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无知者无畏

我工作那两年,经常和一台X射线衍射仪打交道。简单说这个仪器就是用高能电子轰击铜靶,从而产生特定波长的x射线。这仪器也有冷却水循环系统,需要技工定期维护。当时辐射圈(不是光文艺啊娱乐啊才有圈的)内就盛传着这么一个关于技工故事。

话说有一技工,中专程度,常年负责维护水循环系统的电机部分。做的时间长了,慢慢就懈怠了,觉得这铁柜子一样的机器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射线什么的更是浮云。于是就不在乎标准规程了,还经常开那些专业人员的玩笑,说他们读书读多了读傻了,整天穿的跟孕妇似的。(这可不是taobao上所谓孕妇用的防辐射服,这是含了铅的防辐射服,货真价实,能吸收x射线的。)

有一次,他得了手藓,干活的时候奇痒无比,忽然突发奇想,说x射线不是可以杀菌么,干嘛不利用一下。于是他把仪器打开,把手放进射线束中。慢慢地,手真的不痒了。等他把手拿出来的时候,手已经发黑……后来,就只有截肢保命。

这事说起来像是八卦 ……

冷笑话单元3

创新性

大鲵去看了Devil,回来以后抱怨说太烂了。他说最可笑的是导演在访谈里面说,有人拍过电梯恐怖片,有人拍过恶魔恐怖片,但是从来没有人拍过恶魔在电梯的恐怖片……我说这不奇怪啊,很多论文introduction里面也是这样:有人研究过蛋白A,有人研究过客体B,但是从来没有人研究过蛋白A和客体B结合……这就好比有些人吃过披萨,有些人会用筷子,我是第一个会用筷子吃披萨的。这或许还不是最无聊的,有些文章给人的感觉是这样:一般人都用筷子吃饭,但是我通过一系列实验发现,筷子也是可以拿来锄地的。新倒是新的,但是有什么意思呢?

思辩2

我有时候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思维方式差异如此之大,大到仿佛跨了物种一般,大到甚至让人怀疑两方必有一方是非Chnops生物。

一、常识

每次看豆瓣上有人吵中医问题(1,2),就有这种感觉。其中有些评论还挺好玩的,比如这个

2009-09-14 14:36:49 绵羊头 (∴避灾祸∵养喜神)

不管中医有没有效,他的大方向是对的。

西医用一种药物抑制某一种疾病,却不顾这种药物对其他器官的伤害,西医医生说,我只管治这个病,副作用一定会有的。
我们又不是医生,又不是研究学家,驳来驳去的,自己闹着玩呢?

“是药三分毒”是常识。因为有这个常识在,中药的化学成分的毒副作用,不但不需要深究,还可以默认为无害。西药标出来了,反倒成罪证了。

这让我想起老板说过的一个趣事。有一次她去投文章,审稿人意见说,你这观点结果都不错,就是数据误差大了点……结果老板写信给编辑申辩说,现 ……

专业精神III

长颈兔说:夏天在国内时(我)还在想,在国内很多读硕士读博士的人,都不是喜欢那个学科,(或者)对里面的问题感兴趣,而只是觉得应该有个“高学历”而已。于是人们的学历越来越高,简单的工作也莫名其妙地要求什么硕士博士来做,就业年龄日渐推后,教育却越来越糟。后来一想,中国好像自古以来都这样,科举考得好就可以做官,读书就是未来的“敲门砖”。造成的现象就是,看上去做官的都是读书人,人人都是读书人,但大部分读书人的读书,却又不是出于内在兴趣。读书,被异化了。

其实,“学而优则仕”,也不是国内独有的思路,而是亚洲的普遍现象吧。韩国有一个组和我们有合作项目,上次就他们的样品问题发信给他们。第二天,那个大老板手下的小老板回信,有点得意地解释说,自己大老板现在升官了,是XX大学的XX系主任了,有很多行政事务要忙的,所以具体的科研事务由他来代答。

我老板说,她不太明白,为啥亚洲教授会这么热衷于行政事务。我们这里的 ……

前途

最近好像聊来聊去都是跟前途相关的事情。

M君打算转博。一则是目前工作形势不好,二则在组里呆的还挺舒服,三则直接转能节省两年时间。
这倒都是非常正面的理由。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他,有没有想好毕业以后干嘛。如果只是为博士学位而去多花3+年的话,是有些亏的。读之前,总要有一些更远的目标才比较好。这样的话,读书才是一种通往梦想的手段,而不是把问题延后的权宜之计。

ZG君这两天被老板k了,说他“不好好学习,实验也不会设计,不再刻苦”。ZG很生气。我觉得他生气倒不仅仅是因为老板说了重话,而是这种重话其实部分说明了事实。人在内心深处,总有自己不能接受和面对的弱点。一旦这个软肋被人戳中,难免会恼羞成怒。

过了一晚,ZG怒气消了,再跟我讲的时候,思路就清晰很多。他说自己在担心,到底自己是不是搞科研的料。我想说年轻人做科研,急功近利再正常不过。而这种急功近利,都是一堆后顾之忧闹的。毕竟是三十而立的年纪,不是说不热 ……

123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