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距离

梨蕊要去落基山实习,昨天一起聚餐。在一起玩得挺high的,一直到晚上七八点才尽兴而归。君子兰说有段时间没见到你了,每次说起你我在脑海中都会浮现出一幅画面:你住在城市边上的一处旧宅子里,与世隔绝。屋后有片竹林,里面养着熊猫。我说是啊是啊,其实竹林边上还有个池塘,里面养着龙⋯⋯

想想这一年确实集体活动少。一则是写论文,二则是时间安排不能跟二人世界时间相冲突。正太和我每天雷打不动两次视频,一次是我起床到他睡觉,一次是他起床到我睡觉。我起床的时间在国内是晚上11点差一刻,现在夏时制还好,是这里的早晨7:45,不是夏时制的时候就是早晨6:45,我连初中高中早读都没起这么早过⋯⋯不过这到也好,改掉了睡懒觉的坏习惯。他起床的时间基本是我晚上的五六点钟,那之后的活动基本上都要推掉,尤其是周六的。

六月份去Montreal开会那次,石蕊和大鲵约我吃晚饭。南美人比较随性没什么计划,在Notre-Dame地铁站附近下车以后瞎逛,逛了一个多小时都 ……

毕业

还是写写好了,毕竟是个结点。这里毕业的基本流程是修课(博士生阶段)-资格考试(博士候选人阶段)-系内报告-毕业论文-答辩。系内报告45分钟左右,回答问题15分钟左右。因为是面向全系教授和研究生的,背景介绍和实验细节都要讲得比较清楚。答辩则是讲15分钟左右,回答问题2小时左右,面向答辩委员会。

答辩委员会包含三个本系教授,一个相关的外系教授,一个外校教授,和一个不相关的外系教授。相关的外系教授参与专业知识提问;对我们专业而言,一般是从物理、生化、机械系请来的。外校教授邀请的都是该领域的翘楚,同时要保证他和博士候选人所在的小组没有任何合作关系。不相关的外系教授则是答辩主持人,他的专业背景要和博士候选人完全不同,(比如我的答辩主持人是做女性研究的。)这样的设置可以保证他从非专业的角度保证答辩纪律的有效执行,因为他远离相关的学术圈,可以防止小圈子内的徇私枉法。

……

世界无限小

我初中的时候有一个好朋友梧桐,人长得乖巧帅气,成绩特别好。后来高中不同班,慢慢疏远了。一则是有竞争关系在;二则是觉得自己对他的感觉不一样,比好朋友多一些。至于多的是什么,那时候浑朴天然,也说不清,只是觉得这样不好——面对未知,人都有规避危险的天然本能,就像动物在黑夜中规避火焰一样。

后来上大学,梧桐考了全县第一,去了北京。大一的时候流行写信,我就给他写信,哀怨地说现在关系疏远啦,很怀念初中时候的美好时光。(写到这里忍不住吐槽那时候的自己:话说疏远不都是你自己神经兮兮搞出来的么。)本来是无心地抱怨,结果梧桐回了一封特别认真的信,大意是说,这些疏远都是随时间必然发生的啊——比如我现在在学校里找一个女朋友的话,自然就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沟通交流了。我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坦诚,一时也不知道该回些什么,就写了封不着边际的信敷衍一下,后来就不怎么联系了。

工作第一年回家乡,想起老友来,就问爸妈知不 ……

吐槽Symbian

借着手机续签计划送免费手机的活动,换了新手机Nokia C6。用了两天,感觉还行,不过吐槽点非常多。

举个例子,同样是登陆wifi,运行iSO的iphone需要6步:

From the Home screen, press the Settings button. Press the Wi-Fi option. Under the Choose a Network… heading, select Other…. Enter eduroam (case sensitive) for the Name of the network. For Security type, select WPA2 Enterprise. Enter your personal ID in the Username field. Enter your ID password in the Password field. Press Join.

Android需要8步:
Open your Menu. Select Settings. Select Wireless controls. Ensure your Wi-Fi is turned on, then select Wi-Fi settings. Select the eduroam wireless network. If the eduroam network does not appear in your list of available networks, you can try manually adding the eduroam network. For EAP type, select PEAP. The Sub type should automatically set asPEAPv0/MSCHAPv2. Enter your personal ID as your Username. Enter your ID password as your Password. Press Connect.
现在来看看Symbian系统需要多少步:
Download the secur ……

你好,再见

一、

他还是决定要飞,从温哥华到罗马,周四走,周日回。

这个决定下得并不仓促。一来来回机票上千刀,二来整个行程72小时,有一半的时间在飞机上。更何况——值得么?他想不清楚,只是反复研究行程的细节,妄图从这些细节上的巧合中窥探上天的征兆。比如他有一笔航空飞行点数,300刀,有效期截止在周四,过期作废。比如周四中午做完系内讲演,两小时后飞机起飞,时间刚好不冲突。再比如蒋格的生日就在周日。

他以前不能理解那些病急乱投医的人,为了治疗癌症,宁肯去吃臭虫,或者蟑螂。经历了这一段小心思,大约也明白了。面对不能驾驭的未知,索性抛却自身的理智和判断,寄希望于外在的力量。——即便不能解决问题,也有一种“我在努力解决问题”的错觉,或者至少心态轻松一些。

