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oming out 21

Coming out 21

算算距上次见父母,已经有三年之久了。

这三年,我们联系甚少,基本上几周才会通一次电话。每次都是我爸在qq上留言说“你妈想你了”,我才勉强打过去。而且往往不出五分钟,大家就会因为意见相悖而不欢而散。于是我收线、冷处理,直到下一次我爸留言,才被动地打电话回去。如此这般,周而复始——很难想象在国内大学里读书工作的那十年,我都是每周至少打一次电话回去的。

不过见面并没有什么陌生感。毕竟朝夕相处过十几年,人再变,也脱不了旧时的影子。当然区别也是有的,那就是不用再端着,不用再掩饰自身的秘密,所以真实一些,放松一些,彼此之间互动也更多一些。亲人之间本来就应该是一种情感上的眷恋,而不是长幼尊卑的牵绊,不是单纯血缘上的粘连,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见面这期间的互动在weibo上吐槽过,这里重抄一遍存档, ……

Coming out 20

写这个20是由几件事触发的,随便做个想法的小总结,所以废话多于故事。

我觉得自己出柜一开始,是伴随着自我认知的。对自身的想法和定位的清晰程度,通过这样一个互动的过程来确定,这也就是所谓的“真理越辩越明”。另一方面,它是对“自身和这个社会之间关系”的一个颠覆和重建,有利于培养对他人和社会的信任感,让自己变得更加开放和阳光。

过了一定阶段,自我认识基本上比较成熟,出柜就变得更加务实。比如我不再和远方的朋友出柜,因为大家都在各自的生活里面渐行渐远,出柜并不会带来什么好处,反而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做大量的解释。但如果经常见,关系又不错,那藏藏掖掖所需要的成本反而更高。所以这几天在msn上遇到在纽约的阿牛同学,我就把出柜这个事情解决了,免得以后交往的时候尴尬。

总的说来性倾向是个人隐私,既 ……

Coming out 19

写到19,但其实12 – 19都是关于父母的。算下来这场漫长的出柜到现在刚好七个月,到目前为止只是一中各表自行其是的阶段,并未达到最终的谅解——当然前途看起来还是光明的。

这以外并无其他出柜。一方面是因为有别的正事在,另一方面也是谨守奥卡姆剃刀原理——“如无必要,勿增实体”。期间邀请了老板和同办公室的白羊参加婚礼,但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出柜这件事跟做试验、推公式、写论文是一样的,“三天不念口生,三天不做手生”,越拖越不知如何开头。眼瞅着白羊这周二就要休年假了,只好赶鸭子上架把这事办了。

周一中午我们俩去图书馆喝咖啡,回来路上我跟白羊说,我有事要告诉你。然后就有点卡壳,白羊一看这神色,很体贴地说,你慢慢来,别急,要不我们去树底下那长椅坐一回,慢慢来。然后我就说,没事,我还挺得住,其实是这样的,一直跟你说 ……

Coming out 18

上次电话差不多是一两个月之前了,光用不欢而散来形容是不足够的。基本上我妈翻来覆去说的还是老一套,“这问题是心理作用”,“有病要早治”之类的。我当时正在写报告的中间,非常焦躁,就很直接跟她说,如果只是这几句话,那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另外我已经定好七月结婚了,这事板上钉钉没有回旋余地。我妈很生气地回说,那你就当我们这两个老家伙已经死了好了。

我听了以后很难过,但是事后反复想,也没想出更好的处理方式。我要软一些,给他们虚妄的念想,只会让他们更加忧心忡忡患得患失,长远来看就是钝刀割肉,只会让他们更难过。不如现在就把结婚这种“最坏”的消息摆到台面上,让他们接受事实。这样之后无论发生什么,都是好消息了。

这次电话刚好也赶上国内的父亲节。寒暄几句就开始说结婚这事。我妈说反正自己家的儿子自己知道,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现在知道拦不住,也只好死 ……

Coming out 17

一、

其实差不多是去年12月中发生的事情,当然我也是听朋友转述的。

话说认识ZT前的那几个月,我在网上还挺活跃的,比如在交友网站贴个自我介绍,或者跟人聊个QQ/MSN什么的。这么就认识了一个某高校教师竜,聊过几次,话题不多,也就不怎么联系了。后来竜出国读书,刚巧也申请来了同一个学校。去年12月中,竜在中餐厅遇到我们系里的同学,聊了起来。竜跟人说,我认识你们系的介子,好像最近回国看他bf去了。我同学一听就迷糊了,说你弄错了吧?我们系是有个叫介子的,不是人是个男的,回国看gf啊?回头我问问他去。

当然我同学后来也没来问,大概专门来问一下会显得尴尬又无聊。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因为出柜前就有承担各种后果的准备;经过这几年的心理建设更觉得没有问题了。不过写一下,也算给各位提个醒吧,一旦出柜,就意味着这个消 ……

