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天使爱混蛋2

说点题外话,今天冲到美国大使馆签证,一路还挺顺利,就是不停等啊等。签证官是个小mm,一共就问了两个问题,接着敲了15分钟鼠标,然后很惭愧地跟我说在找某某条款,于是我迅速告知她这个条款因为xx原因对我不适用。她顿时松了一口气,说那行签证肯定没问题,但是还是要走一下流程。于是还是被check了,不过据她说只要couple of weeks。
因为等得太无聊了,就在使馆里把2写了。

题记:天使不是头一个天使,混蛋还是那个混蛋。

在混蛋看来,混蛋和天使的缘分始于一篇论文,虽然天使声称实际的感觉来的更早。

其时混蛋已经在浙大混到了研三,处在写毕业论文的紧张时刻,急需一篇关键文献支持自己的推导。无奈浙大校方购买的文献数据库太小,没收录那篇论文,倒是清华的数据库有。他灵机一动,天使不是在清华读研么,找她下就是了。

天使是混蛋低 ……

天使爱混蛋1

丑话说到前头:闲到写老套故事的份上,深深地鄙视自己。

混蛋恋爱了,而且还是法语系美女,这让一寝室的兄弟都大吃一惊。吃惊是有理由的,混蛋这人大四了,还一副生活不能自理的模样,床上桌上无一处不乱。脏衣服总是往桶里一塞,塞到满了才被拿到水房蓄上水,而且往往一放就是一两周,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开洗。出门也是经常衣冠不整,头发乱蓬蓬地像鸟窝,一只袖子卷着一只放着,按十几年后的流行语来说,远远就散发着浓浓的屌丝气息。

这样不起眼一人,在男女比例六比一的物理系,高攀一法语系美女,基本上满足一出荒诞喜剧的全部要素,搁元代拍叫《西厢记》,搁当时拍叫《喜剧之王》,搁现在的话大概叫《屌丝的逆袭》。不过混蛋对这事算多大的福分,并没有什么清晰认识,因为这事对他来说也是十来年头一遭,超过他的理解范围。他的情商还不到理解男女感情的地步,在学校露天电影院看《鸳 ……

你好,再见

一、

他还是决定要飞,从温哥华到罗马,周四走,周日回。

这个决定下得并不仓促。一来来回机票上千刀,二来整个行程72小时,有一半的时间在飞机上。更何况——值得么?他想不清楚,只是反复研究行程的细节,妄图从这些细节上的巧合中窥探上天的征兆。比如他有一笔航空飞行点数,300刀,有效期截止在周四,过期作废。比如周四中午做完系内讲演,两小时后飞机起飞,时间刚好不冲突。再比如蒋格的生日就在周日。

他以前不能理解那些病急乱投医的人,为了治疗癌症,宁肯去吃臭虫,或者蟑螂。经历了这一段小心思,大约也明白了。面对不能驾驭的未知,索性抛却自身的理智和判断,寄希望于外在的力量。——即便不能解决问题,也有一种“我在努力解决问题”的错觉,或者至少心态轻松一些。

他打电话给蒋格,告诉他自己的计划。蒋格犹豫了一下,说这样会不会太辛苦;紧接着又说,不要带航空大箱子,我房间小,不好放。他在电话这边皱了一下眉,有点莫名 ……

《想不出题目来,贴着试试?》1

番薯,理科宅男,常年浸淫在实验室内和瓶瓶罐罐打交道,往永久性脑损伤(Permanent Head Damage)的道路上大步向前。理科宅男在情感市场上一向是滞销品,番薯尤甚,因为他还是一个同志。当然宅男也是可以发挥职业专长的,比如多伦多就有宅男利用自己掌握的硬软件知识,给自己发明组装了一个机器人女友,拥有完美三围,乖巧可人,还能干个家务聊个天。可惜番薯学得是功能基因组学,虽然现在能做到激活线虫脑部基因改变其性取向。但是从改造线虫这种只有数千个细胞左右的生物到改造人,跨度稍微大了点。番薯琢磨着发挥专业优势这件事,不甚靠谱。

好在这时代网络普及,也算给番薯一线生机。他试过交友网站。不过这交友网站,看着热闹,收获却不大。按番薯的想法,他希望对方心地要善良、有足够的自我认同、对二人关系有长远打算、有专长、有生活情趣、最好有点“为世界留点什么”的情怀。不过大部分人都是一上来要数据和照片,没兴趣和番薯废口舌谈人生谈理想谈道 ……

The Zahir 4

十、

大黄毕业了。她本来可以继续留在温哥华本地的汇丰银行,但是她觉得那里的工作不符合她的兴趣方向,所以还是走了——她就是这样,看重生活的意义,着眼于将来;对居留身份、糊口这些现实的事情,并不是那么在意。

走之前,她送给我一本书,The Zahir。她说她是一口气读完了,我放在那里,一直都没看。有些书,是需要特定的心境和经历去配合的。

大黄6月去了一趟欧洲,算是毕业旅行。她知道我也有去欧洲旅游的计划,约我同行。我推却了,说时间安排不过来。我是8月去的,转机在西雅图的时候,收到大黄一封信。

信里,大黄说,“一些以前很模糊的问题似乎慢慢的变得透彻和清楚。我必须得承认,I do like you, as always, more than I thought. 即使现在也是。……可能我们比其他人幸运,至少我们还是close friends……只想让你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地方你可以来。你知道,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过得开心,就像我希望我自己过得开心一样 ……

