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oming out 11

正太有一个读心理学的朋友,博士在读,同志,形婚。他在自家门后面挂着自己博士项目的海报,说是用来展示给父母看的。照他的原话说:“既然他们不能理解我是同志这一事实,那总要有点我的什么东西给他们理解吧。”

猛一听觉得搞笑,转念一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理解自己儿子是同志这件事,不见得比理解一篇博士论文更容易。小伙跟父母已经出柜多年,还被逼婚,于是跟父母发狠:“你要我结婚,没问题,但我只能跟拉拉形婚。”父母竟也答应了,甚至于在婚礼上还很开心──发自内心的。

正太跟我转述的时候,说他不能理解为啥这一对父母还能“发自内心”的开心。我说,也许他们根本不觉得“同志”是儿子不可改变的内在属性,也许他们以为“同志”这回事就是一场大病──说不定儿子这么一结婚,冲冲喜,病就好了。另外,儿子这一妥协,又给了父母虚妄的希望──“说不准这孩子就是年轻犯浑,人生路上起起伏伏,走走弯路总会 ……

Coming out 10

其实这个“出柜”这一过程已经没什么好记录的,因为没有戏剧性场面么。简单讲就是一句话:某天我在餐厅碰到旧时同学梨蕊,于是出柜了。在她的惊异稍稍平复之后,我们就一些个话题聊了一下。

梨蕊现在修教育学。在她们的教学培训中,专门有一些课时来讨论“教师应该如何应对有同性倾向的学生”。在发现自己和大部分人不一样以后,这些学生大都会经历困惑、惶恐或忧郁的阶段,甚至会被别的同学所排斥。而教师的职责就是帮助这些学生,告诉他们It is ok to be different.

梨蕊还告诉我她所知道的一个故事。在国内,有一对gay couple A和B,与一对Lesbian couple C和D。A和C因为来自父母和社会的压力而行婚,并住在一起。不仅如此,他们还在努力造人,以进一步让父母满意。梨蕊说,不知道A和C在造人的时候,B和D在干嘛──难道在旁边站在看着?我说我也不知道,总不至于B和D他俩人手两把塑胶花在旁边喊“加油加油再加油”吧?我这话说得有些刻薄 ……

拜年拜年

今天去校餐厅吃饭,看到每台收银机边上都贴着一张绛红的纸条——“Gung Hay Fat Choy”,很是醒目。随即明白这是“恭喜发财”。前两个字是纯粹的表音,Fat Choy这个词本意是“发菜”,也不知道西人看到会怎么理解:XX发菜?那是什么东西?

说这个想起两年前的boxing day,碰到大鲵,他说没想到加拿大人这么喜欢拳击,还专门弄个“拳击日”。我比他多呆了两年,知道个中缘由,跟他说boxing day是过去教堂在圣诞节之后打开捐款箱(box)救济穷人的日子,后来变成老板们给员工派送圣诞礼物盒的日子,久而久之,变成了商家集中降价大促销的日子。

虽然西人不见得明白发菜和过年的关联,倒不妨碍他们冲亚洲面孔讲一声“happy new year”,这也算是东风西渐吧。大鲵还邀我一起周末去唐人街参加那里的过年庆祝,我说还是免了吧,这就跟一月四日庆祝圣诞节一样,不伦不类的。要感受过年,就跟感受真正的中国菜一样,必须 ……

圣诞假期更“新”3

我们没怎么会友,不为别的,只因时间不够。

见到了我妹妹和她男友,一起在圣诞前夜吃火锅。他们来之前,我问妹妹,你男友知不知道情况?她说大概知道了。然后大家就没再提这个话题,心照不宣,倒也相处融洽。后来正太走之前,又请他们一起去一家爱尔兰餐厅吃了顿午饭。小伙听说正太即将坐加航回去,大叹加航难熬,因为不能靠看美女来打发时间——加航向来只有空嫂没有空姐的。这大概也是我们最casual的一次出柜

见了石蕊一对和大鲵夫夫,大家凑做三对,一起玩Agricola(农场主)。玩得时候大家各自用母语进行队内交流,也不用担心策略被其他两方掌握。由于我一记昏照,误算一步,被石蕊一队抢先牵走5只羊,把正太气个半死。最后我军被大鲵夫夫追平,并列亚军。 :swing:

见了杉木同志。正太和杉木一见如故,聊到bar打烊。

也错过了一些朋友,比如去短途旅行的地铁猴夫妇,和长途旅行的猕猴。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 ……

Coming out 9

在北京的倒数第二天,网上遇到老友鸣蝉。

鸣蝉:你住在哪的?

我:人家家里。

鸣蝉:女朋友?

我:男朋友。

鸣蝉:晕。几年不见,品位变了。

我:嗯啊。一直想找个机会跟你说来着。不过你太忙了,所以也没遇到合适时候。刚好你现在休假,就讲讲喽。

鸣蝉:难道是真的呀

我:是真的。

⋯⋯

之后因为要收拾行李,就把blog地址丢给他让他自己看。胖胖说你这样出柜,是不是太不严肃了。我不知道啥时候就变成这样一个浑不羁的状态——以前把秘密看守的那么紧;现在则觉得自己该干嘛就干嘛,没啥好刻意遮掩的。以前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现在则觉得,如果别人接受不了,那是他自己的问题而不是我的。

但是,真要说是完全的胸怀坦荡,似乎也不是。在公开场合,如果遇到陌生同志的探寻目光,我还是会一脸严肃地不予回应。这种反应大概是后遗症——在我的黑暗十年,我总对其他同志心存戒 ……

