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子记11

day 4

上午一早去医院,做体外人工受精。取精的过程很简单,一人、一桌、一椅、一杯、一双手而已。过程相当的不愉悦,不过倒不是因为环境的问题。毕竟日读黄文三百篇,随便从脑洞里抽出一本小黄书,用其中一个桥段构建出一个场景来turn myself on,还是相当容易的。但总有各种杂念,一会儿想“距离上次只有两天半不到,精子成熟度会不会不够”,转念又想“杯子要拿稳了,别漏到外面,量不够就麻烦了”,以及“老是这么胡思乱想,一会出来的量不够怎么办”……据说古时道学家上床之前要对天祷告:“为后,非为色也”。我猜这种不愉悦的感受是相似的,如果他们对自己的祷告词足够虔诚。

出小房间把杯子交给等候在外面的护士,看她把杯子收到冰箱冷藏,即时在脑洞里浮现出一个“精子样本被搞混,十月怀胎生出个黑娃娃”式的知音故事。等b同学的空档,一边在心里骂自己神经病,一边四处打量。走廊远处还有一对,似乎是一个白人老大爷和一个南亚的中年人。不知道这个年纪生小孩是不是有些太晚。联想起大山说,回去要赶紧健身涂面膜,免得以后开家长会的时候被当成孩子的爷爷,或者被孩子嫌弃不让接送上下学。玩笑里带着些许酸苦。同志伴侣要生个孩子,比一般的夫妻起码晚个十年。这里面有家庭因素,也有经济因素。这几天遇到的这几位,包括我们自己,都是奔四的。嘉木以准单身的身份来生小孩,应该也是出于年纪上的压力吧。

取完精在医院就没我们什么事儿了。晚些时间ED会来取卵。医院再根据卵细胞的数量让我们做分配的决定。我们没有远远偷窥ED的意愿,就回去退了房,被车站的小巴接到车站。等12点出发的大巴的时候,接到Indal的电话,说一共25颗。我说那就我12颗,b同学13颗好了。

坐上大巴以后司机打开电视,居然在播一部带本地语字幕的港片,看样子是部新片,居然还在警匪、卧底、打打杀杀。闲着刷了下邮箱,收到顾问的邮件,说ED已经回宾馆,一切安好,在午觉。又提议说如果我们愿意,她很乐于把我们送给她的瓷器转送给ED,这样她将会是唯一收到礼物的ED。看到这个提议,我和b同学都有些歉意。之前因为没有预期要见ED,所以没有想过给她带礼物这件事。于是回信给顾问,感谢她的周到考虑,请她转送。毕竟以后还有和顾问打交道的机会,和ED未必再有机会。

后来收到顾问发来的照片,ED手捧礼盒,笑容自然大方。她应该挺好奇什么样的两个人和她通过这种奇妙的方式联系在一起,所以才会向顾问主动提出要和我们见面。我们对她也挺好奇的,只是不知道未来是否有一天会再发生任何接触。

旅行的几天和这个故事关系不大,略去。期间Indal每天发信来告知受精卵发育的情况。简单说就是在显微镜下面观察这些细胞,看它们有没有如期的变化,再根据形貌分级。头三天,它们会一个分裂成两个,两个分裂成四个,四个分裂成八个。如果分裂成八个的时候,分裂均匀,没有或者有少量碎片,那就是质量比较高的(一级和二级的)。到第五天,细胞数超过32个的时候,胚胎的形状就会发生变化,形成桑葚胚,进而发育为囊胚。对胚胎细胞来说,整个体外培养过程像一场长跑。随着时间推移,胚胎们逐渐拉开距离。到第六天,能发育到囊胚阶段,且质量适合移植的胚胎,只有起跑线上受精卵总数的30%。

先说到这,估计要几个月以后再更。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