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记一台能看电视的冰箱

【下文中的冰箱/电视/水果,全是比喻】

去年4月,A君到我办公室,说觉得目前的项目可以写论文了。我说那你组会讲讲吧。如果一个课题在组会或者会议上能讲清楚,那确实可以动笔写文章。他说好。

组会报告讲得很细,完了问我感觉咋样。我说感觉像是做了一台能看电视的冰箱。冰箱模块和电视模块简单地拼接起来,严格意义上讲确实是新玩意儿,问题是这样组合的意义是什么?

“可是没人做过啊?”

是新的没错,但是它只是简单地组合,没有实现协同效应。等于你额外费了一些工时,做出了一个没有任何额外功能的东西。

“但是它是新的啊?”

……

我理解学生的心态,辛苦做出来的东西,好比自己的小孩,是容不得别人说丑的。但是如果我们课题组向学界推出一款看电视的冰箱,业内人士一眼就能看出,里面没有任何新的概念,读完也不会有任何启发。有没有概念性的创新,就是好论文和坏论文的分水岭。就目前这个阶段来说,这就是个三区的水 ……

勿忘初心

最近的几件小事:

一、
学校周转的房子除了地砖和电路,近乎毛坯。只好请装修公司去局部改造。因为工作量太低,排不上装修公司的优先级,被折腾拖拉了好几个月。我前后去过很多次,和楼下保安大爷、装修小工头都打过若干次照面,却也仅限于打个招呼,问个进度。Mother-in-law去帮忙照看了一次,听到的信息量就远远超过了我。
她说那些人对楼里老师多有抱怨。比如有次工人送装修材料上楼,和某住户同乘。该住户应该是某位老师或者家属,很不客气地质问他,说你送装修材料为啥要坐电梯,碰坏了电梯怎么办?怎么不走楼梯?然而事实上,电梯已经按照住户规范做好了保护,交过押金和使用费,且装修单元在七楼。

二、
某科研团队A是大导师,带若干小导师,再带若干博士生硕士生这样的金字塔结构。某小导师在食堂,撞见同团队的硕士生做勤工俭学。大概是每天中午帮食堂收拾一下桌椅餐具,给十块钱,包一顿午餐。该小导师认为这样会影响学生的科研学习 ……

比遇到一坨坏老板更惨的,是遇到两坨

老板招博后的事情搞了一年了,一直不怎么顺利。资质差点的吧,她看不上。资质好点的,又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最后黄了。比如一个德国的女博士,在工作即将开始的两周前,忽然写信说不来了,因为原本给她老公offer的纽约一实验室忽然budget被cut只能取消他的offer,所以出于家庭的原因她不愿单身匹马来美国。再比如另外一个本土的男博士,写信说又拿了一个瑞士的offer。“瑞士那地方钱多假多生活舒适,换我也不会留这边啊。”老板在组会上表示理解,虽然一脸得不高兴。

三月份总算有一个有点眉目的,(叫他A好了,)除了跟老板面试,还顺便在组里做了一个报告。这种求职的报告一般都还比较精彩,候选人恨不得会把压箱底的东西拿出来,方方面面充分展示。我听下来第一感觉,这个候选人博士和第一任博后期间的工作量都挺大的,合成的分子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是下了不少苦工的。不过老板倒是一副不太满意的样子。后来跟老板 ……

纸婚

纸婚

临行前两天老板忽然提出要续约,说你可以考虑看看,甚至如果不愿意呆满一年,也可以签一年到时提前走,这样身份、医保的问题不用太担心。老板说完,又意味深长地说,当然这个会上你也可以看看别的机会,一脸探口风的表情。我呢,虽然觉得此处不宜久留,又确实没想好五月之前值不值得再折腾,所以爽快表示项目做完了再走人。

开会开了四天,每天都是从早八点到晚十一点,到最后一天已然有点撑不住。其实单看算报告和poster的时间,每天也只是八小时。但是因为食宿全包,吃三餐都要和其他学生老师一起social,也不轻松。当然会下学到的东西也不比会上少。特别去听了一场基金申请的Q&A,还挺长见识的。

会上见到了前老板,听完我报告问了一句,这是你目前的主要项目么?我讪讪地说还有几个别的,心虚地想前老板大约是有些失望吧。后来和她约谈了一小时,讲讲未来 ……

我们的lab是花园,花园的花朵真鲜艳

至少也是两三年前吧,nsf(类似国内自然科学基金)要求申请funding的时候必须提交自己工作对公众的意义。当时遭到了普遍抵制,说这是基金会官僚化的表现,有外行指导内行的邪恶苗头。有些科学家把那一项空着,更激进的甚至写“没用”。

可这种佃户对地主的战争,最后赢得肯定是地主啊。经济衰退一开始,基金会就叫苦说地主家里也没有余粮了,钱必须向纳税人负责。纳税人呢,经济好的时候还能花钱支持一下科学,现在经济不好失业率这么高,再烧钱就面临“要太空还是要现实”的功利选择。所以在经费紧缩的情况下,受损最小的是nih(国家卫生研究院),如果做个肿瘤研究啥的钱还是很丰富的。受损最厉害的是nasa,什么地外文明搜寻之类的统统都砍了,大幅削减到以至于某些科研城都成鬼城了。nasa当然也没有坐以待毙,为吸引公众眼球也是煞费苦心。又是开“砷基异形”发布会搞标题党,又是发布网游吸引年轻人,甚至还搞了一首 ……

