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查税

我一向以为被查税的都是毛阿敏阿姨这样的大腕,结果刚离开枫叶国没几天,就收到税务局的查税信,要补交2011年在免税储蓄账户TSFA上面的罚款200刀。

简单介绍一下这个TFSA账户。加拿大居民每年都可以存5000刀到免税账户。这个账户里产生的所有额外收入(包括利息和股票收益),都是免税的。所以对于加拿大这个万税万税万万税的国家来说,这已经算是不错的福利了。

但是这个账户也有比较莫名其妙的规定,比如每年5000刀是按存入的总量来算,而不是按账户里的存量来算。比如1月存了5000刀,2月取了4000刀,3月存入4000刀。看起来余额是没有超过5000的,但是这样已经犯规了。因为在税务局看来,你已经存了9000刀,至于你取不取,剩多少,他们是不管的。

我11年中枪,也是那时候糊里糊涂做过几次转账动作造成的。没存什么钱,就被罚200刀,是因为罚款的力度很大——多存的额度每个月都会 ……

入长安

“长安米贵”,不过还不至于到“居大不易”的地步。但是长安城大,行实在是大大的不易。当然Sandy来之前也没有这么夸张,单程一小时的话似乎也还能忍受。但是Sandy毁坏若干隧道铁轨以后,情形就大大的不妙了——这周头两天都是去程两个半小时,回程三个半小时——尤其晚上,林肯隧道总是出事故,一堵就是一两个小时挪不动窝。比较神奇的是昨天下了一场大雪,结果居然还提前一小时到家,可见路程一长了会有很多不可预见因素。这跟以前是很不一样的,那时候从实验室到家步行只要20分钟,所以大可以睡到9点起来再晃悠悠的去学校。现在早晨7点起来,才能勉勉强9点半赶到。每天花五小时在交通上,每天的工作时间自然大打折扣,所以提高工作效率就变成当下很重要的一个问题。以前那种效率低但是拼时长的工作方式,显然不可复制的。现在只能工作时间集中工作的事情,再利用路上的时间看点书啥的。说起来,一下子从网络闲晃中抽离出来,有点像休克疗法, ……

往东飞

一、

走之前一晚,在老板家吃饭。说到过海关,大家忽然都有很多故事要讲。

一美国小姑娘讲了一段和前男友过海关的故事。美国海关分“本国公民”和“外国旅客”两个通道,她前男友是英国人,所以两个人得去不同的窗口办手续。分开前,前男友特意叮嘱她,“你就说你是独行独往的,千万不要说是跟我一起来的。”听到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她不解其意,所以也没当回事。

等排到她的时候,那海关官员一开始态度还好,问来问去也都是简单对话——“你好嘛”“我也好”“从哪来”“回哪去”。问到“你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和朋友一起来的”的时候,她脱口而出:“我是跟我男朋友一起来的。”一听这回答,那海关官员瞬间板起脸来,气势汹汹地向她丢了一连串的问题——“他是哪里人?”“干什么的?”“你们去多久?”“旅行的目的是什么?”“去了哪些地方?”“你是做什么的? ……

再见,温哥华

如果一切顺利,下周六的同一时间我应该已经坐在飞往纽约的飞机上。此时的心情,兴奋多于忐忑,憧憬多于眷念,一如6年前离开上海,9年前离开武汉,或者16年前离开家乡一样。也是这种心情,让我明白,自己骨子里还是“喜新厌旧”的。对旧地而言,我总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就像16年前离开家乡,老妈在车上放声大哭,我的沉重竟然不是因为不舍,而是因为愧疚——“她都这么难过了,为啥我什么感觉也没有”?不过好在我妈经过十年的苦练,终于从大哭过渡到小哭,到红眼眶,到最后可以在我出国的时候催我赶紧走,因为她后面还有牌局……

旧有经验和生活虽然给人带来安定感,却远远不能补偿因为简单重复而引发的厌倦感。相比之下,去融入新城市,去探索学术上的未知,去获取不一样的人生体验,这些大而飘的概念总是在前面闪闪发光。这种蛊惑的魅力有多大,大概Big fish里的少年Ed Bloom亦有同感。有时候我也暗自庆幸,幸好有浩如 ……

微博上的奇葩

起因是我在微博上被一个叫做TopAssignment-代写的人关注了。出于好玩我就吐槽了这么一句:

居然被@_Assignment代写 关注了,这是羞辱么。等你能代写Nature论文以后再来关注我好了,定重谢
10月8日 05:44来自新浪微博
结果没想到,还真有人(飞意云亦)私信给我,说能代写Nature文章!大半夜的把我吓精神了,赶紧接触一下!以下对话转帖——
飞意云亦:亲我们可以写Nature论文
我:哦?那你开个价
飞意云亦:您那多少字?
我:无所谓,只要能发,通讯也成
飞意云亦:中文还是英文 多少字?
我:英文,3000字左右,包括supporting information和插图
飞意云亦:我们这可代写也可代发

