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想变成橘子的苹果

老板是一根苹果粉丝,而且还是一个control freak。上周,老板又跟师妹理论起来。起因是师妹的毕业论文里有非法字符,而且私人电脑崩溃要重装。老板觉得师妹应该在实验室的苹果电脑上写,否则有论文丢失的风险;而师妹觉得这样她没法自由安排自己的写作时间。两个人在实验室的办公室里理论了半个多小时。老板把“如果你一意孤行,风险自担”这句话翻来覆去讲了不下5遍,连我在边上都被吵得心神不宁。后来发现我不是唯一心神不宁的,石蕊说她当时恨不得跳起来要老板闭嘴⋯⋯大鲵说,你们生气是因为感同身受,觉得将来有一天自己也会遇到这样的处境。但是我觉得,你们没有必要这么生气啊——将来的烦恼,应该由将来的自己承担。现在患得患失,无助于将来,不如处理好当下的事情。石蕊是比较强悍的,她觉得应该和老板斗争,争取自己的权益,要我也支持她。

这周我好好想了一下,觉得自己目前时间异常紧张,只能尽量减少麻烦,减少自己和老板可能出现的摩擦。刚好我 ……

思辩1

一、

豆瓣上有一篇文章,讨论代孕与代孕交易的。原文下面,有人施施然地评论——“我觉得一切人身交易都是可耻的。”

我回复:“一切人身交易?那么大脑算不算人身?卖大脑活动的产物——知识和技能,算不算人身交易的外延? 一个人如何运用自己的资源,在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下,都是值得尊重和保护的。用“可耻”做道德评判,未免想的太简单了吧。”

觉得这个话题挺值得讨论的,今天又过去看,发现应者了了。唯一一条新评论是:“其实一切交易都不可耻,只要是双方自愿、对它人无伤;倒是站在一边指指点点的人最可耻。”

不禁有些兴意阑珊,如果讨论只能停留在占领道德制高点上,争谁比谁更可耻,那就变成吵架了,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值得思考和讨论的题目。

二、

讨论是很容易演变为争吵的。争吵简单粗暴,又有煽动性,很容易激起看官情绪上的共鸣。共鸣之后就是集体无意识地宣泄,只管讲的爽,不管有没有道理,不管所讲的道理有没有 ……

如果我是你

我有一朋友,冬菇,科院博士,名校讲师,美国TOP20高校的Post-doc;已婚,gay。

冬菇有次劝我,“如果我是你,博士毕业马上回国,抢占位置;早日结婚。”我拒绝的很干脆,干脆地让冬菇有点小尴尬——毕竟他也是出于好意。那天的对话不欢而散,但也给了我一个契机,去整理一下我听过的种种“如果我是你”。

16岁,高考。
班主任说,“如果我是你,我就放弃中科大。今年重点和本科合并成一批志愿,没有重点保护线。你考不上科大,就连本科都读不了。”
我听了,从此和dream school失之交臂。虽然母校是很好的名校,但耿耿于怀多年,到底意难平。

好友说,“如果我是你,我就去报热门专业。”
我没听,选了自己喜欢的。虽然读本科有段时间,因为看不到方向而失去兴趣,但是做科研做到现在,自得其乐。

20岁,考研。
同学说,“如果我是你,我就弃考。你考研复习三个月,每天还不到两小时,其他时间都忙着打游戏。何必浪费两天考试时间呢,不 ……

问道于盲2

光宗:为了爱的性,才应该被推崇。你认同么?对于性观念的选择,你的价值标准和尺度是什么?

李银河博士有篇讲稿,《性规范在现代的变化》,写的很好,有兴趣的可以读一下原文。原文概括了三种人的性观念。第一种认为性代表自我放纵和罪恶,只有以生殖为目的的性才是正当的。第二种认为性是爱的需要,没有爱的性是不道德的。第三种认为性是一种娱乐方式,是人生若干种快乐的来源。

应该说第一种人现在已经不算主流了吧,即使对于主体人群。对于同志来说,第三种人貌似更加常见。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并非同志独有的现象——夫子也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如果问我是否只推崇第二种。我会说,哪一种并不重要,因为持不同性观念的人,只要能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并且不伤害到别人,都有资格追求幸福和快乐,都值得被祝福。

我更想聊一下关于性观念的选择过程,也就是所谓的“尺度”。我觉得这种选择,应该是在经过思考 ……

问道于盲1——出国专业选择、感情

1、关于出国申请的方向

小寒:压力很大,因为在做的实验不但辛苦(低级体力劳动),而且还意思不大(有时候就是一个模式,换不同的物种操作而已)。换个方向申请出国的话,又怕成功率不高。

我觉得做科学的话总是有两块工作的。一块类似于设计师的工作——运用灵感和激情,依靠经验和能力,去做一些价值和意义很大的事情;另一块类似于裁缝的工作——模仿成熟的风格,小修小改。比如这里改改扣子,那里改改领子。在能力和眼界还达不到的情况下,人都是只能从模仿做起的。而这种模仿本身,就是磨练能力和提高眼界的过程。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放弃或者蹉跎。就像我自己的本科和硕士那七年,不喜欢自己所做的,看不到前途方向,一路闲晃过来。如果早些意识到这只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或许会更好吧。

至于出国申请方向,要做好两手准备。一边申请自己喜欢的方向,一边申请能拿到offer的方向。我当年申请自己喜欢的那个方向(分子生物学),基本 ……

一见钟情

前几天有人问我,你觉得长相在交往中占多大比例?

