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初心

最近的几件小事:

一、
学校周转的房子除了地砖和电路,近乎毛坯。只好请装修公司去局部改造。因为工作量太低,排不上装修公司的优先级,被折腾拖拉了好几个月。我前后去过很多次,和楼下保安大爷、装修小工头都打过若干次照面,却也仅限于打个招呼,问个进度。Mother-in-law去帮忙照看了一次,听到的信息量就远远超过了我。
她说那些人对楼里老师多有抱怨。比如有次工人送装修材料上楼,和某住户同乘。该住户应该是某位老师或者家属,很不客气地质问他,说你送装修材料为啥要坐电梯,碰坏了电梯怎么办?怎么不走楼梯?然而事实上,电梯已经按照住户规范做好了保护,交过押金和使用费,且装修单元在七楼。

二、
某科研团队A是大导师,带若干小导师,再带若干博士生硕士生这样的金字塔结构。某小导师在食堂,撞见同团队的硕士生做勤工俭学。大概是每天中午帮食堂收拾一下桌椅餐具,给十块钱,包一顿午餐。该小导师拦住学生,再三劝阻他不要继续 ……

Q

上周末师弟到纽约散心,几个人相约在乔家栅吃顿饭。虽然是初次见面,倒也一见如故:几人聊得虎虎生风,话题密得水泼不进,以至于寸土寸金的中餐馆店员频频来催我们退席。于是转战Little Italy的小酒馆,喝点小酒,直到小店即将打烊以及师弟嗓子哑了才作罢。

基友聊天,有几个话题多半绕不过去,比如“怎么自我认知自我接受的”、“感情生活啥情况”、“有无出柜打算”以及“留下还是回国”等等。“自我认知和自我接受”这话题,尤其有趣。作为基友的成人礼,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一个特别的经历体验。有些人的认知过程还拉得特别长,长得都不像临时状态了——有些定义里甚至把他们(“questioning their sexual identity”)从LGBT里划出来单列一类,称之为Q一族。

就我之前以及当下认识的这些“八五后” ……

纸婚

纸婚

临行前两天老板忽然提出要续约,说你可以考虑看看,甚至如果不愿意呆满一年,也可以签一年到时提前走,这样身份、医保的问题不用太担心。老板说完,又意味深长地说,当然这个会上你也可以看看别的机会,一脸探口风的表情。我呢,虽然觉得此处不宜久留,又确实没想好五月之前值不值得再折腾,所以爽快表示项目做完了再走人。

开会开了四天,每天都是从早八点到晚十一点,到最后一天已然有点撑不住。其实单看算报告和poster的时间,每天也只是八小时。但是因为食宿全包,吃三餐都要和其他学生老师一起social,也不轻松。当然会下学到的东西也不比会上少。特别去听了一场基金申请的Q&A,还挺长见识的。

会上见到了前老板,听完我报告问了一句,这是你目前的主要项目么?我讪讪地说还有几个别的,心虚地想前老板大约是有些失望吧。后来和她约谈了一小时,讲讲未来 ……

12年

转眼13年第一个月过去了,12年的总结还没写。拖着不写,问题也不会自动解决;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检讨一下去年的新年愿望。

1、团聚。

唯一做到的只有“团聚”。实话说,这个团聚在纽约的成本非常高。就他的职业发展来说,这个国出得有些晚,早个三五年可能更合适。12年出来,就意味着毕业时候跟比自己小三五岁的小朋友争职位,算是开历史的倒车。就我的职业发展来说,局限在纽约这一特定的城市来找博后,在这个经济大萧条的环境下,几乎是孤注一掷。

但是团聚是当前不得不做的事情。若再花几年各奔前程,谁也不能有百分百保证感情在此期间不出意外。尤其本来就是长距离开始,不比那种相聚多年偶然离别的情况。

2、找好下家。

这个算是勉强做到。一个城市就这么几所学校,每个学校就这么一两个教 ……

摩登家庭

摩登家庭

我妈问我:你们现在的钱是怎么一个处理法?我说,基本上都是自己花自己的,但是为彼此花钱也没有计较。我妈倒没说什么,说了一会儿又说,反正结婚这事儿现在也不像过去,觉得不合适离也是可以的;等你有什么想法什么变化,就顺其自然好了。我打个哈哈就过去了,不过心里知道,我妈对我们结婚其实还是挺放不下的,所以大概心里还是有幻想:那一天儿子忽然转型,还能再回到常规婚姻的“正轨”。在她看来,两个男的,加上分开管账,本来就不太像一个“家”——她心目中传统意义上的家。相对来说,我爸倒是很开明,他跟我们反复讲,只要你们俩感情好就行,别的是次要的。

因为和传统婚姻不一样,所以也会收到一些问题。比如说最常见,我们两个人的攻受问题。这算是人类的思维定势吧,总希望能够用旧有经验来认识处理新情况——因为传统婚姻里有阴阳相济, ……

