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婚

一、

这个夏天,远方和身边都起了一些变化。

有些是好的,比如我们的伴娘,一个在本月初已婚(她是在我们结婚那天订婚的),一个婚礼订在下个月。再比如我现在这个组里的小师妹,几天前在微信上频频发伤感的小女生的人生感悟。我以为她在和小男友闹不愉快,结果转天就领证了。她出国还不满一年,和本地小男友妥妥是闪婚。还有一个师弟,和学霸女友从初中开始就一直一起做同学,马上也要在八月结束抗战领证结婚。

有些算是波折,比如以前实验室的智利小哥,忽然在facebook上宣布,和他丈夫已于半年前和平分手。说起来他们当年在温哥华的婚礼,对我的自我认知还有很大的影响。算算到现在还不到四年,不免有点唏嘘。

我跟某人提起这事,他不觉得奇怪,说一开始就觉得D和A不是一路人,一个太nerdy一个像混混。“是嘛?”我有点不安。这不安倒 ……

就医记

准确说是就牙医记,普通外科什么情况还不知道。

先介绍下背景:学校牙医医保是集体医保,有两种,一种自付多,但好在网点多,东北部几个州都能用;另一种自付少,但网点少,仅限于州内使用。选定医保品种以后还需要指定一家牙医去定点看;如果换牙医,则需要提前一个月申请。因为实在懒得研读我选了后面一种医保;又因为懒得走路选了一家在学校边上,步行五分钟可达的。

大概是年初,刷牙照镜子的时候忽然发现牙齿上有两三个洞,洞里洁白无黑点,估计还没有龋齿。拿牙签捅一捅,有点闷闷的触感,不到痛的地步,估计离牙神经还有段距离。不过想着不治将恐深,还是去打了看牙医的预约电话。接线员说四天后就能看,我还窃喜,说米国医生果然比加国医生效率高啊(加国情况见文末)。

事实上在偷懒这件事上永远都不能心存侥幸的。第一次去,居然关门了。接待员说是电脑坏了,无法调取病人档案。预约于是被推迟了两天。在第二次预订时间准点到达以后, ……

五月流水帐

月初

看到一条双虹,清晰到可以被手机捕捉。

还去Takashi见了一对基友帅哥,惊艳于这道菜。

新博后入职,可能之前给他帮了一点小忙,所以他比较客气,总希望找点话题聊一下。不过很快就发现三观差距还挺大的。比如他对七十年代末的理解就是“奸臣小屏乘着明君去世,欺蓝屏孤儿寡母,篡了权上位”。再比如他对国内的理解是,政府越不让你做什么,你越要去做什么,才能谋取最大的利益。开始听到这种观点有点激愤,后来想想每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眼界想法上的局限,也就无所谓了。有空就应该去和有趣的人做有趣的事情,不用耗费在和无关的人磕碰三观上。只要不在我做事的时候吵我,他想什么,管他呢。好比现在在网上看到一些奇谈怪论(恐同也好民科也罢),鼻子哼一下就翻过去了,连回应都懒得回。那哼哈之间,感觉内心的愤青之瘀又化了一层,慢慢逼近中国外交发言人的境界。(不是有句笑话说中国外交的两个方针:关你屁事,关我屁事么?)

……

比遇到一坨坏老板更惨的,是遇到两坨

老板招博后的事情搞了一年了,一直不怎么顺利。资质差点的吧,她看不上。资质好点的,又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最后黄了。比如一个德国的女博士,在工作即将开始的两周前,忽然写信说不来了,因为原本给她老公offer的纽约一实验室忽然budget被cut只能取消他的offer,所以出于家庭的原因她不愿单身匹马来美国。再比如另外一个本土的男博士,写信说又拿了一个瑞士的offer。“瑞士那地方钱多假多生活舒适,换我也不会留这边啊。”老板在组会上表示理解,虽然一脸得不高兴。

三月份总算有一个有点眉目的,(叫他A好了,)除了跟老板面试,还顺便在组里做了一个报告。这种求职的报告一般都还比较精彩,候选人恨不得会把压箱底的东西拿出来,方方面面充分展示。我听下来第一感觉,这个候选人博士和第一任博后期间的工作量都挺大的,合成的分子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是下了不少苦工的。不过老板倒是一副不太满意的样子。后来跟老板 ……

三个月内都发生了什么

很久没有记录了,只因去年底发了一个狠。

那时自己的一些实验数据已经放了近两年,愣是没有整理成文章。偶尔想起,都会扪心自问:能有多难写?一个月写两三页半年也写完了!每次这样自我催眠之后再打开文档,看到乱如麻的数据,都会在半小时后默默关掉。这次实在不好意思拖下去了,于是发狠说,“草稿一日不写出来,就一日不更博客!”本想着正文加supporting information,至多30页,一天就算只写一页,一个月也写完了,结果吭哧吭哧还是写了两三个月。这个事情的教训有两点:1、人还是要对自己狠一点。2、人还是应该对自己更狠一点,比如“草稿一日不写出来,就一日不更微博!”真要这个搞的话,可能一个多月也就弄出来了吧。 

