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再见,温哥华

如果一切顺利,下周六的同一时间我应该已经坐在飞往纽约的飞机上。此时的心情,兴奋多于忐忑,憧憬多于眷念,一如6年前离开上海,9年前离开武汉,或者16年前离开家乡一样。也是这种心情,让我明白,自己骨子里还是“喜新厌旧”的。对旧地而言,我总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就像16年前离开家乡,老妈在车上放声大哭,我的沉重竟然不是因为不舍,而是因为愧疚——“她都这么难过了,为啥我什么感觉也没有”?不过好在我妈经过十年的苦练,终于从大哭过渡到小哭,到红眼眶,到最后可以在我出国的时候催我赶紧走,因为她后面还有牌局……

旧有经验和生活虽然给人带来安定感,却远远不能补偿因为简单重复而引发的厌倦感。相比之下,去融入新城市,去探索学术上的未知,去获取不一样的人生体验,这些大而飘的概念总是在前面闪闪发光。这种蛊惑的魅力有多大,大概Big fish里的少年Ed Bloom亦有同感。有时候我也暗自庆幸,幸好有浩如 ……

林师弟,安息

如果没有猜错,你应该是低几届的师弟,在国内摸爬滚打,直至而立之年。

不想骗婚,或者想活得更自由些,所以开始考虑移民加拿大。

申请时正遇上经济危机,技术移民口收紧,所以临时学了法语,走魁省的省提名路线。

过来以后发现国内学历不被认可,找不到合适工作,所以一边超商打工,一边学热门专业。

有点小自恋,偶尔秀秀肌肉。每日学习打工两地奔波,只想早日安定下来。

这大概也是很多同志对人生的规划吧,你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只不过是遇到了一个变态而已。

结果一不小心,身首异处。还闹到现在人尽皆知,视频照片漫天飞。

不知道你有没有跟父母出柜,也不知道他们如何面对铺天盖地的新闻。

希望 ……

没头脑和不高兴

题目是胡乱起的,纯吐槽发泄,绕行。

最近状态绷得特别紧,处在一种很难被取悦的状态:比如JACS小改就可发的消息就让自己高兴了小半天,比如六周了结了一个项目也没什么成就感,比如准备手上这篇论文也没有“终于写出来”的轻松感……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前途未卜。要是下一站博后能指哪打哪,自然不用这么紧张;又或者能力不够,彻底死了那条心,当然也不会这么折腾。可现在,刚好卡在不上不下的地方。胖也处在这种状态上,申的学校都给了面试机会——能当“面霸”,可算是大好消息。可正式结果出来之前,心里也是七上八下患得患失。

更何况两个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要申到同一个城市去,或者至少是相邻的两个城市——比如车距在两小时左右,这样还能在中间找个地方住,各自开车一小时往返学校也还能接受……这些个事儿,一想压力就来了。

当然压力来了也只有顶住,好在还能互相顶着。胖说为啥我们俩都这么辛苦,我安慰他说,事业上升期辛苦点,应 ……

高校一梦十五年

又到了八月十五,到这里已经整整五年了。拿这五年时间换一个学位,自我评估一下还是值得的。当然也许能做得更好,如果有些弯路当时绕过去的话;但现在也只能自我安慰说这些挫折都是学习和成长的过程。

再往前看的十年,是在国内高校混的十年。总的说来遗憾太多,硕士三年和工作三年尤其荒废的厉害——以至于连自我安慰都做不到。温水煮青蛙,亦复如是。

现在站在这个时间点上,原有的计划又被修正,“到东部去”因为正太的缘故变成了“到南部去”。而因权衡种种因素,导致中间凭空多出了一年的间隔。虽然不算是真正的gap year,也可以稍稍休整一下,重装出发。

下个五年,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方向钻下去,真正做点有意义的工作;生活上怎么着也要稳定下来,像过去十五年这样“每两三年搬一次家,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场景,也该结束啦。

