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七周小结

减肥七周小结

第一次更新在此(点我),更早的文章在此(点我)

减肥成果:7周(其实准确说只有6周,港澳两次旅行共占了一周),共减了约8kg的体重,其中约4.2kg的脂肪,2kg的肌肉。血压降到108/76 mmHg,心率降到69次每分钟。

主要思路:

(1)减少能量摄取,尽量只吃高蛋白、低脂、低糖的食物。前期基本上只吃水煮鸡胸肉(去皮)、绿叶蔬菜、热量低的水果。后期主食里加入牛排、鱼柳。

(2)增加能量消耗,每周慢跑若干次(频次由膝盖的舒适度决定)。6周共跑了300公里。

亲测证明这种思路是有效的。

给初学者几个建议:

(a)水煮鸡胸肉非常非常关键,相对于别的食物,它的优点太突出:1、蛋白含量高,且优质。2、极低的脂肪含量。3、口感不佳,破坏食欲。4、饱腹感强。就算饿了就吃,也很难吃过量。建议煮好以后撕成小块放在冰箱的冰格里急冻,吃之前取出来放在葱姜料酒+酱油里解冻,这样适口性提高不少。

……

再不瘦就冬天了

重启减肥健身的计划十天,做个小总结。

导火索是近期听到各种关于同行或者朋友的朋友的死讯,由此产生了危机意识。加上去年7月去医院补牙的时候,护士提示我血压偏高(SYS 142 mmHg),已经进入高血压前期(Prehypertension)。于是打算利用金九银十做个塑身计划。

塑身无非“管住嘴”加“迈开腿”。“管住嘴”方面,经过一些资料查询,觉得以高蛋白、低碳水食物为主的食谱可能有效。这类食物中,首推鸡胸肉,因其几乎不含有碳水,除了水份之外的大部分成分为优质蛋白。“迈开腿”方面,则是恢复每日40分钟慢跑。

施行的计划如下:每日4-5顿水煮鸡胸肉,每次100克(约100大卡),外加300ml牛奶,一只鸡蛋,以及一些低热量水果(圣女果、冬枣)。每晚跑40分钟以上,外加10分钟慢走。

十天时间,成效还是ok的(见下图)。体重在前8天时间内降了3公斤,其中包括1.6公斤的脂肪、1.1公斤的水和0.7公斤的肌肉。血压也从去年的142 mmHg(收缩压),降到110 mmHg,解除了高血压 ……

就医记

准确说是就牙医记,普通外科什么情况还不知道。

先介绍下背景:学校牙医医保是集体医保,有两种,一种自付多,但好在网点多,东北部几个州都能用;另一种自付少,但网点少,仅限于州内使用。选定医保品种以后还需要指定一家牙医去定点看;如果换牙医,则需要提前一个月申请。因为实在懒得研读我选了后面一种医保;又因为懒得走路选了一家在学校边上,步行五分钟可达的。

大概是年初,刷牙照镜子的时候忽然发现牙齿上有两三个洞,洞里洁白无黑点,估计还没有龋齿。拿牙签捅一捅,有点闷闷的触感,不到痛的地步,估计离牙神经还有段距离。不过想着不治将恐深,还是去打了看牙医的预约电话。接线员说四天后就能看,我还窃喜,说米国医生果然比加国医生效率高啊(加国情况见文末)。

事实上在偷懒这件事上永远都不能心存侥幸的。第一次去,居然关门了。接待员说是电脑坏了,无法调取病人档案。预约于是被推迟了两天。在第二次预订时间准点到达以后, ……

理发记

第一次在纽约理发,是去法拉盛访友的时候。理得一般,倒是便宜,两个人不到二十刀。时隔一两个月头发又长长了,胖说去法拉盛,被我否决。因为实在犯不上为了便宜吃喝和便宜理发花两个小时在路上。后来说就去唐人街好了。

感觉纽约有一点和温哥华也很像,都有新老两个华人区。旧的华人区也就是所谓唐人街,往往靠近downtown,有百多年的历史。里面的建筑往往没有什么特殊风格,就算有,也多半是混凝土建筑表面处理成红柱画壁的模样,外加树一个牌楼——基本上满足了老外对清末民初时期中国的YY。里面的华人也差不多是半世纪前从广东香港东南亚一带辗转过来的,所以粤语客家话之类的更盛行。新华人区住的差不多都是新生代的移民,小区建筑和生活模式更加接近现在的中国,不过因为起步晚,往往远离市中心。

两人在唐人街上吃了个早茶 ,就开始心满意足地找地方。感觉唐人街貌似还在发展壮大,把周围的意大利街(Little Italy)也蚕食得不剩下多 ……

天天活在电影里

一、校区

早晨10点半,忽然一声闷响,脚下楼板为之一颤。我和师弟师妹对视一眼,大家第一感觉就是有什么东西爆炸了。我说楼板都能为之一颤,那应该威力不小。可声音这么闷,说明这爆炸不是距离远,就是在地下。坐窗边的师弟往楼下一看,说没错,街上那些行人都面面相觑四下探视,显然他们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爆炸应该不是在附近。

过了一会儿没听到救护车救火车和警车声,我们又猜没准是大楼定向爆破,否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警铃早就该叫了。正瞎想呢,校办发信过来,说是地下电缆爆炸,导致半个校区停了电,一直波及到火车站,万幸没有人员伤亡。