我想两个人要长期相处,大概心地、格局、性情、爱好或者志趣上,总要有一些相通之处才行。长相的话,反倒是过一个接受限度就好。所以我对一见钟情就定终身这类型的故事,总是存疑的。一见钟情,应该算是第一推动力,让人有深入了解对方的冲动。如果两人发展的好,所谓的“一见钟情”,自然可以让这段关系增加传奇色彩,锦上添花。但是如果只有落花,没有锦在下面托着,那落花也就只有随流水了。

周末和D等车的时候,他也说,他的Alex其实外型上不是他的type……但这一点也不妨碍他们现在整天在facebook上打情骂俏,互诉衷肠。

昨天网上遇到YL,她说,“一见钟情,也很可能,就是那个人的长相和气息,太符合你潜意识里面的那个人了”。想想也有道理,正所谓的相由心生,那心性和修养,总会由神情举止散发出来。

……

老爸

老爸

一、

前几天老爸的QQ签名档换了——“退了,也交接了,清闲了。”

这才想起,老爸今年是该退休了。

我在qq上问他,现在你每天都在忙什么?

他说,你妈妈种了很多花,有时候帮帮忙,或者拉拉二胡、上上网、散散步。

其实我应该跟他开玩笑说:不止吧,你还要忙着在网上偷菜吧?

二、

今年5月初,国内早晨5点半,我看到他QQ登录,问他怎么这么早起;他敷衍我,说一会还睡。

我开玩笑说,你该不是起床就为了偷菜吧。他说是的。

我没言语了,只好说,那你赶紧着,偷完就去睡。他说好的。

时光倒退20年,这样的对话就在我们之间发生过。只是那时候教训人的那个,现在在回答“好的”。

当然如果我补上一句“答应好,还不赶快行动!”就更像当年的他了。

后来时不时的,他的QQ会在早晨5、6点左右亮十分钟,然后离线。

我跟他开玩笑,说你的农场收成如何啊?他忽然扭捏起来,说 ……

游戏规则2

羚羊同学问我,为啥唐骏去微软工作的时候,微软没有查他的底?

我想西方的体制是这样。社会默认你是好人,遵守规则。所以去电影院买票,票根上会印场次和时间,却没人会查——因为默认你是好人,看完一场会自动离开,而不是赖在电影院里一个厅接一个厅地看。

但是如果发现你破坏游戏规则,破坏的是你的信用度和将来的机会,不要说找不到工作,申不到房贷车贷,连信用卡都申请不到。所以Nash在拿到诺贝尔奖以后,讲自己最期望的事情,就是希望得诺贝尔奖这件事能挽救他已经垮掉的信用度,能够让他得以申请到一张信用卡。

以前老板招过一个印度博后。招她来之前,问她有无博士毕业。此人尚未答辩,却跟老板说自己已经完成了博士学习的所有要求。结果老板招她过来用了半年,偶然发现她没有毕业证,只好将她清退掉,并且再也没有招过印度学生。有趣的是,她还振振有词,说自己只是说完成了博士学习的所有要求,从来没有说自己答辩过。(这种&ldquo ……

游戏规则1

唐骏的克莱登大学文凭被方舟子纠出来了,目前两个人打了四个回合,基本情节是这样:

第一回合,

方舟子说,唐骏的加州理工学院博士学位造假。

唐骏秘书说,方舟子有人品问题,在自我炒作,不回应。

第二回合,

唐骏说,我拿到的就是美国的博士,还是西太平洋大学(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的。

方舟子说,这个西太平洋大学根本就是一个卖文凭的野鸡大学。

第三回合,

唐骏说,西太平洋大学有两个,在夏威夷的是野鸡大学,而他读的是加州的西太平洋大学,是正规的。

方舟子说,加州的西太平洋大学同样是没有获得认证的、卖文凭的野鸡 ……

孩子,你有两个爸爸

孩子,你有两个爸爸

7月1日是加拿大的国庆节(Canada Day),晚上有焰火表演。

在看焰火表演之前,D去书店买了一本书,Dan Savage写的Kid: What happened after my boyfriend and I decided to go get pregnant. 这本书记录了Dan和他的bf如何收养一个小孩,并且一起生活十年的故事。据说Dan Savage他们本来是打算是找一对Lesbian生小孩的,但是后来改变主意,通过open adoption的方法收养了一个小孩。书是99年出版的,据说很成功,以至于时隔十年,还被改编成音乐剧。

等焰火表演的那段时间,D说他之前没想象过结婚,也没想象过有小孩。但是他的丈夫Alex现在很渴望有一个小孩,所以他打算先收集一些材料看。

关于小孩这个问题,我们交换了一些看法。

1、获取途径

D说他不喜欢找陌生女子代孕的方式。否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