加国的很多公共事务部门都是在商场的犄角旮旯里,没有国内常见的邮电大楼或者民政大楼。这样似乎也去除了公共事务部门的衙门气,凸显其服务性。不过有时候还挺有喜感的,比如就近一处申请结婚证的地方,就在一汽车保险公司的大厅小角落里。

之前看政府网站的流程介绍很简单,说是一个人去申请结婚证就可以,要带上一份有效证件,提供生日出生地和住址信息。整个过程确实非常简单,基本上分分钟就办好了。服务人员也就是把这些信息输入进去,打出一张薄薄的本书,跟我重申,这张纸遗失不补,三个月内不结婚就作废,然后就congratulations和byebye了。这张纸真的好贵,不比工作许可或者读书许可,虽然都是一百刀,可是后者起码还有个水印啊变色油墨啥的。当然更不比国内的结婚证了,好像不到十块钱?

这应该是整个结婚过程中最容易的一步了吧。 ……

追星族

以前还真没做过追星这种事,也不明白那种狂热是怎么回事,不过这周稍有体会。

还是跟博后申请有关(说句题外话,我发现每段时间我的生活都会被一个进程完全占据,完全提不起精神并行点别的,跟DOS系统似的),上周写申请给大牛一号(以下简称牛一),石沉大海。不过这可以理解,估计别人一周怎么也要收个百十封申请吧,不大可能有时间一一回复的。过了一周我沉不住气了,跟老板商量。一般说来,申请的时候,有机会能让老板写封信给对方老板问一下会好很多。一则老板的信多半会有回音,便于了解申请进展;二则老板写信这个动作本身就代表了他对申请人的正面评价和支持。

老板写了封信给牛一,说我有个学生申请你的博后,你给照应点。牛一这才回信说经济不景气,没钱招博后。老板随即给牛二写信介绍,说我有个学生马上想申请你们组来着——不过这种未申请就先照会的事儿,也只有熟悉的老板之 ……

满城尽带绿帽子

St. Patrick Day,到处都是穿的绿油油的人,合着三月的那点春意,到也是非常应景。想着也不能荒太久,写几笔记一下。

大鲵合约月底到期,工签又没音讯,所以买了回南美的机票,算是他们夫夫俩自己给自己放个春假。昨晚几个人在downtown小聚,权当送别。倒是没什么离愁别绪,因为基本上被一团愁云惨雾包围了,看他们骂完老板骂专业抱怨下家老板不好找。

说到找老板,这周趁一论文写完的工夫赶紧更新了简历和cover letter,又去瞅了一眼以前就锁定的两个目标。看起来两个组个性也挺鲜明的,可以拿一起比对一下。

新锐组里22人,平均一年12篇。看起来像是个战略型老板,也就是自己四处写proposal要钱,但是没时间管具体事物。底下人自己顾自己,这样即便只有一半的人做出东西,他一年的文章也有保障。新锐的方向和我目前做的差别比较大,要是申那里的话,好处是可以学的东西应该比较 ……

八一下那些奇花异草

最近实验顺利,这里就比较荒。一来没啥时间,二来三点一线也没啥好写。倒是今晚看到那个贞操女神的新闻,忽然灵光一闪,这姐姐貌似我见过。再一想,混高校这么多年,奇花异草我还见过不少。不由得精神一振,不如周末晚上八卦一下解乏好了。

先说这个贞操女神,说起来还是硕士同级的校友。当年她就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那时候研究生的生活补助都是自己去系里领。她自己到系里把所有人的都领了,然后送到别人宿舍,再要每人收一块钱的跑腿钱。后来因为这事被同学到系里举报,又不得不挨个退钱。再后来被开除,理由也匪夷所思,说是一个学期缺课40%?——从来没有别的研究生因为缺课被开除的,仅此一例。

再说说本科师弟,99那一级特别多事。有个小朋友疯了,他同学去精神病院看他。他的病友指着他同学说,“这人是新来的吧?”他嘴一撇,说道,我这同学,思想层次太浅;想跟我们住一起,不够 ……

不务正业

节后综合症整整两周,工作效率低得一塌糊涂。除了传统的刷微博刷豆瓣,还多了一项不务正业的活动——买美股。其实我对股市完全不了解,属于技术盲,只能另辟蹊径。那就是利用信息差,买中国概念股。

比如前阵子在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办法以后,新浪一路狂跌,上周更是跌倒接近一年中的谷底。看了一下,起因大概是有人计算,说新浪每实名一个微博账户,成本是两块钱。这个算法听起来太不靠谱了,所以我就买了一些新浪。过了两天新浪出来辟谣,说实名制成本基本为0,市场从49刀一股,大涨到59刀一股。再比如前几天圣元大跌近20%,据说是因为婴儿奶风喝死了一个男婴。看了一下具体的报道,说婴儿并非死于食物中毒;况且如果奶粉有问题,应该不会出现孤立的致死案。所以我又买了一些圣元。周五监测报告出来,果然把圣元洗干净了,股价也有所回升。

说起来看股市里面这些涨落,对这个世界也多了 ……

下午跟地铁猴到本地的两大商场去逛珠宝专柜去了。

Ben Moss的设计是不错,就是价格太虚了。10K金含量不过41%,随随便便就卖到500刀,哪怕导购小姐说买一对可以打8折,也还是太贵啦。她还问我要不要看女戒,我说不用了,是要一对男戒。她轻快地说声道歉就马上问正太是干嘛。我还挺纳闷,查户口呢这是?聊了一会才知道,如果对方是做体力活的,她就不建议买那些有精细花纹的了。也看了下那种镶着一两颗小钻的男戒,看着光头都不是很足,惨不忍睹的样子。

Peoples的男戒也没多少选择。那种hammered表面处理的看起来倒是不错,大方得体,又不呆板。三色金的也还行,纹路精致又不算过。刚一聊小姑娘就说你看起来挺眼熟的,是不是在本地做过助教。我马上想起来她是两年前常过来问问题的一个小姑娘。寒暄以后也是问要不要看女戒,我说不用,是要一对男戒。她说那更省事了,只用在这个柜台就行了。说起来叫Mo ……

直男

前两天地铁猴请我帮忙,让我把论文借给他看看结构。我把他据掉了,因为我的论文还有未发表的数据,受保密协议限制。倒不是担心他会借鉴我的内容,而是担心万一这论文因为邮箱被盗电脑被黑而泄漏在网上,按ACS的标准就不能再拿去发表了。

他当时有点小不开心,我觉得不好意思,又觉得这样做是对的,否则会把他摆在一个需要承担这样风险的位置上。想了两天才想到,我可以给他打印版的,这样看完就可以给我,被泄漏的可能性就几乎是零了。

这么一想忍不住骂自己头脑死板,非黑即白,不知道变通——直来直去一根筋的男的,简称“直男”。

同样的事情在处理审稿意见上又发生了一次。某个审稿人莫名其妙地要一个数据,我觉得他是没有看明白,打算写段话给编辑来反驳。结果老板说,他要你给他就是了,细枝末节的问题不要这么较真。你反驳,编辑说不定就要把这些材料发给审稿人再看一遍,麻烦不说还得罪人。

写到这里想起上次在一国际会议上做报告,有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