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子记4

签完合同,又问了问卵母的情况。Indal说卵母今晚会飞到这里,连夜经医生检查,再确定捐卵的时间,让我们留意今晚的邮件。

办过正事,有些轻松,于是坐三轮车去Malis吃饭。Malis也是个桃花源般的所在。虽然也在一条熙熙攘攘的大马路边上,被照壁、廊柱和曲水一隔,竟然清静了许多。院内正中一棵巨大的芭蕉树,树下端坐着一尊佛。佛像背后是半亩方塘,其余三边稀疏地摆着座椅。佛前没有香,倒是摆了一只旧时农村常见的大水缸,满满地蓄着水,水上漂着一层鸡蛋花和折瓣荷花。扫一眼看到院子四围还有挂着竹编灯笼的菩提和贝叶棕,这布置颇有点“五树六花”的宗教意味。以海鲜为主的食物是相当精致的,基本上没有槽点(除了那只瘦骨嶙峋的龙虾),以至于餐后意犹未尽还点了两份甜点。

吃到天色渐晚,灯笼慢慢亮起来。暗黄的光斑落在佛陀的肩上,方塘里的奇花异草上,和小石子铺就的过道上,恍惚之间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真的就这样开展一段新的人生篇章?真的已经做好的准备迎接各种挑战?……一系列的问题接踵而来,首尾相接连成一条过山车。而我则坐在过山车的第一节,看着自己被牵引车缓缓拉到轨道的最高点。往后的人生也许就像过山车一样,把手抓得再紧,也不过是徒劳的自我安慰。真正能让人安全到达终点的,还是系好的安全带,牢固的轨道,不脱轨的过山车,以及上天的眷顾吧?我得承认,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觉得人生的不可掌控。过往的生活一直都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的,各种变化都不复杂。一旦有了孩子,必然要打开房门,接触到更多的人和世界。

第一关就是父母。出柜以后两边的父母都和我们小住过一段时间。自古婆媳关系都是一本本血泪史,更何况“儿子的男性配偶”这种生物,说儿子不是儿子、说女婿不是女婿、说媳妇更不是媳妇,更不是儿子的朋友或合租伙伴,简直是海底的怪兽、外星的alien,比聊斋里面的虎精蛇怪更加超越老太太们的认知极限。两边的老太太不约而同地采用了同一种策略,就是只和自己儿子说话,把这种异世界的生物当空气。据我观察,这并不是我家独有的现象。

目前来说,这种模式尚不构成问题——反正两边老太太都一个德行,“表现一个比一个差”(b同学语录),所以我们心理平衡;各有各的亲妈关爱,所以我们情感平衡。然而一旦孩子出生,必然要引发老太太们和“空气们”的更多接触互动和观念冲突,再不能把对方当做客气的陌生人了。何况到时候还不是短期探望,双方忍个几天就过去了,拿天气现象比,那不是台风过境,而是全球变暖。

上面这几段是我在咖啡馆用pad敲出来的,这几天台风过境,出来躲躲。其实之前也没有这么夸张,只是启动求子进程以后,我自己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不再用“调侃陌生人”的心态去观察b妈,而是不自觉地用“这就是孩子未来的奶奶”的角度来要求她。忽然之间,在我眼里她不再是一个乐观开朗又活泼能干的广场舞大妈,而是一个相信“夏天吹空调喝冷水会在冬天引发身上寒气”、每天给亲儿子中药炖鸽子、讨厌猫狗等一切小生命、在小区或马路边摘野菜回家煮、从不排队、看书就瞌睡却爱发意见、以及嗓门巨大的庸俗老太婆。

我得说明,我妈的三观并没有更好,看她转发的各种朋友圈信息就知道;公共文明程度也很差,半年前还亲历她在电影院里大声打电话。然而亲妈还能自己来教育约束(这话说出来自己也觉得很逗,二三十年前角色是反过来的),别人妈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何况我家面积小,里面没有草原。

我也得好好想想,这也许是我自己最近经历心态变化以至于太过敏感。即便b妈各种问题相伴一生,b同学也没有沾上上述各种小毛病。也许未来孩子的教育环境,并没有那么糟糕。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