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子记8

day 3

上午还是想做点活儿,于是九点多钟带着笔记本去楼下咖啡厅坐坐。刚走到楼下,迎面被大山堵个正着。他说反正也没啥事,先来会会我们,再一起等另一位帅哥(嘉木)来一起去吃饭。又说今天早晨中介和医院两边他都跑过一趟,一时没有其他收获。这大哥执行力也是够强的。

眼看活儿是干不成了,就在咖啡厅里聊聊天。大山问我们有没有打算见见egg donor (ED)。我们告诉他,其实顾问昨天发信约我们见面聊天,也提到ED有见我们的意愿。但我俩觉得有些尴尬,就谢绝了。大山一听就急了,“你俩还给拒了?我就想见见面,顺便要个联系方式啥的,中介都不肯。我这两天去医院蹲点,也是想远距离看看ED,再偷偷拍几张照。以后万一娃问起,也好有个交代。”他顿了顿又说:“我看得很开的,万一以后娃想去找ED,或者ED想见见娃,交换个照片或者小礼物,我也没意见。”

这么一说似乎也非常有道理。我和b同学迅速用眼神交换了意见,都觉得应该给顾问写封信重新安排和ED见面。看着b同学在手机上给顾问发信,大山被勾起好奇心:“这个顾问是什么人,这么神通广大?中介不让做的事情,她也能私下安排?”

说起这个顾问,我们也没见过面,只是在寻找中介公司的那段时间里,偶然在facebook上遇到的。她说自己是免费咨询代孕的顾问,不属于中介公司,但会在中介公司获得一些报酬。我们觉得她有些单帮客的意味:帮中介寻找合适的ED或者顾客,协助ED旅行到医院所在地,安顿ED的食宿,并充当翻译。大概正是因为并非中介公司的员工,所以不受规则的限制?

正聊着,推门进来一个瘦高的身影,正是嘉木。他的眼睛大而清亮,举手投足之间透出一股儒雅气质。一身商务休闲衬衫和西裤,在一个旅游城市的咖啡厅里尤为亮眼。打完招呼,b同学没忍住,开玩笑说你是刚从银行下班就赶过来的么?

眼看到了午饭时间,于是叫了一辆三轮去Malis。席间嘉木告诉我们他的故事。(again,涉及隐私,滤镜处理。)他是南方人,国内读完本硕以后在新加坡拿了博士学位,然后在法国找了一份教职。这次来这里求子是自己一个人。有过一个男友,人在上海,但是分分合合若干次。“这次(分手)怕是要彻底断了,”嘉木说,“跨国长距离,两个人都看不到将来。”看他眼眶微微泛红,就换了话题。年岁越大,越觉得每个人都有他特殊的处境和难处,不缺他人那几句百搭的道理,或者空洞的建议。

问他打算怎么处理父母那边。他说一直在打埋伏,说自己有个女朋友。到时候有了孩子,再编一个琼瑶故事,说自己和女朋友分手,孩子留给自己。“不过家长也不太好骗,总是找我要照片”,他有些苦恼,“有一次还跟我聊,说网上看到别人说形婚怎么怎么的,不知道是不是在旁敲侧击。”我们都非常理解地笑了,告诉他不用担心。家长最多怀疑“自己孩子多年未婚是因为生理上有问题”,绝不会往“孩子是同志”这个方向考虑的。换个角度来说,五六十年代生人,果真出现后一种想法,那他的脑回路必然是相当清奇,接受起新事物来也会更加顺畅。

又说起ED,嘉木也是非常好奇,不过他不是像大山那样考虑到“孩儿未来寻亲”,而是尽可能地想确定孩儿的基因质量。“毕竟只看过ED的照片,不确定这个人的行为举止个性气质。哪怕远远地观摩一下真人,也能了解到更多。”大山说,“起码能看个身高体重有没有造假吧?”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