Coming out 8

昨晚实验室全体去中餐馆吃饭给旧同事送行,散场之后只有香草和我同行回学校。香草提议先去找地方喝杯咖啡再回去,我说行,沿着这条街往downtown方向走,总是会遇到几家starbucks。结果沿途居然一家开门的也没有,两人硬生生地走了一个小时,就真的走到downtown了。既然到了downtown,那也就没必要去starbucks。我带她去了一家我常去的小店。刚进门,就觉得店员今天特别殷勤,不断找话题,最后还在我的moka上拉了一朵花。喝完咖啡,去车站等车,又有陌生人过来搭讪,杂七杂八地聊,多少有点让人莫名其妙。

今天晚上跟大鲵在学校餐厅吃饭,说起这个。我说我知道香草长得很漂亮,但是因为对我没有吸引力,所以也就没想到她会这么受欢迎。大鲵说香草长相有些奇异的美,加上身材完美,很引人注意的——上次大鲵和香草去跳Salsa,整个场地的男人都在盯着她看;这让大鲵很得意,因为只有他才是她的舞伴。他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以前我也跟香草说过:你巴掌脸,大眼睛,皮肤又白,在亚 ……

Coming out 7

� 周五晚上照例无心工作,石蕊、猎豹(石蕊的男朋友)、D、W和我打完高尔夫,去一川菜馆吃饭。因为接近打烊,旁边只有另一桌,中国人,两男一女。女生背对我,无从打量。左一小伙着黑框眼镜,打扮中性,沉静;右一小伙身着紫色V字领上衣,打耳钉,目光闪烁不定,不断投射过来。

我问D那紫衣小伙是g的可能性,D说他觉得两个都是。这也是小规模出柜的好处,就是和D讨论一些话题的时候不用遮遮掩掩有所顾忌。看到众人露出好奇的表情,D解释道,说自己的gaydar灵敏度比较高,所以我会时常拿他的判断做参考。接着大家就聊起什么是gaydar来。石蕊说她一直以为gaydar是一种神秘的力量,类似于第六感一样。D说16岁以前,他也不相信有gaydar这种东西,因为没什么任何感觉;后来慢慢就学会了如何通过观察对方的行为举止,去判断对方是不是g。我说我觉得gaydar除了是一种观察力,也应该包括双方的眼神交流。就像石蕊你在街上走,你也能从迎面走过 ……

Coming out 6

早晨和石蕊出去喝咖啡。我说,石蕊,我有些私事要告诉你。我以前跟你讲的ex-gf,不是ex-gf。

看到石蕊露出非常开心的微笑,我马上意识到她误会了,赶紧解释说,不,不是说我们复合了。事实上,那不是ex-gf,而是ex-bf……

中午去吃饭,石蕊忽然对我和D说:“我现在对人生有些失望。我发现,原来我所看到的the most beautiful love,原来都是男子对男子的——D,你和Alex的婚礼是我所经历过的婚礼中最温馨的;现在虽然你们两个暂时不能在一起,你们在facebook上给互相的留言也是那样的情真意切;而singlet,你可以飞过半个地球只是为了给另一个人过生日……”

我知道她故意有些夸张,但是很感激这种温暖的赞赏和肯定。

Coming out 5

周六和D去石蕊家玩游戏,然后留下蹭饭。

我去了一趟洗手间,回到饭桌的时候,石蕊忽然很严肃地对我说:“是时候你向我们坦白,告诉我们真相了。”说到这里,石蕊顿了一下。我心说,我就去上了个厕所,你们这么快就把鸿门宴摆好了?好吧,不要严刑拷打,我这就招认好了……正这样胡思乱想呢,石蕊又接着说:“你到哪里偷偷练习过这游戏,以至于一上手就打赢我们全部?”

今天跟D去看车展,又说起这个事情。D说你当时一脸囧相,太好玩了。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石蕊呢?

我说可能随时吧?其实跟石蕊这一类的朋友坦白,我到是没什么好尴尬的,但就是一直缺乏一个契机。现阶段,我跟朋友出柜的标准很简单,就是他们足够尊重我的个人隐私,而不是把它当作一个茶余饭后跟别人打牙祭的谈资。按说符合这一标准的朋友还挺多的,但好像很大一部分都还不知道,可能也就是一直缺乏这种契机吧。总不能明天中午吃饭的 ……

初探G Bar

D第一次约着要去Gay Bar貌似都是两三个月前的事情了。后来各种事情耽搁了,直到今天才成行。

下午喝咖啡时我跟W说晚上要去Gay Bar,W说你要小心啊。上两个月在温哥华有一个女的出酒吧时候被一群恐同分子暴打,电视台还做访谈采访她,声讨歹徒来着。D也说,不知道这个地方什么情况。要是气氛诡异,我们就风紧扯呼。

7点钟,我们坐车出发。到了地方以后发现里面很冷清。只有一排人坐在吧台上聊天,其他地方都是空的。我们俩就要了两瓶啤酒,坐在沙发上自己聊。

D说他和Alex去过旧金山的Castro街,也就是Milk他们建设的gay社区。他说当地人非常和善友好,于是他和Alex打算牵手逛街,结果被路上行人好奇观望,不得不放弃。我说这还挺有趣的,为啥在gay社区你们两个牵手还会被人好奇观望?D说可能在外面街上大家还是比较害羞吧,不比在酒吧里。(正说着,有两个人牵着手走进酒吧。欢快地和周围人打招呼)我说在中国,现在也有人在筹建同志社区了,而且也有人在不断努 ……

123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