摩登家庭

我妈问我:你们现在的钱是怎么一个处理法?我说,基本上都是自己花自己的,但是为彼此花钱也没有计较。我妈倒没说什么,说了一会儿又说,反正结婚这事儿现在也不像过去,觉得不合适离也是可以的;等你有什么想法什么变化,就顺其自然好了。我打个哈哈就过去了,不过心里知道,我妈对我们结婚其实还是挺放不下的,所以大概心里还是有幻想:那一天儿子忽然转型,还能再回到常规婚姻的“正轨”。在她看来,两个男的,加上分开管账,本来就不太像一个“家”——她心目中传统意义上的家。相对来说,我爸倒是很开明,他跟我们反复讲,只要你们俩感情好就行,别的是次要的。

因为和传统婚姻不一样,所以也会收到一些问题。比如说最常见,我们两个人的攻受问题。这算是人类的思维定势吧,总希望能够用旧有经验来认识处理新情况——因为传统婚姻里有阴阳相济,所以大家会猜我们会不会也有这样 ……

天使爱混蛋2

说点题外话,今天冲到美国大使馆签证,一路还挺顺利,就是不停等啊等。签证官是个小mm,一共就问了两个问题,接着敲了15分钟鼠标,然后很惭愧地跟我说在找某某条款,于是我迅速告知她这个条款因为xx原因对我不适用。她顿时松了一口气,说那行签证肯定没问题,但是还是要走一下流程。于是还是被check了,不过据她说只要couple of weeks。
因为等得太无聊了,就在使馆里把2写了。

题记:天使不是头一个天使,混蛋还是那个混蛋。

在混蛋看来,混蛋和天使的缘分始于一篇论文,虽然天使声称实际的感觉来的更早。

其时混蛋已经在浙大混到了研三,处在写毕业论文的紧张时刻,急需一篇关键文献支持自己的推导。无奈浙大校方购买的文献数据库太小,没收录那篇论文,倒是清华的数据库有。他灵机一动,天使不是在清华读研么,找她下就是了。

天使是混蛋低 ……

天使爱混蛋1

丑话说到前头:闲到写老套故事的份上,深深地鄙视自己。

混蛋恋爱了,而且还是法语系美女,这让一寝室的兄弟都大吃一惊。吃惊是有理由的,混蛋这人大四了,还一副生活不能自理的模样,床上桌上无一处不乱。脏衣服总是往桶里一塞,塞到满了才被拿到水房蓄上水,而且往往一放就是一两周,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开洗。出门也是经常衣冠不整,头发乱蓬蓬地像鸟窝,一只袖子卷着一只放着,按十几年后的流行语来说,远远就散发着浓浓的屌丝气息。

这样不起眼一人,在男女比例六比一的物理系,高攀一法语系美女,基本上满足一出荒诞喜剧的全部要素,搁元代拍叫《西厢记》,搁当时拍叫《喜剧之王》,搁现在的话大概叫《屌丝的逆袭》。不过混蛋对这事算多大的福分,并没有什么清晰认识,因为这事对他来说也是十来年头一遭,超过他的理解范围。他的情商还不到理解男女感情的地步,在学校露天电影院看《鸳 ……

人生一场戏

覆盆子留言跟我说:有事要跟你商量一下,等你有空了再说。

覆盆子是个精明能干的职业女性,还特别怕麻烦别人。她说有事商量,又要等我有空,那肯定是大事。我赶紧上飞信找她,一边脑海闪现各种不那么乐观的场景。联系上,也没寒暄,就问她怎么了。

她说要跟老公离婚了。

虽然我做了心理准备,心里还是有无数头草泥马往天涯边奔驰而去。情商这么高的女人还处理不了家庭问题的话,那还真是让人再也不能相信爱情了。这么一分神,我就下意识地回了句“我猜到了”。

这下轮到她奇怪了,说这你怎么能猜到,你倒是说说看,为啥?我说能为啥,不是性格不和就是老公外遇呗。

她说都不是哒,是我们想生二胎啦。我心里又一震,那无数头草泥马从天涯边又飞奔回来。大姐不要这么刺激好不好啊,好好过日子就行啦,搞这么千奇百 ……

你优质,却单身,是因为你不够努力

写这个题目要被一群人打脸了。我认识的这群朋友,个个都很优质(就不一一点名了),但是大部分都单着。

首先我觉得一般来说这单身还真不是眼界高造成的。买东西还希望物有所值呢,为什么谈情说爱反倒要找个不尴不尬的凑合?自身优质,自然希望找一个优质的。黛玉不能配焦大,就是这么个理儿。再说人的感情是有限的,投入一次必然少一次,这是人本能的自我保护机制。好比我自己经历两任bf,为这两段感情前后飞过欧洲和国内。如果和第二任的正太没成,多半我还会为第三任再飞一次。但是第四任第五任呢?还有这样的精力和勇气么?我不知道。既然感情这么珍贵,不找个优质的,难道要被劣质的一次又一次伤害自己感情(和肉身)么。

我觉得找不到合适的,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不上心。找朋友和找工作,本质上是一回事,无外乎这么几个方面——自身有什么特质,喜欢对方(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什么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