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而立

Dear 大叔,

见信如晤。

看到来信开头,百感交集。清淡平静的文字下面,是只有在长距离相思煎熬中的我们自己,才能懂得的牵挂和期盼。

可却不知该如何回复。说来有些蹊跷。近些年来,每次生日,自己或多或少会横生无数感慨。或慨叹知音难寻,或慨叹人生空虚苦短。今年生日,却几乎要在稀松平常中度过。特意去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一脸天真又无辜的淡定。

心里,却是满满的。现在我有你。我和你分别有你和我的现在和未来。管它时光匆匆流去还是静静流淌。都与我们无关。

说起来,咱俩年龄相仿,都已三十而立。二十年多前,我住在南方一个不太知名的小城。回忆中,童年的时光,是悠长的,无边无际的。孩童时候的我眼中,世界是广阔的,未知的。那时的父亲,还年轻力壮;那时的母亲,还梳着黑黑的麻花辫。童年的片段,就像侯孝贤的电影一样,悠长又缓慢。转眼间,父亲和母亲已经两鬓斑白。成人后的我,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成天辗转忙碌,甚 ……

而立

Dear 正太,

见信好。

虽然天天见,却也好久不见。两个人各自困在事情里,一转眼竟然已经从元旦过到五月。说来这也算运气不坏,让两人的忙碌基本同步,否则闲的那个,怕要横生相思之苦。我有时在早晨将醒未醒之间,感觉你就躺在我身边。或者在路上,在休息的时候,想着能一起吃吃饭、散散步,该有多好。好在你的考试、我的论文,马上都要告一段落,让人充满期待。

前两天我爸妈去台湾旅行探亲,要离家一个月。走之前他们托孤式地把家里金银细软的藏匿之地一一交待清楚,让人无端心生紧张。我妈感叹这一走,家里七八十盆花恐怕都要干死,毕竟来看家的亲戚不会那么上心照料。我妈还絮叨,前几天新闻上播有小孩吃治疗青春痘的药,结果引发忧郁自杀,你可千万不要乱吃治痘。我听到莫名诧异,简直要反感起来。难道她对我的印象,只停留在离家求学之前的十六岁?还是说,这个家就是她的结界。结界里面时间正常流动,草木正常生长;结界外面就无论魏晋,昏 ……

瞬间 (I)

瞬间 (I)

(1)某天半夜,做梦惊醒,心跳不已。于是哼哼唧唧的捅了一下身旁的介子。这家伙平时睡眠质量奇高,一般的声响都不大可能惊动他。当然我也没打算把他弄醒,只是确认一下他在那里就好。没想到他突然一颤,像是第一反应似的,眼睛都还没睁开,转过身来就迅速一把抱住我,问怎么回事。那一脸关切的憨样子,还真是让人心疼。

(2)从武夷山飞往厦门的红眼航班上,乘客不多。跟介子找了一个很偏的位置坐下。起飞不久,机舱的灯就逐渐暗了下来,机舱内布满暧昧的昏黄。介子突然从座位下抽出手来,在我面前摊开手掌,微笑着,示意我把手放过去。虽然有点意外,但也就是犹豫了几秒,我就把手伸了过去。于是,昏暗中,两人互相依偎,十指紧扣,低声聊天,紧张,兴奋,又甜蜜。过了一会,两人都不说话。一侧身抬头,发现他也刚好在静静的盯着我,眼神温柔又邪恶。心想,他这个时候可真帅。

……

方舟子抄袭?

一、什么是学术不端

周五吃饭的时候遇到猩猩。我告诉她:“《法制日报》发了一版的《方舟子涉嫌抄袭总调查》,说方舟子涉嫌学术不端。”猩猩马上说:“学术不端?他是搞学术的么?”然后我们只有相视而笑。

那么,什么是学术不端(Academic dishonesty)?wiki上有相应条目。简单说,就是各种涉及“正式学术活动”的欺骗,它的形式包括:剽窃、造假、欺骗、作弊、行贿、破坏、渎职。

按照这个定义,方舟子涉嫌的抄袭问题,和学术不端并无关系。因为他没有实验室、没有经费、没有仪器、没有学生,文章也不是发在专业期刊上,没有人会误以为这些工作是他做的。他自己求学做博后那几年,算是学术人士。但是学术人士并非终身名头,现在他写科普文,就和学术无关。这就好像官员涉嫌的行贿受贿,不能划归到学术不端里面,一个道理。

正因为如此,讨论方舟子对人对己执行双重标准,有点无的放矢。因为科普和学术论文,本来就是两个标准。

二、学术打假 ……

分子调控下的性偏好

北大生科院院长饶毅的课题组新被nature接收了一篇文章,关于血清素(5-HT)对小鼠性偏好(sexual preference)的影响,这也是第一次关于“分子调控影响哺乳动物性偏好”的报道。

小组发现缺乏中枢血清神经元的野生雄性小鼠,虽然不会出现嗅觉或者信息素感应缺陷,却会失去性偏好。也就是说,这种小鼠在试图交配的时候,不会在意对方是雄的还是雌的。小组还发现,如果阻断小鼠体内血清素的形成,那么这种小鼠会丧失性偏好。而补充血清素形成所需要的中间体,35分钟之后,丧失性偏好的小鼠会出现针对异性的性偏好。

因为小鼠的性偏好是通过嗅觉来驱动的,而人类不是,所以老鼠的这个实验不能用来推断血清素对人类性偏好的影响。Keith Kendrick指出,他们曾经增强或者减弱血清素在人体内的功能,结果病人的性欲强弱会受到影响,性取向却不会。

 

