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子记10

他乡遇故国之人,又恰好鹅爸爸说自己有事先走,顺理成章地我们剩下四人决定一起吃饭。静专动直对餐馆也没有偏好,于是我们提议去fcc,一来食物尚可,二来它有河边的露台,吃饭聊天有气氛,三来步行可达。看了一下微信,大山和嘉木似乎颇有收获,拍到了若干ED的照片。我说我们遇到另外两个同道中人,你们要不要也来河边餐馆聚聚。他们欣然前往,虽然已经吃过晚饭。

往东一路走就是餐馆。路上得知他们俩果然不是一对儿,是一直一弯。两人是河北人,发小,一路同学到高中,上大学的时候分开,毕业工作的时候又恰好在同一个城市。想着在同一个城市,瞒也瞒不住,动直就跟静专出柜。因为一直都知根知底,所以这出柜没引起什么水花。后来动直还带着男友和静专一起合租了几年房子,直到各自买房。这次是动直来生小孩,静专来“了解一下情况”。

我听着这话觉得颇为有趣,就问他了解了情况打算干嘛。不料静专说他正认真考虑在这里生个小孩的可行性。又说自己一直对结婚都兴趣不大,唯独对生小孩还有些兴趣。

“那女生呢?你对女生有没有兴趣?”

“感觉不是特别有冲动。”

“不是被你兄弟掰弯了吧?”我们跟他开着玩笑,看得出他是个真实自然、坦然磊落的人,经得起几句打趣。

“跟男的也没兴趣。”他似乎认真想了一下。

“说不定你是转世活佛,胎里素,见不得荤腥。”说到“荤腥”的时候冲他做了个鬼脸。

“也不想出家,”这次倒是回的挺快,“就是不想恋爱成家,觉得一个人挺好的。”

有意思,不知道他是不是传说中占1%人口基数的无性恋?又或者宅太久,不喜欢社交?短短路程的十分钟,加上是萍水相逢,一时聊不了多深入,只好压住自己的好奇心。

二楼的露台几乎坐满了客人,外加一对澳洲口音的驻唱歌手。我们运气不错,拿到了最后一张两张桌子拼成的六人桌。旁边是十几个年轻人,围着四五张桌子拼成的大长桌旁。看模样都是十几岁白人小朋友,像是在参加ymca或者类似的海外夏令营,喧闹而放肆。不过这些嬉笑声并不刺耳,反倒和露台、大河、吉他声、歌声和谐地融在一起,化为让人放松的夏夜场景。

大家都聊得很开心,只发生了一起小插曲。在说起小孩如何上户口的时候,大山说他查过,国家规定这种情况由当地派出所所长酌情处理。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等带孩子回济南以后去所长那里送礼跑关系。动直则说,既然国家有政策规定,如果当地部门不处理,他就要往上级部门那里反应,告当地部门行政不做为。大山有点不高兴,争辩了几句,不过两边都及时收住,继续到下一个话题。题外话,我觉得这小插曲反映的,可能不是他俩观念上的冲突,更像是一线城市和其他城镇的差距。这两年去上海办过几件事,深感那里行政服务部门的进步。可是听爸妈说起他们在家乡开各种证明的艰难曲折,又觉得家乡这十几年政府部门在原地踏着步。

相对于静专的坦诚,动直要谨慎很多。这也是人之常情,与其预期一个萍水相逢的听众守住秘密,不如自己守口如瓶,或者把秘密分享给靠谱的朋友。毕竟在国内的大环境下,特别在国企或者事业单位,同志身份还是需要小心隐藏的。也是基于这个原因,这个系列故事里所有的人物原型的籍贯和背景都做了歪曲处理,如有雷同,纯属偶然。

大概的故事还是能拼出来。动直大学时候交了男友,毕业一起去了中海油。后来他被外派到南非,一待就是八年;回来以后没几年,他的男友被送到天津分公司。十几年的伴侣关系,一直是聚少离多;不过放在传统的夫妻模式下,这种分居两地的中式婚姻不算罕见。这次生孩子,虽然只是他一人来,也是两个人的决定。他男友喜欢小孩,却不想留下自己的骨血,只想和他共同抚养。

他确实非常谨慎,几个人里面只有他额外加钱做了PGD,也就是胚胎的基因筛查。饭后付款的时候,大家都把信用卡和账单一起放在桌子上。他注意到b同学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桌子,就不动声色地把账单对折,盖住自己卡片上面的名字。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