写文章的时候还挺有感触的。开拓性发现的话,可能发 ……

两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用这么文艺的标题,会被人翘着兰花指指指点点吧。但是这个标题还挺名至实归的,往下瞅就知道了。

(1)

先说上月27号,我俩去普林斯顿逛了一圈。本来10月初就想去,说是那边红枫叶不错,结果一拖拉就到了十月底。眼看再不去的话,说不定一阵狂风过去就啥也没有了,这才动身。

火车过去非常平顺,路上风景也好。秋天到底还是颜色最丰富的季节,跟搅了一锅各种红各种黄然后随地一泼似的,绚烂得刺眼。色彩的层次感一高,连着空气都显得特别透明通彻。普林斯顿火车站距离普大还有段距离,必须再坐学校的校车才能到校区,当然如果喜奔的话在秋风中瑟瑟地奔一小时也能到。

下车的地方走几步就看到Lockhart Hall,一排长廊加几个拱门,立刻就隔出了象牙塔的感觉,很精巧。如果不急着进去,可以沿着University PI往北走,右转上Nassau St,去找个小馆子 ……

Q

上周末师弟到纽约散心,几个人相约在乔家栅吃顿饭。虽然是初次见面,倒也一见如故:几人聊得虎虎生风,话题密得水泼不进,以至于寸土寸金的中餐馆店员频频来催我们退席。于是转战Little Italy的小酒馆,喝点小酒,直到小店即将打烊以及师弟嗓子哑了才作罢。

基友聊天,有几个话题多半绕不过去,比如“怎么自我认知自我接受的”、“感情生活啥情况”、“有无出柜打算”以及“留下还是回国”等等。“自我认知和自我接受”这话题,尤其有趣。作为基友的成人礼,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一个特别的经历体验。有些人的认知过程还拉得特别长,长得都不像临时状态了——有些定义里甚至把他们(“questioning their sexual identity”)从LGBT里划出来单列一类,称之为Q一族。

就我之前以及当下认识的这些“八五后” ……

你在经历一个转变

年纪渐涨的一个特征就是纪念日变多,比如转眼在美东呆满一年了。

这一年生活似乎挺平稳的,平稳得还没发什么paper就过去了(唉)。心态倒是暗涌起伏比较多,对将来的打算和想法也是兜兜转转——

初春。B同学还信誓旦旦要回国开拓事业。当时我劝他在美国找个暑期实习两个月,说就算日后你回国,感受一下这边的工作环境和状态也不错啊。他说这个实习机会很宝贵的,往往和正式工作offer关联在一起。如果以后回国要进好公司,现在就应该去国内做实习;而且两边工作方式和内容都不一样,留在这边做,工作经验在国内也不会被认可。那个春天这方面的对话还挺频繁的,一说留美他就一副委委屈屈明珠暗投的姿态,搞得我都怀疑自己在花枝晒褌逼良为娼。

盛夏。B同学还是去美国中部做实习,因为大材小用一天做完一周的活然后无所事事。实习完毕居然还是 ……

掉书袋实在太累了

所以辛辛苦苦在知乎上码出来的,一定要留一份在自己博客上,免得忽然没了。欢迎指正,或者去知乎上帮我点个赞,嘿嘿。

知乎上的问题:同性恋存在的合理性能否以进化论等自然科学加以解释?(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285862)

答:对于这个问题,目前大多数理论都处在“听上去合理并且存在相关性,但是无法证明因果性或者无法解释所有事实”的状态。以下四种说法也是这样的。

1、亲族选择kin selection

这种理论是针对种群而言的。

同性恋在自己不生育的情况下,会把自己所有的资源和感情投注在侄子侄女外甥等亲人身上,提高侄子/侄女等亲人的存活率。因为这些后人有25%的基因和同性恋者重合,从而会将同性恋基因继续传递下去。比如,在太平洋小岛Samoa上做的统计研究发现,当地同性恋者比异性恋者平均多出两个侄子侄女。( ……

养鱼记2

最后挑了三只看上去还比较活泼的。做为尾货,它们各有各的缺陷。朱红间白的那条,右边的鳃盖缺了一块,不用张开就能直接看到鳃丝。大红间白的那条,尾鳍被稍稍撕开了一条口子。黎色的那条,倒是没别的问题,不过模样太像鲫鱼了,脱掉尾鳍可以直接鱼目混珠——肢体健全,行动如常,可是长相太土,在以貌取鱼的现实世界里,这也算是一种缺陷吧。虽然有点遗憾,更多的却是兴奋。甚至拎着袋子回家的时候,我们都有点脚步轻快。

金鱼缸是几天前在Amazon买的,12升左右,带气泵和LED照明灯。说明书上说,装置搭好以后,气泵不断泵出来的小气泡会夹携缸中央的水上升,从而把四围的水压到缸底。这些压到底部的水再经过石砂过滤层的净化,回到气泵附近,从而达到净化和增氧两个目的。试着用了几天,效果确实不错。头两天水还有点轻微混浊,往后就完全是无色透明了。开了LED灯以后,感觉鱼像是在虚空中飞翔一般。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