鸡毛蒜皮2

我本来打算抱怨一下两三人两三事儿的,但是最后觉得还是应该反省一下自己。因为这样的小事儿不值得去大书特书,能引起自身心情波动,那不过说明目前的心态不稳定。

也许这就是毕业心态吧,要从一个熟悉的地方抽离,再次面对未知。之前以为自己不会有这种问题,因为对这种“几年一转”的方式已经非常熟悉了。──毕竟到目前为止,年岁里近一半时间,都耗在高校里。不过随时间临近,还是会心生不安,以致于各种琐事都凸显出来。这就好像免疫能力低的人,免不得经常头疼脑热一样。

总之还是要自我警惕吧,可不能在中年琐碎大叔的路上发足狂奔啊啊啊啊 😕

鸡毛蒜皮1

一、

二楼那个永远一脸怨气的台湾女人来咣咣咣地砸我客厅的门,说要用洗衣机。我说没问题,反正我已经洗完了,就把衣服转到干衣机。她又说,过会自己也要用干衣机。我说你这不还没用么?等你用的时候再说吧。她倒也无话可说,一脸不情愿地回自己房间收拾要洗的衣服去了。

我抽出干衣机的滤网一看,上面全是她用过之后没打扫的毛絮。一下就怒了,清理干净以后大力把它插回去,然后砰地一声把我这边客厅的门关上。

过不到一分钟,那个永远一脸怨气的台湾女人来咚咚咚地敲门。我说什么事?她说你为什么要摔门?

我说一是因为您用过公用的洗衣机不清理,二是您来砸门非常地不礼貌。大家都是成年人,如果您想被尊重,请也尊重别人。

她说:我也不觉得你比我更礼貌。你为什么要当面摔门?

我觉得话已经说清楚了。何况礼貌这件事,只有是与非两种状态,纠缠谁比谁更不礼貌是件很荒诞的事情。于是,转身离开,关上门。

她在门那边说,我 ……

偷得浮生半日闲?

题目是胡乱起的。不过这两天总算把论文的intro写完,并改过一道。双倍行距45页,不到2万字,引215篇文献。其实不算写完,还有一些背景知识介绍的不够详细。只是再在上面花时间已经太不明智了,也只好作罢。

写得时候感觉还挺有收获的。比如很多文献看过不记得细节,这次刚好复习一下。再比如把这几个项目相关方向上的大图景梳理了一遍,知道自己的项目在里面能填什么样的小缺口。

不过也暴露了很多问题。比如对整体工作量的预估不准,不能有效地把大问题拆解成若干小问题,工作效率不稳定,当然这些都可以拖延症的相关症状。另外有时候完美主义癖发作,人变得非常不理智,比如花3小时去找一篇1891年的论文……

刚写完的时候思路还挺活跃,还有很多延展开的话题想说──关于在科研中享受发现的乐趣,又要提防不要把自己器化成“数据分析终端”。结果睡了一夜那些情绪已经退潮,于是只剩下这样干巴巴的总结。不过总算开始有情绪更新了。:D

休耕

明天去机场接正太,各位圣诞&新年快乐 :tree:

戒一周

戒blog、rss阅读和各种sns一周,以提高时间管理能力。

不能饭否

师妹在前排答辩,答辩委员会在中间审问,我们在后排发呆,或者看帅哥——后半句特指大鲵,他刚刚冲过来耳语:你有没有发现,答辩委员会里面那个物理系的教授很吸引人?hmmmmmm,说实话确实挺cute的,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子迷人的笑容还有高高瘦瘦的身形……年轻有为还这么帅,上辈子得积多少功德分。 😳

比较无聊,就去网上晃了一下,发现饭否重开了,旧帐号还在。从08年8月到09年7月,用了一年,400多条,几乎全是废话,跟我预想的那样。这也是我之后再没用过微博的主要原因。微博这种形式,助长我自己的话痨——总会想着说点小俏皮话,抖点小机灵,发点小牢骚,于是静下心来做事的自控能力被削弱,自我反省的时间也更少。

我试着从400多条里找自我成长的印记,貌似也没有。可见对我个人,无论是用作对想法的沉淀,还是用作对观察的记录,微博都没有起到效果。当然这都是基于小我的考量;大里看,靠屏twitter关饭否来防民之口,是非常可笑的。

廉颇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