处海龟

白羊在前老板那里博后期满,13年正式海归。前几天问他近况,说是在接洽若干学校,但是还在等文章——因为文章正式发出来以后好一点的学校才肯接收。另外在进高校之前还不能去其他地方工作,必须做海带。

问他为什么,他说从国外博后期满回来后,只有直接进高校才算海外引进人才。一旦归国之后有过其他工作精力,就丧失引进人才的资格了。换句话说,只有处海龟才值钱,一旦回国被其他工作破了处,就卖不出价钱了。

我开始还觉得挺搞笑的。后来一想,国内高校的处女情节不仅针对海龟的,对土鳖亦是如此。想进好一点的高校,就必须是应届毕业的硕士博士。一旦在别的地方上过班,就基本上再没机会了。

再一想,其实还有很多有趣的条条框框。比如看出生,现在有些高校招人已经发展到不但看你博士毕业的学校,还要看你本科是哪里毕业的。哪怕是一个北大博士,如果本科不幸读了师专,就不要了——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近十年前亲见的事实。

为什么会 ……

入职42天

总结一下,工作进展还是挺慢的,由几方面原因造成的。

1、知识断层

之前和现在的老板算起来是同一个学术圈的,但是大家做的东西风牛马不相及。换言之,我在做博士论文项目时积累的那些经验和知识,在这个新组基本上都用不上。反倒是之前做一些边角项目时候所学的东西,还能和现在的项目扯上关系。这么一来,就形成了一个很大的知识断层,需要通过大量文献阅读来弥补。这是个需要下苦功的事情,不是读几篇文献就能投机取巧解决的。投机取巧的话,硬憋也能憋出一个项目计划,或者设计出几个实验来,但是哪些实验更能揭示问题本质更重要,哪些只是边角料,我就没有办法分辨了。

2、技术断层

因为和之前的学术方向不一致,所以有很多新的技术要学。可是这个组正逢青黄不接之时,之前会做样品加工的人都已经毕业或者出站了。雪上加霜的是,组里 ……

微博上的奇葩

起因是我在微博上被一个叫做TopAssignment-代写的人关注了。出于好玩我就吐槽了这么一句:

居然被@_Assignment代写 关注了,这是羞辱么。等你能代写Nature论文以后再来关注我好了,定重谢
10月8日 05:44来自新浪微博
结果没想到,还真有人(飞意云亦)私信给我,说能代写Nature文章!大半夜的把我吓精神了,赶紧接触一下!以下对话转帖——
飞意云亦:亲我们可以写Nature论文
我:哦?那你开个价
飞意云亦:您那多少字?
我:无所谓,只要能发,通讯也成
飞意云亦:中文还是英文 多少字?
我:英文,3000字左右,包括supporting information和插图
飞意云亦:我们这可代写也可代发

篱门日高卧,衰懒愧无功

这事从头说要扯到5月初,我发了一份博后申请给耶鲁一教授。到7月初收到回信,对方让提供推荐信。之后过一周对方约面试,顺便给我提供了面试流程。先是要给对方全组做一个学术报告,限时一小时;然后是一对一面试。

报告很轻松。本来么,这些内容在正式场合翻来覆去讲过不下十遍,而且从15分钟的到60分钟的报告都做过,所以对不同时长的报告所应该涵盖的细节和深度,都还算有些经验。这次比较有趣的插曲是,他们还请了一个高中生来旁听。在我讲完大背景之后,那教授打断我,问那个高中生听明白没有,然后让我以高中生能理解的方式再解释一遍。经过这插曲,我在每段内容之后刻意留了点时间给他们消化和提问。

报告之后是一对一面试。我还挺喜欢这次面试过程的,因为心态上没有感觉是在被考问,而是在探讨“大家能什么层面上合作”和“工作模式是不是合拍”之类的。对方先是介绍了一下项目,说 ……

记一次不成功的合作

这事始于二月份,前文有述。当时因为觉得他们数据有问题,我做了点初步实验。实验结果支持了我的假说,不过我没继续做下去。老板问我为什么,我很直白地说,如果只是一篇第二作者的文章,我觉得没必要花那么多时间——除非是发Nature。

后半句当然是玩笑了,不过这个体系之前已经发过4、5篇文章,在合成方面已经没有什么新意,再想做点新发现只能做表征——这大概也是他们找我们合作的契机——但是如果表征是论文主体,并且靠我来做的话,只做第二作者就有些心理不平衡了。

所以最后妥协的结果是,他们出人,派学生过来集中做两周;我们出仪器以及指导。第一周一切都还顺利,拿种花来比喻的话,算是把播种、发芽搞清楚了。不过关于接下来怎么做,两个组思路上开始出现分歧。按我们理解,下面应该把生长、开花和结果研究清楚,这样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会很有说服力。但是他们却希望研究一下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