Coming out 16

继上次之后我跟我爸还在MSN上谈过一次。这次措辞非常激烈,原话就不贴了。简单说就是他依然觉得“同志”这一属性是后天习来的,可以通过纠正或者治疗的方法加以去除。而我给他贴的那些访谈和资料,他自然也没有看。

过了一天我爸让我打电话回去,说我妈想念我,想跟我聊聊。拖到晚上我才打了电话,我妈一接电话就问你怎么回事。我反问她,你知道的是怎么一回事?然后就说开了。

我妈我爸的很多看法以及提出的问题都非常的典型,不管是同志自身还是其父母可能都会有过这些想法,比如“你只要找一个喜欢你的女生,不要挑三拣四,对她好,就能建立幸福家庭。”

换个说法,就是婚姻是两个人的生存之道,和爱情无关。这在上一辈人来说可能是比较普遍的想法,一个主要原因也是因为那时候物质不发达,婚姻和分房、升职这些生存要素都紧密联系在一起。比如池莉就说过,她嫁 ……

Coming out 15

在放父子对话之前,有些话我想写在前面。

每个家庭都是不同的。所以要不要出柜,什么时机出柜,怎么出柜,取决于一个人对自己的了解,对父母的了解。这种了解,包括精神层面,以及身体状况。

大鲵说他不明白我为什么先通知我爸而不是我妈,因为好像一般来说母子感情更深厚一些,接受起来也更容易一些。其实我也觉得我妈接受起来没问题,这是母子感情之间的天然纽带决定的。但是我妈是那种很随性开朗的人,我不知道这样的人突然接受重大变故的那一瞬间,身体的接受能力——毕竟她有时候心脏会不舒服。

我跟我爸的对话也是这样直来直去的。因为家里一向有民主的风气,没有哪个人有所谓绝对的权威,基本上靠道理说话。也有朋友说,你是不是对老人太苛刻了,毕竟老小老小,老年人都有小孩脾气,要哄着。有时候我也在想,我是不是逼我 ……

Coming out 14

一、

7:09:59 PM 我爸: 孩子你好;爸爸认为有那么多的女孩爱你。你还是找一个安家吧。感情是慢慢培养的。你不要对女孩要求太高。生活就是这样。你先前的想法是万万不可取的。爸爸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女孩爱你就会给你带来终生幸福。这是正道。望你三思。男女结婚,才是完整的家。你的孩子才有爸爸妈妈啊。孩子在这样的家庭里才能健康成长。

7:11:20 PM 介子: 我觉得你需要对这种情况多一些了解,然后再做出判断。我希望你能看一个凤凰卫视的纪录片。或者南方周末最近几期做出的访谈

7:12:51 PM 介子: 只有充分了解,才能有准确的判断。我并不认为我一定对。但是如果说服我,你需要对事实和情况多一些了解。如果不接触这些信息,只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是无助于沟通的。在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我经历的痛苦,以及给别的女生带来的痛苦,你是无法想象和理解的。我知道你和妈会有一段 ……

Coming out 13

有点小失眠,所以补点小总结,顺便把13这个数字跳过去。

我爸的反应在我意料之中,要让他一下就接受一个五六十年来从来没接触过的概念,是不现实的。从整个聊天过程来看,他一直在尝试论证我的不正确——这其实是好事,表明他正在进行逻辑思考。至于他是三五天、三五月还是三五年接受,我心里也没有底;也许他一生都不能接受。

但我是这么想的,这个尝试,我总要做。因为最坏的可能,就是他始终不能接受。即便那样也有补救措施,大不了就继续骗他们,说自己曾经“一时糊涂”,现在“改邪归正”了,然后找一个拉拉形婚。如果我不试的话,父母百年之后,我肯定会后悔的。因为他们心目中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

至于为什么选这个时间点,是因为我对目前及未来的生活有足够的把握,或者说觉得自己的情况在硬件上已经能够说服父母接受。父母内心最大的担心主要集中于两 ……

Coming out 12

9:14:49 PM 介子: 吃饭了么

9:15:07 PM 我爸: 刚刚吃过。

9:15:18 PM 介子: 打算睡午觉么

9:15:23 PM 我爸: 网速很慢。

9:15:46 PM 介子: 哦,刚刚忙啥呢

9:16:24 PM 我爸: 上开心网看看。

9:16:31 PM 介子: 是网络慢还是电脑慢?

9:16:43 PM 我爸: 都还好吧。

9:17:05 PM 介子: 还行,有些事想跟您聊一下

9:17:07 PM 我爸: 也不清楚

9:17:16 PM 我爸: 好啊。

9:17:44 PM 介子: 你有没有猜过我一直没结婚的原因?

9:18:00 PM 我爸: 没有。

9:18:25 PM 介子: 没有想过还是没想出来过?

9:18:54 PM 我爸: 我从没想过。

9:19:38 PM 介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