昨天,学校发信来说,有人在法律系(是的,法律系,好讽刺)附近被打劫了。其时下午六点半,三劫匪头戴滑雪帽,大半个脸遮得严实,要受害人把口袋东西都淘出来。受害人照办了,劫匪看了看,啥也没拿就走了。 ……

被查税

我一向以为被查税的都是毛阿敏阿姨这样的大腕,结果刚离开枫叶国没几天,就收到税务局的查税信,要补交2011年在免税储蓄账户TSFA上面的罚款200刀。

简单介绍一下这个TFSA账户。加拿大居民每年都可以存5000刀到免税账户。这个账户里产生的所有额外收入(包括利息和股票收益),都是免税的。所以对于加拿大这个万税万税万万税的国家来说,这已经算是不错的福利了。

但是这个账户也有比较莫名其妙的规定,比如每年5000刀是按存入的总量来算,而不是按账户里的存量来算。比如1月存了5000刀,2月取了4000刀,3月存入4000刀。看起来余额是没有超过5000的,但是这样已经犯规了。因为在税务局看来,你已经存了9000刀,至于你取不取,剩多少,他们是不管的。

我11年中枪,也是那时候糊里糊涂做过几次转账动作造成的。没存什么钱,就被罚200刀,是因为罚款的力度很大——多存的额度每个月都会 ……

入长安

“长安米贵”,不过还不至于到“居大不易”的地步。但是长安城大,行实在是大大的不易。当然Sandy来之前也没有这么夸张,单程一小时的话似乎也还能忍受。但是Sandy毁坏若干隧道铁轨以后,情形就大大的不妙了——这周头两天都是去程两个半小时,回程三个半小时——尤其晚上,林肯隧道总是出事故,一堵就是一两个小时挪不动窝。比较神奇的是昨天下了一场大雪,结果居然还提前一小时到家,可见路程一长了会有很多不可预见因素。这跟以前是很不一样的,那时候从实验室到家步行只要20分钟,所以大可以睡到9点起来再晃悠悠的去学校。现在早晨7点起来,才能勉勉强9点半赶到。每天花五小时在交通上,每天的工作时间自然大打折扣,所以提高工作效率就变成当下很重要的一个问题。以前那种效率低但是拼时长的工作方式,显然不可复制的。现在只能工作时间集中工作的事情,再利用路上的时间看点书啥的。说起来,一下子从网络闲晃中抽离出来,有点像休克疗法, ……

人生一场戏

覆盆子留言跟我说:有事要跟你商量一下,等你有空了再说。

覆盆子是个精明能干的职业女性,还特别怕麻烦别人。她说有事商量,又要等我有空,那肯定是大事。我赶紧上飞信找她,一边脑海闪现各种不那么乐观的场景。联系上,也没寒暄,就问她怎么了。

她说要跟老公离婚了。

虽然我做了心理准备,心里还是有无数头草泥马往天涯边奔驰而去。情商这么高的女人还处理不了家庭问题的话,那还真是让人再也不能相信爱情了。这么一分神,我就下意识地回了句“我猜到了”。

这下轮到她奇怪了,说这你怎么能猜到,你倒是说说看,为啥?我说能为啥,不是性格不和就是老公外遇呗。

她说都不是哒,是我们想生二胎啦。我心里又一震,那无数头草泥马从天涯边又飞奔回来。大姐不要这么刺激好不好啊,好好过日子就行啦,搞这么千奇百 ……

summer has come and passed

还不到九月中,日最高气温已经滑落到20度以下了。到今日此时,ZT到美国正好满一个月。据说他还挺喜欢那花花世界的,以及每天上不完的课、写不完的作业、和参加不完的酒会。前几天晚上,这人还和他的同学们坐在图书馆门口的台阶上,聊天聊到晚上三点——乍一听这像是大二大三才做的“傻事”,不过想想他一别校园生活已有十年,勾起一点少男少女情怀也就不奇怪了。谁没有做过点青春“傻事”呢?想当年那个九月,我还声情并茂地写信给我小姑,描述在军训跑早操的时候从桂园小树林飘来的阵阵桂花香……啊啊啊,我为什么要提这么不堪的往事。

那么说点别的。美国那个老板拖啊拖啊从八月初一直拖到九月初才把经费弄到手,一边说我这两天给写offer,一边问我能不能十月初去报道。我说没问题啊只要签证能过。结果等了一周她还没动静,没offer去签个毛。我只好写个信小催一下,结果她回信说我现在正在给你写offer……遇到一个催一 ……

有个贱师弟真闹心

北京时间下午4点

冬青: 回国落户口好像也是问题啊。。。

介子: 北京户口是比较麻烦吧

冬青: 嗯, 本以为博士归国比较简单呢

冬青: 一看还是很麻烦

介子: 当然啦

介子: 还要去搞学位认证

冬青: 是啊

介子: 你加油吧。。

冬青: 还必须有接收单位。。。

介子: 哎,不比绿卡容易

冬青: 不过要进高校就没这么多麻烦,我都怀疑外企了解进京户口这回事吗。。。

介子: 了解的。他们也有强大的人事部门。另外不要相信高校——我在国内工作最后那一年,一师姐从美国某州立回某高校,结果住了一年筒子楼,户口档案一团糟。

冬青: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