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中山公园的郁金香

昨天傍晚趁着天明,提前下班赶到中山公园拍了些郁金香。看过色彩明媚的郁金香,心情大好。希望能把好心情也带给那位正在煎熬奋战找postdoc的介子同学。がんばって!!干巴爹!!!

中山公园的梅

转眼间,拿到offer也快小半年。老板仁慈,知道我要走,基本不给我分配新的项目。每天朝九晚五,早上起来给自己做早饭和午饭,下班后去健身房,每晚睡前不必为第二天工作感到血压上升,而是可以安静的刷豆瓣,上微博,周末跟朋友聚会玩耍八卦。很滋润。不过这种日子过了几个月,自己心里却有点发慌。因为越是享受这种简单生活,就越发觉得以前的日子不是人过的。于是开始纠结,读完书后该走什么样的职业道路……套用凡客体:爱钱,更爱自由……

介子最近也是各种压力。开始申请博后了。他老人家孤注一掷,就看准了某位大牛。虽然他也不说,但是从他的招牌天然呆表情就能判断出他内心纠结受压的程度。

所以,要点是,最近两人纠结到一起了。幸运的是,两人还可以互相抱怨倾诉一下,互相吸取一点正面的能量,即使知道对方的安慰是空话套话。比如:他跟我说,你可以读完书就在家里做 ……

离别

我们坐计程车去机场的路上,几乎一句话都没说。车里空气很沉闷,跟车窗外的天气一样。我把头扭到一边,盯着车窗外,尽量不跟他发生眼神接触。

这次相聚的时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长。从3号到30号。四个星期。但是,毫无意外地,在我们每天磨磨蹭蹭,腻腻歪歪,不务正业,贪吃贪睡之间,时间溜得无影无踪。如果不是我还记得饭桌上的鲜花换过两次,如果不是我还能想起跟他在一起去吃过哪个馆子,见过哪些朋友,打过哪个游戏,爬过哪座山,看过哪部片子。。。我差点就忘了我们到底是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还是在从家去机场的路上。

我很享受这种坦然的,毫无牵挂的,漫无目的的浪费时间,消耗生命。异地恋的妙处在于,两个人相聚的时候,可以心安理得、略带报复性的挥霍时间。但它的可恶之处是,在你渐入佳境的时候,将你唤醒。

有了前几次离别的经验,我提前好几天为今 ……

三里屯东街的银杏

忙了一阵,总算有了一个还算满意的结果。感谢老天爷,让我积攒了足够的运气,第一个面试就拿到offer;感谢北京的一众豆友们,让这一路不孤单;感谢自己,没有中途被各路诱惑,各种挫折逼得放弃申请;感谢大叔,宠溺了我的一切坏脾气。你是我的底线。

中午趁着天气好,去三里屯东街拍了银杏。感谢这个早来的offer,让我没有错过北京秋天的尾巴。

短期休整

几所学校的申请资料终于提交得差不多了,焦头烂额的日子也暂告一段落,后面就该准备面试了。于是趁着国庆,好好休整一下。把家里打扫干净亮堂,恢复中断了好几周的健身,扔掉垃圾的快餐食物,重新开始健康的饮食…当然最重要的是,去offer寺求佛保佑啦,哇哈哈~~~植物园正在办菊花展,wow,各种菊花哦~~~:-P 。

过去

深夜,电话突然响了。爬起来一看,是前男友。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接。

躺下以后,想了想,还有点担心。从上次分开,已经一年有余。我和他的那段关系,纠结又纠结,连最后以一种莫名其妙的方式结束。一年里,再没有联系。对于感情,我不是一般的纠结。但是只要想好,就不会轻易动摇。

不过这么晚的电话,不知道会不会出了什么事。于是又发短信过去。我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有事吗?你还好吧?过了好一会,他回了短信。不好意思,晚上喝多了,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多有打扰,抱歉。

当下稍稍的怔了一下,却没有更多的波澜。只是担心。于是告诉他,没事就好,少喝点,要保重。然后,平静的继续睡去。

第二天早上,看见又多了一条短信:这一年,我一直觉得我们只是分开走一段路,还会再见,所以我的心一直没有关上。但是这次我感觉,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回事。借着酒,我再确认一次:我们是不是真的没可能了?

