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组会

这学期我们文献组会,我要求12分钟讲完,只能讲文章概念性创新的亮点,以及相关的实验证据。

博二的一个学生刚好是第一个讲的,讲了30分钟。讲完以后,我点了几个研一的,问他们听到了哪些信息。结果大部分人都既没有复述出现象,也没有复述出机理。只有一个学生大大出乎我意料地把绝大部分实验现象都复述出来了。但是没有人搞明白这个文章的创新点在哪里。

我跟博二的说,你看,当你用大量的信息淹没观众的注意力,观众就不知道你的核心信息是什么了。这一招是美国律师惯用的,当他们想让自己的被辩护人脱罪的时候,就会大量的提供证据材料和文本,淹没陪审团的注意力,从而使得案件过于复杂难于理解。领域内的学术报告,平均会给你15分钟。你要扣除3分钟互动的时间,也就是12分钟。你要在这个短短的时间内把你最重要的概念营销出去,让很少一部分观众留有印象,这就已经很成功了。如果你把每一个点都讲完,那听众就会彻底淹没在数据里。现在如果给你1分钟,你能不能把核心的创新点讲出来?

他讲了。我让两个研二的学生复述了一遍。这个人的报告就结束了。

然后剩下几个人的报告,加上这一个,出现了有趣的两极分化。研一的几个,都是6分钟就讲完了;而博二的几个,20多分钟才讲完。这种状态其实很暗合所谓的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三种境界。

一开始自身知识少的时候,只能讲现象和结论性的规律。并且这两者之间是割裂的,逻辑是跳跃的。中间缺失的部分就是知识和逻辑的缺陷。换句话说,现象可以运用什么原理,在合乎逻辑的情况下,进行排他性的解释并符合一般的理性判断(即“common sense”)?这个原理可以外推到什么程度还仍然是有效和自洽?从中我们可否预知现象而不仅仅是解释旧有已知现象?等等等等。这个阶段能讲出来的东西很少,所以只要6分钟就讲完了。但是讲完了,自己是糊涂的,听众也是糊涂的。

随着学习提高,越来越多的知识漏洞被补上,逻辑的运用也日益成熟,又会迷失在海量的信息里面——即总担心没有把现象的原理的排他性讲清楚。所以什么都要讲,这时候自己是清楚细节的,但是容易犯只看细节,看不到全貌的错误。处处都清楚,等于处处都没有突出,都很平淡。这对听众来说就是一场噩梦了。到这个阶段,要提炼中一个工作的核心思路。正所谓“三流的科学家讲数据,二流的科学家讲思路,一流的科学家讲图景”。作为一个二流科学工作者,要把一个工作的亮点表达清楚,让人留下印象,就非常成功了。如果听众真的感兴趣,自会听完回去找论文来看。毕竟论文才是学界沟通最有价值的手段。也许有一天,你能把自己的工作融会贯通,告诉大家它如何填补了学界的若干知识领域的空白,以及未来仍然可以往什么方向发展,那你就可以去讲图景了。

整个文献报告持续了两个小时。结束以后我忽然问之前那两个研二的学生,你们博士师兄第一个报告的核心创新点是什么?

一个回答不出来,一个在思考了两分钟之后回来出来了。我说所以你看,听众是很健忘的。你要把你的创新点来回强调三遍,那么也许他第二天起床刷牙的时候,忽然哪根筋不对,想起了你昨天的报告,会情不自禁地说:

(这个点真是)妙啊!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