The Zahir 3

七、

我跟大黄说我要回国一趟,没过几天就走了。我想这样的分开,冷一冷,也许就此散了。假期短暂,加上也没心情回家乡去应酬亲戚,就带着父母去了一趟北京。在北京,我妈要去看看蔷薇,我的ex-gf。她对蔷薇有一种奇异的好感,总是和我念叨,即便蔷薇不能做媳妇,做干女儿也是好的。我也没有拒绝,大家见了面,爬了长城,逛了故宫。她们要合影,我负责拍照。看着她们在取景框里开心的样子,我开始想,这一生如果自己不能快乐,能让她们快乐也行吧。

送父母上了回家乡的火车以后,我在上海呆了一晚,等着搭回温哥华的飞机。那晚是平安夜,上海的朋友都有应酬,或者是和女友,或者是和家人。我自己一人留在宾馆,远离了刚开始适应的父母的唠叨,忽然觉得房间有些太过安静,即使电视被开的很大声。那一刻,我觉得心里空空的,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我想起了我妈和蔷薇的笑脸。

我没有告诉大黄具体的回航时间,但是在码头遇到了她, ……

The Zahir 2

四、

07年秋天,我又恢复到单身状态。大黄的生日,是和我们一群人在她家过的。期间我接了东部一个师妹的电话,聊了一会儿。回家后在msn上遇到大黄。大黄说,如果对人家女生没兴趣,还是不要多联系的好。随即我们就聊起了感情问题,聊着聊着就变成了一个真心话的游戏。我们轮流问对方问题。

大黄:你有女朋友么?
我:No. 你有喜欢的人么?
大黄:Yes. 你喜欢的人在身边么?
我:Yes. 你喜欢的人学理科么?
大黄:Yes. 你喜欢的人学电子工程么?
我:Yes.

我们都不再讲话。那一刻心里有一种奇特的满足感,像小孩发现了自己埋在沙堆里的贝壳。

之后我们开始约会。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日子平静而温暖。有一次大黄生气,我捏了捏她的脸,问她怎么了?她的眉头立刻就舒展开了。——我们像是相处了很久的夫妻,反倒不太像是刚开始约会的情侣。

五、

我是gay,初中的时候感觉出自己的不同,大三的时候完全确定。但是,确定是一回 ……

The Zahir 1

一、

2010年8月15日,是大黄、羚羊、猩猩和我出国四周年。我给羚羊打了一通电话寒暄。羚羊说,介子你不应该再和大黄做朋友;远离她的生活,否则她没法开始新生活。我辩解说,我们之间的问题已经梳理清楚了,我们现在就是好朋友。

同一天,我在msn上遇到大黄。大黄说她打算明年申请去美国读心理学博士。我说,好啊,不过为什么不考虑申请温哥华呢,既然你已经提交了加拿大的移民申请?

大黄问,你会留在温哥华么?

她的问题让我想起了和羚羊的对话。我没有回答,换了话题。我们聊起了最近看的书。我说我快把The Zahir看完了,看到文中的“我”在Zagreb的冰冻喷泉上行走许愿。那一刻,他顿悟了爱和依赖之间的区别,把自己从Zahir——这个由相思带来的执念——中解脱出来。

大黄说,是啊,我们也在尝试解脱。
我说,不,我已经试过并且终结了我的Zahir。你呢?
大黄说,我试过,但是不确定。
我说,如果你摆脱了,你会觉得放松。否则 ……

关于理宅1、2

估计这个系列一时半会我也不打算再写了,交代谜底吧。1和2,都有相对应的真实故事;哪怕是细节和心理,都有据可考。只是,真实情况是反过来的——1在生活里是一个异性恋故事,2才是一个同性恋故事。

我想表达出来的观点是,爱情本身和性别无关的,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去对待自己的感情。很多人以社会压力甚至父母亲情为借口来玩世不恭,来糟蹋自己和他人的感情,这并不应该是爱情的常态。我想做的事情是写一些单纯积极的故事,还原爱情本身的面目。

我问了一圈朋友,无论是直人还是同志,是否觉得这两个故事别扭,或者缺乏真实感。结果没有人觉得故事本身是别扭的。这对我来说是好消息,因为它们印证了我的观点。

至于写的怎么样,没好意思问。因为我也知道故事写的很坏,糟蹋了素材本身。一是文字驾驭能力比较弱,特别是这样的题材和写法。二是要在做实验的间隔见缝插针地写,没法好好整理。当然也许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写文章的目的性太强了, ……

理科宅男恋爱史2

我一朋友野鲤,算起来二十有七,感情上也是白纸一张。

我跟他开玩笑说:你也是一白白净净大小伙,又系出名门,就算你没追mm,也有mm倒追你吧?他一摊手说:别提啦,我也不是没被人表白过,但是跟我表白的不是mm,而是dd。——这就是传说中的“招gay体质”么?Anyway,野鲤跟那小伙最终做了好朋友。两人还经常切磋爱情观:野鲤谈他的交gf观,那小伙谈自己的交bf观。有时候两个人聊的太自然了,搞得那小伙反而有点不自在,问野鲤:你不觉得别扭么?野鲤说:你要做gay这件事,既然劝你也劝不动,我也懒得劝了。

话说野鲤也不是没动向。半年前在网上认识了国内一女生小虫。一开始小虫还挺主动的,言语之间透漏出喜欢他的意思。野鲤觉得这长距离网恋不靠谱,就打消了人家小虫的念头,两个人顺势做了好朋友。大学理科,向来都是男女比例失调,僧多粥少。所谓物以类聚,像野鲤这样的资深理科宅男,他的那一帮朋友也好不到哪里去,全是大龄剩男。野鲤本着“资源充分利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