轻轻的叹了口气。当时的我们,各自在纠 ……

介子语录II

 

(一) 弦理论

介子和正太在餐厅共进午餐。

 

介子:知道什么是弦理论吗?

正太:我…我知道有个波粒二像性…

介子:你果然只有高中生水平。弦论有望将自然界的基本粒子和四种相互作用力统一。根据弦理论,宇宙是九维,而不是三维的,(听不懂听不懂听不懂)…

正太:你在说什么啊?

介子(完全不理正太反应):…太阳系处于一个膜当中,行星之间通过膜互相作用,(听不懂听不懂听不懂)…

正太:我只是好奇到底是谁那么有空折腾,琢磨出那么个理论,顶个什么用

介子:很有用啊,可以用来解释万有引力的来源。还有,你可以拿出去吹嘘啊,省得你出去丢我的人。

 

(二) 巴别塔

介子和正太在家里看巴别塔。看到片中一群日本街头青年,轮番喝威士忌,吃摇头丸。

 

正太:完了,那个女孩就这样堕落了,真可惜啊……

介子:知道他们为什么吃摇头丸, 又喝酒吗?

正太: ……

RE: 而立

Dear 大叔,

见信如晤。

看到来信开头,百感交集。清淡平静的文字下面,是只有在长距离相思煎熬中的我们自己,才能懂得的牵挂和期盼。

可却不知该如何回复。说来有些蹊跷。近些年来,每次生日,自己或多或少会横生无数感慨。或慨叹知音难寻,或慨叹人生空虚苦短。今年生日,却几乎要在稀松平常中度过。特意去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一脸天真又无辜的淡定。

心里,却是满满的。现在我有你。我和你分别有你和我的现在和未来。管它时光匆匆流去还是静静流淌。都与我们无关。

说起来,咱俩年龄相仿,都已三十而立。二十年多前,我住在南方一个不太知名的小城。回忆中,童年的时光,是悠长的,无边无际的。孩童时候的我眼中,世界是广阔的,未知的。那时的父亲,还年轻力壮;那时的母亲,还梳着黑黑的麻花辫。童年的片段,就像侯孝贤的电影一样,悠长又缓慢。转眼间,父亲和母亲已经两鬓斑白。成人后的我,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成天辗转忙碌,甚 ……

冷笑话单元 – by 正太

Again. 18岁以下人士禁入。

昨晚,正太和介子在讨论最近的电影。

正太(随口问):你们那会有3D肉蒲团看吗?

介子:看了也没感觉,浪费钱。看来干嘛?

正太:咦?那里面不是suppose也有男星的吗?

介子:Come on, 亚洲人有什么好看的(画外音:介子一直对亚洲人瘦削身材有偏见)。

正太:哦?听说,我可是亚洲人哦。

介子:这。。。你不是用来看的啊,你是用来****(此处略去若干字)的啊。

正太窃喜:介子也有嘴甜的时候。

介子补充一句:你不是用来远观的,你是用来亵玩的。

正太只恨不能跳到电脑里把他揪出来,然后扔到CPU上。

瞬间 (I)

(1)某天半夜,做梦惊醒,心跳不已。于是哼哼唧唧的捅了一下身旁的介子。这家伙平时睡眠质量奇高,一般的声响都不大可能惊动他。当然我也没打算把他弄醒,只是确认一下他在那里就好。没想到他突然一颤,像是第一反应似的,眼睛都还没睁开,转过身来就迅速一把抱住我,问怎么回事。那一脸关切的憨样子,还真是让人心疼。

(2)从武夷山飞往厦门的红眼航班上,乘客不多。跟介子找了一个很偏的位置坐下。起飞不久,机舱的灯就逐渐暗了下来,机舱内布满暧昧的昏黄。介子突然从座位下抽出手来,在我面前摊开手掌,微笑着,示意我把手放过去。虽然有点意外,但也就是犹豫了几秒,我就把手伸了过去。于是,昏暗中,两人互相依偎,十指紧扣,低声聊天,紧张,兴奋,又甜蜜。过了一会,两人都不说话。一侧身抬头,发现他也刚好在静静的盯着我,眼神温柔又邪恶。心想,他这个时候可真帅。

(3)今天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