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组会

这学期我们文献组会,我要求12分钟讲完,只能讲文章概念性创新的亮点,以及相关的实验证据。

博二的一个学生刚好是第一个讲的,讲了30分钟。讲完以后,我点了几个研一的,问他们听到了哪些信息。结果大部分人都既没有复述出现象,也没有复述出机理。只有一个学生大大出乎我意料地把绝大部分实验现象都复述出来了。但是没有人搞明白这个文章的创新点在哪里。

我跟博二的说,你看,当你用大量的信息淹没观众的注意力,观众就不知道你的核心信息是什么了。这一招是美国律师惯用的,当他们想让自己的被辩护人脱罪的时候,就会大量的提供证据材料和文本,淹没陪审团的注意力,从而使得案件过于复杂难于理解。领域内的学术报告,平均会给你15分钟。你要扣除3分钟互动的时间,也就是12分钟。你要在这个短短的时间内把你最重要的概念营销出去,让很少一部分观众留有印象,这就已经很成功了。如果你把每一个点都讲完,那听众就会彻底淹没在数据里。现在如果给 ……

如何在合作中,躲闪甩锅,避免背锅

讲一个背锅侠的往事。我读博的组里有一台激光器,导师自己搭建的。软件系统也是自己写的,所以有一些奇特的bug。而且整个启动和使用的实验操作步骤列表很长。导师组会上跟我们说,任何人来用我们的激光器,无论出什么问题,都要电话告知她,让她自己来处理。此为背景。

后来同系一个研究生来用我们的激光器。一个伊朗女生,总是找我问这问那。导师看到过几次,跟我说你不要随叫随到,有事情应该叫导师。我没太当回事,结果有一次这个女生真就捅了大篓子,平时3秒1次的脉冲,不知道被她怎么搞成了1秒2次脉冲。她又来找我,我看了看说你按照标准操作手册重启一下。如果不行,去叫我导师。然后就走了。

结果问题并没有解决,导师来了以后问她怎么回事。她就把责任全推给我,说是我建议她重启了系统,因此整个操作都是在我的建议下发生的。导师非常生气,来问我怎么回事。我说觉得你忙,有小事自己能处理就处理了。导师说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处理以后 ……

这一年

这是我们两边四个老人、两个中年、和两个小朋友在一起过得第二个年,也是回国以后,我和自己父母在一起过的第三个年。

头一年没在一起吃,其实表明了两边父母的态度,即“我们不认可你们的夫夫家庭关系,所以我们自己关起门过自己的”。后两年在一起,很难说不是受了孙女的要挟。毕竟两个孩子不可能不和两个爸爸一起过。为了和孙女一起,只好忍受和对方“亲家”一起。18年的春节,因为添了孩子,过得相当喜庆,气氛也算融洽。不过两边老人,眼里只顾着自己的骨血。我们因为工作的限制,也只能暂时接受两个孩子两边老人分开养的现实。这给我们添加了很大的压力。也就是过年期间,我因为免疫力低下,引发了带状疱疹。

新生命的到来,对老人也是一种情感上的冲击。我妈经常情绪化的觉得,孩子以后没有妈怎么办?所以时不时的找机会和B妈一起商量,怎么拆了我们,各自给孙女找个妈。以前听到这种言论,我也可能就一笑而过,觉得不过是闲言碎语。压力之 ……

记一台能看电视的冰箱

【下文中的冰箱/电视/水果,全是比喻】

去年4月,A君到我办公室,说觉得目前的项目可以写论文了。我说那你组会讲讲吧。如果一个课题在组会或者会议上能讲清楚,那确实可以动笔写文章。他说好。

组会报告讲得很细,完了问我感觉咋样。我说感觉像是做了一台能看电视的冰箱。冰箱模块和电视模块简单地拼接起来,严格意义上讲确实是新玩意儿,问题是这样组合的意义是什么?

“可是没人做过啊?”

是新的没错,但是它只是简单地组合,没有实现协同效应。等于你额外费了一些工时,做出了一个没有任何额外功能的东西。

“但是它是新的啊?”

……

我理解学生的心态,辛苦做出来的东西,好比自己的小孩,是容不得别人说丑的。但是如果我们课题组向学界推出一款看电视的冰箱,业内人士一眼就能看出,里面没有任何新的概念,读完也不会有任何启发。有没有概念性的创新,就是好论文和坏论文的分水岭。就目前这个阶段来说,这就是个三区的水 ……

勿忘初心

最近的几件小事:

一、
学校周转的房子除了地砖和电路,近乎毛坯。只好请装修公司去局部改造。因为工作量太低,排不上装修公司的优先级,被折腾拖拉了好几个月。我前后去过很多次,和楼下保安大爷、装修小工头都打过若干次照面,却也仅限于打个招呼,问个进度。Mother-in-law去帮忙照看了一次,听到的信息量就远远超过了我。
她说那些人对楼里老师多有抱怨。比如有次工人送装修材料上楼,和某住户同乘。该住户应该是某位老师或者家属,很不客气地质问他,说你送装修材料为啥要坐电梯,碰坏了电梯怎么办?怎么不走楼梯?然而事实上,电梯已经按照住户规范做好了保护,交过押金和使用费,且装修单元在七楼。

二、
某科研团队A是大导师,带若干小导师,再带若干博士生硕士生这样的金字塔结构。某小导师在食堂,撞见同团队的硕士生做勤工俭学。大概是每天中午帮食堂收拾一下桌椅餐具,给十块钱,包一顿午餐。该小导师认为这样会影响学生的科研学习 ……

减肥七周小结

第一次更新在此(点我),更早的文章在此(点我)

减肥成果:7周(其实准确说只有6周,港澳两次旅行共占了一周),共减了约8kg的体重,其中约4.2kg的脂肪,2kg的肌肉。血压降到108/76 mmHg,心率降到69次每分钟。

