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out 19

写到19,但其实12 – 19都是关于父母的。算下来这场漫长的出柜到现在刚好七个月,到目前为止只是一中各表自行其是的阶段,并未达到最终的谅解——当然前途看起来还是光明的。

这以外并无其他出柜。一方面是因为有别的正事在,另一方面也是谨守奥卡姆剃刀原理——“如无必要,勿增实体”。期间邀请了老板和同办公室的白羊参加婚礼,但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出柜这件事跟做试验、推公式、写论文是一样的,“三天不念口生,三天不做手生”,越拖越不知如何开头。眼瞅着白羊这周二就要休年假了,只好赶鸭子上架把这事办了。

周一中午我们俩去图书馆喝咖啡,回来路上我跟白羊说,我有事要告诉你。然后就有点卡壳,白羊一看这神色,很体贴地说,你慢慢来,别急,要不我们去树底下那长椅坐一回,慢慢来。然后我就说,没事,我还挺得住,其实是这样的,一直跟你说 ……

Coming out 18

上次电话差不多是一两个月之前了,光用不欢而散来形容是不足够的。基本上我妈翻来覆去说的还是老一套,“这问题是心理作用”,“有病要早治”之类的。我当时正在写报告的中间,非常焦躁,就很直接跟她说,如果只是这几句话,那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另外我已经定好七月结婚了,这事板上钉钉没有回旋余地。我妈很生气地回说,那你就当我们这两个老家伙已经死了好了。

我听了以后很难过,但是事后反复想,也没想出更好的处理方式。我要软一些,给他们虚妄的念想,只会让他们更加忧心忡忡患得患失,长远来看就是钝刀割肉,只会让他们更难过。不如现在就把结婚这种“最坏”的消息摆到台面上,让他们接受事实。这样之后无论发生什么,都是好消息了。

这次电话刚好也赶上国内的父亲节。寒暄几句就开始说结婚这事。我妈说反正自己家的儿子自己知道,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现在知道拦不住,也只好死 ……

那年高考1

对高考有模模糊糊的概念,大概是在上一届高考成绩出来以后吐槽他们开始的。我们吐槽的火力主要集中在一个传奇师姐身上。当时她发挥的特别好,英语化学物理都接近满分,总分更是进了全省前十。这在我们那还挺轰动的,以至于我们物理老师把“她就是高考填空题漏写单位扣了一分才没能满分的”当经典案例兴致勃勃地讲了好久。我们高二那帮愣头青的关注点当然不在这里啦,而是津津乐道她是怎么做到谈朋友高考两不误的。几个跟上一届有渊源的同学,总是在八卦完他们知道的小道消息以后,愤愤地总结一句,“她啊,就是走了狗屎运。”

后来这师姐读完国内那所著名学校的本科,去美国一所著名的学校读生物学博士,在读到博四的时候忽然放弃,转到另一所学校读心理学博士,然后写论文、答辩、毕业。还算一帆风顺吧?至少看起来如此。可是论文上交之后不到一周,她就在住所自杀了。她的同学在facebook上建了一个纪念小组,我在那 ……

林师弟,安息

如果没有猜错,你应该是低几届的师弟,在国内摸爬滚打,直至而立之年。

不想骗婚,或者想活得更自由些,所以开始考虑移民加拿大。

申请时正遇上经济危机,技术移民口收紧,所以临时学了法语,走魁省的省提名路线。

过来以后发现国内学历不被认可,找不到合适工作,所以一边超商打工,一边学热门专业。

有点小自恋,偶尔秀秀肌肉。每日学习打工两地奔波,只想早日安定下来。

这大概也是很多同志对人生的规划吧,你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只不过是遇到了一个变态而已。

结果一不小心,身首异处。还闹到现在人尽皆知,视频照片漫天飞。

不知道你有没有跟父母出柜,也不知道他们如何面对铺天盖地的新闻。

希望 ……

记一次不成功的合作

这事始于二月份,前文有述。当时因为觉得他们数据有问题,我做了点初步实验。实验结果支持了我的假说,不过我没继续做下去。老板问我为什么,我很直白地说,如果只是一篇第二作者的文章,我觉得没必要花那么多时间——除非是发Nature。

后半句当然是玩笑了,不过这个体系之前已经发过4、5篇文章,在合成方面已经没有什么新意,再想做点新发现只能做表征——这大概也是他们找我们合作的契机——但是如果表征是论文主体,并且靠我来做的话,只做第二作者就有些心理不平衡了。

所以最后妥协的结果是,他们出人,派学生过来集中做两周;我们出仪器以及指导。第一周一切都还顺利,拿种花来比喻的话,算是把播种、发芽搞清楚了。不过关于接下来怎么做,两个组思路上开始出现分歧。按我们理解,下面应该把生长、开花和结果研究清楚,这样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会很有说服力。但是他们却希望研究一下 ……