─── ……

散交情

青枫(ex)在QQ上给我留言,说半年后会告别加拿大,之后再见面就难了。刚巧下个月到此地开会,问能不能道别一下。我回,“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地球这么小,山不转水转的。保重。”

这样说的时候倒也没什么波动,可能心里早已道别了。如果他碰巧路过,在一起吃个午饭什么的,也没什么吧,就像见一个普通朋友那样。

去年十月,去北京见ZT,给他看以前的照片,有一个目录是青枫的,我顺手就删了。ZT先是以为我有备份,后来知道独此一份,还小小地惊异于我这种漫不经心的淡漠。

其实也不是那么决绝,要把和这个人的历史都删除。和青枫在一起拍的照片,都还散布在某些按时间排序的小目录里。那随手删除的,是青枫他自己各个时期的照片。其中有一大部分,还是我自己厚着脸皮从他电脑里拷过来的。我只是想,既然散了,就是普通朋友了。有交集的部分,是彼此共同的回忆。没有交集的部分,是那个人自己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就不用留着了。

去年,跟菠菜聊 ……

母亲

一、和英雄母亲的聊天

介子: 开玩笑的。你的智商令人堪忧啊!!!

胖梅: 钱财大事岂容玩笑乎。cry~~~~~~~~~~~~~~~~~~

介子: 哭,就知道哭。你看看人家家孩子,二十多岁就赚40多亿港币了。你再看看你

胖梅: 谁啊?梁**?

介子: 对啊。

胖梅: 啊。我也有啊100亿。上次有人出100亿买了儿子,我没卖。她三个才40亿太便宜了。你也是个小眼睛的,只恨自己没子宫啊

介子: 谁?谁这么有钱

胖梅: 我老公啊~~~~~~~~~~~

介子: 卖啊,你太笨了!卖给他,不还是你的

胖梅: 呸!你这个利欲熏心的东西

介子: 还凭空多出一大笔钱买化妆品包包

胖梅: 我不要化妆品包包又不是表演画皮

介子: 唉,真是,不争气。你以前还不是很迷过一段时间。还绿泥白泥的糊墙一样的抹了满脸。

胖梅: 在儿子面前,神马都是浮云~~~~~~~~~~~~~~

介子: 啊,跟我妈有的一拼

胖梅: 哈哈。你怎么和我儿子比,我儿子做梦都说要一直和我在一 ……

再不相爱就老了

姚晨宣布离婚,听到两种声音,一种说“姚晨离婚了还让我怎么相信爱情”,一种说“我就知道”。说法不一,殊途同归,都是太过看重结果,而忽视了其他。

我看了一下他们的离婚声明,里面有这样一句话:“爱情和婚姻,没有失败,因为即使我们选择了结束,也还是彼此生命中最信任的亲人。而那美好的过往,让我们坚信,无论爱情还是婚姻,依然值得用生命去追求。”

到底还是境界不一样。两个人最终能不能在一起,要倚仗天时和地利,还要看两个人成长是不是合拍。这结果,往往不是能自己控制的。但是如果经历一场,两个人通过交流和磨合,学着和人相处,学会坦诚相待,学会信任别人,学会付出努力让对方开心,学会接受和感恩对方的付出,慢慢去探索什么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努力让自我完善⋯⋯那么,即便最终不能在一起,这感情也不是无意义的。

我们分享过生命,见证过彼此的成长,让自己和对方都因为这段感情而变得更好——这种留给对方的印记,是分离 ……

10年

昨天整理这15天的照片,手指错按在“下一张”按钮上。近500张照片立刻在眼前更替快进,像是一部跳帧的动画片,一分钟不到就过了一遍,然后周而复始。我看了5分钟才罢手,觉得这“动画”挺贴合我对圣诞假期的感觉:短,很短,短如一分钟——就仿佛还是12月17日,我在收拾行李的空档,发了一分钟呆;然后一晃神,2011年的第一天也要过去了。再一想,其实一年也挺快的,有时候想一些事情,已经弄不清楚是10年发生的还是09年发生的。所以总结总是要写的,虽然“新年开始的愿望都是放屁”。

我把10年的blog飞速扫了一遍,面无表情地。

1-3月,在自知不可维续的关系里驻足纠结。发生过的事情已经沉淀下去了,再看那些因之而起的字句,翻来覆去啰嗦纠结的,自己都觉得面目可憎。亮点是3月底跟大鲵互相出柜,对个人成长意义很大。

4-6月,伤口逐渐结疤平复;期间伤疤犯痒,忍不住挠,稀稀拉拉拖了许久。亮点是和长颈兔的一次讨论 ……

介子语录(1)

终于回到北京。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离别后的情绪还是很低落。还有时差要倒,必须撑着不睡。闲着没事,还是写点有趣的东西,就当自我情绪调节吧。

虽然介子平时涉猎广泛,还曾经是某BBS读书版版主,但终归是个地地道道的理工男,头脑清楚,逻辑清晰。在多数时候,其思维的straight程度,让我不得不怀疑,介子到底是直的还是弯的。有真实故事为证。

(1)到温哥华第二天,我们去北温的森林吊桥及附近的一个小型生态博物馆参观。我看到一个硕大无比,半径大概在1.5米的灵芝标本时,很惊叹的跟介子说:你看你看,那么大的灵芝,大自然多奇妙亚。介子凑过来看了一下,微微一笑,说:嗯,是挺大的;不过这么大的灵芝,理论上来说已经木质化,其实没有药用价值。。。。。。

(2)介子上火长痘痘。我正好带了夏桑菊,便说要冲给他喝。他面带难色,还是喝了。然后说,其实,夏桑菊只是几种草的混合,其功效不是直接解毒,而是是让人中毒,激发人体自身的免疫功能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