主要思路:

(1)减少能量摄取,尽量只吃高蛋白、低脂、低糖的食物。前期基本上只吃水煮鸡胸肉(去皮)、绿叶蔬菜、热量低的水果。后期主食里加入牛排、鱼柳。

(2)增加能量消耗,每周慢跑若干次(频次由膝盖的舒适度决定)。6周共跑了300公里。

亲测证明这种思路是有效的。

给初学者几个建议:

(a)水煮鸡胸肉非常非常关键,相对于别的食物,它的优点太突出:1、蛋白含量高,且优质。2、极低的脂肪含量。3、口感不佳,破坏食欲。4、饱腹感强。就算饿了就吃,也很难吃过量。建议煮好以后撕成小块放在冰箱的冰格里急冻,吃之前取出来放在葱姜料酒+酱油里解冻,这样适口性提高不少。

(b)慢跑入门的关键在于,如果没 ……

《娃》第二章

强烈建议看原文。时间精力有限,只过了一遍,没有推敲和修订。

第二章 A Kind of Progress

研讨会的场地刚好在波特兰另一边——Lloyd中心,一个巨大但没有灵魂的商场。我们把车停在玩具反斗城边上,走了进去。说它没有灵魂,是因为它到处都是平板玻璃,三原色调,罐头音乐以及意料之中的Gap、Cinnabons之类的专卖店。对于一个工作日来说,商场不算人少。商场的美食广场里,一些警惕的老人家正注视着另一些阴沉的青少年。唯一还算独特的地方在于,商场的中庭坐落着一个溜冰场。乍一看这个溜冰场的存在还挺荒诞的。但这里哪一样不荒诞呢?

和所有商场一样,Lloyd商场也迫使顾客不得不绕来绕去。我们在匆忙之间已经迟到了,但是还不得不到处找会议室。我们走向一个电梯,查了墙上的彩色示意图,变得更糊涂,然后穿过天桥,在美食广场要了杯咖啡,再穿过两个baby gap,从J. C. Penney’s原路折回,最后成功地……走回到玩具反斗城的门口。Lloyd商场的设计显然比大多数商场 ……

再不瘦就冬天了

重启减肥健身的计划十天,做个小总结。

导火索是近期听到各种关于同行或者朋友的朋友的死讯,由此产生了危机意识。加上去年7月去医院补牙的时候,护士提示我血压偏高(SYS 142 mmHg),已经进入高血压前期(Prehypertension)。于是打算利用金九银十做个塑身计划。

塑身无非“管住嘴”加“迈开腿”。“管住嘴”方面,经过一些资料查询,觉得以高蛋白、低碳水食物为主的食谱可能有效。这类食物中,首推鸡胸肉,因其几乎不含有碳水,除了水份之外的大部分成分为优质蛋白。“迈开腿”方面,则是恢复每日40分钟慢跑。

施行的计划如下:每日4-5顿水煮鸡胸肉,每次100克(约100大卡),外加300ml牛奶,一只鸡蛋,以及一些低热量水果(圣女果、冬枣)。每晚跑40分钟以上,外加10分钟慢走。

十天时间,成效还是ok的(见下图)。体重在前8天时间内降了3公斤,其中包括1.6公斤的脂肪、1.1公斤的水和0.7公斤的肌肉。血压也从去年的142 mmHg(收缩压),降到110 mmHg,解除了高血压 ……

《娃》第一章

Dan Savage的书,纯好玩翻译下,非常担心因为翻译得太烂反而断了别人读原著的念想。

第一章 Younger Brother Dynamics
我男友喜欢在开车的时候听舞曲。这么说不对,应该说我男友喜欢在做饭打扫睡觉起床读书抠鼻子和OOXX的时候听舞曲。或者说他是无时不刻不在听舞曲。而我一般只有在全身麻醉(就是high)或者舞厅跳舞的时候才听舞曲。既然我不常high,或者不常去舞厅,我不咋听舞曲。说实话,我不明白人为啥在不high不跳舞的时候听这玩意儿。

但是Terry在铁克诺(techno,一种电子舞曲)火起来之前就开始听了,这种对舞曲的迷恋是我们日常吵架的导火索之一。结为伴侣以后我们俩都牺牲了很多,比如我睡前不再听广播,因为他听着广播睡不着;而他也不再整夜去酒吧混着——既然我放弃睡前广播,他最好睡我边上补偿我。但是他没法完全放弃舞曲,因为遇到我之前,他的社交活动总是离不开它。在“彼此忠诚”这个问题达成共识之后,舞曲是我俩关系中的痛点。“彼此忠诚”这个问 ……

求子记11

day 4

上午一早去医院,做体外人工受精。取精的过程很简单,一人、一桌、一椅、一杯、一双手而已。过程相当的不愉悦,不过倒不是因为环境的问题。毕竟日读黄文三百篇,随便从脑洞里抽出一本小黄书,用其中一个桥段构建出一个场景来turn myself on,还是相当容易的。但总有各种杂念,一会儿想“距离上次只有两天半不到,精子成熟度会不会不够”,转念又想“杯子要拿稳了,别漏到外面,量不够就麻烦了”,以及“老是这么胡思乱想,一会出来的量不够怎么办”……据说古时道学家上床之前要对天祷告:“为后,非为色也”。我猜这种不愉悦的感受是相似的,如果他们对自己的祷告词足够虔诚。

出小房间把杯子交给等候在外面的护士,看她把杯子收到冰箱冷藏,即时在脑洞里浮现出一个“精子样本被搞混,十月怀胎生出个黑娃娃”式的知音故事。等b同学的空档,一边在心里骂自己神经病,一边四处打量。走廊远 ……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