便利贴

南方小兄弟写了一篇《说到爱》送给我们。ZT看了以后说很感动,转念又说,我们好像没有专门写个什么。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真的没有那么drama好写。头次提结婚这个话题总也是他第二次来加拿大之后的事情了。具体是什么时候,顺着什么由头,我自己都忘记了。只记得那时候装作不经意提过这个事儿,见他没有什么一惊一乍的反应,所以当下心里就有谱了。他倒是说过“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你骗到手”的,不过经不起后来被我五次三番忽悠,比如一起商量买个戒指,订个贺卡,办个移民什么的……这么一来二去温水里面煮青蛙,慢慢这事儿就变成默认的,渐渐被提上日程了。如此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以至于这事宣布以后,有朋友问他来龙去脉。这可怜的娃想了半天,能想到最早的因由也只是订贺卡那里。哎,这娃这么好骗,大叔还是早早收着好了,免得以后被别人骗了去。

写的这会儿功夫我还回忆了一下,看有没有 ……

办证

可能是为了节省开支,加国的很多公共事务部门都是在商场的犄角旮旯里,没有国内常见的邮电大楼或者民政大楼。这样似乎也去除了公共事务部门的衙门气,凸显其服务性。不过有时候还挺有喜感的,比如就近一处申请结婚证的地方,就在一汽车保险公司的大厅小角落里。

之前看政府网站的流程介绍很简单,说是一个人去申请结婚证就可以,要带上一份有效证件,提供生日出生地和住址信息。整个过程确实非常简单,基本上分分钟就办好了。服务人员也就是把这些信息输入进去,打出一张薄薄的本书,跟我重申,这张纸遗失不补,三个月内不结婚就作废,然后就congratulations和byebye了。这张纸真的好贵,不比工作许可或者读书许可,虽然都是一百刀,可是后者起码还有个水印啊变色油墨啥的。当然更不比国内的结婚证了,好像不到十块钱?

这应该是整个结婚过程中最容易的一步了吧。除此之外还要找结婚场地,邀请亲 ……

追星族

以前还真没做过追星这种事,也不明白那种狂热是怎么回事,不过这周稍有体会。

还是跟博后申请有关(说句题外话,我发现每段时间我的生活都会被一个进程完全占据,完全提不起精神并行点别的,跟DOS系统似的),上周写申请给大牛一号(以下简称牛一),石沉大海。不过这可以理解,估计别人一周怎么也要收个百十封申请吧,不大可能有时间一一回复的。过了一周我沉不住气了,跟老板商量。一般说来,申请的时候,有机会能让老板写封信给对方老板问一下会好很多。一则老板的信多半会有回音,便于了解申请进展;二则老板写信这个动作本身就代表了他对申请人的正面评价和支持。

老板写了封信给牛一,说我有个学生申请你的博后,你给照应点。牛一这才回信说经济不景气,没钱招博后。老板随即给牛二写信介绍,说我有个学生马上想申请你们组来着——不过这种未申请就先照会的事儿,也只有熟悉的老板之 ……

个案

上周Science podcast里面讲到某大学某课题组正在做一个公开项目(open project),招志愿者来共同验证心理学领域的论文成果,这涉及到科研成果的假阳性问题。一般来说,阳性的结果远远比阴性的结果更好发文章,所以哪怕科研人员无心作弊,发表出来的数据假阳性的比例也会偏大。更不要说还有删除坏点这种小动作,本来就处在作弊-非作弊之间的灰色地带,估计更为普遍。论文成果尚且如此,涉及到要不要读博之类的人生论断,估计更不会有标准答案。我觉得别人的论断都是个案,但是思维方式和角度倒是可以借鉴一下的,否则只有对专业的热爱而对困难估计不足的话,可能很难撑到最后,或者撑到最后发现前路断掉也很被动。

这么说也是废话啦,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既要享受过程也要收获结果,方方面面都要考量一下比较好。总觉得读博跟恋爱很相似。最开始都很单纯,只用考虑研究项目或者只要享受腻在一起的过程即可。往后热情退潮,那 ……

永远不要说永远

最近状态绷得很紧,仅有的一点文艺拿来给流水账起名了,所以以下只剩下流水账。

关于项目方面,当年做柠檬分子那个项目的时候,需要用非常纯的枇杷分子做探针。那枇杷分子纯化起来很烦琐,而且需要反复纯化,5克样品纯化到最后就剩100毫克。因为做项目肯定绰绰有余了,那会就心想,大概以后永远也不会再去纯化枇杷分子了吧。结果还真是永远不要说永远。因为柠檬-枇杷项目出了好结果,这个月美国那边又送来一批改良的柠檬分子——好比看着像柠檬,闻着像柠檬,但是不酸了。做新项目又要用枇杷。可这几年东来借一点西来借一点,我一查存货,居然一丁点也没给我剩下,果然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只好再做纯化。说起来这枇杷分子还强致癌,比二噁英之类的可怕多了。而我自己到底年纪大了,也知道怕了。一边做一边时时留意手上胳膊上有没有出现出血点,有没有头疼脑热什么的。还要不断换一双手套,生怕手套不耐有机溶剂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