他打电话给蒋格,告诉他自己的计划。蒋格犹豫了一下,说这样会不会太辛苦;紧接着又说,不要带航空大箱子,我房间小,不好放。他在电话这边皱了一下眉,有点莫名 ……

暑期档

暑期档有三大热:大片、路考和答辩。大片在暑期吸金众所周知。而因为学校关闭,school zone失效,使得路考相对简单。至于答辩热,也是因为暑期不开课,教授时间表相对宽松,可以四处出差去出席答辩。

最近旁听了两场答辩,一场是石蕊的,一场是大鹏的,稍微写点感受。

最大的感受就是,教授和学生的层次确实还是有差别的。(当然,这是废话。)具体表现在对问题的把握上,教授的问题基本上是指向大图景的,即便问的是细节;而学生往往把问题具体化,变成某一个孤立的点,而不是把它融入大图景中讨论。比如有教授问石蕊你的蛋白体系增溶效应和传统的溶剂化效应区别在哪。这个问题是针对分子间弱相互作用的,但石蕊的回答则集中在讨论她的蛋白体系的结合位点有什么样的特性。这个回答中规中矩,很安全,就是稍显不够精彩。

从这个说开,学生和老板最大的区别可能也在于此。学生做项目是为了解决一个具体问题,往往做完了,系统自洽了就算了。老板则会把 ……

有些事情是这样的

晚了一两天,但还是写写吧。

去年8月19,我在豆瓣上收到一封豆邮,说希望认识一下,信写得矜持而又克制,比如“你还是挺有想法的一个人,我还被你的那些‘选择’小感动了一下。”我当时有点不以为然,心想你夸就夸呗,干嘛加那么多让步性副词,什么“还是”“还”“小”“一下”,一步一步让下来诚意只剩一折了不是。不过还是好奇点开看他的个人说明,看着看着不禁坐直身板。介绍不长不短,诚恳而温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也积极稳健,让人不由心生亲近。凑近屏幕反复看了好几遍,渐渐感觉像是认识了很久一样。

于是我斟酌了一下回信。现在看这封信写得也很蠢,主题居然是夸对方个人说明写得好,啰里啰嗦一通最后忽然冒出一句“很高兴能成为朋友。”——据正太后来说他当时看完,就觉得这人真没诚意,一听说是远在海那边就更没兴趣了,所以加了msn就完了,没做别的想法。

但是架不住我去骚扰,没聊两三天话就飞速多起来。两周后正太坦诚跟我说,他之 ……

我不要的生活

题记——川老师写了篇《我要的生活》(暂时还好友可见,川老师公开以后再补链接),读起来亲切有味,毕竟两人大体上的发展路线还挺相似的。不过也有隔膜感,大约是因为他当下已经清明,我还早。

一、

临近毕业,和好友的日间话题渐渐集中在前途发展上。有些旧话被重提,比如“之前的高校工作听上去颇为理想,一意离开现在会不会后悔”之类的。

想想从离开到现在,还没后悔过,即便在最低谷的时候。因为当时的问题,不是出在工作上,而是出在自身。高校里,拼有拼的方式,混有混的活法。物质欲望不强的话,混起来也非常惬意——白天给学生上上课做做实验,下班混bbs或者看在线电影,时不时还有演出可看报告可听,悠长的寒暑假更是旅行的好时光——这种日子和读研时候也没啥差别,除了钱多一些。

就这样混了一年,纵然是安逸舒适,到底意难平。思来想去觉得这种生活和自己的梦想相去甚远,而症结可以归结在英语上——毕竟它是科技的通用语言,不能用 ……

高校一梦十五年

又到了八月十五,到这里已经整整五年了。拿这五年时间换一个学位,自我评估一下还是值得的。当然也许能做得更好,如果有些弯路当时绕过去的话;但现在也只能自我安慰说这些挫折都是学习和成长的过程。

再往前看的十年,是在国内高校混的十年。总的说来遗憾太多,硕士三年和工作三年尤其荒废的厉害——以至于连自我安慰都做不到。温水煮青蛙,亦复如是。

现在站在这个时间点上,原有的计划又被修正,“到东部去”因为正太的缘故变成了“到南部去”。而因权衡种种因素,导致中间凭空多出了一年的间隔。虽然不算是真正的gap year,也可以稍稍休整一下,重装出发。

下个五年,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方向钻下去,真正做点有意义的工作;生活上怎么着也要稳定下来,像过去十五年这样“每两三年搬一次家,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场景,也该结束啦。

蝴蝶园

周末去了趟蝴蝶园。本来以为就像寻常看展览那样,感叹几声“漂亮啊漂亮啊”就完了。结果遇到一些有趣的配角,觉得值得写一写。

一、变色龙

先说园子里还摆了一个橱窗,在灌木底下伏着若干颜色深浅不同的蛙,一水的蓝汪汪。我们盯着那些奇怪的蛙,没留意树梢上还有一只变色龙。

同去的小姑娘看到了,觉得好玩,就隔着橱窗逗它。结果它真得过来了,拼命要和那小姑娘握手,有几次重心不稳差点摔下去了。没想到变色龙也是萌物,不过──或许它只是把那小姑娘的手当成树枝了吧?

同去的小姑娘看到了,觉得好玩,就隔着橱窗逗它。结果它真得过来了,拼命要和那小姑娘握手,有几次重心不稳差点摔下去了。没想到变色龙也是萌物,不过──或许它只是把那小姑娘的手当成树枝了吧?

二、鱼和鸟

再说园中养了数十尾锦鲤,大部分都围着一只放着食物的石盆。那场景就像在春运期间连夜排队的人,单等火车站早晨开窗售票。我本来只瞥了一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