你优质,却单身,是因为你不够努力

写这个题目要被一群人打脸了。我认识的这群朋友,个个都很优质(就不一一点名了),但是大部分都单着。

首先我觉得一般来说这单身还真不是眼界高造成的。买东西还希望物有所值呢,为什么谈情说爱反倒要找个不尴不尬的凑合?自身优质,自然希望找一个优质的。黛玉不能配焦大,就是这么个理儿。再说人的感情是有限的,投入一次必然少一次,这是人本能的自我保护机制。好比我自己经历两任bf,为这两段感情前后飞过欧洲和国内。如果和第二任的正太没成,多半我还会为第三任再飞一次。但是第四任第五任呢?还有这样的精力和勇气么?我不知道。既然感情这么珍贵,不找个优质的,难道要被劣质的一次又一次伤害自己感情(和肉身)么。

我觉得找不到合适的,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不上心。找朋友和找工作,本质上是一回事,无外乎这么几个方面——自身有什么特质,喜欢对方(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什么 ……

三七二十一

三七二十一

速写,趁七月二十一的记忆还新鲜。

一、花童

ZT对请胖梅的儿子来婚礼还有一些顾虑,让我先问问胖梅。胖梅说,让小朋友从小开始了解世界的多样性,挺好。小朋友听他妈妈说两个叔叔要结婚,不声不响地跑到外面的草地上采了一大把小野花,装在一个大大的购物袋里,说是送给ZT的礼物。

二、老板

上周四跟老板谈项目进展。老板说,我已经收到你群发给婚礼宾客的邮件,知道你们不收礼;但是我送你的礼一定要收,你没得选择。要说有选择的话,你可以在“礼物”和“钱”这两项里面选一样。然后老板回顾了一下自己当年的婚礼,说,“我们当年跟你们情况一样,也是结婚不久就要搬家,所以我们让客人统一送钱而不是礼物。后来我们搬到加拿大以后,用客人送的钱买了一些家具,然后把家具照片发给大家,告诉他们我们把钱 ……

11年

话说时间过得真快,转眼11年就过去了。如果不偶尔记一笔,完全是不着痕迹。

先检讨一下11年开头许的愿望——

1、提高Time management的能力

2、多团聚多交流

3、智慧些,沉稳些,心胸再开阔些

4、写好论文毕业

5、规律起居、健身

6、找好下家、有趣的研究方向

135勉强归类为“需要努力做到的”以外,246是“必须做到的”。

盘点一下:

1——有所进步。尤其11年下半年工作效率有大幅度提高。

2——有所进步。和ZT7月12月团聚两次,差不多7周。和父母也在年底捅破窗户纸,现在还在僵持。回国见到若干新老朋友,感觉很不错。不过和本地的朋友交流的少了。

3——进步不大。心浮气躁,线性思维还是比较明显。

4——完成。整个过程比较磨人,但还算是比较顺利吧。

5——没完成。前半年忙毕业,后半年忙博后,12月更是过着猪一样的日子。

6——没完成。

写一下今年的新年愿望:

1、团 ……

Re. 离别

我说要写篇文章给ZT。ZT说,不许诋毁不许歪曲不许贬低,只能夸大吹捧和表扬。于是我憋了两天,什么也没有写出来……这个腊月,我们分享美食、风景、电影、游戏、无所事事的时光,以及感冒病毒。回想起来,可以说是理直气壮地懒散着,单纯简单地自在着,全然没有多余的期望和想法。

这样的和谐状态,让我已经失去评价他的视角,以及评价自己的——就好像刚回来就马上发现自己胖的不成体统,穿什么都像怀揣个西瓜一样突兀滑稽;可在一起时候,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任何变化,哪怕新增了10斤的赘肉。同样的,ZT的优点和缺点,已经模糊边界,溶在这个二人小生活里。

我想,如果腻在一起整整一个月都不烦的话,那余生还是挺让人期待的。

当然也有遗憾。比如在峨眉山上,ZT接了一个工作电话之后,变得有点心不在焉,急吼吼地要回去,猴子也不想看了。我以为是那个工作电话 ……

离别

我们坐计程车去机场的路上,几乎一句话都没说。车里空气很沉闷,跟车窗外的天气一样。我把头扭到一边,盯着车窗外,尽量不跟他发生眼神接触。

这次相聚的时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长。从3号到30号。四个星期。但是,毫无意外地,在我们每天磨磨蹭蹭,腻腻歪歪,不务正业,贪吃贪睡之间,时间溜得无影无踪。如果不是我还记得饭桌上的鲜花换过两次,如果不是我还能想起跟他在一起去吃过哪个馆子,见过哪些朋友,打过哪个游戏,爬过哪座山,看过哪部片子。。。我差点就忘了我们到底是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还是在从家去机场的路上。

我很享受这种坦然的,毫无牵挂的,漫无目的的浪费时间,消耗生命。异地恋的妙处在于,两个人相聚的时候,可以心安理得、略带报复性的挥霍时间。但它的可恶之处是,在你渐入佳境的时候,将你唤醒。

有了前几次离别的经验,我提前好几天为今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