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子记7

皇宫回来逛了逛当地市集,没有什么故事,此处略过不提。回去处理了几封邮件,约一个顾问明年下午见一面,也就没什么别的事情。

告子曰:“食、色,性也。”除了吃,我俩的人生一大乐趣是看帅哥,经常走着走着就开始小声提醒对方——“三点钟,红衣服那个”、“十点钟,迎面过来那个”、或者“你后面;不要直接回头看,他正朝这边看,你得假装回头找熟人”等等。除了在现实生活中,每次旅行到新地方,也会临时装个blued和jackd,在网上观赏当地帅哥。(所以如果你碰到个人简介里写着“Married, only window shopping”的帐号,不妨打个招呼聊聊天,因为那说不定就是我俩。)

这次blued刚上线,就碰到一个叫大山的账户,头像是一把山楂。打完招呼就问是来玩的吧?我说玩是一部分目的。他就直通通地说:“你们是来生娃的吧?我也是,哈哈哈哈。”一股豪迈之气扑面而来。既然是同道中人,还是见面聊比较有效率,想着10点钟对夜生活来说还不算太晚,于是约了去宾馆的酒吧见面聊聊天。结果本应12点关门的酒吧早早打了烊,可见这时节对当地旅游来说确实是淡季。正说要发消息改约个地方,门外走来一中年男,方脸园寸,浓眉深眼,高鼻方口,有点像年轻版的毕福剑,正是大山。寒暄两句,大山大手一挥,去我房间好了,离这里不远。也确实不远,步行大概五分钟。宾馆没有照壁或花园遮掩,直接对着大路。房间挺小,冷气却不足。大山一边说“一个人住有点乱”,一边把椅子上晾着的袜子收在床头柜上,搁在五连包的方便面边上。

下面是大山的故事。涉及到他人隐私,所有细节均做了滤镜处理。(以下所有出场人物均有此处理。)大山是土生土长济南人,连上大学和工作都在本地。有一个稳定了十几年的小男友。生孩子这事儿,他和他男友已经筹划三四年了。早在泰国商业代孕不违法的时期,他男友就已经在泰国和医生签好了代孕合同。事实上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今年年底就要出生。这次来这里,一是因为泰国已经立法禁止,二是因为原来谈好的那个医生,整个流程的收费涨了近一倍。大山咬咬牙决定还是决定换个地方赶紧生,越晚越拖不起。我跟他开玩笑,说这年头,孩子身价的涨幅,没比北上深的房子差多少。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方越来越多,商业代孕不违法的地方却越来越少,僧多粥少,不涨价才怪。15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同婚在全境50个州全面合法。单单这一事件,就给予9百万LGBT美国人(相当于新泽西一州的总人口数)结婚的权利,以及随之而来的大波的婚育需求。

问他怎么跟父母交代的,他说他既没有出柜,也没有形婚。来之前直接跟父母说:“我不打算结婚,但是孩子可以生一个,你们自己看着办。”

那你小男友呢?

“目前他还没告诉父母,打算自己偷偷养。事实上他打算这辈子都不告诉父母,无论是他自己的情况、他的bf、还是他的孩子。需要赡养的话可以给钱,但是要亲近的话免谈。”

我们都沉默了一下。这背后应该有一个很长的故事,但是再问下去,除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于他人的事无补。每个同志,哪怕都在奔着“求子”这一目的而来,他的人生境遇和三观个性可能也是不尽相同。甚至很可能,大家只是性倾向相同罢了。

于是转了话题,问他来多久了。提起这个,他又兴奋起来,说比我们早来了两三天,“天天在中介和医院两边蹲点,看能不能遇到同路人。想着多认识几个中国人,大家联合起来。去年一拨人就是这么做的。后来中介成功率低,还多亏一帮人一起施压维权,才部分地维护了自身的利益。”

这也是事实。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个人的力量还是非常小的,唯一能和中介谈条件的筹码,也就是分阶段发出来的绿油油的美刀。多认识几个人,大家互通个消息,比单打独斗强多了。

“我今天上午去了医院,下午去了中介。除了你们,还遇到两三个。有一个可以约明天一起吃午饭,还有两个好像是刚来了解情况的,不知道他们什么套路。”

如此甚好,我们约好明天见面,然后愉快地道别。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